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超级王者〕〔开局濒死〕〔绝世龙帅〕〔最豪赘婿-龙王殿〕〔小仙女有个红包群〕〔谢珩温酒〕〔娇宠摄政王〕〔首富娘子:夫君要〕〔慕归程沈倾抖音〕〔慕少,你前妻又被〕〔慕少 你的前妻又被〕〔贞观俗人〕〔重生都市仙帝〕〔校草殿下太妖孽〕〔极品透视民工〕〔邪君的第一宠妃〕〔大周仙吏〕〔大田园〕〔苏红珊韩大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二十四章 潮城观海潮,碧空星天曲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唐晓天跟着陈鸢与墨玉同行,他倒也是光棍,一路上竟是没有好奇二人会将他带到哪去。但他跟着两个人走了数天之后,唐晓天脸色古怪了起来。因为他发现三人如今前进的方向,竟是朝着圣土的边缘走去。

    “这情况有点不对头啊,凡是游历都往人多的地方或是比较繁华的地方去,这两个人怎么反其道而行?按道理来说,这两个初出宗门的人,应该喜欢往繁华的地方凑才对,但这莫非在圣土边缘,有着我不知道的繁华之地不成?”

    唐晓天心中虽是感到疑惑,但并没有直接询问二人。有些事情不必太过疑惑,只要看下去便能够知晓答案。

    唐晓天对二人实际上是有些隐瞒的,比如他的真名,再比如他已经在圣土上待了一段时间了。由于他此次到圣土是属于秘密行动,故而他不得不处处小心。甚至连他通过传送阵到达圣土会见陈墨恒这些事情,也都是在极隐秘的情况下进行的。

    有关长生教的事情,唐晓天并没有上报散修联盟。同样知情的陈墨恒,也没有选择通报玄真道。他们二人皆是认为,调查血玉的事情,应该找一些值得信任的人来办。

    两个人虽然都是凝气修士,也同样是出身七大势力之中的宗门。但实际上,他们还是有些小看了各自的宗门。有关血玉的事情,实际上各大势力早已知晓。但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并没有动手罢了。许多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须知道有种说法叫做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一发若是再不小心出错,有可能便会引发全盘崩溃。

    这世间看似无限广大,但在某些人看来也只是一个池塘罢了。池塘之中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暗流,任其发展下去总会将池水搅浑。而要想彻底掐灭暗流,那也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外部与内部原因,时刻影响着种种行动。

    话题有些跑远,我们来回到正题。话说三个人朝着圣土边缘走去,这一走便是十数日过去了。这一日三人仍是赶着路,但唐晓天却是明显察觉出,他们今日赶路的速度慢了下来。

    “唐晓道友,这十数日过去了,难道你就不好奇我们姐妹去哪吗?”

    回头看了一眼专心赶路的唐晓天,陈鸢笑着开口。

    “来了!看来今日便是揭晓答案的时候了!”

    心中如此想着,唐晓天笑着对陈鸢点了点头。

    “好奇自是好奇,不过两位仙子不说,自是有不说的道理。我们这一路以来,也算是同伴了,料想两位仙子不会做出狠心之事,趁机将我给卖了!”

    陈鸢闻言掩嘴娇笑起来,而墨玉则是瞥了对方一眼嘴角不经意的扯出一个弧度。

    一路以来唐晓天颇为放得开,像这样的玩笑信手拈来。无形之中,三人之间的关系被拉近了不少。唐晓天与陈鸢之间的关系自是不必多说,就连他与墨玉之间的关系也是改善了不少。墨玉虽然仍是有些难以及接近,但至少如今唐晓天在她身上感受不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了。

    实际上此时的墨玉也是有些无奈,十几日下来自家师妹对唐晓天颇有好感。两人之间似乎感觉不出来什么,但作为旁观者的墨玉却是能够看出来很多东西。她曾经想要直接将这苗头掐灭在萌芽之中,但想了想之后却是选择了放弃。

    此行她陪着师妹走出宗门,就是为了让她心情愉悦的。若是因此让师妹更加难过,反倒是不美了。她不知道自己的放纵是对是错,但目前看来好像没有太大的事情。若是将来出了问题,那就将来再解决吧,毕竟自家师妹现在十分开心,这比什么都重要。

    笑过之后,陈鸢这才认真的解释道。

    “早就听说在大陆边缘有着一座潮城,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到这里来看看。算算日子,应该距离月圆之夜不远了。”

    “潮城?陈鸢仙子可是想要一观海潮?”

    唐晓天听到陈鸢的解释,立即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陈鸢笑着点了点头,得到确信的答案后,唐晓天只是哦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海潮这种的东西,唐晓天可是见了不少了。想当初他在南斗星洲的时候,与王小安等人跑了不少岛屿。这其中,自是早已经见识到了海潮。不说南斗星洲的事情,他在初入修行界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见识过了。当初他一个人离开白云村,正是一路往东到了海边,在折返途中遇到机缘踏上的修行之路。

    见到唐晓天平静的表情,陈鸢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见她微微一笑,却是故作什么的说了一句。

    “我知唐晓道友去过南斗星洲,更是见识过无边的大海。但我们要去的潮城,见识的海潮,却是与其他地方有所不同。或者说这是圣土所独有的,别的大陆应该不会有相同的景象。”

    “哦?竟然是如此?看来我真要仔细看看才是!”

    一听陈鸢的话语,唐晓天微微有了一些好奇。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先前的态度有些不妥,于是故意将自己的好奇放大,给了陈鸢一种他极为好奇的感觉。

    “海潮多是在月圆之夜最为壮观,这潮城的海潮也是不例外的。只不过区别于他处,这里的海潮在夜晚有着极为明显的特点。那就是在月圆之夜,海潮会伴有一种极为特殊的曲调,同时还会有丝丝的星辰之力伴随着潮涨潮落。有道是天人来作曲,碧空将星辉”

    “曲调?什么曲调?难道不是海潮拍击岸边造成的?还有,星辰之力又是怎么回事”

    陈鸢开心的解释着,唐晓天听的很认真,时不时地还会问出几个问题。对于唐晓天的问题,陈鸢只是笑了笑,却一个也没有回答。因为这些问题,是每个听到这个事情的人都会问的。而这些问题,也是至今找不到答案的。

    看着两人聊得开心,墨玉有种无语的感觉。此时她感觉自己就是多余的,好像自己就不应该和二人同行一般。眼前的两个人也是稍稍可恶了些,竟是当着她的面将她当做了隐形人。

    三人就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中,一路来到了潮城。当看到眼前的潮城的时候,唐晓天微微有些错愕。眼前的城池明明是一座山城,根本不像他想象中的依海而建。但稍作思考,他也是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海上多风浪,更是时不时会有龙卷风登陆,若真是依海建城,估计这城池早就被摧毁了无数回了吧。不提风浪的影响,单是海边的潮涨潮落无常,也是极难在海边建城的。

    思绪回到了踏上寻找天河武府的时候,唐晓天尤记得中洲大陆真的有一座依海而建的城池。那座城池的名字叫做听潮城,与他眼前的潮城只有一字之差。中洲大陆听潮城之所以可以建成,其实还要归咎于修士的功劳。若那里不是通往南斗星洲的港口,修士们也不会费大力气将听潮城建立起来。

    见到唐晓天有些走神,陈鸢笑着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唐晓道友,是不是觉得潮城这个名字有些名不符实啊。其实要我来说这很正常,有谁会真的将城池建在海边?潮城的名字,不过是说这里最适合观看海潮而已。”

    陈鸢的动作成功的让唐晓天回过神来,听到她的说法之后,唐晓天却是笑着摇了摇头。接着在陈鸢稍显不解的目光中,唐晓天将中洲大陆听潮城的事情说了一遍。

    “真是不听不知道啊!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古人诚不欺我!”

    听完唐晓天的讲述,陈鸢不由的感慨出声。而作为被二人当做隐形人的墨玉,则是深深的看了唐晓天的几眼。

    这段时间以来,唐晓天在闲暇之余给二人讲了他的一些经历。这些经历让二人听了都有些心潮澎湃,但同时墨玉也是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唐晓天自称为散修,但他那些经历中的同伴,却是一个个出身不凡。甚至在某一次经历之中,他的那些朋友竟是都聚集到一起了。

    墨玉不认为唐晓天的经历是假的,她虽然也是初出宗门,但有些事情她还是分的清楚的。至少唐晓天说的这些经历,她便是找不出丝毫破绽。这些经历之中也许有夸大的成分,但料想也不会太大。更多的事情,偏向于真是。

    一个人的交际圈子,决定了他的身份。其实这仔细想想,便能明白其中的道理。试想一下,一群有身份地位的人,还会无缘无故的结交一个乞丐不成?唐晓天的朋友都是来自七大势力的,这从侧面证明了他也不简单。

    唐晓天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墨玉没想仔细深究,因为她知道这人不是敌人就够了。墨玉相信陈鸢不傻,她应该也是意识到了唐晓天的不简单。但既然陈鸢一路以来没有提及此事,唐晓天也是没有点明此事,她墨玉便决定不做这个恶人了。唐晓天没有亮明身份,这是对二人的隐瞒。但有些事情,两个人也是瞒着唐晓天的。双方都有着隐瞒,都是认为对方不知。或者他们也是明白对方知晓,可以保持这种美好的关系而已。

    日落西山燃尽了最后的光芒,夜色下压笼罩了大地。就在整个世界即将陷入一片黑暗中的时候,无尽繁星却是刺穿了夜幕。而众星所拱卫的,则是一轮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明月。

    今晚正是月圆之夜,从潮城外出的人格外的多。兴许都是慕名而来人,他们有的三三两两结伴而行,有的一路高歌独自行走,更有一些修士靠着法宝赶路,修为高些的修士则是一个个摆出高人姿态负月踏空。

    作为凝气修士,唐晓天等三人选择离去的方式,便是负月踏空。三人出城可以说算得上比较晚的了,他们到达观看海潮的地方时,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这些人中有修士,也有凡俗人,但此时他们默契的保持了安静,融洽的聚到了一起看着眼前的奇景。

    “你看,天空中那些垂落银白色细线,就是星辰之力的具体表现。你仔细倾听,是不是能够听到一众特殊的乐曲?”

    陈鸢靠在唐晓天的耳畔,双眼微闭小声的对他说道。

    唐晓天感觉耳朵有些痒,脸庞更是不知为何红了一些。看了看一旁微闭双眼的陈鸢,唐晓天轻轻笑了一下。他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而感到一种不知名的欣喜。

    唐晓天按照陈鸢的吩咐望向海面,果见天空中一丝丝银白色光线垂落而下。随着潮涨潮落,海面在不停的翻涌。而那些星辰之力,则像是锁定位置一般,直直的射入到海水之中。

    海面翻涌潮涨潮落的声音很大,唐晓天一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海潮他是见识过的,有这声音是在正常不过了。但当他听从陈鸢安排,仔细倾听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不一样的声音。

    一种他从没有听过的奇异曲调,响起在他的耳中,或者说是响起在他的脑海中更为合适。情不自禁的,唐晓天微微闭上了双眼。虽是没有见到潮涨潮落的场面,但在唐晓天的脑海,已经将那副场面描绘了出来。明月高挂,群星闪耀,海面翻腾,潮涨潮汐!伴随着这幅画面的出现,唐晓天又见到星辰之力化作丝线坠落而下,直直落入海中。好奇之下,唐晓天竟是在脑海中向着海面之下探索。

    暗蓝色的海面下是无尽的黑暗,而一道道银白的星辰之力,却是有如黑夜中的明灯一般。顺着星辰之力的指引,唐晓天终于见到了星辰之力的目标。

    所有的星辰之力,在深海之中汇聚成了九个排成一排光团。唐晓天看想那些光团,发现他们竟是覆盖在九个黝黑的深洞之上。透过九团星辰之力的波动,唐晓天发现九个黑洞是相互连通的。

    此时那奇异的曲调还响在唐晓天脑海,他下意识的便将这曲调与九个黑洞联系到了一起。莫名的唐晓天觉得自己的想法颇为正确。他仔细地观察,发现那奇异的曲调与九个黑洞中的星辰之力波动有关系。或者说随着星辰之力的波动,那曲调也在起伏着。

    陈鸢与唐晓天皆是保持着闭目倾听的姿势,二人自是没有察觉到什么。但作为旁观者的墨玉,脸色却是有些难看。若是换一个角度来看,此时两人颇像是依偎在一起。墨玉虽是打扰两个人,但如今她不得不做这个恶人。若是此地只有他们三个人也就罢了,但想在这里有着许多人。这样被人看去,唐晓天兴许没什么事情,但陈鸢就不一定了。

    快走两步,墨玉就要将唐晓天拉开。却是在此时,她见到唐晓天手中墨箫闪动着银白色光芒。微皱眉头,墨玉发现不知何时竟是有着丝丝星辰之力被唐晓天汇聚过来。

    仔细看向唐晓天,墨玉发现唐晓天双手不停的在墨箫上摸索着。伴随着双手在音孔上不断移动着,墨箫上的星辰之力竟是被吸收了一部分。其中一小部分星辰之力,则是直接被唐晓天所吸收。

    “这他这是顿悟!”

    惊讶得捂住嘴巴,墨玉竟是有些不敢置信。她听说每个月都会有不少修士来此观潮,但大多修士都是看了个景色,除此之外一无所获。偶有收获的修士,也是敝帚自珍。她没想到,唐晓天只是按照陈鸢说的做了一遍,便是领悟到了什么东西。

    看着唐晓天双手在墨箫上移动着,墨玉直觉唐晓天领悟的应该是一首乐曲,至于是什么样的乐曲,她则是看不出来的。修士懂得虽多,但若要是说全懂那是不可能的。音律这个东西易学难精,若非是擅长音波攻击的修士,很少有人会学习的。作为不会音波攻击的墨玉,同样是不擅长此道。

    墨玉打消了上前的打算,她抿了抿嘴唇,悄无声息的换了个地方,将唐晓天与陈鸢容易让人误会的角度,直接挡在了身后。做完了这些,她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唐晓天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直到他完全记下星辰之力的律动之后,这才清醒了过来。眼前所见,哪有什么九个黑洞,哪有什么星辰之力的汇聚?明月高挂,群星闪耀,海面翻腾,潮涨潮汐,这些全是真的,但先前的那些却是见不到的。

    心中微感奇怪,唐晓天运转灵力于双目,朝着海面之下看去。这一下他所见到的,和脑海中见到的一般无二。只不过有区别的是,海下星辰之力并没有聚到一起形成九个光团,那些星辰之力分散着被海下的各种妖兽趁机吸收了。

    “难道刚刚的一切是做梦不成?但那首乐曲却是真的!我体内的星辰之力也不会作假!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我刚刚进入了顿悟!”

    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唐晓天便是大致猜测出了是怎么回事。他微微一笑,瞄了眼天空中的明月与星辰,心中顿时有了想法。

    “明月当空,群星璀璨。既然这曲子是在这种情况下领悟的,我便把它叫做碧空星天曲吧!”

    给曲子命名完之后,唐晓天这才意识过来陈鸢还在自己身边。他见到对方的姿势,稍稍错愕了一下。随即无声一笑,继续闭目起来。他没有见到,就在他闭上双眼的时候,陈鸢的眼皮跳了几跳,脸色也有些不自然的红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