刚刚更新: 〔叶风华萧天伊〕〔盛世贵女之王牌相〕〔月千澜君冷颜〕〔怪物安保公司〕〔进化降临〕〔地球主机〕〔开局就送万达广场〕〔随身英雄联盟闯异〕〔特种兵:从火蓝刀〕〔一见倾心:傅爷,〕〔穿成八零福运小团〕〔陆柔傅时深〕〔我只想自力更生〕〔叶新林清雪〕〔江少宠妻无节制〕〔剑下三千血〕〔电影人传奇〕〔隐世医神〕〔下堂王妃翻身记〕〔仙女叫我来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中洲路偶遇,四人出城去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直到离开了火狱岛和浩淼岛十余里后,许成林和莹泷真人的速度才慢了下来。两个人相视一眼,都是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二人合作玩的这一手,可是将不少跃凡修士都坑了一把。

    笑过之后,莹泷真人正色开口。

    “这火玉冰莲你也得到了,接下来想要去哪?若是没地方去,不妨和我去天梁群岛走上一遭?”

    轻轻摇头,许成林微微吐出一口气。

    “天材地宝谁会嫌多?我倒是接下来还有地方要去,就不拖累真人赶路了。”

    点了点头,莹泷真人也没有强求。她微一思索,接着说道。

    “无论去哪,你都是自己小心一些。若是可以的话,还是尽早离开此地的为好。至于七杀群岛,我建议你是能不去就不去。你们一群人在哪里闹腾的事情,我可是都知道的这次我们两个虽然将跃凡修士涮了一把,但相信他们过段时间便能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倒是没什么事,只怕他们四处寻你会将气撒在你身上。那些跃凡修士之中,指不定有谁就能看出你的真容。还是那句话,这南斗星洲能不待就不待。”

    许成林重重的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意见。按照他原来的打算,就是计划着要离开南斗星洲了。不说这次涮了一群跃凡修士,单是天河武府风波未止这一点,也足够让他赶紧离开此地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是没办法的时候才会这样做。若是非必要,君子还是不立于危墙之下的。

    想了想,许成林开口问道。

    “真人回天梁群岛可会路过天龙门?”

    莹泷真人想到许成林的意思,于是点头回了一句。

    “顺路!”

    “那便好!”

    微微点头,许成林随手拿出一块空白玉简。神识渗入其中,开始将要传递的信息刻如玉简之中。

    随即他将玉简递给了莹泷真人,开口说道。

    “麻烦真人路过天龙门的时候,将这枚玉简交到小安的手中。”

    略微迟疑了一下,许成林又是补充了一句。

    “真人小心一些,这南斗星洲好像有些不太平。天龙门中的修士,竟然有人可能和血煞教有关。玉简中的消息,我便是记录了两人。”

    闻听此言,莹泷真人皱了一下眉,但还是爽快的接过玉简。

    “此事交给我吧。”

    见如此,许成林轻轻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两座岛屿,许成林对着莹泷真人笑着说道。

    “此处离着岛屿虽远,但我觉得还是有些胆战心惊。不如我们就此别过,我也赶紧跑路不是?”

    “也好!那我们就此别过,若有机会到天梁群岛找我。”

    微微一笑,莹泷真人笑着点了点头。

    “告辞!”

    笑着说完这句话,许成林对着莹泷真人微微抱拳。随即他的身形一个晃动,向着远处而去。莹泷真人见此,轻轻点头也是迅速离开了此地。

    海面上吹来的风微带着些咸腥气,但许成林此时却心情不错。原因无他,经历了约有两个月的海上旅行,他终于是踏上了岸边。茫茫的大海旅程结束了,他终于又是看到了大陆。没错,他看到的是大陆,而不是海岛。因此这个时候,他已经离开南斗星洲,回到了中洲大陆。

    “雄关漫道今犹在,而今又待从头越!”

    刚刚踏上岸边,许成林便有了故地重游的感觉。情不自禁的,他便是吟出了这两句。

    “这人不是在海里被漂傻了吧!”

    “我看是上岸的时候摔傻了!”

    “得了吧!应该是被海风吹傻了才对!”

    “是啊!这是码头,哪来的什么雄关漫道,遍地渔船这还差不多!”

    本来挺好的心情和兴致,但听着周围几人对他的评论后,许成林脸色也是不由得一黑。狠狠瞪了谈论他的几人一眼,许成林随即便离开码头。他是一个修行者,可以动怒,但轻易和一群凡俗人动怒就不值得了。

    顺着小路走着,越往前走道路越是宽敞。可以看得出,沿着道路走下去,不久必定能够到达一个不小的城市。这一段路程,许成林本可以直接飞着过去。但这些日子许成林在海中时而飞行时而驾驶灵舟,对于飞行赶路早就有些倦了。故而今日他选择了走路,而并非是飞行。

    走了约有半个多时辰,许成林遥遥见到道路尽头有着城门的影子。估计了一下距离还有数里左右,他双眼微眯,便是见到了城池的名字。

    “宁远城?”

    轻轻念着名字,许成林回忆了一下地理位置,便是知道了这里乃是中洲大陆的正南方。

    “怪不得回中洲用了这么长时间,感情是回来的路上走的偏了。”

    笑了笑,许成林抬脚便向着宁远城走去。他走的速度不算快,不一会儿便是被身后几匹快马超过。兴许是骑马的人有着要事,故而几人很是粗鲁的在许成林身边穿过。许成林躲得及时,并没有被马匹碰伤。但无端端的,却是被扬了一身灰尘。

    “呸!真是晦气!”

    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许成林暗骂了一声。是啊,他的身上怎么会有灰尘。即便有再多的灰尘,只要他深深手掌也会将所有灰尘压下。

    吱丫丫,吱丫丫,一辆牛车从远处

    而来。许成林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一般,扭头看向身后。只见一个黑瘦青年,正坐在牛车上轻轻赶着向着他而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黑瘦青年,许成林微微蹙眉。随即他停下脚步,似是在等着青年一般。

    过了约有半盏茶的时间,黑瘦青年赶着的牛车终于来到了许成林面前。微微一笑,他对着黑瘦青年招了招手。

    “这位老哥,可否带我一程?”

    打量了一下许成林,黑瘦青年嘿嘿的笑了。

    “这位小哥是个读书人吧,你只要不嫌弃我这牛车破就上来吧!”

    许成林笑着点头,三下两下便爬到了牛车的另一边。

    “老哥眼里正是不错,我正是要到宁远城访友!”

    黑瘦青年轻轻挥动手中的鞭子,驱使牛车继续前行。他咧嘴对着许成林笑了笑,接着开口说道。

    “一看你这一身行头,就不是我们村里人能穿得起的。只有城里的读书人,才会这样穿哩。”

    回头看了一眼牛车上的草席,许成林双眼微眯便见到草席之下盖着一堆西瓜。许成林双眼一转,开始没话找话。

    “不知老哥贵姓?”

    黑瘦青年专注的赶着车,偏头回了一句。

    “贵姓称不上,我姓白。家里老人说贱名好养活,所以给我取名白铁柱。”

    许成林笑笑,对着白铁柱点了点头。随即他往后坐了坐,笑着开口。

    “原来是白大哥,在下许成林!”

    白铁柱转头看向许成林,笑着点了点头。

    “原来是许兄弟。”

    许成林见他回了话,于是也顺势聊了起来。

    “白大哥这是打哪里来,又是去宁远城做什么?”

    黑手汉子也没有多想,顺着许成林的话便答道。

    “此处二十里的白家村,我就是从那里过来的。这不正赶上地里的瓜熟了嘛,想着将这些瓜卖了环几个钱。”

    “哦!”

    了然的点了点头,许成林又开始说道。

    “二十里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老哥这一路直接从白家村就过来了,中途没有去别的地方或是遇到什么人?”

    听到许成林的问话,黑瘦青年偏头看向他。看那疑问的神情,似乎在询问为何许成林会这样问。一见黑瘦青年这表情,许成林便是知道了答案。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许成林急忙解释。

    “老哥不要误会,我从别的城池过来,只是好奇这边的风土人情而已。”

    黑瘦青年虽然还是有些疑惑,但点了点头还是回道。

    “二十里路而已,根本没有碰到什么人。你要是好奇啊,不妨过些日子和我去一趟我们那里看看吧。这一车的瓜,估计还要卖上几天哩。”

    听到黑瘦青年这样说,许成林笑了笑,直接回答了一句。

    “那句多谢老哥邀请了。”

    黑瘦青年闻言一愣,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许成林。这人怎么这样,我只是客气的说说罢了。打蛇随棍上,这也太自来熟了吧。但想了想,黑瘦青年又是摇了摇头。

    “兴许人家也只是胡乱一说罢了,我还真的当真了。”

    心中如此想着,黑瘦青年继续赶路。而许成林仍是没有住口,总是找着话题与黑瘦青年聊着。这数里路就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中,悄然的走了过去。

    城门前二人分别,许成林则是在分别前拍了拍黑瘦青年的肩膀。白铁柱虽是搞不懂许成林这是做什么,但还是和善的对着许成林笑了一笑。

    看着白铁柱将车赶进城,许成林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有点意思啊,这人说路上没有遇到什么人。但为何他的身上会被人种下灵力标记,看那标记还是今天刚被种下的。最主要的是,那标记的灵力竟然隐隐带着几分血腥!这样的灵力,在中洲大陆我可是只在长生教身上见过的。”

    心中冷笑一声,许成林也是迈步走进宁远城。

    城池不大,但城中的人并不少。街道上人流来往车马不息,摆摊叫卖声音格式络绎不绝。许成林抬眼看着黑瘦青年将牛车听在街道一角,于是他也转身向着一间客栈走去。

    正值晌午时分,客栈中很是忙碌。许成林几乎转了一圈之后,这才找到了一张空桌。轻轻敲了几下桌面,不大一会儿便有一名小二前来。许成林随意点了几个小菜,自顾自的开始吃起来。

    而就在此时,一股忧伤的旋律缓缓在客栈中飘扬。许成林起初并没有在意这声音,但不过一会儿他便感觉到了奇怪之处,因为此时在客栈一楼吃饭的人,竟是全被这忧伤的旋律吸引。仔细聆听了一下,许成林有些不确定的嘀咕了一句。

    “这有点像晓天的音波攻击啊,但似乎又是刻意压制了范围,而且灵力使用的极少。若是不仔细分辨,根本分辨不出来什么。”

    抬眼看向客栈二楼,许成林立即确认了自己的判断。二楼此时正有着两个人靠在栏杆旁,一名老者正微闭双目,入神的拉着手中的二胡。而一旁十岁左右的清丽少女,则是笑着看着下方的一众人。

    某一个瞬间,这清丽少女突然与许成林的双眼对上了。随即少女不在意的看向别人,但下一刻她又是急忙转回目光看向许成林。因为她发现这人和下面的许多人不一样,这人的目光不像其他人

    一样痴迷反而是十分的清明。

    “这人好奇怪啊,为何他们都是痴迷状,而这家伙则是仿若没事人一般。”

    心中如此想着,少女不由得仔细观察起来许成林。

    许成林自是感受到了少女的目光,他开始也是没有在意。到了第二次与少女对视的时候,许成林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没来由的,许成林突然玩心大起,对着少女吐了吐舌头。

    少女见到许成林对她吐了吐舌头,不由得呆了一呆。随即她想也没想,也是对着许成林做了个鬼脸。许成林笑了,而少女则是继续做着鬼脸。

    似是感到了身旁少女的小动作,老者微微摇头停下了手中的二胡。抬头轻轻敲了一下少女的额头,少女啊的一声吃痛之后满脸沮丧的转过了头。

    “爷爷!干嘛打我!”

    一边说着,少女还可爱的嘟起了嘴。

    老者揉了揉少女的头,状似严厉的说道。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轻易招惹别人。即便和别人交谈,也要懂的礼貌。你看看你,刚才是做的什么。”

    少女歪着头,手指点在一侧的脸颊。她想了一下,随即奇怪的问道。

    “我刚才在做鬼脸啊,但是我并没有和别人交谈啊。”

    “这”

    老者闻言一愣,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因为少女说的是事情,她却是没有和别人交谈,只是和下方一个人对着做鬼脸而已。

    无奈的摇了摇头,老者拉着少女一起向着楼下走去。而此时的一楼,一些痴迷于二胡声中的人们也相继醒了过来。下意识的看着楼梯上的祖孙俩,一群在用饭的人都是笑着对他们点了点头。

    领着少女来到许成林的桌前,老者笑了笑便自顾自的坐在了他的对面。清理少女更是自来熟,直接挨着老者坐下后,顺手抄起桌上多余的筷子便是吃了起来。老者微微有些尴尬,不好意的对着许成林笑了笑。许成林则是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无所谓。

    上下打量了一下许成林,老者这才缓缓开口。

    “刚刚所有人都被我这琴声吸引,唯独小兄弟一如常态。若是我没有看错,这位小兄弟也是一位修士吧。看小兄弟很是面生,应该是从外地来的吧。”

    老者声音压得很低,低的这有二人能够听到。但因为少女挨着两人比较近,故而她也是听到了耳中。

    少女眨着一双灵动的眼睛,好奇的看向许成林。

    “真的吗?你也是修士?”

    许成林看了看两人,发现眼前的二人也是修士。只不过二人修为不高,少女修为只有锻体三层,老者修为略高一些也只有锻体七层左右。

    轻轻一笑,许成林也没有隐瞒两个人。

    “没错,我也是修士!正如老人家所说,我是从外地游历至此。”

    老者点了点头,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而少女听了却是十分高兴,猛地从凳子上跳了下来。三步两步跑到了许成林身边。,少女摇着他的胳膊道。

    “真的吗?大个子也是修士?你是什么修为?爷爷修为是锻体七层,莫非你修为是锻体七层或者八层,不然怎么能够抵得住爷爷的琴声!”

    许成林一笑,却是并没有回答。老者则是急忙拉过少女,将她按在自己身边坐下。不好意思的对着许成林笑了笑,老者顺势在少女额头敲了一下。

    “小孩子童言无忌,小兄弟不要见怪!”

    许成林笑着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在意。随即他话锋一转,开始询问老者。

    “老人家可是本地修士?”

    老者也是没有隐瞒,直接点了点头。

    许成林见此,接着说道。

    “不知最近这里,是否还太平?若是不太平的话,我待几日便离开。”

    老者闻言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即答了一句。

    “此地还算得上太平,近些日子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许成林哦了一声,随即点了点头。他知晓了此地的情况,心中也是有了数。伸手将店小二叫了过来,许成林又是添了几个小菜。两个人就着一桌饭菜,轻轻的聊了起来。直至过了一个多时辰,老者这才告辞回到楼上。许成林也是没有换地方,就着这家客栈住了下来。

    三天的时间中,许成林多次外出。但每次外出,他也只是到街上看一眼罢了。这几天之内,许成林也是与祖孙俩碰到几次。但和他们聊了几次之后,便是知道从他们这里打听到的消息有限。毕竟才是煅体期修士,一些凝气修士知晓的消息他们根本不知道。就拿各宗门着急凝气修士这件事,他们两个就是不知道。许成林也是没有到处跑,他之所以现在还留在这里,其实就是为了白铁柱。外出打探消息,容易暴露了他的行踪。到时候不小心,被别人注意到就不太妙了。

    到了第四天,白铁柱终于卖完了瓜赶着牛车离开。许成林一出门,正巧见到了这一幕。飞速的在客栈丢下一块银子,不顾小二呼喊找钱,许成林便是向着白铁柱追去。二人在城门相遇,说了几句之后许成林便是跳上了车。

    这一幕,落入楼上祖孙俩的眼中。老者对此微微感到奇怪,但并没有当回事。但少女却是感到好奇,强拉着爷爷要跟上去看一看。架不住孙女的纠缠,老者也是结了店钱,带着孙女缓缓向着城门外而去。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