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芳〕〔赵哥〕〔穿书后成了偏执大〕〔黑石密码〕〔斗罗之皇龙惊世〕〔大佬是从插班开始〕〔言染苏御〕〔我和女神称霸荒岛〕〔宠上娇软小甜妻〕〔重启人生〕〔暴君的团宠皇后又〕〔九转帝尊〕〔大明王冠〕〔真千金她又美又飒〕〔从精神病院走出的〕〔道门生〕〔棺山太保〕〔影后她不飞升就会〕〔捡到一只始皇帝〕〔垂钓之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三百九十七章 难明此世间,决心伸援手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已经有几个月了,陈洛雪感觉像是过了几年一般。自从她从南斗星洲辗转中洲大陆回到了风元大陆的幻灵教之后,便是被宗门带到了一处灵气浓郁的闭关之处。一同进入这个闭关之处的,还有许多凝气修士。一群修士之中,有些是陈洛雪认识的,有些是她不认识的。但这些凝气修士都有着一个共同特点,那便是年龄不超过五十岁。

    这几个月以来,陈洛雪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炼之中。当然这收获的结果也是喜人的,她的修为已经从凝气中期到了突破后期的边缘。似乎就差这么一线的距离,她便是一名凝气后期的修士了。不要小看这一个小等级的提升,若是换做正常的修炼,非要年才能达成不可。

    陈洛雪本想乘此机会,一口气突破到后期。但不知为何,就是这一线之隔,陈洛雪却是感到有些无力。几次尝试下来,她都是感觉触摸不到突破的契机。这时候的她已经大致明白,自己是遇到了修炼的瓶颈,已经不是硬靠着修炼便能解决了。

    关于修行实际上存在两种,一种是名为出世,也就是正常的吐纳灵气进行修炼。而另一种修行方式,则成为入世,也就是通过游历增长见闻,让自己身心合一。修行界中所谓出世炼气,入世炼心正是这个道理。

    幻灵教位于风元大陆腹地,往北走到尽头,能够隔海眺望净土,往东则是能够到达星辰海,顺着星辰海再往东去,则是可以直接进入大海。从幻灵教往西,则是有着无尽大山,山中多林木鸟兽,最深处则是大量妖兽的聚集地。至于幻灵教往南,则是没有什么比较突出的地理特色。要说有什么的话,无非是海面吹来风让人感觉比较舒服一些吧。

    静极思动,陈洛雪终于辞别了宗门,开始了自己的游历之旅。她本是想要往西去无尽大山走上一遭,但临行之时却是心血来潮,鬼使神差的让她临时变了主意,竟然换了方向朝着大陆南部进发。

    这一路上,陈洛雪见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她发现许多修士,竟也是朝着大陆南部进发。找了人一打听之下,她这才知道大陆南部燃烧群岛出现异象的事情。莫名其妙的,陈洛雪觉得自己的心血来潮似乎与那里有关。她只是微做思考,便决定到那里走上一遭。陈洛雪实际上对寻宝并不怎么热衷,但若是和自己的心血来潮有着关系,那就应该过去看一看了。

    脚踏虚空行走在白云之间,陈洛雪有种飘然若仙的感觉。她伸手拨动着身周的白云,有这一种异样的惬意。这样的放松,让她连续几月修行积攒下的疲劳一下子爆发,若不知她清醒地知道自己是飞在空中,说不定早就已经躺在白云间睡去。

    惬意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几声金铁交鸣的声音和男子的惨叫声,很是讨厌的传入到了她的耳中。眉头微微一皱,陈洛雪下意识的朝下看去。透过云层,她见到数名男修在追着一名女修跑。女修跑得很狼狈,而身后追赶的一众男修似乎是忌惮着什么,竟是不敢追的太过靠前。

    摇了摇头,陈洛雪不打算管这闲事。她在修行界中打拼了十余年,早已经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闲事莫管。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见义勇为锄强扶弱,这是良好的美德不假。但如今这世道,却是变得极为的奇怪。路见不平,最好看情况再拔刀,不然一个不甚就会给自己惹一身麻烦,而事主则是逃之夭夭。见义勇为就更加危险了,一个弄不好就是将自己搭进去,到时候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至于锄强扶弱,那就更危险了。一旦选错了对象,不仅会将自己搭进去,还会连累自己的亲朋好友。

    这些只是外在的原因,实力强大了之后,其实完全可以忽略这些原因。然而真正的原因,还是眼见未必是真相。一群男修追赶着女修,这时候若是选择一方帮助的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帮助那名女修。但实际的情况,那名女修未必是好人。兴许是女修骗了许多人的灵石,这才引起公愤一同追赶。当然,也可能是另一种情况,也有可能是一群人恃强凌弱,来一个老套的强抢民女戏码。

    陈洛雪若想管这闲事,其实很是容易。毕竟对她一名凝气修士而言,下方的一群煅体期修士只是在小打小闹而已。但它每每想到自己在俗世见到过的一幕,便是打消了管闲事的心。

    某一次外出的时候,陈洛雪亲眼目睹了一场骗局。那是在一座酒楼之前,她恰巧从酒楼前经过。一名十几岁的小姑娘和两个同样年纪的女伴,兴高采烈的从酒楼中走出。兴许是对酒楼中的菜肴很是满意,三个人有说有笑的不时回头看。但就在此时,一名白发苍苍的老妪却是直直朝着三人撞去。察觉到有人想着自己撞过来,小姑娘慌张了一下,急忙拉着自己的两个同伴让路。但不知怎么的,这老妪似乎是认定了小姑娘任她如何的躲闪,还是被撞到了。

    接下来的一幕,就让陈洛雪心寒了。就在老妪撞到小姑娘的那一刻,周围行人之中突然窜出来三名青壮的大汉。他们不顾其他,直接推开小姑娘和她的同伴,对着地上的老妪就是一阵痛呼。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场就愣

    在了那里。而这时其中的一名汉子却是猛地回头,恶狠狠的瞪向了小姑娘,大声吼着。

    “看你将俺娘撞成了什么样子!必须要给个说法!”

    小姑娘被这汉子的凶恶态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而另外一名汉子抓住这个机会,猛地上前一步。

    “怎么?将人撞成这样就想逃?你们三个,一个都别想走!”

    说着,这汉子直接绕到了三人身后将他们的后路堵住。

    三个小姑娘被这两人吓住了,纷纷用惊恐的目光对视着彼此。一时间,他们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爱凑热闹一直是人类的劣根性,不过是几句话之间,里三圈外三圈的人便是将他们包围其中。见到两名汉子堵住了三个小姑娘,又见到一人还在地上不停的哭诉。这些人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于是各种议论之声立马传了出来。有人朝着三个小姑娘指指点点,有人则是不分青红皂白的破口便骂,更是有看不过眼的人直接责问三个小姑娘。然而实际上是什么情况,他们从没有问上一句。

    三个小姑娘极力想要说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周围的人群根本不给他们机会。眼见为实,他们亲眼看到的一幕怎么会是假的。各种议论声责骂声,直接将三个小姑娘的辩解声彻底淹没。辩解什么?不用辩解的?他们眼里看见的就是对的。解释什么?不用解释的。解释就是掩饰,他们眼里看见的就是对着。的眼睛可是雪亮的,揉不得半点沙子。若是有人说他们眼睛看的不对,那是不行的!

    终于,三个小姑娘顶不住这样的压力了。撞人的小姑娘率先哭了出来,她的两个同伴也是随即哭了起来。但这有用吗?什么用都没有!看客的信念是无敌的,他们认为你错了就是错了,即便你没有错也是错的。众口铄金,三人为虎!哭泣本应该是弱者的行为,更多时候会得到大家的同情。而此时的看客们,却是变得铁石心肠,变得陌生。他们认准了自己的道理,就是三个小姑娘的不对。

    最后,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一名德高望重的老者拄着拐杖从人群外边走来,沿途围观看客都是下意识的给他让路。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幕,老者顿时气得须发皆张。将拐杖重重的在地上一砸,老者直接走向了三名正在哭泣的小姑娘。

    三个小姑娘心中委屈,极力想要对着眼前的老者倾诉一番。可是还没待他们开口,老者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摇头叹息一声。下一刻,这老者仿佛恢复青春一般,飞快的举起巴掌,朝着撞人的小姑娘脸上打去。

    啪的一声,现场顿时安静下来。小姑娘被打懵了,捂着脸颊久久不敢相信。她的两名同伴,同样是如此。而就在这时,人群之中不知谁的叫好声却是打破了安静。接着,各种对老者的称赞之声纷至沓来。

    目睹这一切的陈洛雪很想告诉人们真相,但她想了一想之后却是没有出手。她看得出来,如今这些人全是陷入了一种癫狂状态,除了他们自己看到的道理,根本听不进去别人的道理。这些人根本就是在我行我素,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只不过在某种情绪的影响下,他们默契般的想法一致而已。若是她选择此时站出来说出真相,反而会事则其反。

    直到最后,三个小姑娘被逼迫着交出了身上所有的金银作为赔偿。看热闹的人这才满意的离去了一批,而更多的人则是讥笑着看着三名小姑娘哭着离去。所有人都有着一种成就感,一种匡扶正义扫灭邪恶的成就感。但这些人却是从没有怀疑,他们认为的正义是否是对的,他们认为的邪恶是否是错的。那眼中看到的黑是否是黑,看到的白又是否是真的白。若非是陈洛雪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就连她凭着眼睛也是分不清楚。

    陈洛雪毕竟是修士,她在神识之中见到那老妪身体并无事。一切的一切,不过只是一场骗局而已。小姑娘哭泣离去的背影,让陈洛雪心中有些难受。而更让她心中难受的,是随后见到的一幕。就在一群正义的看客纷纷散去的时候,三名汉子也是背着老妪离去。就在老妪离去的那一刻,陈洛雪亲眼见到她眯起眼睛笑了出来。那笑容之中,透露出了一股计谋得逞的欢快。

    陈洛雪最后并没有插手这件事,她没有去安慰小姑娘们,也没有去惩罚那些设局的人。因为这样的事情,她实在是管不过来。也许在其他的地方,这样的一幕也在上演着,甚至更甚之也未必可知。管这样的事情,就是在与多数人作对。不管最后你是否能够揭露真相,得罪大多数人是板上钉钉的事。看客们要满足他们的正义需求,你跳出来拆散了他们的戏台,这怎么可以呢。

    每每想到这件事,陈洛雪都是要想到王小安与唐晓天两个人,若是他们的话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插手这件事。而她则是不会理会这些了,因为世道变了,灵气复苏之后变得。这世道向着一个令她陌生的方向变着,变得让她觉得有些心惊。凭借着几个人的努力,是难以扭转这种大势的。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将所有精力投在修炼上实力强大之后去寻找根源,从根本上彻底解决这种问题。

    人道是修行界充满危险,如今这俗世间也不再美好。尔虞我诈替换了信任,勾心斗角泯灭了良知。那曾经的淳朴,正在被一种令人陌生恐怖的东西逐渐替代。近年来俗世间有句话叫做好人变少了,坏人变老了。这句话听起来有些古怪,但却是极为应景的。好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而坏人则是苟活了下来。在好人快死绝的情况下,他们终于安耐不住开始出来为非作歹了。

    抛开心中有些杂乱的想法,陈洛雪就想加快速度离开。所谓眼不见为净,正是这个道理。就在她想要快速离去的时候,却是不经意的瞥见下方那女修使出了一个招式。

    “人剑合一!没想到这少女如此修为,竟是掌握了这等招式。”

    见到少女的招式,陈洛雪不由的赞叹了一声。但下一刻,她那好看的双眉便是皱了起来。

    “这人剑合一有点不一样,像是像是九华书院的手段!”

    心中如此想着,陈洛雪身形不由的一顿。然后她仔细打量着下方的战局,着重观察起来那女修的手段。

    只见那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一柄长剑在她手中熠熠生辉。由于被追的急了,少女趁着身后之人不备,直接施展出了人剑合一。只是眨眼间,一柄闪烁着流光的长剑便将那人直接洞穿胸口。长剑余势不减,向着第二个人冲去。只是这人似乎有了防备,竟是身形一转将长剑荡向了一旁。

    少女见一击不中,立即转换了思维。她拼着灵力消耗,并没有解除人剑合一的状态,直接调转方向朝着继续逃离。

    陈洛雪从上方看得清楚,此时的少女可谓是逃无可逃。这少女不知是得罪了城池中的哪个势力,竟是出动了数十名煅体期修士来追赶。

    少女的速度倒是不慢,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便将后边的人甩开。但当她通过一片树林的时候,却是有十余名煅体期修士杀将出来。一见如此情况,少女身剑合一的速度顿时快了几分。她想凭借着身剑合一的速度与威力,直接闯过这些人的包围。

    似乎是知道了少女人剑合一的厉害,这十余名修士竟是没有单打独斗,而是瞬间排练起了一个阵势。少女猝不及防,直接与这十余名修士碰到了一起。只是刹那之间,长剑便如撞到了铁板一般,直接远远的崩飞。飞行途中,少女的人剑合一终于被破。狼狈的从空中跌落,一口鲜血更是直接从口中喷出。但任是如此,少女手中的长剑却是没有松手。

    呼啦一声,一众人迅速将少女包围了起来。就连被他甩开的修士,也是在这个时候追了上来,加入到了包围圈之中。

    “哈哈哈!终于抓到你了!跑啊,怎么不跑了?身剑合一不是速度很快嘛,不是威力很强嘛,怎么不跑了?”

    见少女陷入到包围圈中,立即便是有人大声的奚落起她。

    “小娘皮!一路上杀了我们七八个兄弟,这次非要让你偿命不可!”

    包围圈中有人愤怒开口,听其语气已经吃定了少女。

    “偿命?真是愚蠢!我们还等着少爷尝完,为我们造人呢”

    “嘿嘿!好主意!”

    “哈哈哈!”

    有怎样的话语,就与怎样的内心,这和相貌并没有关系,因为世间有人面兽心这一说法。说出这些污言秽语的几人,相貌倒真的不算丑,用人面兽心来形容他们很是贴切。

    包围圈中的少女很是安静,她将周遭人的神态全看在眼中。突然有那么一刻,她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头顶竟是凭空飞出几只透明蝴蝶。这几只透明蝴蝶刚一出现时显得很是柔弱,几乎一阵风就能将他们吹散。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他们的飞行速度便是加快。眨眼间,三只透明蝴蝶突兀消失在少女头顶。再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一名青年眼前了。

    随着透明蝴蝶撞到青年脸上消失不见,他一声闷哼便是传了出来。与此同时,两道鲜血从青年鼻孔流出。少女抓住这个机会,直接从青年身边穿过。那青年竟呆愣愣的站在那,没有丝毫的反应。直到少女闯出了包围圈,这青年这才恍若梦醒般的回过神来。

    “这是身剑合一,神识攻击,还是九华书院的修士,这些好熟悉啊!”

    回忆着刚刚的一切,空中的陈洛雪不由的轻笑。

    看着下方向着远处逃离的少女,陈洛雪笑了出来。今天这闲事,她觉得自己应该管上一管。随即她眼中灵光闪动,无数手掌大的透明飞剑出现在身周。轻轻一指,那些飞剑便各自飞向下方一名修士。毫无例外的,每一个和飞剑接触的修士都是直接昏了过去。

    与此同时少女似有所觉,下意识的看向后方。这一看之下,正巧见到最后一柄透明飞剑将最后一人弄晕。她停住了脚步,有些不确定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是神念剑?不是说没几个人会吗?”

    少女声音虽小,但陈洛雪却听得真切。听到神念剑这三个字的时候,她已经身形一闪来到了少女的身后。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