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八十七章 危从身后来,曲终有散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只是霎那间,空中飞舞的半透明蝴蝶便于许成林眼中的两道光柱相遇。二者初一相遇,便是互相抵消消散。没有惊天动地得到气势,一层无形的光波在二者相遇的地方缓缓荡开。不过几个呼吸之间,许成林的两道光柱便是被抵消怠散。呼啦啦,呼啦啦,半透明的蝴蝶向着许成林而来。见此情况许成林眼中一惊,立即抓着秦老头一起往后跃了一段距离。

    “这这!”

    眼见着许成林被逼退,秦老头立即心中大惊。

    没有理会秦老头的神情,许成林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秦悠儿。或者说,是在打量着被附体的秦悠儿。此时的秦悠儿脸上带着冷笑,头顶一群半透明的蝴蝶不断的飞舞。若是忽略了那冷笑,此时的场景煞是好看。但俗语有云,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是危险。这半透明的蝴蝶就是这样,看似美丽实际上危险至极。这神识凝实的半透明蝴蝶,一只两只便能让人愣神片刻。但修士交手的时候,一时片刻已经足以改变局面了。

    微微摇头,许成林轻声开口。

    “看来我真是小觑天下英雄了,真没想到今天见到了神识的另一种用法。”

    听到许成林如此说法,秦悠儿立即得意的笑了起来。

    “小家伙,你才生了几年?世间奥妙的东西,你又见得过多少。学着点吧,以后不对!没有以后了,我看你这身体不错,这次就给我吧!”

    说到这里,秦悠儿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番话说的秦老头心中大骇,但对许成林却是毫无作用。秦悠儿并没有见到许成林脸上的愤怒,更没有见到他有恐惧。与之相反的,他反而见到许成林脸上有着一种戏谑的表情。更具体的来说,是一种莫名的嘲笑表情。

    见到许成林的这个表情,秦悠儿立即心中迷惑起来。随即,一股无名怒火随之而起。

    “竟然嘲笑我?竟然嘲笑我?为什么?”

    心中如此想着,秦悠儿怒火直接爆发。只见她双眼一睁,顿时一股无匹的气势散发出来。许成林皱了一下眉,便是直接抵消了这跃凡期的威压。而秦老头则是比较惨了,直接闷哼一声就此晕了过去。

    许成林微微一愣,随即轻轻笑了一声。一抬手,直接把秦老头送到了远处。笑过之后,许成林又是上下打量起来眼前的秦悠儿。看了几息时间,突然又是摇了摇头。

    “秦悠儿,不!你现在应该是那跃凡期的白姓修士吧。本来按照规矩应该叫你一声前辈,但现在看来叫你一声白老鬼都不为过。你说死都死了,竟然还骗自家后辈进来送死。”

    脸上诡异一笑,白老鬼看白痴一般的看向许成林。

    许成林见到这个表情,顿时心中疑问。于是他倒也是没犹豫,直接问了出来。

    “怎么我说错了?”

    “哈哈哈!你这小辈看起来精明,实际上也是蠢笨之人。试想一下,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闭关,谁会期待让自己后辈扣关?我真正的后辈全被我告知,不要打扰我闭关,否则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真正的后辈,都是不会进来的。只有那些灭了白家的家伙,才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这里。他们死在里面,也是咎由自取!”

    似是觉得这些说出来也无所谓,这白姓修士倒也是爽快的说了出来。

    经白姓修士这一说明,许成林大致推测出了是怎么回事。无非就是修行家族白家被覆灭,记载白姓修士闭关之所消息的玉简被找到。一群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全都死在了这里。后来又是几经波折,这玉简到了长生教的手中。

    摇头轻笑了一下,许成林缓缓开口。

    “如此说来,我也是属于那种贪得无厌的家伙了?”

    白姓修士嘿嘿一笑,那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

    “本来遇到几个长生教修士,本着替天行道的原则直接干掉了他们。原来以为会是好人有好报,现在却是福祸难料了。看来啊,这命运之说不可信啊。不可信,不可信啊。”

    轻轻摇着头,许成林自顾自的说着。

    “如今方知不可信?是不是已经晚了?”

    白姓修士冷冷笑着,那笑容之中更多是嘲笑。

    双眼微微眯起,许成林也是嘲笑的看向对方。

    “不晚!一点也不晚!命运之说也就是这么回事,信则有不信则无!在我看来吧,什么命运都只是放屁而已!你要是信命,那你还修行做什么?如果天命注定那你还努力做甚?赶紧滚回家吃奶去吧!”

    白姓修士听到许成林这话,不知怎么突然感觉有些不对。但那里不对,竟是一时间察觉不出。俗语有云人过朝笑cang&039;da0,这白姓修士活了不知多少年了,对于各种古怪自是有应对方法。他深知古怪必有出处,不能任其发展下去的道理。于是他不再耽搁,决定立即出手。

    “多说无益!小辈受死吧!”

    高喝一声,白姓修士头顶半透明蝶群突然涌动起来。瞬间犹如一股旋风,将秦悠儿的身体托浮在空中。小小的

    身子悬于半空,脚下更是踏着无数半透明蝴蝶。要是没有那一股凶唳之气,此时的秦悠儿就是一名蝴蝶仙子。但此时的她,更像是一名大妖巨擘。

    一挑眉,许成林轻轻退了一步。他嘴角轻轻扯动,随意的回答了一句。

    “多说无益?不是的,至少多说两句对我是有益的!”

    明明白白的再告诉你我在拖延时间,就问你敢不敢过来。这是明目张胆的挑衅,白姓修士怒火更盛。但下一刻,他却是没有直接发动攻击。反而上下打量着许成林,一时迟疑了起来。

    许成林实际上已经做好了迎敌的准备,但见到对方又是迟疑了,反倒是感到奇怪了。但随即,他便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感情是他刚刚随便的一句话,让对方觉得忌惮了。想到此处,许成林不觉的有些好笑。

    “什么跃凡修士!我看你先前,也是跃凡修士之中的底层罢了。和我一个凝气修士交手,竟然还畏畏缩缩!修炼这么多年,都到狗身上了吧。”

    许成林的这几句话说的刻薄,顿时白姓修士再也忍不住了。

    “小辈,你找死!”

    一句话喝出,白姓修士立即控制着秦悠儿冲向了许成林。

    换做平时,许成林哪里会这般的废话。但如今的情况,秦悠儿却是被控制住了。若是不计较后果,许成林三下两下便能结束战斗。但为了不伤了秦悠儿,许成林只能另行办法。若非如此,背后的惊蛰剑早就斩了出去。

    瞧见秦悠儿快速的冲向自己,许成林心中一叹。他身形一晃,直接消失在原地。这白姓修士的速度也不慢,竟是紧紧的跟上了许成林。时不时地,拖着秦悠儿的蝶群还会飞出几只向他袭击而来。许成林可不想被这蝴蝶碰到,那下场他可是可以猜出几分的。

    一番躲闪之后,许成林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每当他离着白玉骷髅近一些的时候,拖着秦悠儿的蝶群都是疯狂的攻击。而其余的时候,似是害怕蝶群消耗过快只有几只攻击向他。

    许成林不是蠢笨之人,他自是看出了这其中的古怪。装作极力躲闪的样子,趁着白姓修士一个不注意直接闪身来到了白玉骷髅跟前。

    “放肆!小辈找死!”

    白姓修士的声音有若雷霆一般响起在大厅中,震得许成林都有些头晕目眩。不过只是瞬息之间,许成林便是恢复了过来。与此同时,一声轻轻的重物落地声传入了他的耳中。通过余光,许成林见到秦悠儿竟然从空中掉了下来。那些飞舞的半透明蝶群,也是瞬间消失不见。

    “不好!”

    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许成林急忙抽身后退。

    伴随着嗤的一声破空声,许成林刚刚所在之地,一只白玉手臂探了过来。接着一阵咔咔声传来,白玉骷髅竟是缓缓站了起来。两团透明的火焰燃起在骷髅的眼窝,骷髅转动着头颅看向了许成林。

    “小辈!你该死!今日我要将你扒皮抽筋!”

    恶毒的话语从白玉骷髅口中传来,许成林不知怎的见了那骷髅的嘴一张一合就是有些好笑。

    “喂!我说!骷髅没有舌头是发不出声音的,你只是一团还没消散的神识而已,用不着配合着让骷髅一动一动的。胡乱移动的骷髅不是好骷髅,坐着不动的骷髅才是好骷髅!”

    许成林这东一杠子西一杠子的话语,顿时让白姓修士楞了一下。但随即,白玉骷髅便猛地冲向了他。很想然,这白玉骷髅是彻底的怒了,他已经不想再和许成林多说了。就像他所说的,多说无益!

    脚尖点地,许成林直接闪开了白玉骷髅。余光扫过倒地不起的祖孙俩,许成林完全放下了心。

    “哼!如今终于可以放开手了!”

    想到此处,许成林肩膀一抖,惊蛰剑直接落入手中。

    瞧见白玉骷髅又一次冲了过来,许成林长剑一抖也是冲了过去。

    呛的一声,惊蛰剑与白玉骷髅的手臂碰到了一起。许成林感到手中发麻,他顿时知道不能硬来。身形一转,直接从白玉骷髅身边擦过。脚踏几步将力量卸去,许成林回头看了看踏过的地面。只见刚刚他走过的地方,竟是有着数个几寸深的脚印。可想而知,刚刚施加在许成林身上的力道是有多大。

    看了看手中的惊蛰剑,又看了看白玉骷髅,许成林的脸色有些沉重起来。惊蛰剑本就是他自己炼制的法宝,又是经过凝练之后,其坚韧程度他自己知道。不说是神兵利器,也可以说是削铁如泥了。寻常法宝与惊蛰剑碰撞,必定是吃亏。而这白玉骷髅与惊蛰剑大力碰撞了之后,竟是丝毫没有受到损伤。

    “好坚韧的骨骼!莫非跃凡修士的躯体,都是这样不成?”

    心中还在如此想着,只见白玉骷髅又是冲了过来。

    这一次许成林没有硬拼,而是脚踏步伐与白玉骷髅缠斗了起来。二十几个回合之后,二者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再怎么说这白玉骨楼也是有跃凡修为,虽是施展不出什么神通,但这灵力

    却是实打实的雄厚!”

    心知不能进入消耗战,许成林双眼一眯长剑轻鸣。

    身体微微后仰,许成林后撤一步。瞧见白玉骷髅又是冲了过来,他索性直接斩出了一剑。

    “风起!”

    剑气龙卷瞬间飞出,与此同时神识攻击也是融入其中,向着白玉骷髅袭击而去。

    似是感应到了剑气龙卷中的神识攻击,白玉骷髅眼窝之中飞出几点火光。那火光刚一飞出,立即化作了无数半透明的蝴蝶。如同飞蛾扑火一般,这些蝴蝶毫不畏惧的飞入了剑气龙卷。首当其冲的,剑气龙卷中的一些透明光丝与蝴蝶同时消灭。随即剩余的剑气龙卷终于袭击到了白玉骷髅之上,但许成林见了却是急忙后退了。

    连自己的惊蛰剑都是没能斩碎白玉骷髅,跟别提是剑气了。世间有人称剑气华而不成,有些原因也是因为剑气斩不动很多东西。毕竟只是作为一众剑的远攻手段,你能指望他的攻击力能有多强?

    “又是这些该死的神识化蝶,竟是和我的神识攻击一起消散了”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轻轻吐出一口气。他紧了紧手中的惊蛰剑,准备着下一次攻击。但下一刻,他似是恍然大悟一般。

    “我真是有病!闲着没事和他拼灵力做什么?白老鬼残余的神识是跃凡期没错,但我也并不比他的弱。若他是个活人,说不定我占不到便宜。但他现在只是一团残留神识,乃是无根之萍!消耗光了他就没了,但我就不一样了!”

    想到此处,许成林身形后跃。半空中他双眼微眯,眼中灵光连连闪动。就在下一刻,一层如同实质的光晕在周身浮现。光晕形成了一柄巨剑,直接将他笼罩其中。只不过与以前相比,许成林身外的巨剑要微微薄弱了一些。

    见到许成林的状态,冲向他的白玉骷髅立即停下了身形。他仰天一声巨吼,眼中立即飞出了大半透明火焰。不到片刻,一层又一层的透明蝴蝶便是将白玉骷髅包围。

    “神念剑!斩!”

    许成林怎会给白玉骷髅防御的机会,他一声吼出之后,周身的光晕巨剑立即飞出。巨剑所过之处,虚空荡起一层涟漪。间不容发之际,巨剑狠狠的斩在了飞舞的蝶群之上。这一刹那间,蝶群与巨剑僵持在了一起。看这情况,短时间竟是难分伯仲。

    面上表情不变,但许成林却是心中骇然。神念剑是神识修炼的功法,这门功法的厉害之处他可是知晓的。往往只要施展出来,都是无往不利。而今日,这神念剑竟是遇到了对手。虽然这玉许成林的修为有一定关系,但相同境界的神识能与神念剑不分伯仲也是极为了得。

    许成林本以为会继续僵持下去,但哪知下一刻白玉骷髅竟是猛地抽身后退了。许成林还在奇怪白玉骷髅为何会如此,下一刻他便是感觉身后劲风袭来。想也没想,许成林手腕微抬崇山印直接飞出,一层灵光护盾瞬间将他包裹。

    几乎就在同时,碰的一道身影便是撞在了护盾之上。许成林余光一瞥,便发现这人竟是秦老头。原来不知何时,白玉骷髅竟然分神控制了秦老头。若是那一下被撞的结实,许成林也会难受一阵。

    这一下撞的狠了,秦老头直接从护盾之上滑了下去。看着滚了几滚便不再动的秦老头,许成林便知道这家伙是晕过去了。摇了摇头,许成林暗道一声撞得好狠。

    “怪不得这老鬼刚刚脱身,原来是打的这主意。不过现在没有了,毁了白玉骷髅里边的主体神识,那剩下的也会不攻自破了。”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脚下一动,直接向着白玉骷髅而去。这一下,关系立即倒了过来,换成了许成林追赶白玉骷髅了。

    许成林打的什么主意,白玉骷髅也是知晓了。故而现在换成是他跑,而许成林在后边紧紧追赶。若是没有神识攻击,单凭着灵力许成林还真追不上这白玉骷髅。但架不住许成林不断的释放着神念剑,能够不断的消灭白玉骷髅的神识。两边都是神识消耗,但一方可以缓慢恢复一方则是消耗了不再生,高下强弱立判。

    你追我赶之下,不过是盏茶时间,白玉骷髅便难以支撑。终于骷髅口中的怒吼变成了求饶,而许成林则是冷笑着开口怒骂。

    “去你娘的死老鬼!刚刚不还是想要剥我皮嘛!这次老子拆了你的骨头!”

    许成林怎么会放过他?将这骷髅除去,这里所有东西都是他的。而绕过了这骷髅,他再出什么幺蛾子那就不得而知了。

    白玉骷髅已然知道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或者说知晓了许成林不会放过他,于是他也是拼了命。他猛的一个转身,竟是突兀的朝着许成林奔袭。与此同时,骷髅眼窝中剩余不多得到透明火焰,竟是剧烈的跳动起来。似乎下一刻,就要爆裂开来。

    见到这情景,许成林暗道一声不好。这情形看来,这白玉骷髅想要来个玉石俱焚。白玉骷髅就是想要最后拼一把,将自己的神识自爆。神识自爆,很难估计威力。威力大了能够让人变成白痴,威力小了则只是让人呆愣片刻罢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