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尘〕〔都市仙尊洛尘〕〔上门女婿叶辰〕〔女权世界修仙记〕〔都市巅峰狂医〕〔沐暖暖慕霆枭〕〔一世巅峰〕〔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婿林炎〕〔林炎柳幕妍〕〔上门女婿林炎〕〔超级女婿林炎〕〔无敌天王归来夏天〕〔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周婉秋〕〔朕又不想当皇帝〕〔影帝偏要住我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二十章 前路遇阻拦,两头一场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唐晓天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和他一起的陈鸢与墨玉却是还没意识过来。先前他们刚刚从唐晓天口中听说了引仙宗,这突然又是听到长生教的名字,一时间当然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但见到唐晓天焦急的模样,两个人的心情也是跟着紧张起来。情不自禁的,他们也是紧跟唐晓天的步伐,准备绕开尸群向着小山村赶去。

    有句话说的好,这世间并不是你家的,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哪有这么容易!

    唐晓天三人动作已经是不慢了,他们腾空而行已经绕开了大半的尸群。但就当他们快要将尸群甩在身后的时候,变故陡生。只见三人下方的尸群迅速聚拢到了一起,一支支血色箭矢从聚在一起的尸群中射向空中。腾空的三人顿时有如空中的飞鸟一般,成为了下方尸群的活靶子。

    三人踏空飞行的速度,受到血色箭矢的影响迅速慢了下来。但就是速度这一放缓,更多的血色箭矢朝着三人飞射而来。这一下,三个人不得不停下前进,纷纷施展法术或是阻挡或是击落这些血色箭矢。

    唐晓天身上还有着陈鸢加持的灵力光罩,故而他下意识的张开双臂,将两名女修护在身后。他本想凭借着灵力光罩挡住攻击,但哪知灵力光罩与血色箭矢刚一接触,便是发出不绝于耳的嗤嗤声音。灵力光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竟是飞快的消失。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灵力光罩之上便是千疮百孔。看其忽明忽暗的样子,仿佛随时就要消失一般。

    一见情况不好,唐晓天急忙出言提醒。

    “不好!这血色箭矢竟可以侵蚀灵力,两位要小心!”

    陈鸢心中一惊,手中的灵笔顿时颤了几下。但随即她稳住心神,灵笔飞快的在虚空轻点。一道道符咒凭空浮现,这些符咒迅速涌向唐晓天。灵力光罩上的破损之处,迅速被这些符咒修补完毕。

    “唐晓道友莫惊,有我在绝对不会让灵力光罩破碎!”

    陈鸢见到灵力光罩稳定下来,不觉的心中自信大升。但她这自信还没来得及显现出来,便见到下方的尸群又是换了招式。

    一瞬间竟是有着十几具行尸,从下方向着他们直飞而来。唐晓天看得清楚,那些尸体并不是自己飞上来的,而是被尸群中的几只力大无穷的尸体抛飞而来的。

    “雕虫小技而已!”

    一声冷喝,墨玉单手一松,长剑已经向着下方直斩而去。剑光闪过,霹雳声起。十几具尸体竟是在这一剑之下尽皆成了碎块。

    “好机会!”

    唐晓天一声高喝,伸手抓住两名女子便是准备离去。但哪知他刚有动作,下方尸群之中血箭再起,直接阻拦住了他们的前进反向。三个人见识到了血箭威力,一个个皆是投鼠忌器不敢向前。

    还没等一波箭雨结束,下方又是有十几具尸体飞上天。一见如此情况,墨玉再次出手。毫无例外的,十几具尸体再次化作碎块落向了下方。这次还没等到唐晓天行动,下方的血色箭雨便再次衔接上了。三个人竟是被血色箭矢,逼得没有动弹地方。

    “可恶!这是要将我们拖在此处!不行我们一定要赶紧破局,山下的山村一定是出事了!”

    唐晓天紧皱眉头,心中的焦急更是浓了几分。他原本想借着在高空看一眼山村的情况,但哪知此时月光血红却是眼中影响了视线。远处的山村只看得模模糊糊,不知道哪里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转过头来,唐晓天的脸色已经阴沉了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手腕一翻之间直接出现一物。只见此物通体银白,整体有如一个镂空的梭型。

    “三哥炼制的鸣音梭,莫要让我失望才行!”

    心中如此想着,唐晓天握紧了手中的鸣音梭。一股股灵力,直接注入到鸣音梭中。轻微的金属颤鸣声,瞬间响起在空中三人的耳中。陈鸢与墨玉不自觉的看行唐晓天,这才见到是他手中的一个梭型法宝发出的声音。

    “墨玉仙子,待会不要理会那些飞上来的尸体。趁着血色箭矢还没有攻击,我挡住那些尸体,咱们赶紧离开!”

    小声的交代一声,唐晓天又是紧了紧手中的鸣音梭。

    墨玉不着痕迹的点了一下头,盘旋在她周围的长剑悄悄的收回到了剑鞘。

    事情果真像先前一样,这血色箭矢持续了不长时间,便是停了下来。只不过就在同时,十几具尸体迅速朝他们飞了过来。

    “走!”

    唐晓天一抖手中的鸣音梭,顿时一层无形的音波将三人包围。三个人没有任何迟疑,便是向着山下山村的方向突围。

    嗖的一声,一具尸体朝着三人砸了过来。但因为无形音波的干扰,这尸体竟是瞬间偏移了方向。见这情况,唐晓天嘴角一翘,心中顿时大赞许成林的炼器手法高明。但他的得意根本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便是被自己的一个发现惊的浑身冷汗。

    在一具尸体从他身边划过的时候,唐晓天见到这尸体浑身筋脉膨胀,更是察觉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在尸体内部疯狂聚集。

    “不对!这些尸体和先前那些不一样!”

    猛然发觉了这个情况,唐晓天抓住两名女修迅速飞向高空。

    轰轰轰!数声爆炸声音响起在三人脚下,三人下意识的低头看去,便见到刚刚三人所在之地炸开了数朵血色烟雾。而更远的地方,则是一具尸体爆炸开来,化作了一大膨血色烟雾。

    唐晓天后背出了一层冷汗,两名女修也都是花容失色。刚刚的爆炸是怎么回事,他们可是看了个满眼。若不是唐晓天抓着他们飞行了高空,任由那几具尸体在他们周围爆炸,到时候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三人虽是没有接触,但都是知道那血色烟雾不是好惹的。不提血色烟雾是尸体爆炸而成,单是那颜色与先前的血色箭矢一般无二,便是知道他们不简单了。

    “好阴险的家伙,差点就被这引仙宗的修士算计了!竟然利用先入为主的思维,想要套路我们。本以为他只是在拖延时间,竟是还打了将我们葬送此地的想法。辛亏察觉到这些尸体不对,这才及时反应过来,若不然我们三个今天真就栽在这里了!”

    满脸忌惮的看着下方,唐晓天不敢再分心想别的事情。此时他已经认识到了下方之人的难缠程度,完全不敢掉以轻心。

    引仙宗的修士,唐晓天不是没有斩杀过。但像今天这个修士,唐晓天却是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被人牵着鼻子走,不知不觉之间便是踏入了对方的陷阱。自己后来虽然反应过来了,但对方似乎也有相应的应对之法。

    “两位仙子,千万不要离开我身边!”

    叮嘱了二人一句,唐晓天松开了鸣音梭,任由其飘到了自己的头顶。

    手中墨箫轻轻横在嘴边,一段急速的曲调瞬间从墨箫之中响起。这声音仿若引起了鸣音梭的共鸣,连带着鸣音梭也是飞快的震动起来。周围的无形音波,似是也受到了影响,竟是激烈的涌动起来。

    就在墨玉和陈鸢好奇接下来会如何的时候,他们却是觉得眼前一花,接着整个人被挪移出去了几十丈。两个人还来不及惊讶,便听到唐晓天吹奏的曲调又是快了几分。这一次两人眼前一花,待反应过来后,发现这一次两人被挪移的距离更加远了。

    一串串急促的曲调回荡在空中,但空中的三道人影却是闪了几下便是到了远处。下方的尸群这时候都是没有了动作,因为控制他们的引仙宗修士竟是愣住了。他根本没有预料到,唐晓天会有如此高明的遁术,带着两个人竟然也可以几个闪身消失不见。

    “好厉害的家伙,攻击不弱,遁术也着实厉害,这样的修士,怎么会跑到这样的地方来?好在他没有和我继续纠缠下去,否则的话估计今日要遭殃!”

    看着唐晓天的身影越闪越远,去向了山下山村的位置,隐藏在暗中的引仙宗修士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先前看似他占了上风,但实际上他差不多已经手段尽出了。若是唐晓天他们再与他纠缠下去,他也只有跑路一途了。若是唐晓天施展刚刚的遁术的话,说不定他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

    一连数次挪移,唐晓天吹奏的曲调终于破了音。三个人身形一顿,皆是踉跄了一下。大喘了几口气,唐晓天这才平复气息。很是明显,像这样的遁术施展起来并不轻松。

    看着脚下了小山村,唐晓天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静,太静了,静的可怕,静的有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夜幕下的山村,唐晓天不是没有见过。安静祥和,这是夜晚山村的共性。但静的可怕的山村,唐晓天却是第一回见到。顾不得多想,唐晓天直接带着二人降落在小山村中。

    血色的月光将周围的一切映照的都是有些模糊,三人按落身形之后便是踩在了地面上。只是不知为何,三人只感觉地面好像格外的松软。下意识的,他们看向自己脚下,竟是发现脚下的大地是漆黑一片。就连他们的鞋上,也是沾染上了许多黑色的液体。

    唐晓天脸色难看的可怕,借着微微泛红的月光,陈鸢与墨玉觉得唐晓天此时有若竟是极为恐怖。而在唐晓天的眼中,两名女修此时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她们脸色白的可怕,一粒粒汗珠正从额头鬓角不停的冒出。

    “是血!满地的鲜血!”

    嘴唇颤抖着,陈鸢终于开口说话了。

    实际上在他们降落在地面的时候,已经大致明白怎么回事了。不说地面早已被浸透,单是那扑鼻的腥气,就已经告诉他们此地发生了什么。只不过他们一时难以接受,不敢相信罢了。

    墨玉抬手弹出一道灵光照亮四周,周围那些模模糊糊的东西在这柔和的光芒之下,一个个显露出了形体。只不过当她看清这些东西的时候,却是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倒在地上的,赫然是一个个村民。鲜血浸透了他们的衣衫,依照这个情况看来,显然已经活不成了。也确实活不成了,墨玉扫了一眼便是发现他们的身体已经僵硬了。很显然,这些村民不是刚死,而是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看着周围的一切,唐晓天无力的迈动着脚步,不知该向着什么地方走去。他前方是满地的鲜血,后方也是满地的鲜血,左边和右边也是满地的鲜血,至于上方更是飘着血云挡住了月光。

    不只是受到惊吓,还是感到愤怒,陈鸢牙齿不停地打着架。久久她看向茫然的唐晓天,颤抖的问出了声。

    “这这就是你说的长生教干的好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被这一问,唐晓天才从茫然之中清醒过来。他对着陈鸢惨然一笑,接着开口解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夺他人之生命,续我之生命,故而谓之长生!这便是长生教!他们”

    “混账!”

    墨玉脸色冰寒,还没等唐晓天说完便是破口骂出这两个字。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是先贤诉说的公平,怎么到了他们口中变成了为恶恶借口!这些家伙真是该死,不!是万死!”

    兴许是怒到了极处,墨玉的双眼血红隐隐有泪光,嘴角更是不知什么时候被她咬破。

    见到墨玉如此反应,唐晓天有些欲言又止。他很想告诉墨玉一声,她见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长生教所做的恶事,简直是罄竹难书,岂是万死两个字可以概括。

    摇了摇头,唐晓天迈步往前走去。虽然知道村中有人活着的几率很小,但总要找找看不是?万一有人活着呢,不是吗。

    走出没有多一段距离,唐晓天便是失望了。一路走来,这些人竟是无一人有半点气息。当他走过一名孩童的尸体时,却是有了发现。他发现这名孩童的尸体,竟还是温热的,显然刚刚死去不过盏茶时间!在往前走去,唐晓天又是发现许多尸体都是如此情况。

    “混账!就是引仙宗的混蛋!若不是他拖住了我们,这些人还有得救!”

    心中如此想着,唐晓天越想越气。他舒双拳紧紧的攥着,就连指甲嵌入到掌心,也是毫无察觉。

    突然之间,唐晓天发觉哪里有些不对。他下意识的看向四周,发现周围不知何时亮堂了一些。缓缓抬起了头,唐晓天发现空中的血云竟在迅速收拢。所有的血云朝着一个方向迅速飘去,而在那个方向有着一个血色的光点在讲血云迅速收拢。

    双眼微眯,唐晓天便是看清了那光点的真身,赫然便是一个血色的小瓶。而在血色小瓶光芒的掩映下,一道血色身影时隐时现。

    看清了那道身影,唐晓天目眦欲裂,牙齿更是咬得嘎吱吱直响。

    “该死的家伙!竟然还敢现身!”

    说话之间,唐晓天整个人一个闪身,已然跃入空中。而那血色人影似是察觉到了唐晓天的到来,却是瞬间伸手捞向了那血色小瓶。与此同时,血云几乎也在刹那全部被小瓶吸入其中。那模糊的身影捏住小瓶,竟是几个闪身消失的无影无踪。

    唐晓天楞在当场,他没有预料到行凶之人竟是咱自己眼皮底下逃了。举在半空的墨箫轻轻放了下来,无力的垂在身旁,此时的唐晓天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

    若是他先前识破了引仙宗修士的阴谋,说不定就不会有这样的惨剧发生。若是他刚刚能够施展遁术,说不定就能够拦下sha&039;re:n凶手。若是,若是,此时唐晓天想到许多若是。但世间从无后悔重来,若是只是自己心中的悔恨而已。

    哪里来的若是,哪里来的悔恨?先前三个人只是听说了附近的古怪,谁会料到引仙宗突然现身。见到引仙宗的现身,三个人都是认为是他搞的鬼,谁会想到还有长生教和引仙宗搅和到一起,玩了一手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唐晓天他们已经是反应快的了,若是换做别的人,说不定根本猜不出引仙宗的真正意图。待到长生教腾出手来和引仙宗修士联手,说不定就是另一个故事的发生。除恶不成反被恶灭,这种事情在修行界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见到唐晓天楞在空中,陈鸢与墨玉也是各自跃入空中。陈鸢张了张嘴想要安慰一下唐晓天,但她又是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如今这个档口,说些什么都不合适。她自己心中,也是有种压抑的感觉。

    “不能就这样算了!至少也要将那引仙宗的修士留下!”

    正当陈鸢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她听到了唐晓天如此话语。重重的点了点头,陈鸢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而墨玉也是点了点头,显然在这件事情,她也是同意了唐晓天的看法。

    鸣音梭抛入空中,唐晓天手中墨箫声音再起。在一串串急促的音调之中,三个人的身影连连闪烁,向着破旧道观的方向赶去。

    三人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只是当他们感到地方的时候,只见到一座破旧的道观与一些战斗的痕迹。尸群和没有现身的引仙宗修士,则是全部没了身影。

    唐晓天见此情景,顿时一口气憋在胸中,他眼前一黑。,他身形晃了几晃,险些昏倒。要不是陈鸢一把扶住他,此时早已载落云端。

    断断续续的吐出一口气,唐晓天轻轻摇了摇头。他身体微微站直,竟是仰天大吼了一声。一声狂吼声震寰宇,唐晓天身上的气势竟是猛地一涨。此时此刻,在极度的愤怒之下,他竟是从凝气初期突破到凝气中期。

    唐晓天此时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修为突破了自是喜事,而今晚的种种遭遇却是让他喜不起来。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