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天医〕〔我就是要无限升级〕〔我家古井通武林〕〔重生最强女医仙〕〔都市最强赘婿〕〔龙零〕〔星光马厩〕〔我老婆是女学霸〕〔天下第一〕〔重生真的很淡定〕〔入赘的废物〕〔最强入赘女婿〕〔绝世帝神叶辰萧初〕〔萧初然叶辰〕〔我的姐姐是天尊〕〔齐昆仑〕〔重生七零之福妻当〕〔仙医帝妃〕〔超级继承人〕〔七小姐驾到通通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九十一章 同门异地见,山村遭劫难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许成林看着少女欲言又止的模样,不由得停下了想要继续说的话。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话语。两个人无意之间,竟是暂时将地上的两个大汉忘记了。刚刚还在二人中间的两名大汉,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翻滚到了两人的侧面。就趁着二人不注意的时候,两名大汉同时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身形一转,便是向着空中逃去。

    察觉到二人想要腾空逃跑,许成林抬头看了一眼却是笑了。

    “这是有多看不起我?是以为我不会腾空术,还是以为我速度不够快?或者是以为我不会在空中攻击他们?也罢!小丫头,就再让你看一遍身剑合一!”

    说着许成林手中惊蛰剑平举胸前,下一刻他连人带剑一起飞了出去。在少女的眼中,许成林刹那间消失在原地。伴随着一声呼啸,一柄光剑出现在空中。光剑只是一闪,便是直接将两个逃跑的大汉击中。

    “啊!”

    “啊!”

    两声惨叫几乎同时传出,接两名大汉直接跌落云端。

    砰砰两声,两名大汉直接砸在地上。一口热血,各自从他们口中喷出。随即他们便是头一歪,直接昏死当场。也亏得他们是凝气修士,不然就是云端跌落这一下,就足够摔死他们了。

    一道光芒有如银河落地,光芒散去之后许成林的身影露了出来。手中惊蛰剑对着身后一甩,呛得一声便自动回到剑鞘之中。看着地上两个晕倒的大汉,许成林微一思索之后便是想到了解决办法。

    想要分辨一个人的话是真是假,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手段。而在修行界,这种手段简直不要太简单。搜魂术的产生,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所谓的搜魂术,乃是用修士的神识直接入侵对方的脑海。从最根本上窥探他人的想法,方能分辨出真假。这种招式实际上对被施术者来说伤害很大,因为任何一个人的脑海都是排外,外来入侵的神识会极大程度损伤被施术者的脑海。通常情况下,搜魂术是不被提倡使用。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对待穷凶极恶的修士,又或者是秘密审问等情况。

    许成林对待两个人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便是使出了搜魂术。实际上他这已经不是第一回用了,早在北沧大陆的时候已然动用了一次。虽然不是直接动用神识入侵,但使出神念剑要比单纯使用神识来的更加的可怕。

    双眸一闪,许成林直接动用了神念剑窥探二人的脑海。不到片刻功夫,他便是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就在他神识退出的时候,两名大汉七窍中同时流出了血液。这狰狞的一幕恰好落在少女眼中,吓得她不自主的后退了几步。

    “一堆没用的混乱信息!修行界不提倡使用搜魂术,看来也是有一定道理的。若是使用的次数太多了,自己的神识必定会被对方脑海中的各种信息同化,到时候根本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或许一个不小心,自己将自己弄成疯子也说不定。”

    轻轻揉着眉心,许成林自言自语着。过了一小会儿,他似是才记起此地似乎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轻轻转过身,许成林看向少女。而被他盯着的少女,却是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两步。少女眼中的许成林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不知为何却是让她有种害怕的感觉。

    摇了摇头,许成林叹出了一口气。

    “哎!丫头,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怎么下山的,又是如何来的这里?我若是没记错的话,宗门修士第一次下山都是只获得北沧大陆的部分地图,你究竟是怎么跑到这中洲大陆的?”

    少女闻听此言,眼中顿时亮了起来。她颤抖的伸出手指,有些难以置信的指着许成林。

    “你你是”

    “没错!九华书院的修士!”

    说着,许成林一抬手拿出一块玉璧。轻轻一甩,便是落入了少女手中。看着手中的玉璧,少女激动地差一点就摔在地上。手忙脚乱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玉牌,她小心翼翼的将二者放到了一起。一刹那间,一团柔和的白光竟是将二者包裹其中。

    猛地抬头看向许成林,少女的眼中有着抑制不住的喜色。

    “果然没做假,前辈也是九华书院的修士!”

    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许成林用自己的动作表达了心中的郁闷。

    “九华书院的身剑合一与众不同,刚刚没有仔细看嘛?提醒了你两回,这都没有反应过来。先前看你应对围堵的时候,还有几分机灵,怎么现在反而变蠢了!”

    “嘿嘿!这不是被骗怕了嘛!”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少女显得有些尴尬。随即她似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将许成林的玉璧双手奉还。接着她后退一步抱拳行礼,对着许成林一躬到底。

    “凌霄峰弟子林芝茹见过师叔!”

    轻轻一抬手,许成林扫出一道灵力将少女扶起,同时也是为她回复了部分灵力。

    一脸笑意的看着少女,许成林轻轻摇了摇头。

    “真是有些缘分啊。我

    叫许成林,你叫林芝茹。我的名字最后一个字,巧合就是你的姓!”

    “是啊,是有些巧。”

    说完这句话,林芝茹接下来便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微微笑了笑。见她也是一个不甚健谈的人,许成林便开门见山的问道。

    “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怎么从北沧大陆跑到中州大陆的。”

    说到这个问题上,林芝茹摸了摸后脑尴尬的笑了出来。

    “其实,具体怎么回事我也说不太清楚。只记得当时我在天海城转了一圈后,就在我回宗门的路上,突然见到空中降下了一道光柱。好奇之下,我就向那里跑了过去。离得近了,我才发现那竟是一个用灵石搭建的阵法。正当我想要仔细观看的时候,不知哪里的一股吸力,竟是将我直接吸了进去。接下来我便是晕了过去,再醒来我就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当初如果不是出现在一个小山村附近,我非两眼一抹黑胡乱走一通不成。我在小山村呆了几天,后来才知道这里不是北沧大陆。我离开小山村就是想找找回到宗门的办法。”

    “灵石搭建的阵法将你传送到了中洲大陆,那搭建阵法的人造诣匪浅啊。在阵法一道上有如此造诣的人,似乎北沧大陆并没有听人提起过。莫非是我太就没回去了,对北沧大陆变得有些陌生了。”

    许成林皱着眉,自语自语的嘀咕了一句。随即想起眼前之人便是从北沧大陆来的,于是他便问向林芝茹。

    “丫头!你到中洲大陆有多久了,来的时候北沧大陆有什么事情发生没?”

    林芝茹想了一下,便是开口回答。

    “大概也就是十几天吧。至于北沧大陆的事情,应该是各各宗门都在召集自家的凝气修士吧。”

    说到这里,林芝茹有些好奇的看向许成林。

    “师叔,您也是凝气修士,看起来应该还是其中的佼佼者,为何您没有响应宗门的号召?”

    这一句话刚刚问出,林芝茹便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她急忙连连摆手,想要和许成林解释一下。

    许成林轻轻一笑,却是没有在意林芝茹的问话。他觉的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于是便直接回答了出来。

    “一次寻宝的时候,我同伴受了重伤。我没有响应宗门的召集,是因为要为她寻找灵药。”

    林芝茹刚刚还有些惶恐,但没想到许成林这样好说话。不自觉的,她竟是有些对许成林产生了亲近之感。好奇的打量着许成林,林芝茹觉得对方身上完全没有凝气修士该有的架子。

    察觉到对方的动作,许成林好笑的看着林芝茹。

    “丫头!我身上有什么,这样看了半天了?”

    被对方察觉到了自己的小动作,林芝茹不由得吐了吐舌头。随即她装作一副认真的模样,开口说道。

    “师叔似乎与我见到的凝气修士有些不同,你的身上好像没有凝气修士该有的架子。反而嗯,反而很是和善!对,就是和善!”

    轻轻摆了摆手,许成林笑着说道。

    “谁还不是从煅体期过来的,凝气期也不过是搞一个境界罢了。有什么值得摆架子的,不过是虚名罢了。再说回来,就你一个人摆架子有意思嘛。”

    听闻了许成林这番话,林芝茹顿时笑了出来。笑过之后,林芝茹这才开口回道。

    “师叔说话真是风趣,完全不像宗门中的那些老头子。”

    许成林也跟着笑了,同样回了一句。

    “那是当然!没听我说了,我还年轻!你虽然叫我师叔,实际上我也只比你大上几岁而已。若是放在凡俗间,你叫我一声大哥也是可以的。”

    “那好!那我就叫你许大哥了!”

    少女听到许成林的回话,笑着下意识的跟了一句。

    许成林愣了一下,随即便是笑骂一声。

    “你这丫头倒是打蛇随棍上,这句大哥还真的直接叫了出来。不过也无所谓,反正只是一个称呼罢了。”

    林芝茹被许成林说的有些赧然,脸上不禁出现了一些红晕。

    许成林见此也不再取笑与她,转身指尖弹出两道剑气。嗖嗖两声破空,倒在地上的两名大汉喉咙之间各自出现一个手指粗的血洞。两声闷哼之后,两名大汉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很显然,这二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着许成林如此轻易的杀了两个人,林芝茹眉头微微皱起,但随即她深呼一口气小心的问了一句。

    “师叔,就这样把他们杀了?你不是还要询问他们事情嘛?”

    许成林转过头,看着林芝茹的眉头还在皱着,他脸色阴暗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之后才开口解释。

    “修行界有句名言,sha&039;re:n者人恒杀之。你可知知晓,有多少无辜的修士和凡俗人死在他们手中。刚刚我已经查探过他们的脑海,知道了村中失踪的人去了哪里。你可能想不到,那些人失踪的人竟然全都命丧于他们之手。不止如此,刚刚的那个村子中其实已经没有一个人了

    村子中的所有人,全都被他们杀害了。”

    听到这个消息,林芝茹惊讶的捂住了嘴巴。她明白了许成林脸色为何有一刹那的难看,然而更多了还有对此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修士不应该杀害凡俗人才对,他们为何要如此?”

    深深吸了一口气,许成林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缓缓说道。

    “修士不会伤害凡俗人,那只是说的大部分修士而已。如今世道不同了,各个地方总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群垃圾。以人尸体为武器,以sha&039;re:n为己任,以人的鲜血来提升修为等等。这些人的存在,似乎就是为了sha&039;re:n而存在的。”

    林芝茹的心情有如波涛汹涌一般难以平复,她以前在宗门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些事情。她虽然常听说宗门外不安全,但没想到会到了这种地步。今日听了许成林的一番话,完全颠覆了她的想法。

    似是觉得对林芝茹刺激的还不够,许成林又是加了一把火。

    “就眼前的这两个垃圾,你完全猜测不到他们在村中干了什么。他们根本不是人,完全丧失了作为人的底线。滥杀无辜固然可恶,但喝人血吃人肉更是该死。死不足惜!”

    说着许成林转身弹出几道剑气,将两个大汉的尸体斩成了碎块。抬手将二人身上的储物袋摄入手中,许成林一道法术下去便是将二人的尸体引燃。

    噼里啪啦的燃烧声伴随着尸体烧焦的味道,许成林只是轻轻皱了一下眉。而林芝茹就比较惨了,竟是干呕几声直接吐了出来。也许她是因为初次见到尸体被点燃,也许是想到喝人血吃人肉的场面吧。

    过了一会儿,林芝茹终于适应了过来。她抬起头看着许成林,竟是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许成林沉思了一下,接着问向林芝茹。

    “丫头,刚刚听你说是想回到宗门?”

    听到许成林这一问,林芝茹双眼立即亮起了光芒。

    “是啊是啊!如今我才煅体期,在这中洲大陆无亲无故的,行走起来太危险了。七大势力虽然同气连枝,但中洲大陆的散修联盟则么会理会一个煅体期修士的死活。”

    轻轻点着头,许成林道了一声的确如此。接着他陷入思索之中,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让散修联盟给你开一回传送阵,我估计我的面子没有这么大。不如这样,我正好要去一趟风元大陆,你跟着见识一番,总好比自己在中洲瞎跑,你看这样如何?”

    “好啊!”

    林芝茹似乎早就预料到许成林会提出这个建议,于是也是爽快的应下。她如此利落的答应下来,反倒是让许成林微微有些错愕。下一刻,他便是明白了怎么回事。正如林芝茹自己说的,如今她在中洲大陆无亲无故,行走起来太危险了。跟着许成林一起去风元大陆,兴许也会有危险,但那至少还能互相帮助一下,总抵得过一个人无依无靠的好。堂堂一个凝气修士,带着一名锻体修士一起出行,应该没有多大问题才对。

    轻轻一笑,许成林辨别了一下方向便缓缓迈步远去。林芝茹楞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快跑几步追上许成林,也是同样和他一样走着。

    “丫头!凌霄峰上的程宏铭师兄可曾听过?”

    “听到过!不过好像闭关了。”

    “哦。那和他一起回去的其他两位,你知道他们嘛?”

    “这倒是没听说,我不怎么去别的山峰的。”

    “也是!九华书院有十座山峰,又是有如此多的修士,怎么会有时间关注别人的情况。”

    “那两人对许大哥很重要吗?”

    “朋友!嗯!也是同伴!”

    “哦!那你们在分别之前都做了什么,是寻宝吗?为什么会有同伴受伤?”

    “呵呵!我们跑到南斗星洲祸害了一番!”

    “真的!那能不能给我讲讲当时的经历!”

    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声中,两道身影逐渐远去。

    几日之后,许成林和林芝茹途径一座不高的小山。林芝茹看了看地形,指着远处刚见轮廓的一处小山村。她笑着给许成林介绍说,这便是她刚来中洲大陆时到过的地方。

    许成林双眼微眯,神识向着那里查探而去。这一看之下,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一手抓住林芝茹,许成林脚尖点地直接腾空。没有顾及林芝茹的惊叫,他全力向着小山村飞去。在他的神识之中。小山村正遭遇着灾难。多一刻的耽搁,便是多一条性命的产生。

    “混蛋住手!”

    隔着老远,许成林便是一声高喝。

    这一声高喝将林芝茹震得有些发昏,但同样也是直接传到了小山村中。令人奇怪的是,小山村此时一片寂静,竟是听不到任何鸡鸣犬吠。明明是正午时分,小山村却是给人以阴森之感。其实这也难怪,若是见到一群人将昏倒的村民当做牲畜般宰杀,你也会有这种阴森之感。中洲大陆安定了一段时间,终于再次开始波澜四起。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