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冒牌专家〕〔在柯南世界装好人〕〔极品捡漏王〕〔穿越逍遥嫡女〕〔震惊,我被女帝抢〕〔王爷,王妃又去打〕〔重生似水青春〕〔从小蝌蚪开始无敌〕〔重生年代文孤女有〕〔科技之全球垄断〕〔我有一个庇护所〕〔路易的奇幻冒险〕〔我快亏成麻瓜了〕〔枕上强宠:邢二少〕〔巫师,白霜纪元〕〔皇后靠全能无敌家〕〔姑爷请留情〕〔史上第一姑爷〕〔都市我为尊〕〔玄幻:我有一纸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九十三章 战后有成长,追寻传说来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白骨祭坛和落魂幡的突然爆炸,许成林又离着他们很近,顿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只来得及挥出一道灵光抵挡,他便是直接被掀飞了出去。狼狈的将地上踩出了几个深坑,许成林这才卸去了那股爆炸的余威。深吸一口气,许成林脸色有些难看。他实在没有预料到,这红衣修士临死前会自爆了法宝。在他认为,自己使出雷鸣电闪之后,那红衣修士必定会身死。只是他猜中了结果,并没有猜中过程。好在他及时反应过来,抵挡了一下才没有受伤。

    “呼!已经够小心了,没想到还是差点受伤。”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不觉向着红衣修士的尸体看去。

    “嗯?这血红色小瓶是什么,竟然没有被爆炸余威摧毁!”

    快走几步,许成林直接将那血红色小瓶拿在了手中。这东西他先前可是见过的,当场的许多血液都是被它吸走的。按道理来说这种收纳物品的宝物,都是极容易被破坏的。但它却在爆炸余威中完好保存,不得不说有些奇异。

    血红色小瓶握在手中,许成林竟是有种手握温玉的感觉。但想到这东西是用来收纳血液的,他还是不由的有些抵触。下意识的,许成林就想将血红色小瓶丢掉就此毁了。但他刚刚松开手,一丝丝香气便是飘入了他的鼻尖。

    在这满是血腥的地方闻到响起,许成林感到十分的惊讶。循着气味查探下去,他竟是发现这丝丝香气来自手中的小瓶里。双眼一眯,许成林神识直接向着手中的小瓶查看而去。只见此时的小瓶之中空空如也,只在底部有着一滴金红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难道这是那些鲜血凝练而成的?”

    许成林的神识并没有收回,而是小心的向着那滴金红色液体探去。刚一接触,他的神识便猛地被吸住了。一股狂躁的力量,顺着神识直接向他传递过来。几乎就在同时,那小瓶中喷出一道金光将他整个笼罩。

    一刹那间,许成林眼中一阵迷茫。他感觉自己变成了别人,经历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事情。春去秋来花开花谢,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一一在他眼中划过。但下一刻,他便是猛地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笼罩他的金光,也在他清醒的那一刻彻底消散。

    双手拄膝,许成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是短短那一刹那间,竟是让他满头大汗。刚刚经历的那一切,差点让他直接迷失其中。若是他没有及时醒过来的话,说不定他就直接变成了白痴。

    “什么东西!竟是让我的神识都沉迷了,若不是神念剑自动防御,说不定这次就栽了!”

    喘息了片刻,许成林直起腰来。他刚刚拭去了额头的汗水,便是突然发觉哪里有些不对。

    “嗯?神识受到的伤好像好了,竟然还有着些许增长。还有我的修为虽然还是凝气中期,但距离后期已经不远了!”

    惊喜之中,许成林也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是这血红色小瓶中金红色液体的缘故!难道这就是长生教四处sha&039;re:n夺取血液的缘由?怪不得了!这长生教一直存在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只要贪心的人不灭,始终是有人选择加入他们的。或者说正是有了那些贪婪的人,才会有长生教的存在。这种能快速增长修为的办法,若是传扬出去相信会有许多修士乐意如此做吧。”

    一瞬间想到了许多,许成林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但随即他又是想到了另一件事,长生教催长的修为会让修士失去晋级的可能。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急忙查看自己的身体。一番查看之后,他并未发现身体有哪里出现问题。

    “奇怪,难道是搞错了不成?或者我检查的不够彻底,这不应该啊。算了,见到了洛雪自然会更加的清楚。”

    将想不通的问题暂且放下,许成林这时又看向手中的小瓶。既然可以将人的鲜血凝练成一滴,那应该是也可以将别的东西的鲜血进行凝练才对。比如妖兽的鲜血,又比如海中各种鱼类的鲜血。他不知道,是否这些鲜血也会有类似的功效。

    想法是好的,但先是却是直接敲碎了他的美好憧憬。就在他刚刚想要收起小瓶的时候,突然咔哒一声传入了他的耳中。紧接着许成林便见到小瓶之上出现了裂痕,不过几个呼吸之间,小瓶便在他手中碎成了粉末。

    呆愣了片刻,许成林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没来由的,许成林长叹了一口气,他有了一种怅然所失的感觉。感情这血红色的小瓶是个y-i次忄的东西,只要使用一回便会损毁。但他还是有些心有不甘,仔细查探起了手中的红色粉末。

    轻轻捻起那些细碎的红色粉末,许成林感觉那些粉末竟像是凝固的血液一般。这东西给他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他所见的任何一种材料。一眼瞥见了红衣修士的储物袋,许成林顿时无奈的笑了笑。与其自顾自的研究,还不如找找线索呢。

    伸手一招,许成林将红衣修士的储物袋摄入手中。他神识一扫,直接从其中取出一块红色透明玉简。神识沉入其中,许成林见到其中记载着几种秘术。这些秘术,竟都是与血液有关。其中的一种名叫灵血凝器的秘术,便是这小瓶的凝练方法。

    看了看周围的尸体,又看了看手中的粉末。许成林顿时知道这血红色小瓶的来源了,眉头一皱他便是将手中的粉末扔到了地上。看着红衣修士的尸体

    他忍不住又是踢了一脚。

    “真是该死!这些人简直死有余辜!那秘术并没有记载非要用人的血液,但这些王八蛋就是胡乱的sha&039;re:n取血!好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日我遇见这群混蛋我照样杀他们!”

    深深吐出一口气,许成林这时又是摇头笑了笑。

    “哎!或许这就是因果报应吧!长生教滥杀无辜是为了修为,结果我杀长生教却是无意间为村民们报了仇。长生教增长修为的东西,最终却是成就了我!这世间啊,还真是一个怪圈。”

    一番感叹之后,许成林这时才想起此处还有另一个人存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如今再带上一人竟是让他有些不适应了,一时间他竟是将林芝茹忘记了。

    四处一看,许成林这才发现林芝茹被爆炸余威掀飞到了远处。不过好在她离得较远,只是被爆炸余威击晕了而已。

    轻轻抬起一根手指,许成林聚集一点神识直接点在林芝茹的眉心。不过片刻,林芝茹皱了皱眉便是清醒了过来。她茫然的看向四周,不过是片刻之间便是见到了许成林。

    “那家伙!那家伙去哪了!我要杀了他!”

    手忙脚乱的站起身,林芝茹急切的问向许成林。

    “死了!死的不能再死了!我杀的!他就在那!”

    一边说着,许成林一边指向红衣修士的尸体。

    踉跄的走了几步,林芝茹跑了起来。她迅速来到红衣修士跟前,挥剑对着尸体便是一阵乱砍。直到将红衣修士的尸体砍得不che:n-g人形,她这才住了手。随即看着周围的一切,她竟是痛哭了起来。哭了一阵之后,她这才猛地想起什么,向着许成林跑去。

    “其他人呢!不是还有活着的人嘛?”

    林芝茹大声的问着,语气之中既有期待也有害怕。

    许成林抿了抿嘴,双眼微眯神识放出。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他便是叹了一口气。他的这一动作,顿时让林芝茹微微颤抖了起来。捂住嘴,林芝茹无声的哭泣。她摇着头,似乎不相信许成林说出的话。

    重重叹了口气,许成林对她招了招手。

    “跟我来!”

    这句话说完,他便是自顾自的原路返回。林芝茹哽咽了片刻之后,也是跟了上去。一路上,许成林并没有错过那些被林芝茹斩杀的红衣修士,他们的储物袋全都落入了许成林的手中。不过是片刻,他便带着林芝茹来到了村子外围。几个昏迷不醒的存在,仍旧是躺在那里,若不是他们的胸膛还在鼓动,谁都会认为他们已经死去。

    指着几个村民,许成林看向了身后的林芝茹。

    “你检查一下,看看他们的神识还有没有反应。”

    紧咬嘴唇,林芝茹迈步走向他们。微闭双目,林芝茹放出神识查看她们的情况。一番查看之后,她竟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神识并不是修士独有的东西,只不过修士的神识比较强能够很容易被感应到罢了。凡俗之人的神识一般都极为微弱,不靠近他们一般感应不到。而这次林芝茹倒是感应到了这些村民的神识,只不过她感应到的这些神识全都是死气沉沉的。

    不用许成林再解释了,林芝茹已经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回事的。这些人的神识被伤的十分重,已经混乱到进入沉睡的地步。这种情况,要比许成林先前的神识受创更为严重。神识受伤极为难以医治,就连许成林也是许久之后才恢复过来。如今这些村民的神识创伤,以目前的手段来说极为难以医治。即便是可以医治,这些人也是等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因为他们是凡俗人,毕竟不是修士。

    仰天叹了口气,许成林重新看向林芝茹。

    “别挣扎了,送他们一程吧。与其让他们这样半死不活的,还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

    林芝茹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她手中的剑却是怎么也斩下不去。剑是用来斩杀敌人的,而不是用来面对自己的朋友的。

    林芝茹的心紧紧的缩着,手中的剑被她紧紧的捏着。长剑不断的颤抖,随着她的身体一同在颤抖。这让她如何下得了手?前几日她无处可去的时候,是这里的村民收留了她,她走的那天也是村民送的她。而今天,却要换成她来亲手将还活着的几个人一一斩杀。

    “送他们一程!要是他们知道,也不会怪你的。来日杀光那些长生教的杂碎,在为他们报仇!”

    见到林芝茹迟迟不下手,许成林又是大声提醒了一句。

    终于林芝茹动了,她手中的长剑轻鸣一声直接斩向一人的脖颈。剑光划过,血液崩飞。这名昏迷的村民似是解脱了一般,身体颤了一颤之后竟然放松了许多。与此同时,一抹笑容浮现在村民的脸上,似是在安慰林芝茹一般。

    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林芝茹紧紧捂住嘴,眼泪不争气的留了下来。她手中的长剑连连挥舞,一个又一个村民死在她的剑下。但出奇的,这些村民脸上都带着解脱般的微笑。

    做完了这一切林芝茹仿佛脱力了一般,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看着眼前村民的尸体,想着村子中的许多村民的尸体,男女老少她所见的相貌一一在她脑海浮现。

    “没了!竟然全都没了!”

    林芝茹双眼有些空洞,喃喃自语着。

    许成林摇了摇头,脚尖点地顿时跃入空中。来到小山村正上空,许

    成林掐了一个法诀之后指向正下方。与此同时,无数拳头大的火球浮现在他的身周。毫不停留的,这些火球瞬间砸向山村将整个村子点燃。

    “尘归尘土归土吧!若是我没有别的事,定会在中洲大陆再转转,多杀一些长生教的杂碎。算了!但愿这种事情少发生一些吧!”

    身形一晃,许成林便是来到了林芝茹的身旁。他犹豫了一下,拍了拍她的肩膀。

    “起来!我们该走了!若是觉得心里难受,那就将它藏在心里吧。将来再见到长生教的人,将他们全杀了就是。”

    说完这番话,许成林将数个储物袋扔到了林芝茹的怀中。还没待林芝茹说些什么,许成林便开始解释道。

    “这些东西都是长生教那些家伙们的,用他们的东西来提升自己的修为。将来再杀死他们,这便是报应不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样岂不快哉!你现在的实力还太弱,跟我走吧。至少要有凝气修为,才能够回来报仇!”

    紧咬着嘴唇,林芝茹将这些储物袋一一放好。她脸色变得冰冷起来,对着许成林默默的点了点头。直到这一刻,许成林才觉的林芝茹似乎才真正有了成长。只是这样的成长,代价有些太大了。

    在漫天的大火与黑烟中,许成林带着林芝茹一起离开了。他们走了不久之后,又是有几波修士赶了过来。只不过他们在见到大火蔓延了整个小山村之后,终究是只能叹着气离开了。这情况他们也是见过的,长生教经常这样干的。

    两个月之后,一个青年与一个少女乘坐着一条小船航行在海上。少女百无聊赖的望着远处,期待着哪里能够见到陆地的出现。而那个青年,则稳稳的坐在船舱之中。他手握着一截水晶般的骨骼,聚精会神的查看着其中的内容。海浪将小船冲击的不停的起伏,而青年似是和小船成为了一体一般。任那小船如何的晃荡,都是难以撼动他的身形。

    回头看了一眼船舱中的青年,少女眉头微微皱起。

    “许大哥!你不是说到过风元大陆吗?怎么我们在海上都快两个月了,还没见到风元大陆的影子?”

    青年收起了手中的透明骨骼,无奈的看向了少女。

    “我是到过风元大陆,不过那两次都是搭乘的远距离传送阵。至于在海上过去,我也是头一回来着。”

    说到这里,他不好意的笑了笑。

    少女双眼睁大,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也是第一次!那怎不早说!你怎么不早说!”

    青年嘿嘿笑了笑,随即无所谓的回答了一句。

    “这是你也没问我啊。再说回来,我们只要方向不错应该就可以到达风元大陆。这几个晚上我可是没闲着,一直都在通过北斗七星观测方向来着。”

    少女被说的哑口无言,竟是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过后许久,她才负气般的回了一句。

    “我怎么当时就信了你的话!看你那时候信誓旦旦的样子,我以为你认路来着。实在没有想到,你也是个二把刀。你真坑,是个大坑,一个大水坑!”

    青年听了这话,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随即他站起身,直接走出了船舱。看了看远处茫茫无际的大海,笑着说了一句。

    “若是想要去风元大陆,实际上我们要稍稍偏转一下方向。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我们最先见到应该是一个群岛。”

    少女微皱眉头,奇怪的看向青年。

    “嗯?不是要去风元大陆嘛,怎么又要去什么群岛啊?”

    青年笑了笑,看向少女问道。

    “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没有回宗门的原因?”

    少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还记得。青年见到少女还记得,于是接着开口。

    “南斗星洲的同伴给了我一个消息,在风元大陆的某座岛屿之上,便是有着我想要找的天材地宝。或许说那只是一个可能,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少女听了这话,脸上的奇怪之色更浓。

    “传说?你就是为了一个传说?”

    青年摇了摇头,微微笑了笑。

    “别以为传说就是假的!在修行界,千万不要轻视传说。空穴来风的事情不少,但修行界向来是不会空穴来风。有传说,必定有传说的根源所在。若是没有原型,传说根本不可能绘声绘色。一些毫无破绽的传说,你可以试着将他们当成一个线索。顺着线索追查下去,说不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听着青年的一番话,少女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许成林回头看了看她,刚要说些什么,突然余光见到了远处的一幕。他猛地转回头,看向了远处。只见远处的海平线,一条模糊的黑线出现在他的眼前。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一口气悄悄的吐了出来。

    “两个月了,总算是见到了地方了!若是再看不见地方,我都以为自己走错路了。”

    轻轻一笑,许成林指向了远处。

    “看啊,前边那就是陆地了。两个月以来,终于见到了陆地。”

    少女听了这话,不由得兴奋的看向远处。一见之下,果真是如此。这两个在海上漂流了两个多月的人,便是许成林和已经从悲伤中恢复过来的林芝茹了。许成林在来风元大陆,可谓是故地重游。而对于林芝茹来说,这是一次新的旅程。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