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废少重生陈风〕〔陈风李佳佳柳碗〕〔我本凡人陈风〕〔夫人每天都打脸〕〔邪王,你家王妃不〕〔江南林若兰〕〔温酒谢珩〕〔重生女首富:娇养〕〔农门女首富:娇养〕〔三国之老师在此〕〔顾娇萧六郎〕〔青梅煮酒:妖娆戏〕〔猎魔法师〕〔从冒牌大学开始〕〔灭世女神君〕〔温言穆霆琛〕〔林北苏婉〕〔唯我独尊楚天江花〕〔唯我独尊楚天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八十八章 离开闭关处,分道望余影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此时的许成林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风紧扯呼!身形一转,他便是直接在原地消失。再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最初进入大厅的位置。本以为这个距离就已经够了,哪知那白玉骷髅竟然也是神威大发。间不容发之际,骷髅便是来到了许成林身前。

    许成林顿时大惊,他根本没有预料白玉骷髅的速度会如此之快。眼见着骷髅眼中透明火焰即将爆开,许成林深知自己已经躲不过去了。他猛地一咬舌尖,身上灵力立即剧烈涌动起来。就在透明火焰即将爆裂的那一刻,许成林狂吼一声,所有可以调动的神识全部用了出来。

    “神念剑!斩!”

    只是刹那间,一柄大厅难以容下的光晕巨剑便是斩了出去。几乎在同一时刻,白玉骷髅眼窝中的透明火焰终于爆了开来。

    嗡的一声震鸣,空中荡起一圈透明波纹。透明火焰瞬间布满了许成林的眼前,瞬息间这些火焰便化作无穷无尽的透明蝴蝶将许成林掩埋。许成林全力施为的神念剑也不是毫无建树,就在让被掩埋的那一刻直接斩在了白玉骷髅之上。

    砰的一声,许成林仰面栽倒。而他对面的白玉骷髅,则是有如失去控制的木偶一般瞬间跌倒在地上。透明蝶群飞舞了约有十几息的时间,这才开始一只只缓缓消失。而那光晕巨剑则是消失的更快,在一剑斩在白玉骷髅身上后便消失了。这二人最后拼的一招,出奇的没有任何僵持。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许成林便在也不知道了。实际上被透明蝶群掩埋的那一刻,他便是已经人事不省了。

    大厅之中恢复了平静,若是不仔细倾听根本听不到三人的呼吸声。夜明石还在发着光,只是此时的大厅之中一片狼藉。三个昏迷不醒的人,一老一少一青年,打翻的鹿鼎,破碎的木架,墙壁上掉落的碎石等等,无一不昭示着此处刚刚经历了一场波澜。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人了一声。许成林如同诈尸了一般猛地坐起,他睁开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却是发现眼前一片漆黑。此时的他神志还没有恢复,尚处于一片混沌之中。迷迷糊糊的他就这样愣愣的做着,知道过了一个多时辰这才逐渐恢复了意识。

    狠狠的捶着自己的头,许成林轻轻的自言自语。

    “好疼啊!这是怎么了,这是在哪?”

    如今的他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但此时他并没有慌张。因为他隐约知道这是正常现象,是神识强烈对撞之后的后遗症。

    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许成林终于看见了东西。入眼见到的是一片狼藉的大厅,以及不远处一卧一趴的一老一少。

    直至这时,他终于想起了是怎么回事。

    “刚刚我与那白玉骷髅最后碰撞了一次,看来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或者不能这样说,我活着他却是死了!”

    心中想到如此,许成林下意识的朝着白玉骷髅的位置看去。这一看之下,哪里还见得到白玉骷髅啊。原来白玉骷髅的位置,如今只剩下了一堆白色粉末。不用说,这便是那白玉骷髅了。只不过白玉骷髅在失去神识支撑之后,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化作了粉末。

    “该死的老鬼!这下是死透了!娘的!这一次真的差点栽了,那老鬼的神识再强一些,说不定今天我就折在这里了。哎!看来实力还是有些不足,不然也不会如此的狼狈!”

    心中叹息了一声,许成林就要想起身。哪知他刚刚起到一半,又是身子一歪直接栽倒。如今是能够看到东西了,也是能够清除思考了。但他发现,现在自己竟是不能灵活的控制身体。不用说了,这又是神识剧烈碰撞后的结果。

    这一次他干脆没着急站起,而是艰难做好之后开始运转灵力。灵力在体内逐渐的运转起来,随着半盏茶的时间过去后,他体内的灵力终于恢复到平时的流畅程度。活动了一下手脚,许成林觉得没问题了,他这才微一用力,直接站了起来。

    看着自己前方的一堆骨粉,许成林是越看越气。就是这该死的家伙,让自己十分的狼狈。还好他的狼狈没有让别人看见,不然这次就丢人丢大了。

    心中微有怒火,许成林快走几步直接想将骨粉踢飞给这白姓修士来个挫骨扬灰。哪知这一脚下去,却是有一段通体透明的碎骨飞出。

    “嗯?这骷髅如果是自动风化,应该全都变成粉末才对,怎么还会留下一块。况且先前明明全是白玉色,这次怎么出现了一段透明的骨头。”

    心中对此感到奇怪,许成林快走几步来到了透明碎骨之前。他伸手一招,直接将透明碎骨摄入手中。细细一大量,他似乎发现了碎骨之上有着无数蝇头小字。微微一眯眼,他便是将上面的小字看清。

    “化蝶诀?锻玉功?化蝶诀,莫非这就是那神识化蝶的法门?至于这锻玉功,应该就是那白玉骨骼的修炼法门了。只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古怪的看着地上四散的粉末,许成

    林不知该说些什么。他实在难以相信,这世上竟有人如此变态。自己修炼的功法记录在哪里不好,竟是直接刻在了自己的骨头上了。看这一段透明的碎骨,显然是经过灵气的长期淬炼的结果,而且还是耗费了大量灵气的淬炼。能将一截骨骼淬炼到透明的程度,这灵气的消耗量足以够一个修士晋升一个小境界了。

    抛开心中的想法,许成林又是仔细的打量起了手中的透明碎骨。这一细看之下,顿时心中又是有了另一个想法。

    “这透明碎骨之上的文字是通用文字,看来应该不是如今修行界的东西。或许这东西,有一定的年份了,至少应该比那白姓修士要早。若是这样的话,那这段碎骨就不是白姓修士了。那么这段碎骨,应该是被当做一个比照。只有将锻玉功修炼到如这碎骨一般,才算是功法大成!”

    越是这样想,许成林越是觉得很有道理。几个呼吸之间,他便是将自己彻底的说服了。下一刻他手腕一翻,直接将透明碎骨收入储物手环。抬头看了看一老一少两个拖油瓶,许成林双眼一眯便知道了他们的状况。轻轻笑了笑,许成林摇了摇头向他们走去。这一老一少,前边倒是没有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倒是到了最后着实吓了他一跳。两人先后被控制,小姑娘让他动起手来束手束脚,而秦老头则是差点直接偷袭成功。

    轻轻抬起手指,许成林想要在指尖聚集神识唤醒二人。但他刚刚有了动作,便是觉得头痛无比。他的神识如今消耗过度,再一动用当然会如此。如今的状态,至少需要一段时间他才能重新动用神识。

    无奈的苦笑一下,许成林只好走向两个人。先是将秦老头拎了起来,又是走了几步将秦悠儿拎了起来。许成林算了算时间,发现竟是一天过去了。微微蹙眉,他知道在这里不能久待。不然若是运气不好有人再过来,一个同级别的凝气修士就能将他撂倒在此。他此时的状态,可是极为的不好!

    深呼吸了几口气,许成林手中拎着两个人向着出口走去。怎么来的就怎么出去,许成林带着二人原路返回。当来到最初到的石室中时,他却是犯了难。只容一人的一个洞口,让他如何带着两个人返回去。

    微微闭目,许成林回忆了一下当初的情形。他又是看了看周围的情况,觉得现在应该是在地下深处才对。

    “算了!这若是在底下,我直接土遁上去就好了!若这个方法行不通,到时候他们两个也差不多醒了。回来再原路返回,这也没什么问题。”

    想到此处,许成林一拍腰间。通天灵葫灵光一闪,便是飞到了他的头顶。口中默念了几声,一道黄色光芒飞了出来。光芒一闪之间,便是直接石室的顶部开出了一个大洞。许成林身形一纵,直接跃向了空中。土源灵剑一出来,许成林实际上就不用出太大的力了。但是凭借着剑上的土遁术和牵引力,便是能够轻松的带着他飞驰一段时间。

    也不知道是在地下穿行了多久,许成林感觉似乎已经过了数盏茶的时间。终于他感到土源灵剑一轻,下一刻竟是见到了刺目的光芒。双眼微眯,许成林带着一老一少直接朝着光芒冲去。嗖的一声,三道身影冲出了地面。过了几息的时间,许成林的双眼才适应过来。转身落在地上,他这才将周围的一切看在眼底。这一看之下,顿时让他笑了出来。此时他所在的地方,竟是一个让他熟悉的地方。

    “这不就是白家村的村口嘛!大柳树,村口的石碑!闹了半天,我就一直在这地下转悠了半天啊。不过这也合情合理,那个小小的传送阵,能够传送出的距离也是有限的。”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觉得是时候离开了。他脚下一跺,顿时一片黄色灵光荡漾开来。三人从地下钻出的洞口,缓缓开始愈合。看了看手中还在昏迷的一老一少,许成林微微思考便是身化遁光向着土地庙而去。

    一日之后,许成林的神识终于恢复了一些。看着还在昏睡的两个人,许成林还是叹了一口气。这实力不强的确是一件麻烦事,就像这一老一少一样,被神识弄晕之后到现在都没有清醒过来。

    无奈之下,许成林还是在指尖聚集了一些神识,一一点在二人的眉心之上。终于,秦悠儿嘤咛一声有了醒来的迹象。而秦老头则是皱了皱眉头,眼皮迅速跳动了起来。过了片刻之后,一个响亮的喷嚏声回响在土地庙中。秦老头抓着头,猛地直接坐了起来。他抱着头四处看了看,眼中带着许多迷茫。过了一会儿,他终于看出了此地是土地庙。再一转头他看到了许成林,便是明白了自己已然出来了。下一刻,他又是想到了自己昏迷前秦悠儿的状况。于是他急切的想要起身,去寻找秦悠儿。待到看到自家孙女就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他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看着眉头紧皱的秦悠儿,秦老头有些心疼的伸手抚平她的眉头。叹了一口气,他转头看向许成林。

    “前辈,不!许小哥,不知我孙女如今怎样了?”

    许成林此时坐在一堆篝火之前,正在不断的翻动着手中的鱼。听到秦老头的话之后,这才抬头看向他。看了看秦悠儿如今的情况,许成林轻轻摇了摇头。

    秦老头见此脸色立即变了,他以为许成林的意思是无能为力了。但下一刻,他却是听到许成林给出了相反的答案。

    “她的神识被冲击的有些厉害,如今神识还没有恢复。不过过一会儿,应该就会醒来。这丫头还小,神识被冲击之后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最近一段时间,不要让她尝试动用神识,否则将来容易留下病患。”

    听着许成林如此交代,秦老头这才长舒一口气。对着许成林拱了拱手,秦老头并没有说什么。先是带着两个人探宝,又是送给他们不少东西,随后又是将两个人救了回来,这恩情如同再造,已经不是一句多谢可以涵盖的了。

    不久之后,秦悠儿终于是痛苦的睁开了双眼。入眼见到的便是自家爷爷的一张笑脸,秦悠儿萌萌的眨了眨眼睛。下一刻她似乎回忆起了许多东西,立即便是使劲揉了揉双眼。待看到眼前的还是自己的爷爷,秦悠儿下意识的便是喊了一句爷爷。下一刻,她猛地坐了起来,看了看周围之后便是惊叫了一声。

    “爷爷!怎么会是你?我们这是在哪?”

    连续两个问题,顿时让秦老头猛地清醒过来。他急忙将自己孙女按到重新躺下,小声的将自己知道的和推测出的东西讲了一遍。秦悠儿半明白半糊涂的听了一顿,终于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古怪的看了看还在烤鱼的许成林,心知又是这家伙救了二人。

    直到这个时候,许成林这才起身看向二人。见到他们都神志完全清醒,许成林这才招了招手示意二人过来。

    一老一少对视一眼,纷纷起身向着许成林走去。许成林捏着下巴,直直的看着两个人。就在将要把两个人看毛了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

    “小丫头,把手伸出来!”

    秦悠儿不知道许成林想干什么,但还是听吩咐的伸出了小手。

    许成林毫不客气,一把握住了秦悠儿细小的手腕。微微一用力,竟是直接扣住了脉门。在秦悠儿脸色有些痛苦的时候,许成林猛地松了开来。与此同时,一道灵力直接传了过去。随着这一道灵力送进秦悠儿的手臂中,眼见着一道淡青色的血脉沿着手腕迅速往上蔓延。见这情况,许成林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他看向秦老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秦老头,你知道这丫头的灵根是什么属性吗?”

    一听问及自己孙女的情况,秦老头立即答道。

    “我家孙女乃是复合灵根,应该是水属性灵根与木属性灵根复合而成的水木双属性灵根。”

    许成林微微一笑,却是不可置否。

    “我猜你就这样说,不过你倒是说出错了!”

    一听许成林这样说,秦老头立即迷惑了。

    “不可能啊,当时我测试过的啊。”

    许成林轻轻摇头,随即便是解释了原因。

    “水灵根与木灵根,还会变异出风灵根。只不过这变异的灵根有些不纯粹,故而显示出两种属性。我刚刚试探了一下她的功法,好像是水属性的。这功法并不适合她,应该找风属性的功法才对。”

    秦老头听了许成林的话,先是惊喜又是失落。风灵根这种变异灵根极为少见,凡是这种灵根变异的修士一般修炼有成之后都是同级别顶尖存在。秦老头十分高兴,自己孙女竟是有着这种过人资质。而失落的是,他乃是一名散修,根本弄不到风属性的功法。别说是风属性的功法了,就是好一些的五行属性的功法他都弄不到。

    心情有些复杂,秦老头不由的叹了口气。他刚想和许成林诉诉苦,便是见到对方脸上正微微笑着。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期待的试探问道。

    “莫非小哥这里有风属性的功法?”

    许成林摇了摇头,接着却是笑着说道。

    “你想多了,我怎么会什么都有。这风属性的功法,不是大街货,哪是这么容易找到的。”

    听了这话,秦老头叹了口气,心道一声果然如此。但下一刻,许成林又是说道。

    “我虽然是没有,但我一好友倒是有啊。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给你们罢了!”

    闻听许成林话语,秦老头又是来了精神。他直觉许成林这样说,一定不是为了逗弄两个人。况且他一个凝气修士,也没必要逗着两人玩。

    下一刻,许成林一笑,便是给了他们答案。

    “不知道你们想不想加入一个组织,散修联盟了解一下!”

    几日之后,一老一少一青年就白家村分道扬镳。青年向着西方而去,而一老一少向着大陆中央而去。走出了不远,一老一少这是想要再望一眼青年。这一眼之后,他们只见到了一个背影一闪消失不见。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