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尘〕〔都市仙尊洛尘〕〔上门女婿叶辰〕〔女权世界修仙记〕〔都市巅峰狂医〕〔沐暖暖慕霆枭〕〔一世巅峰〕〔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婿林炎〕〔林炎柳幕妍〕〔上门女婿林炎〕〔超级女婿林炎〕〔无敌天王归来夏天〕〔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周婉秋〕〔朕又不想当皇帝〕〔影帝偏要住我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九十二章 邪宝落魂幡,挥剑斩敌酋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倏忽之间,许成林带着林芝茹直接落在地上。还没待林芝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许成林已经如一道风一般直接冲了出去。与此同时,宝剑出鞘的声音响了起来。一名还在挥刀的黑瘦红衣青年,顿时惨叫着倒飞而去。

    直到此时,林芝茹方才找寻到了许成林的身影。只见他出现在前方十丈左右,后背的惊蛰剑正握在手中。殷红的鲜血顺着长剑,直接滴落在地上。而在他的身边,仰躺着一名少年。少年的双眼紧紧闭着,看起来十分痛苦的样子。下意识地往前看去,林芝茹又见到一名红衣黑瘦青年跌坐在墙根之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斜着布满青年胸膛。殷红的血液浸透了衣衫,让那一身红衣看上去变成了黑色。青年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无奈这伤实在是太重了。挣扎了几次之后,反而是一大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林芝茹再往前看去,只见山村的小路上隔着不远便有人倒下。这些她有些熟悉的人,此时有人躺倒有人趴倒,但就是没有一人保持着清醒。不止如此,这些人几乎都一样,能看到相貌的人都是一副痛苦的表情。若是不看着他们的胸膛都还在微微鼓动,林芝茹险些就以为这些人已经死去了。

    想到先前许成林喊出的那句话,有见到了红衣青年挥刀的那一幕,林芝茹终于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刚要向许成林求证,哪知许成林并没有给他时间。身形一闪之间,许成林已经消失在她的眼中。一句话,远远的飘到了她的耳中。

    “丫头!别愣着,杀了那家伙!随后赶紧追上我,人太多我一个人估计不过来!”

    微微一愣,林芝茹已然知道她该做什么。下意识的,她转头看向跌坐在墙根的红衣青年。

    单手绕后,林芝茹将背后的长剑拔出。她长剑斜指地面,缓缓的向着红衣青年走去。一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些颤抖。但看着倒在地上的村民后,那轻微的颤抖便是逐渐消失了。每走出一步,她的决心似乎就更加坚定一些。

    双眼中浮现怒火,林芝茹银牙暗咬。她紧握着手中的长剑,一句话似是从牙缝中挤出一般。

    “混蛋!你对他们究竟干了什么!”

    跌坐在墙根的红衣青年闻言竟是抬起了头,他对着林芝茹嘿嘿地笑着,仿佛在嘲笑她的愚蠢一般。见到林芝茹一步一步向他走来,这红衣青年又是挣扎着想要站起。但一番挣扎无果之后,终于放弃了。他抬头阴冷的笑着,那笑容仿佛能将人的内心冻结。

    嘴角的鲜血,胸前的鲜血,怒睁的双目以及一身红衣,再加上阴冷的笑容。此时的青年虽是重伤不起,但整个人仍是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林芝茹哪见过这场面,就是先前见到许成林sha&039;re:n也没亲自面对来的恐怖。不自主的,她握剑的手有了一些动摇。

    似是看出了林芝茹内心的动摇,红衣青年大声嘶吼着。

    “来啊!来啊!小丫头!就凭你也敢sha&039;re:n?像你这样的死丫头,我不知道杀了多少!那甜美的血液,那嫩白的肌肤,如今想起来真是回味无穷”

    林芝茹脑海中嗡的一声,她仿佛见到了青年所说的那一幕。sha&039;re:n取血,借此来增进自己的修为。这些事情她先前只是听许成林一语带过,没想到今天却是听到有人直接说了出来。这一刻,林芝茹的手抖得更厉害了。一个原因是对此事感到恐惧,另一个原因则是对此事感到愤怒。而其中更多的,则是对于此事的愤怒。

    深深吸了一口气,林芝茹鼻尖嗅到了更多的血腥气息。这一刻她脸色难看了起来,隐约猜测到了很多东西。面前的青年虽然流了不少血,但血腥气不应该这样多才是。除非在别的地方,还有血腥气的来源。

    想要此处,林芝茹方才想到许成林的那句“随后赶紧追上我,人太多我一个人估计不过来!”。她不再耽搁,拎着长剑向着红衣青年跑去。虽是难以下手,但她此时不得不出手。若是她没有猜错的话,就在前方还有着类似的事情发生。或许,情况还要比这里更糟。那些地方出现了死伤,也未必可知。

    几步的距离转眼过去,林芝茹手中的长剑向着青年斩去。对一个重伤的人出手,这本该是势在必得的一剑。但这一剑,却并没有建功。就在长剑将要斩在青年脖颈的时候,他手中的长刀没有用作放手,而是在此时脱手而出直射向林芝茹。这以命搏命的招数,顿时让林芝茹的攻击的一剑变作防守。击落飞向自己的长刀后,林芝茹竟是小心的后退一步。她手中长剑收回,紧紧恶护在胸前。

    “哈哈哈哈!死丫头!这次算你运气,下一次必杀你!”

    虽然没有击中林芝茹,但红衣青年还是哈哈大笑起来。似乎这一击,只是他信手拈来一般。悄无声息之间,红衣青年小心的摸向自己的储物袋。

    “不对!他在拖延时间,不能让他再有出手的机会!”

    猛然反应过来,林芝茹顿时一个激灵。她手中长剑一送,直接朝着青年摸向储物袋的手斩去。剑光如雪,寒光一闪之间一只手臂直接冲天而起。红衣青年闷哼一声,向着一旁倒去。而林芝茹则是再没有犹豫,接着一剑便切断了他的咽喉。红衣青年艰难的了几下,鲜血止不住的从其咽喉伤口涌出。只是几个呼吸之间,这红衣青年便不再动弹。

    林芝

    茹收回长剑,就要去追赶许成林。哪知她刚跑了几步,顿时一种呕吐感涌上心中。没有sha&039;re:n之前,闻到血腥气她只是有些难受。但不知道如今为何会这样,竟是有种止不住的呕吐之感。不得已停下脚步,林芝茹直接干呕了起来。十几息之后,她这才微微有些缓解。看了身后一眼,她咬着牙朝着许成林离开的方向跑去。

    从许成林离去,到林芝茹追赶他,这之间不过是过了不足二十息。这短短的二十息时间,林芝茹从一个天真的修士蜕变成了一名真正的修士。但就在转过一个墙角的时候,她再次忍不住有了呕吐的感觉。

    这是怎样的一幕啊,若不是亲眼见到她根本不会想到世间会有这一幕。入眼见到的,仍是各种姿势栽倒的村民。区别于刚刚见到的,只不过这些人身边都是有着一滩鲜血。不用说,这些鲜血正是从他们身上而来。此时的村民胸膛已经不在鼓动,有些人的身体更是出现了残破。小路上的鲜血四处流着,林芝茹就是一愣的功夫鞋底已经被鲜血浸透。

    抬头看见两个红衣青年跌倒在墙根,林芝茹双眼红了起来。这情况已经不用想了,两个青年一定是被许成林重伤。这一路上的村民,一定是被两个青年杀害的。

    “你们该死!”

    大声嘶吼着,林芝茹提剑向着两个青年冲去。这两个青年似乎比前一个伤的更重,竟是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毫无疑问的,林芝茹两剑便将两个人斩杀。随即她再也没有停留,顺着小路直接跑了下去。不过是几天的时间,这些刚刚熟悉的村民,就是死在了她的面前,这让她既恐慌又愤怒。而更多地,是对这些sha&039;re:n者的愤怒。

    村子中淳朴的村民,他们根本不会得罪这些修士,或者没有能力来得罪这些修士。按照许成林的说法,这些修士肆意屠杀村民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增进自己的修为罢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人若为己失去人性,那便是万死难辞其咎!

    这一路走来,林芝茹不知见到了多少死去的村民,又不知道击杀了多少红衣修士。终于,林芝茹停下了手中的剑。她缓缓抬头,看着前方站力不动的许成林。此时的许成林没有再继续前进,因为就在他的不远处出现了一座白骨祭坛。

    每九个骷髅堆成一个品字形,分八个方向摆放开来。而在这八堆骷髅中心,还堆砌这一座骷髅宝塔。宝塔上每一个骷髅之中,都是有着鲜红的火焰在跳动。就在骷髅宝塔的最顶端,一杆闪着血红色光芒的旗幡高高飘扬着。

    看着眼前的白骨祭坛,许成林牙齿咬得嘎吱吱直响。他可是看得清楚,这些白骨上还有着残留的血迹。显然这些骷髅,都是刚刚从村子中获得的。顺着白骨祭坛再往后看去,许成林便确信了自己的猜测。因为就在那里,有着数不清的无头尸体。一只血色小瓶放在地上,将无头尸体内的血液全部吸收到其中。

    “啊!”

    林芝茹哭喊着,提着手中的长剑就往前冲去。她看到骷髅祭坛和无头尸体之后,便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些她刚刚熟悉的村民,那些在她初来乍到便收留她的村民,如今全变成了冰冷的尸体,甚至是尸身不全这如何的不让她疯狂。

    “丫头别去!”

    见林芝茹冲了过去,许成林大声提醒了一句。但此时林芝茹已经陷入癫狂,她如何听得到许成林的提醒。

    叹了口气,许成林直接闪身来到他的身后。一伸手,许成林直接抓住了她的勃颈。脚尖点地,他迅速朝着后方退去。就在他刚刚离开,一道惨白色的光芒直接扫在他刚刚驻留的地方。

    “放开我!你放开我!”

    林芝茹挣扎了,想要摆脱许成林的禁锢。

    见如此情况,许成林立即大声呵斥。

    “丫头!你冷静一点!冷静一点!那是落魂幡,只要被那白光扫中便会神识大乱。轻者神识受损,重则就像外边那些村民一样倒地不起。”

    闻听此言,林芝茹停止了挣扎。她转过头,满脸泪痕的看着许成林。

    “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许大哥,不能就这样算了!杀了他们,为他们报仇!”

    林芝茹哽咽着,说出的话已经语无伦次了。她不知道该杀了谁们,但她知道该为谁报仇,为那些无辜的村民而报仇!

    深吸一口气,许成林压下了心中的愤怒。他目光看向一个地方,声音低沉的开口。

    “当然不会就这样算了!不用你说我今天也不会放过这些人!”

    说完这话,许成林将头微微转动了一下。接着又是稍稍偏转,视线看向另一个地方。他的目光,仿佛是追随着什么在移动一般。

    啪!啪!啪!轻缓而响亮的鼓掌声,打破了此处的死寂。一只手缓缓的出现在虚空,轻轻一捏便是将地上的血红色小瓶拿起。紧接着,一道模糊的人影突兀出现。不过是几息的时间,这人应便是由虚转实完全露了出来。只见此名男子约有三十来岁,一头雪白的长发简单的用木簪扎住,嘴角含笑双目露寒光,一身红色的衣袍已是显示了此人的身份。

    见此人出现,许成林双眼顿时一缩。他从这个人的身上,竟是感受到了一丝压迫之感。

    “凝气后期!我就猜测不会只有几个煅体期的废物,原来身后还藏着一个!”

    听到许成林的话语,红衣修士淡笑着看着他。微微拱手,红衣修士轻笑开口。

    “这位道友,真是好见识啊。就连我神教的独有法宝落魂幡,也能够说出功效。莫非道友以前见过,或者也是我神教的人?”

    听到神教两个字,许成林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因为这个词语,他好像是从南斗星洲听到过。下意识的,他问向对面的红衣修士。

    “神教?我知道南斗星洲的血煞教也是这样称呼自己,不知道你们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红衣修士闻言一愣,想也没想便是开口。

    “原来道友是”

    刚说出这几个字,红衣修士立即住口。他眼中凶光一闪,立即改口说道。

    “哼!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些!”

    不用说了,许成林已经懂了。俗语有云蛇鼠一窝,这句话果然是没错的。这长生教和血煞教,果然有着一些联系。先前他只是猜测,这次直接证明了他的猜测。这两个搅屎棍,不知在什么时候联系到了一起,或者早就联系起来了。净土之乱许成林原以为他们只是有人牵线聚集,实是没想到他们至今还有联系。

    许成林伸手将林芝茹拉倒后方,他自己也是后退了一大步。抬头打量着白骨祭坛和落魂幡,许成林缓缓开口。

    “想杀我?我看你还差了不少!当日在净土之上,我不知道杀了你们多少人。就连跃凡修士都追过我,我不是照样活到如今。就凭你一个凝气后期,还要不了我的命。”

    说着话,许成林鬼使神差的有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对方的修为。这一看之下,顿时脸色古怪起来。

    “估计错了啊!我说哪里觉得奇怪!你这凝气后期的修为,竟然是硬生生的催上去的。值得吗?为了晋升凝气后期而已,竟然断了自己晋级跃凡的可能!”

    红衣修士似是被戳到了痛处,他眼中顿时凶光大盛。

    “你找死!”

    怒吼一声,红衣修士对着许成林遥遥一指。只见落魂幡飘动了一下,一道惨白色光芒向着许成林直接射来。这一次许成林并没有躲避,而是迅速举剑胸前对着前方斩出一剑。

    “风起!”

    剑光一闪,一道一丈左右的剑气龙卷夹杂着神识攻击,直接与惨白色光芒碰到了一起。刹那之间光芒一闪,惨白色光芒直接消失。剑气龙卷微微散了一些,但裹挟着余势直接将路径上的九个骷髅击散。与此同时,落魂幡上的血色光芒闪了几下,竟是黯淡了几分。

    “怎么可能!我境界你比高,落魂幡又是经过祭坛加强威力,为何还抵挡不过你的剑气?这不应该!”

    见到白骨祭坛被毁掉一角,红衣修士有些难以置信。

    奇怪吗?实际上一点也不奇怪。不说许成林本就是擅长神识攻击,单是风起这一招参照了一些佛门理念就可以克制一些诡异的东西了。再者而言,风起这一招本就是蓄力时间越长威力越大。许成林先前一直说话,可不完全是为了打探消息。实际上在他说话的时候,风起这一招已经在蓄力了。多方综合之下,这才有了击散惨白色光芒毁掉祭坛一角的出现了。

    落魂幡,实际上许成林在净土之上是遇到过一回的。不过那一次,这东西直接被千佛寺的佛门功法压制。正是基于这个事实,许成林才想到用风起这一招来破落魂幡。当然,这些东西许成林是不会解释给红衣修士听的。对他而言,敌人越是糊涂越好。趁着糊涂将他斩于剑下,这是最省事的事情。

    没有给红衣修士解答疑问的打算,许成林手中惊蛰剑不停。一剑又一剑的斩了出来,每一剑斩出去,都是伴随着一道剑气龙卷飞出。

    在红衣修士的想象中,本该是他不停的调动落魂幡的白光攻击,许成林带着林芝茹不停的躲闪逃离才对。而现在的情况却是反了过来,变成了他不断的催动落魂幡击散剑气龙卷。这种情形,多少让他有些憋屈。更令他憋屈的还在后边,随着祭坛的一角被破坏,竟是需要三到惨白色光芒才能击碎一个剑气龙卷。

    两个人看似僵持了下去,但实际上许成林却从来没有停止观察红衣修士。他斩出一剑,红衣修士却要催动落魂幡放出三道光芒。这样持续下去,定是会让红衣修士精神率先出现散乱。果不其然,在二人交战了约有半盏茶时间后,红衣修士终于露出了破绽。

    “雷鸣!”

    惊蛰剑空中一个停顿,顿时一声炸雷响起在空中。红衣修士听到这个声音,顿时呆愣了片刻。而趁着这个机会,许成林上前一步,血红色的电丝浮现在了惊蛰剑上。

    吱嘎一声,一道红芒一闪而过。许成林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在他出现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红衣修士的身后。艰难的低下头,红衣修士看着自己身上。他眼角跳动了一下,艰难吐出一句话。

    “长生教必杀之人,许成林!爆!爆!”

    这几个字刚刚说完,红衣修士身上跳动起了血色电丝。电丝刚一消失,他的胸前便十字交叉的爆开两道伤痕,鲜红的血液直接暴射而出。还没等他惨叫一声,他的脖颈又是出现一道血痕。一腔热血,有如喷泉般的直接从血痕中喷了出来。与此同时,白骨祭坛和落魂幡一同在一阵耀眼的白光中爆裂开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