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吾儿皆是大魔王〕〔闪婚蜜爱:总裁独〕〔从火影开始卖罐子〕〔洪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我真是实习医生〕〔万界圆梦师〕〔越界招惹〕〔当医生开了外挂〕〔变成血族是什么体〕〔挂机死神就能变强〕〔穿越后加错点怎么〕〔上门狂婿(又名:〕〔暴君的团宠皇后又〕〔盛灿〕〔磨了10年剑的我终〕〔老板对不起〕〔三生三世蚌中珠〕〔从今开始当玩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零三章 搜魂明真情,暗影突来袭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熊熊燃烧的火焰照亮了夜空,只是那照亮夜空的光芒有些古怪。那光芒呈现出一种淡蓝色,和海底封印边缘火焰同样的淡蓝色。冥冥之中,一种玄奥的联系出现还海天之间。

    刹那决定生死,这句话用在修行界一点也不为过。石室中的四个人虽是有些接受不了封印被毁,但呆愣了片刻之后还是迅速的反应过来。察觉到许成林和陈洛雪的离去,最先开口的黑衣修士想也没有多想,直接一个闪身追了出去。而剩余的三个人反应则是慢了一点,他们这时候才刚刚转过身来。

    看着身后空空如也,剩余黑衣修士眼角跳了跳。他怒吼一声,便想招呼上仅剩的两名同伴。

    “追!”

    这一个字喊的声音很大,声音大到在石室中产生了回音。但也就是喊出这一句话的功夫,便是决定了生死。

    一个追字似是点燃了hu0ya0一般,刚刚还只是有裂痕的封印似是被这声音震动,竟是一瞬间四分五裂。大蓬大蓬的淡蓝色火焰如同泉涌般喷出,三个人只听到身后一声巨响,接着便感到温度升高了许多。再之后,他们便没有了感觉。在眼前涌现一片淡蓝之后,这三个家伙便消失在世间。若是有人目睹这一幕,定会发现三个人是被汹涌的淡蓝色火焰直接吞噬焚烧。

    此时此刻,许成林和陈洛雪已经来到了青色灵光之前。两个人没有丝毫耽搁,直接穿过了灵光。光芒一闪之间,许成林直接施展出了水遁术带着陈洛雪往海面赶去。追在二人后边的黑衣修士,稍稍落后两个人。他感到身后的温度在急剧增加,下意识的偏了一下头。这一看之下倒好,差点将他吓得亡魂直冒。淡蓝色火焰挤满了通道,向着他直接追来。

    兴许是危机临深潜能爆发,这黑衣修士在此刻竟是爆发出了往日没有的速度。他身形毫无停滞,直接穿过了青色灵光。身上灵光一闪之间,这黑衣修士也是施展出了水遁术。看那遁走的速度,竟是丝毫不比许成林慢。

    淡蓝色火焰瞬间来到青色灵光之前,这火焰似是知道灵光对面就是海水一般。汹涌的势头拟人化的在青色灵光之前停了一下,但架不住后续的火焰还在涌出。火焰停顿了不足一息的时间后,整座珊瑚小山突然微微震动了起来。

    下一刻,一股澎湃的力量猛然暴发。珊瑚小山刹那间四分五裂,大大小小的珊瑚碎片飞射向四周,一串串细小的气泡被带向远处。海底之中扬起大片泥沙,无数浑浊的气泡向着四面八方迸射开来。不过几息时间,海底方圆百丈范围内便模糊一片。

    最先逃离的陈洛雪和许成林跑的比较远,故而只是感觉身后海水翻涌的厉害。而落后一段距离的黑衣修士则是有些惨了,他被汹涌的海水卷着直接甩向上方。或许这就叫大难不死吧,黑衣修士被海水这一甩,竟然让他遁行的速度快了许多。几个呼吸之间,他便是追到了许成林和陈洛雪的遁光之后。

    “找死不是?这是对自己有多自信,竟是一个人敢追我们两个人?”

    察觉到身后有人追来,陈洛雪和许成林的思维同步的可怕,脑海之中同时出现的便是这个念头。

    与许成林的想法不同,黑衣修士则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心中念头急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想法,一瞬间便跳出了脑海。但当他见到前方的遁光之时,刚刚那番想法便烟消云散了。这时候的他脑海只有着一个想法,若是用一句话来形容他的心情,相信这句话会是这样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呸!娘希匹!”

    三个人想法各异,都没有时间仔细观察海底与海面的情况。若是他们稍稍留心便会见到,此时幽深的海底正有着一蓬淡蓝色火焰蓬勃燃烧。而海面之上,硕大的淡蓝色火球有如日落一般,向着海面缓缓沉去。

    淡蓝色的火球下降到距离海面百丈左右,突然似是受到什么召唤一般。圆球的形状像是被人捏扁一般,竟是变成了一根面条。或者说那不能说是像面条,而是化作了一道飞流直下的火光。

    九天银河落凡间,天炎流火坠沧海。只是几个呼吸之间,燃烧群岛上空的淡蓝色火球,便是化作火光坠入海中消失不见。

    许成林和陈洛雪身化遁光继续前行,越是往上周围的光线越是明朗。这本事很正常的情况,但换做这个时间却是有些古怪了。

    明明此时是在黑夜,即便是海面也不应该如此明亮才对。出现这样的情况,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脑海中想法一闪而过,许成林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发慌。情不自禁的,他遁行的速度又是加快了几分。两个人与黑衣修士之间的距离,也因为他的加速而拉开了一些。不再多想,许成林认准上方继续遁行。

    只是他刚刚加速了几个呼吸之间,心中那种惊慌的感觉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浓了。他隐隐有种感觉,若是自己再这个速度行进下去,或者再加快速度,自己必定会遭遇横祸。这种心血来潮许成林已经经历过许多次了,每一次都是给他提前示了警。他相信这一次,也应该不会错才对。

    遁行的速度才刚微微放缓,许成林便见到上空一道光芒急速坠下。沿途的海水被其照耀的通透,一股璀璨的淡蓝色蔓延在海水中。一些没躲开的海生物被这光芒笼罩之后,则是瞬间化为无形。随着光芒下坠的离着自己越来越近,许成林感到周围的海水仿佛都要被烧开了一般。

    “嘶!”

    倒吸了一口凉气,许成林觉得自己是认出了这是什么东西。这根本不是什么急速坠落的光芒,而是一道淡蓝色火焰不知从哪坠向海底。

    “躲!闪!让路!”

    一瞬间,许成林脑海中便是闪过了这四个字。他没有任何耽搁,一口气横向着就是遁出去里许有余。

    跟在许成林他们身后的黑衣修士也不傻,同样见到的坠落的火光。对于这淡蓝色火焰,他可是要比许成林更加了解的。见到火光的一刹那,这家伙就开始横向逃跑了。而且他跑的时间,还要早于许成林二人。

    嗖的一下,坠落的火光似是认准了方向,朝着刚刚珊瑚小山所在地方而去。此时惊险躲过火光的三个人都是不由得停下遁行,看了一眼火光坠落的位置。这一眼之下,却是让几人都是有些迷惑了。

    坠落的火光与海底的火焰好像是同源而生,他们相遇之后便彼此交融。原来蓬勃的火焰并未继续旺盛,反而缓缓缩小,最后化作了一朵巴掌大小的淡蓝色火苗。这火苗极有灵性,似是在庆贺自己重生一般。在海水中欢快的舞动了几下之后,突然往地上一落瞬间消失不见了。

    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诡谲变换,淡蓝色的火焰就这样在他们眼前消失了。没了,消失的莫名其妙。

    本来平静的海底被这莫名其妙的一搅和,现在成了一个大染缸。浑浊的泥沙上涌,细碎的气泡四散,其中还夹杂着海底生物的残肢的断臂。这情景落在人眼中,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扫了一眼还在自己下方的黑衣修士遁光,许成林眼中一转悄悄的掩藏住遁光快速前行。如今他和陈洛雪是两个人,而黑衣修士只是一个人。正是痛打落水狗之时,这个机会岂可错过?天授之不取,是为罪也!

    黑衣修士察觉到两个人消失不见,心中没来由的一惊。他急忙观察左右上下,发现并没有两个人的身影。又是原地警惕了几个呼吸,发现周围没有什么异样,这才缓缓向着海面上升。

    一道灵光嗖的一声破水而出,光芒一闪之间露出了黑衣修士的身形。他看了看脚下的画面,摇头叹了一口气。

    “真是倒了大霉了!封印竟然被毁了,三个同伴也是殒命,要追的人也跑了,这让我如何与上边交代!”

    一声叹息道不尽心中的苦闷,黑衣修士见到远处开始有修士聚集过来,便有了离去的打算。

    正在这个当口,却是在水下飞出一道剑气。黑衣修士猝不及防,被这道剑气直接刺穿了黑肩膀。

    黑衣修士一个趔趄,身形情不自禁的朝着一侧偏去。他极力的稳住身形,警惕的看向海面,想要找出那道剑气的来源。但在此时,一声轻笑却是在他上方传来。

    “呵!交代不了那就别交代了!待我知晓了一切,你就可以在下边等着他团聚了!”

    闻听此言,黑衣修士下意识的抬头。这一抬头可不好,便是落入了许成林的陷阱。黑衣修士迎面见到的,是许成林那闪动灵光的双眼。神念剑早已蓄势待发,等待着黑衣修士的自投罗网。

    早在许成林带着陈洛雪突然消失的时候,他已经在脑海中有了计划。两个人先是借助水遁术掩藏在海水中,在偷袭了黑衣修士后,二人又是借着黑衣修士惊慌之际,从另一边出了海面来到了黑衣修士上空。而许成林则是在此过程施展了神念剑,等着黑衣修士主动与他对视。

    原本的计划根本没有这样复杂,许成林只是想伏杀了黑有修士罢了。但当他听到了黑有修士的话后,这才瞬间变了计划。

    眼中灵光流转,徐成立借助神念剑的神识压制,直接将自己的神识探入了黑衣修士的脑海。一些混乱的信息与画面,瞬间顺着许成林的神识传入他的脑海。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他的脑门便是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原来如此!这封印在这燃烧群岛共有六个,每一处都有凝气修士把守。月圆之夜?他们在谋划什么?诶?他们不是为了控制火凤,而是为了其他原因。这黑衣跃凡修士又是谁,所有人好像都听从他的调遣。堂主?什么堂主?不好!”

    刚刚还在自言自语的许成林,说到最后却是急忙一掌将黑衣修士拍飞。与此同时,倒飞的黑衣修士突然口鼻流血,身上红光涌动。

    “不好!是自爆!”

    瞧见黑衣修士如此反应,一旁的陈洛雪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见她素手一抬,五行环直接从其手腕飞出。间不容发之际,五行环光芒一闪一化为五。五种代表五行光芒的圆环,一个接一个的套在两个人的身上。五层代表五行之色的光罩,瞬间将二人笼罩在内。与此同时,轰的一声黑衣修士爆炸开来。爆炸的

    余威将海面冲击出了一个巨大的水洞,而许成林和陈洛雪二人则被这爆炸的威力推出去了老远。

    海水失去了挤压力,刚刚还存在的水洞眨眼之间便重归于无。一朵海浪,在海水的相撞之下掀起两丈有余。远处的五色灵光虽然没有破碎,但其上却是流转连连。显然这五色光罩,也是受到了极大地冲击。

    光芒一层一层的破碎,重新化作了五行环飞回陈洛雪的手腕。看着一旁微微有些气喘的许成林,陈洛雪小声的问了一句。

    “怎么样有没有事?”

    抹了一把头上细密的汗水,许成林笑着摆了摆手。

    “没什么事,只是查探一个凝气修士的脑海,让我感到有些吃力罢了。不过这暗影宗还真是狠,竟是在自己人的脑海动了手脚。只要一涉及某些隐秘,那人的脑海便会崩溃,神识就此爆炸!辛亏我反应的快,这才安全的将自己的神识退了出来。”

    说到这里,许成林缓缓吐出一口气。他刚刚经历了一番惊险,如今正是有种化险为夷的轻松之感。

    “走!我们去蓝玉宗的驻地看看!”

    许成林没有留意到天空的异象变动,但黑衣修士闹出如此大动静后,他便决定不再此地久留。

    只是他刚刚说出这句话,便是被陈洛雪直接否定了。

    “不能回去!快走!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说完这句话,陈洛雪便是朝着看了看方向,朝着幻灵教驻地所在的岛屿飞去。陈洛雪的话许成林自是没有怀疑,他楞了一下之后急忙也是追了上去。

    虽是不怀疑陈洛雪,但许成林却是奇怪她为何会做出这个决定。于是他也没有客气,直接将自己的疑问问了出来。

    陈洛雪瞥了许成林一眼,那眼神仿佛在看白痴一般。见许成林还是一副迷惑的样子,陈洛雪瞥了后方一眼。

    “你先看看身后再说!”

    闻听此言,许成林直接将神识向着后方探查而去。这一见之下,顿时让他打了个冷颤。

    “他娘的!怎么就不知道暗影宗来了这么多的人!”

    此时许成林的神识中,正巧见到了这样的一幕。五道阴影从远处,朝着他们所在方向赶来。那五道阴影十分浅淡,遁入阴影之中根本难以察觉。若不是这些人在经过梧桐林时引起了树林响动,许成林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

    “大意了!竟然没有用神识探路!”

    转过头来,许成林不好意的对着陈洛雪笑了笑。

    瞄了后方一眼,陈洛雪却是摇了摇头。

    “五个凝气初期而已!若是换在别处,相信以你的修为根本不怕他们。用不用神识探路都无所谓,反正迟早会发现他们。不过你的选择也没有错,没有用神识探路也有道理。万一一个不小心,用神识惊扰了跃凡修士就得不偿失了。”

    许成林点了点头,便不再多言。他如今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但此时并不是他和陈洛雪交谈的时候。两个人如今还是在跑路之中,容不得他们分心他顾。身后的五个凝气初期的暗影宗修士,两个人虽然没有放在眼中。但谁又知道,他们身后没有藏着别的人。况且两个人的相貌被他们看到,也是有些不妥的。

    二人虽是可以改变容貌和气息,但看到他们这番样貌的人不在少数。一旦被暗影宗的修士见到了相貌,少不得便是一场战斗。若是将五个人留下那还好,一旦放跑了一个就是个麻烦事。暗影宗可不是什么守道义的宗门,随便编个半真半假的理由来栽赃二人,到时候就解释不清了。

    刺客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这暗影宗更是将这一信条记在了骨子里面。和暗影宗打交道的次数多了,许成林可是知道这些家伙的难缠了。刚刚那名黑衣修士,若不是靠着偷袭根本很难抓住。若是这些黑衣老鼠一心想逃,许成林根本就没有把握留下他们。他和陈洛雪看不上后边的五人,是看不起他们的战力,而非是看不起他们逃跑刺杀的本事。陈许二人正面击溃五个暗影宗修士容易,但要将他们全部留下,却是极为困难的。

    遥遥的看着两道人影飞向幻灵教驻地所在的岛屿,五个暗影宗修士并没有选择追过去。他们只是脸色阴沉的盯着二人的背影,心中满是愤懑罢了。他们暗影宗擅长刺杀,擅长逃遁也擅长追踪,但奈何两个人就是这样明目张胆的飞在空中。而且他们在此地没留下气息,飞的速度也要比他们快,这让他们如何追踪?难道追在后边喊一声道友留步不成?

    五个人就这样在海边沉默了片刻,他们既是在郁闷追不到人,也是在考虑现在是否去海底一探究竟。海底的情况,因为知情人只剩下了许成林和陈洛雪,故而现在还没人得知下方的具体情况。

    但不过片刻,这五人对视一眼便化作阴影离开了此处。原因无他,只因为异象变动引来了许多修士前来查看。出于这个原因,他们这才离去。暗影宗虽然被世人所知,但作为扰乱净土的元凶之一,他们还是见不得光明的。也是,本就是行走在黑暗之中,怎能被众人围观?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