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的锦鲤人生〕〔私人定制大魔王〕〔咸鱼老爸被迫营业〕〔我本港岛电影人〕〔打穿西游的唐僧〕〔我在幕后调教大佬〕〔芝加哥1990〕〔不可思议的山海〕〔全世界都以为我靠〕〔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我在边关种田忙〕〔他的小祖宗甜爆了〕〔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傅爷把小奶宝宠上〕〔八零鲜妻有点甜〕〔穿成八零团宠黑女〕〔捡到一只凤凰做宠〕〔醉欢眠〕〔墨少,夫人又出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二十二章 修行少动口,手下见真章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兴许从一开始,道袍青年就明白怎么回事。或者先前道袍青年隐藏起来,将事情的始末全部看在眼中也不一定。唐晓天断定不了是这两种可能中的哪一个,但他敢确信,道袍青年绝对知道山村的毁灭与三人无关。

    道袍青年之所有摆出这番姿态,无外乎是为了占据道德的制高点。这样很容易让自已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进而然让对方觉得他的话语合情合理。即便一言不合发生了摩擦,对方也会因为理亏而显得束手束脚。

    这样的手段,对付入世不深的人,很是有效。用在刚刚出宗门的两名女修身上,也很是管用。而用在唐晓天的身上,则显得有些小看人了。唐晓天第一时间看穿了道袍青年的心思,故而他在道袍青年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冷笑起来。而涉世未深的两名女修,则是对他哪方感到异常的愤怒。

    道袍青年的话很是无理,陈鸢听了之后双眼气的微微有些泛红。墨玉的性子要比陈鸢烈多了,她更是难以忍受。双眉一立起,墨玉指着道袍青年便是喝问。

    “你这人好生的无理!张口邪魔外道闭口邪魔外道!你究竟看到了什么?好像已经知晓了一切一般!”

    道袍青年刚要出手,闻听墨玉的指责之后便是却是停了下来。他自信一笑,朝着三人身后的残垣断壁指去。

    “休要狡辩!是你自己刚刚承认下的。如今到了这时,还要反悔不成?”

    “你”

    墨玉愤怒的指着道袍青年,一时间竟是不知该如何反驳。

    陈鸢见此情况,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强自压下怒火,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这位道友怎的如此固执?双眼看到的未必真实,双耳听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况且道友也未必看到听到,怎得凭着表象便自顾自的下了决断?”

    陈鸢说完这番话,突然感到有些熟悉。她仔细一想之后,赫然发现这话是唐晓天先前说的。情不自禁的,她悄悄朝着唐晓天瞄了一眼。这一看之下,却是让她微微感到惊讶。只见此时的唐晓天既没有愤怒也没有任何不耐,反而是一副悠闲的样子看着在场的他们。更确切的说,看向她与墨玉的时候,还带着几分考校的意味。

    “唐晓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怀着疑问,陈鸢刚想继续探究,便是听到道袍青年哂笑一声。

    “这位嗯,姑且称之为仙子吧。你这话确实有道理!但事实摆在眼前,难道要我轻易相信你们的白话不成?除非拿出值得令人信服的证据,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谁知道你们究竟是不是颠倒黑白!”

    “你”

    陈鸢为之气急,她想要大吼一声,询问对方想要怎么样。但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不妥,竟是强自压下了这句话。

    墨玉则是不然,一气之下指着对方就问出了口。

    “你这人究竟想要怎么样?想要我们拿出怎么的证据来证明?”

    一听墨玉说这话,唐晓天心中就是出现了三个字,中计了!果然,但他看向道袍青年的时候,恰巧见到对方脸上得意笑容一闪而过。陈鸢也是觉察出了有些不对,但哪里不对却是一时间找不到关键所在。

    道袍青年缓缓点头,接着笑着说道。

    “若想让人相信你的话,不拿出点证明身份的东西怎么可以?”

    闻听此言,墨玉下意识的便是想到了身份令牌。因为这东西是每个宗门所独有的,轻易做不得假。

    墨玉手中灵光一闪,身份令牌已经出现在手中。她刚想向对方递出,却是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正当此时,一旁的陈鸢却是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自家师姐的手。

    “师姐!有点不对!”

    陈鸢贴近墨玉的耳朵小声说着,目光还不着痕迹的看向唐晓天的位置。

    接到自家师妹的提醒,又是见到了她使得眼色。墨玉也是立即反应过来,她偏头看向唐晓天,这时才发现,唐晓天竟是在不远处轻轻笑着。回忆了一下刚刚发生的一切,墨玉赫然发现自己在被人牵着鼻子走。

    猛然抬头看向道袍青年,墨玉双眼之中怒火喷出。她颤抖着抬起了手,指向道袍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竟然敢骗我!”

    听到墨玉的话语,道袍青年表情有了些微变化。但随即被他很好掩饰过去,装作不明所以的皱眉问道。

    “道友这是想要转移话题了?”

    墨玉闻言气的脸色微微有些涨红,竟是不知道该指责对方什么。而陈鸢则是抬头看向道袍青年,目光之中已经带上敌意。

    终于,唐晓天决定不再看戏了。他笑着看了眼道袍青年,接着一边缓缓鼓掌一边走向了墨玉与陈鸢。

    寂静的夜里只有残垣断壁偶尔崩塌声,其余的声音便是被唐晓天的鼓掌声所掩盖。唐晓天一步一步走着,而鼓掌声也是不急不缓的响着。道袍青年惊骇的发现,唐晓天的鼓掌声,竟是与他的心跳声出奇的同步。这一发现,顿时令他后背起了一层冷汗。

    唐晓天虽是没有借助手中的神机百变施展音波攻击,但其刻意空手施展出的音波攻击同样是不可小觑的。也就是道袍青年身为凝气中期修士,若是换做修为稍微若的人,此时早已经心脉受损当成重伤了。

    道袍青年浑身灵力运转了一周天,下意识的后退两步。他一脸警惕的看向唐晓天,眼神之中流露出浓浓的忌惮。

    停止了鼓掌,唐晓天笑着看向道袍青年。

    “说呀!接着说呀!刚刚不是说的挺好的嘛,怎么不接着说了?”

    道袍青年不仅没有接口,反而更是警惕的盯着唐晓天了。

    唐晓天见此,不再理会道袍青年。他偏过头来,看向陈鸢与墨玉。恰逢此时,二女也是朝着他看了过来。微微一笑,唐晓天对着二人轻轻点点头。接着他平心静气,柔声说道。

    “两位仙子,唐某今天就先僭越一下,教两位仙子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叫做谁拳头大谁有理,换做我们修行界的话就叫做实力为尊!”

    说着唐晓天猛地一个转身,一拳向着道袍青年直轰而去。

    两个人明明隔着一段距离,但道袍青年却是感到拳风已然碰到他的鼻尖,一道破空声也在同时传入他的耳中。道袍男子知道这又是唐晓天的音波攻击,于是他也是赶紧转身侧步躲了开来。但这一动作,却是将他的侧面直接暴露在了唐晓天的面前。

    “你给我滚出去吧!”

    唐晓天怎会错过这个机会,伴随着一声高呼,他的凌空一脚已经踢出。这一脚不像是刚刚那一拳一样平淡无奇,一道肉眼可见的波动组成一只脚的形状,朝着道袍青年飞速掠去。

    作为一名擅长术法的修士,此时唐晓天表现的更像是一名武修。无论是先前迅速的一拳,还是如今抓住机会踢出的一脚,都是浑然天成的大家之风。若不是陈鸢与墨玉知道唐晓天乃是术修,此时定会将他错认为是一名武修。

    这一脚的速度,要远超先前的一拳。以至于道袍青年只听到声音,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轰的一声,道袍青年被这音波组成的一脚,直接踢飞了出去。唐晓天微微晃动了一下脚腕,接着缓缓将抬在半空的腿收回。那动作之潇洒,风姿之伟岸,让看到的陈鸢和墨玉都是眼前一亮。

    唐晓天不是武修,但他有着一名武修的同伴,这个人便是王小安。无论是在净土还是在南斗星洲,他与王小安经常混在一起。耳濡目染之下,他对武修也是有了一些了解。一些简单的武道招式,也是信手拈来。长此以往之下,便是有了大家风范。

    唐晓天一脚将道袍青年踢飞,并未因此而感到高兴。他反而是皱起了眉头,一脸谨慎的打量着侧飞出去的道袍青年。见到唐晓天如此表情,刚刚想要称赞唐晓天几句的陈鸢,却是将话压了下来。她觉得事情没有表面看起来这样乐观,应该还会有其他事情发生。

    果不其然,就在陈鸢看向道袍青年的时候,她便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只见此时的道袍青年,并没有像他想的一样狼狈至极。相反的,道袍青年这时看起来反而有一种宝剑出鞘的感觉。

    陈鸢会有这种感觉,盖是因为道袍青年此时的状态所致。道袍青年如今看起来颇有气势,一身得体的道袍微微放着毫光,脚下的靴子同样闪烁着法宝才有的灵光。一柄不知道品阶的长剑,在其背后的剑鞘中发出轻微颤鸣。在气头上,那枚发簪也散发着隐晦的光芒。道袍青年从头到脚的法宝,竟是全部发动了起来。

    “呵!真是身家丰厚啊。以前若是有人和我说法宝多了不起,我一定会嗤之以鼻。毕竟法宝再多,也要运用得当才行。今日看了你,我倒是有了别的想法。数件法宝一同施展出来,的确很有效果。若非如此,我那一脚你也休想轻易挡住!”

    看着周身华光绽放的道袍青年,唐晓天冷笑着说道。

    道袍青年双眼一眯,透出的目光中带有极致的冰寒。他脸色极为难看,仿佛对于自己刚刚被一脚踢飞,有着很深的怨念。

    “偷袭出手算不得本事!有本事我们再次来过!”

    唐晓天摆了摆手,做了个制止的动作。约莫过了几息时间,他这才冷笑开口。

    “你这人好意思说我偷袭?莫要以为你凭着言语来欺骗我两位同伴,我会无动于衷!刚刚那一拳一脚,不过是小惩大诫而已。接下来,才是真正的交手!”

    道袍青年脸色铁青,从其表情不难看出愤怒之色。但这愤怒之色也只是一闪而过,便被他脸上的阴寒表情所遮盖。他冷哼一声,故作姿态的开口说道。

    “这位道友,你简直是强词夺理!明明你们有sha&039;re:n毁村的嫌疑拒不配合证明,反而倒是说我用言语哄骗你的同伴?你是何居心!”

    指着道袍青年,唐晓天哈哈哈大笑。他笑的前仰后合,几乎要将眼泪笑了出来。

    不知为何,看着唐晓天如此大笑,道袍青年心中有种烦躁的感觉。而陈鸢与墨玉二女,则是不着痕迹的嘴角露出一丝弧度。

    “你笑什么!”

    道袍青年心中烦躁,指着唐晓天便是大声呵斥。

    唐晓天很是配合的收住了大笑,他看向道袍青年诡异一笑。直到笑的令道袍青年发毛,唐晓天这才开口说道。

    “你这人真虚伪!谁和你是道友?若是有你这种道友,我估计早就死了无数回了。死道友不死贫道,这话用在你身上我猜正合适!像你这样虚伪的人,估计你的同伴都被你害死了吧!”

    这话似是戳到了道袍青年的痛处,让他双眼不由得一缩。唐晓天见对方这个表现,立马便知道自己猜对了。冷冷一笑,唐晓天眼珠转了几下。

    “既然给脸不要脸,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说话之间,道袍青年肩膀一抖,背后的长剑一声清鸣直接出鞘。抬手将长剑握在手中,道袍青年整个人的气势又是涨了几分。

    三个人看得真切,道袍青年手中的长剑还未动,周围便是剑气纵横。很是显然,这道袍青年手中的长剑极为不俗。下意识的,三个人对视一眼,都是微微往后退了一些。道袍青年手中的长剑气势实在过于惊人,三个人不由得不往后退。唐晓天甚至有种感觉,他觉得这青年手中的长剑要比许成林的惊蛰剑更加厉害。唐晓天感觉的并没有错,只不过这是相比于先前的惊蛰剑。如今经过功德洗练过的惊蛰剑,已经去伪存精威力更胜先前。

    深吸一口气,唐晓天紧了紧手中神机百变。看了看周围纵横的剑气,唐晓心中一动,鸣音梭直接出现在他的头顶。对付直来直去的剑气,这鸣音梭恰好是最合适的法宝。或许连许成林都没有想到,他为唐晓天炼制的鸣音梭,竟是可以一定程度克制剑气。

    鸣音梭可以借助震动发出的声音,在其周围形成一个音波组成的护罩。一旦有任何攻击打到护罩之上,都会因为音波的干扰而改变攻击方向。剑气虽然和音波一样都是有质无形,但说到底也是一种罢了。同样是有质无形的东西,互相干扰之下更具有效果。

    唐晓天拿出鸣音梭的那一刻,蔓延向三人的剑气便偏转了开来。见此情况,唐晓天心中一动已然有了决断。而对面的道袍青年双眉一皱,整颗心却是向下沉了一下。自己最为得意的法宝无形中被克制了,由不得他心中不惊。

    心知再拖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糟,道袍青年捏了个法诀就要出手。唐晓天看见对方手中的法诀,立即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了。此时的唐晓天暗自庆幸,他见到过许成林无数次动手,一些剑修的手诀他也是见识到了。若非如此,他也要全神贯注应对道袍青年的攻击。而此时,唐晓天却是率先一步,挥动手中的神机百变对着空中连点数次。一道道墨箫的虚影由灵力化形,朝着道袍青年直射而去。几乎就在同时,道袍青年也是同样的招数使了出来。

    一方是墨箫虚影,一方是剑气来袭。二者一相遇,竟是半斤八两。兴许是因为刚突破的原因,唐晓天体内的灵力还不算稳定。他打出墨箫虚影的数量,要比对方少上一些。一些零星的剑气,最终保留了下来,攻击向了唐晓天。但有了鸣音梭的音波防御,这些剑气纷纷偏离了原来方向。

    此时唐晓天心中可谓是乐开了花,他没想到自己的经验竟在此时起到了作用。俗世间有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说的就是老人的经验,能够很好的引导后辈,让他们少走许多弯路。而唐晓天就是因为先前种种经历累积下的经验,才能几次三番占到上风。

    一招下去并未建功,这出乎了道袍青年的预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他料想唐晓天不会太简单,但没有料到对方轻松的挡下他的攻击。

    然而让他没有预料到的事情还在后边,唐晓天一见剑气无法奈何他,脸上便是一笑。这个笑容落在道袍青年眼中,顿时让他觉得情况不对。下一刻,只见唐晓天五指一松墨箫脱手而飞。墨箫飞向他的过程中,竟是化成了一道锁链缠绕向道袍青年。

    唐晓天使出这一手,顿时让道袍青年有些措手不及。不足一个呼吸之间,他便是被锁链牢牢缠住。

    暗叫一声不好,道袍青年就要摆脱束缚。但唐晓天岂会错过机会,双手掐诀已然将法术施展出了一半。与此同时,一旁看戏的陈鸢与墨玉也没闲着,各自发动了最强的攻击。三人的攻击虽然是有先有后,但他们的目标却是相同的。

    早在唐晓天制止道袍青年说话的时候,他便与陈鸢与墨玉商议了一同出手。但由于二人觉得这样有些欺负人,竟是在最开始的时候拒绝了。直到唐晓天做祚大笑揭露了道袍青年的虚伪本质,二人才同意联合出手。于是便有了上述,唐晓天施法困青年,三人合力出手攻击的一幕。

    在修行界逞口舌之利,大多时候都是无用功,一切事情还要手下见真章!若是没有没有实力,你只能被人缩在角落任人欺凌。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