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求娶名媛娇妻〕〔吾儿皆是大魔王〕〔闪婚蜜爱:总裁独〕〔从火影开始卖罐子〕〔洪主〕〔法爷永远是你大爷〕〔我真是实习医生〕〔万界圆梦师〕〔越界招惹〕〔当医生开了外挂〕〔变成血族是什么体〕〔挂机死神就能变强〕〔穿越后加错点怎么〕〔上门狂婿(又名:〕〔暴君的团宠皇后又〕〔盛灿〕〔磨了10年剑的我终〕〔老板对不起〕〔三生三世蚌中珠〕〔从今开始当玩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一十四章 约定已开始,启程遇阻碍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半个月之后,陈洛雪闭关之处的房门打开了。陈洛雪本该是一张温和俊俏的脸上,此时却是挂着几分愤怒。原因无他,只因为此时她手中捏着一张传讯符。正是因为传讯符中的内容,才让她本该愉悦的心情变得阴云密布。

    “真是欺人太甚!”

    愤怒的说了一声,陈洛雪手中金蓝色火光一闪,直接将传讯符烧得一干二净。看了看方向,陈洛雪向着许成林的住处走去。

    没过一会儿,她便是来到了许成林和林芝茹的住处。隔着还有一段距离,陈洛雪便是发现有人在躲起来监视着两个人的住处。陈洛雪见到监视之人和传讯符中描述的不同,不再是一胖一瘦两名修士。她微做思考便是明白了怎么回事,无非是害怕两个人待得时间长了,被屋中之人发现生疑。

    负责监视许成林住处的两名男修,一人麻杆身材头发稀少,而另一人则是满头长发身材短小。陈洛雪见并不认识这二人,于是也是知道这两人在宗门没有什么地位。宗门中但凡是有些身份地位的凝气修士,她都是有着印象的。说起来之所以会如此,还和各大宗门召集凝气修士归宗有关。若不是因为此事,她实际上认识的凝气修士也不会很多。

    两个人能够走到一起,或许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但走到一起的前提,必定会有双方相近的地方。否则即便是强行在一起,也会因为后续的某些事情分崩离析。俗语有云强扭的瓜不甜,正是这个道理。

    许成林和陈洛雪能够走到一起,有惺惺相惜的原因,也有两小无猜的原因,而更多的是他们两个性情相近。他们两个都是那种性格淡然,嫉恶如仇的人。只不过略有区别的是,他们在这共同性格之上有了各自的延伸。

    淡然,淡泊名利,内心豁达。颜多指一种追求精神享受,避离世俗物欲的心态。而在这世上,如何能够避离世俗物欲。即便是作为修行者,也是无法避开的。说的有些远了,这两个人实际上都有一个不算太坏的毛病,那便是他们两个的朋友不多。相比起许成林,陈洛雪还要比他的情况要好上一些。

    双眼微眯,陈洛雪直接放出神识。她毫不客气的直接用神识攻击了麻杆修士和长发修士,让两个人原地闷哼了一声。

    “回去告诉你们背后之人,今日的事我记下了。”

    在二人脑海中留下这一句话,陈洛雪便不再理会两个人。留下了一个冷漠的背影,陈洛雪迈步走向一间木屋。

    轻轻叩响屋门,陈洛雪等了许久都不见有人来开门。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又是扣了几下房门。见还是无人应答,她便是开口喊门了。

    “是我!开一下门!”

    陈洛雪的这句话还是很管用的,木屋的门轻轻打开了。之h0u&039;:n后的人,却是让她有些意外。本该想见到的人没有见到,见到的却是一个不应该出现在屋中的人。怎么说呢,也不是不应该。比较贴切的说法,应该是这不应该出现在这间木屋的人。

    上下看了一眼林芝茹,陈洛雪并没有进屋。只是往屋中瞥了一眼,陈洛雪便是问了一句。

    “你许大哥去哪了?”

    陈洛雪的声音有些冷,林芝茹听了觉得有些发寒。莫名其妙的,一种名为心虚的情绪,萦绕在她的心中。

    “许大哥为防有人经常打扰我,故而将他的木屋让给了我。而他前些日子,说是要参悟功法来着。故而这些日子他一直在隔壁的木屋,并没有外出。”

    陈洛雪只是问了一下许成林的去向,而林芝茹却是简单的将她在许成林木屋中的原因说了一下,随后才交代了许成林的去向。这一举动让陈洛雪感到有些好笑,情不自禁的她脸上的冰寒化开。笑容有如雪莲花开一般,绽放在林芝茹的面前。

    “莫要误会,我生气倒不是因为你。”

    陈洛雪只是说了这一句话,但林芝茹已经明白了她未说的话。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林芝茹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刚刚陈洛雪的样子,像极了世俗间妇人吃醋的样子。

    笑着摇了摇头,陈洛雪便不再理会林芝茹。她转身朝着许成林所在的木屋,缓缓走了过去。林芝茹一见如此,立即冲回木屋之中。一阵叮叮咣咣的声音响起,林芝茹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便追上了陈洛雪。

    “你这是?”

    见到林芝茹进屋匆忙的捣鼓了一阵,随后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出来,陈洛雪不禁就是有些好奇。

    “嘿嘿!”

    林芝茹并没有回答她,只是站在原地傻笑了一下。

    陈洛雪见她不欲回答,也没有为难她。轻轻摇了摇头,便是伸手去叩许成林的房门。

    她这手刚刚抬起,哪知房门就在此时打开了。陈洛雪轻轻抬头,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张熟悉的面容。那张并不算英俊的脸庞,那时常挂着的笑容,是让她这样的熟悉。她张了张口,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什么。

    似乎早知道陈洛雪会来,早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过来。许成林此时站在门内,就仿佛是等待丈夫回归的妻子一般。

    最终,率先开口的还是许成林。

    “来了!”

    陈洛雪笑着点了点头,轻声回了一句。

    “嗯!”

    一句来了,回了一句嗯。只是三个字,便是包含了一切。不用千言万语,也不用缀缀的解释。懂得人自然懂,不懂的人也不需要懂。

    “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看着陈洛雪嘴角的微笑,许成林顺势问出了这句话。

    “想要去哪里?”

    陈洛雪毫不意外许成林的问话,反而顺势征求起了对方的意见。

    许成林没有迟疑,笑着又是问了一句。

    “记得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约定吗?”

    陈洛雪轻轻点着头,想了想之后便是说道。

    “我们不是已经凑到了一起了嘛,知道大家都平安过得很好这就够了。”

    许成林摇了摇头,却是说道。

    “不一样的!先前我们的相遇,是因为世间大势阴差阳错的相聚。我对你许下的约定,乃是凭着我们的实力,让大家一一聚在一起。”

    陈洛雪懂了许成林的意思,这是在邀她一起云游天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走走。许成林话中的意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陈洛雪点了点头,笑着答应了下来。许成林同样一笑,轻轻的将自己的手什么出来。陈洛雪也没有扭捏,同样是伸出了手。只不过这手伸到了半空,却是停顿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林芝茹,陈洛雪促狭的问了一句。

    “那她你怎么安排?”

    许成林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林芝茹。看他那模样,似乎这时候才想起林芝茹这个人一般。

    “这丫头直接用传送阵将她送到北沧大陆就好了!幻灵教的传送阵,我就不打算借用了。弄不好就是一个麻烦,弄好了就是一个人情。相比起来幻灵教,我更喜欢用风元大陆散修联盟的传送阵,毕竟真金白银的交易还是让人放心的。”

    陈洛雪闻听此言,笑着问了一句。

    “你这意思是不想和幻灵教产生太多的纠葛,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许成林也没有避讳这个问题,重重的点了点头。

    “有人让我们难过,难道还不许以后我们找他们麻烦,这是哪里的道理?”

    陈洛雪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而一旁一直旁观的林芝茹,此时却是满脑子的疑问。两人的对话她每一句都能听得明白,但放到一起便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她以前觉得一切尽在不言中,这是很难做到的。而今天,她却是明明白白的看到了所谓的一切尽在不言中。只是几个问题之间,二人似乎就是达成了什么约定。而且自己的去处,竟也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至于许成林最后的一句话,她却是明白其中的意思。林芝茹本以为许成林会将此事揭过,但没想到他竟是意图来日报复。报复两个有跃凡修士的家族,他一个凝气修士如何做到。即便加上陈洛雪,那也才两个凝气修士,他们两个要如何做的到。

    正当她疑问之际,许成林的下一句话便是揭晓了答案。

    “从北走到南,我们实力有了长足的进步。如今我们要划一个圈,这一圈走下来,估计我们已经能够与他们比肩了。况且到时候回来的,不见得只是我们两个。这世界如此精彩,我相信大家也想到处走走看看吧。”

    陈洛雪点了点头,随即她抬头看向空中,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脸上开心的笑了起来。

    林芝茹一开始还不明白许成林说的从北走到南是什么意思,至于所谓的划一个圈就更不明白了。但她没来由的想起了许成林给她讲的一些经历,便会突然明白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了。是了,从南走到北,说的便是他们从北沧大陆,一路去往南斗星洲的事情。而所谓的划一个圈,则应该是将几个大陆踏足一遍吧。

    林芝茹觉得自己应该想的没错,但其中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却是让她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了疑问,她便是情不自禁问了出来。

    “凝气期突破到跃凡期,我听说要有特定的功法。但每个宗门,都是对跃凡期的功法把控严密。不知道这跃凡期的功法,该怎么获得?”

    两个详谈甚欢的人听到林芝茹问出这个问题,都是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她。

    可能是觉得打扰了两人的谈话,可能是觉得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林芝茹缩了缩脖子,竟是露出一副害怕的样子。

    许成林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别装作一副受伤小狗的模样,你问的没有错。若是换了别人,兴许还真被这事情难住。但我们这些参与过净土战斗的凝气修士,大概每个人都有了适合自己的跃凡期功法了吧。”

    许成林一边说着,手中便是灵光一闪出现了一枚古朴的玉简。他将玉简晃了晃,又是收了起来。

    “跃凡期的功法,在宗门中可以获得,当然还有其他途径来获得。比如说探索秘境,比如说是机缘巧合得到传承,再比如说sha&039;re:n夺宝等等。”

    林芝茹仔细听着许成林的话,但其实她心中却是已经有些骇然。她已经够高看两个人了,但没想到他们早已开始做着突破跃凡的准备了。似乎在他们的认知中,突破跃凡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林芝茹不知道凝气期如何突破到跃凡期,什么对于煅体期突破到凝气期也是一知半解。但她却是明明白白的知道,修行界之中锻体修士为基石,凝气修士为栋梁,至于跃凡修士那只是塔尖而已。由此可以得知,跃凡修士数量是极少的。一个大陆,有上几千名跃凡修士,那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林芝茹心中怎么想的,两个人并不知道,他们也不想知道。此时他们关心的问题,反倒是回到了许成林最开始提出的问题之上。离开幻灵教是肯定的了,只是什么时候离开。

    问题抛给了陈洛雪,许成林在等她的答案。陈洛雪向着许成林的木屋看了一眼,发现屋中很是整洁。又想到林芝茹先前的一番行为,顿时便是笑了出来。

    “你这家伙早已有了安排,现在竟然才想起征求我的意见。我若是要你等我一百年,你也是回答愿意!”

    哪知听了这话,许成林却是笑着摇头。

    “等你别说是一百年,就是一万年也值得。”

    陈洛雪听了这话就是一呆,她从没想过许成林会说出这样的情话。在他看来,许成林顶多会说一句可以等,或者说一句没问题。但说出这样的情话,却是出乎了她的预料。

    “些许日子不见,感觉牛了些变化。变得嗯变得似乎更自然了一些!对!就是自然!”

    陈洛雪思索了一下,才给出许成林这样的评价。

    许成林笑了笑,便是出言解释。

    “以前我们很弱小,做事无不是如履薄冰。而如今,力压当代那是吹牛,但穿行各各大陆却已经没问题。已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为何还放不开?”

    陈洛雪细细一想果真是如此,她长长吸了一口气,又重重的吐了出来。这深呼吸了一次,似是让她丢掉了许多本不该有的包袱。

    “一百年太长,我们只争朝夕!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日便离开。画个圈之后,我们再回来计较。”

    谈话的两个人还没有什么感受,但一直在一旁的林芝茹却是心中大为惊讶。就在许成林解释完原因之后,她觉得陈洛雪似乎也变了。先前陈洛雪给她的感觉,一直是性情有些淡然,不太容易接近。而此时的陈洛雪,却是给她一种落落大方,如同娇艳的梅花一般。对的,对比先前的陈洛雪,林芝茹就感觉前者是雪莲或者是梅花。二者虽然都是高雅,但梅花更容易让人感觉亲近。

    两个人没有理会林芝茹,两只手握在一起便是向着远处走去。知道走出了一段距离,二人这时才想起林芝茹这个人。回头看了一下愣在原地发呆的林芝茹,许成林无奈笑了笑。他伸出另一只手,对着她招了招手。

    “丫头!回魂了!我们走了!”

    林芝茹如梦方醒,这才急忙点头追了上去。三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向着幻灵教之外走去。

    作为一个宗门,实际上并不阻拦修士外出历练的。锻体五层修为之前,不允许外出,那是因为这个时候的修士与凡俗人无异,没有什么自保之力。而跃凡中期的修士不外出,则是因为他们准备突破到后期,外出历练得不到太大的收获,反而会耽误时间。

    而这二者之间的修士,宗门实际上是鼓励外出修炼的。毕竟宗门再怎么强大,有些修炼资源也是不太容易得到的。与其一直在宗门得现场的,不如外出历练自己获得。这样不仅能增加修士的见闻,还能间接刺激修士的上进之心。因为宗门外毕竟不比宗门之中,讲的是绝对的实力。一些不光明的手段,在宗门外很难施展。毕竟有句话说得好,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土鸡瓦狗罢了。

    二女一男走出幻灵教宗门,而且其中一男一女还是旁若无人的牵着手走出。这样的组合,顿时引起了幻灵教守卫山门之人的注意。但他们也只是微微好奇罢了,并没太过于放在心上。毕竟比这更奇怪的组合,他们也是见的多了。

    三个人的离去,让想要暗中针对许成林的白家和赵家一阵错愕。一言不合直接离开,这是哪门子狗屁道理。都是年轻气盛的年纪,你好歹反抗一下斗争一下。这样一走了之,让他们布置的许多后手都成了无用功。这让他们心中难受,有种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人道是好事多磨,走出幻灵教的许成林和陈洛雪并没有感到轻松。三个人刚刚离开幻灵教一段距离,便是感到了有人在远远的吊着他们。当然,有这感觉只是陈洛雪和许成林。林芝茹虽是修炼了一点神识功法,但她还远远达不到二人的境界。

    感觉到身后的情况,许成林摇头叹了一口气。

    “真是够了啊!我这从南走到西,已经遇到了不少了。没想到这刚刚启程,有要和他们遭遇了。莫不是走这一趟,有要和他们来一场斗智斗勇。”

    陈洛雪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不一样了,这次不一样的。先前只是你一个人,这次是我们两个人。或者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身边还会有更多的人。”

    许成林笑了笑,目光不自觉的扫向了后方极远处。

    “也是!世间哪有一帆风顺的事情,总要有些波澜才有意思。若是生活如同一碗白开水,那该是有多无聊。一路走来若只是看风景,总会有烦的时候。有点事情让我们干,到也不乏是调节一下气氛。”

    走在最后的林芝茹没太听明白两个人又是说的什么,但她却是发现两人神情都是十分集中。两个人说着轻松的话,但实际上却都是全身贯注。他们的这种行为,让林芝茹颇为奇怪。她隐隐觉得,似乎以什么危险正在靠近。但两个人的这副模样,又像是在告诉她似乎二人可以解决一般。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