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为婿 www.cfw〕〔重生似水青春〕〔我的悟性好到爆〕〔腾飞我的航空时代〕〔快穿之养老攻略〕〔我穿成了极品婆婆〕〔天才萌宝:总裁爹〕〔穿成了团宠家的恶〕〔证道从遮天开始〕〔我在绝地求生捡碎〕〔港综世界大枭雄〕〔剑宗旁门〕〔反派的荣耀〕〔恶毒女配拿稳了甜〕〔仙尊归来〕〔徐方乔玉〕〔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情深万里只宠你〕〔终是相思误流年〕〔叶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二十六章 仗义助弱势,虚招镇场面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手中的长剑被打飞,紧接着便是两名女子到了他得面前,再接下来则是一名玄衣男子从远处赶来。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快的唐刘全有都没反应过来。待到他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然见到所有的事情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黄媛被两名女子拉起走到了远处,而玄衣男子则是笑着几个闪身来到了他的近前。

    下意识地后退几步,刘全有脸上满是警惕之色。他惊慌的想要握住长剑护在身前,但一握之下却是握了一个空。这时他才想起,长剑刚刚已经被击飞了。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多管闲事?”

    警惕的又是后退了几步,刘全有面色阴沉的看向唐晓天。

    唐晓天笑着摆了摆手,指了指陈鸢与墨玉,又是伸手指向自己。

    “我们只是过路的人罢了!至于为何要多管闲事,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刘全有想要打探出唐晓天三人的底细,但他算盘却是打错了。唐晓天是谁啊,他怎么可能轻易将自己的信息泄露出去。他虽是没有阻拦陈鸢与墨玉管闲事,但一定程度上他还是将事情控制在自己手中的。若不是见到是一群锻体修士在争斗,他绝对会出手拦下二女管闲事的举动。

    凝气修士已经是各个宗门的精英力量了,若是他们之间发生争斗,定是会牵扯出来不小的事情。而一群锻体修士争斗起来,那就另当别论了。试想一下,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你是会交给一群普通的手下去做,还是会亲自交给最得力的手下去做?

    道理很明显,煅体期修士是修行界中的最底层,一般他们之间的事情,不会引发太重大的事情。即便会有,那也是有很容易解决的办法。而涉及到之上的争斗,则就另当别论了。

    “路人!拔刀相助!怎么看起来都不想啊,我信了你的邪!”

    心中腹诽一句,刘全有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但为了以防万一,他强忍着惊惧与怒气,对着唐晓天三人微微抱了抱拳。

    “三位道友侠义之心,刘某自是佩服不已。但在刘某看来,三位道友可能是有些误会了。此事乃是我们旧州城刘家与黄家之间的私怨,希望道友行个方便!”

    刘全有这句话软硬皆施,可谓是既给了三人面子又点出了此事的严重性。他相信若对方真是过路人,定是不愿惹下这麻烦。若对方不是路人,那

    唐晓天嘴角一笑,接下来他说出的话,却是有些出乎刘全有的预料。

    “敢问这位道友,你刘家可有跃凡修士?整个旧州城可有跃凡修士?”

    闻听此言,刘全有感到后槽牙疼得厉害,他觉得自己好像碰到了硬茬子。

    “跃凡修士?有病是不?有哪个跃凡修士会闲着没事,待在一所小城池之中。我刘家若是有跃凡修士,还会和黄家斗在一起吗?这旧州城若是有跃凡修士,还会如此混乱?”

    唐晓天看着刘全有只是木然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便是已经知道了答案。他笑着看向陈鸢,轻轻点了点头。

    陈鸢一笑,同样点头示意。她迈出一步,身形一晃便是来到唐晓天身边。面无表情的看了刘全有一眼,陈鸢不咸不淡的说道。

    “我不知道什么刘家与黄家的事情,总之今天的事情我们管了。至于你们,不想死的就赶紧离开。”

    刘全有脸色黑到了极点,这情况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他攥了攥拳头,随后却是缓缓松开了拳头。摇头叹息一笑,刘全有这才缓缓开口。

    “既然三位道友要管此事,我们也阻拦不了,就此别过!”

    快速一抱拳,刘全有转身就走。一众刘家修士见此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瞧见带头人都离去了,他们也是呼啦啦的跟着一起离开了。

    这半路杀出来的三人实力如何,刘全有不想知道。从陈鸢的刚刚动作,刘全有便知道自己不是那女子的对手。而唐晓天问出的那句话,更是让他心中发毛。唐晓天的言外之意是什么,那就是在告诉对方除了跃凡修士,他们根本就不害怕。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人家根本不怕什么威胁。只要不是跃凡修士,他们就不怕。这从侧面上,也是点名了三人的实力。

    “哪里杀出来三个凝气修士?希望不要对计划产生影响才好!”

    刘全有心中如此想着,离去的步伐又是不觉间加快了许多。

    看着离去的一众人,又看了看陈鸢与墨玉,唐晓天不由得轻轻摇了摇头。陈鸢在一旁见到唐晓天这个动作,不觉有些奇怪。她出于好奇之下,便是问了出来。

    “唐晓道友,有什么不妥嘛?”

    唐晓天笑着摇了摇头,却是没有回答。在他看来,既然选择了将人救下,那便就要做的干脆一点,那些人就没必要放着他们离去。这样做既可以让事情做的隐秘,又可以避免后续的麻烦。二女如今放纵一群刘家修士离去,定是会引发后续的一系列麻烦。不过虽然知道会这样,但唐晓天并没有提醒他们。因为有些事情,只有亲自经历了一遍才会记在心中。况且唐晓天认为,即便后续有什么麻烦,以他们三个的实力也是可以解决的。

    被墨玉搀扶的黄媛动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扯动了伤口的缘故,她又是咳嗽了一声。但她极力忍住,还是挤出笑容对着三人说道。

    “咳咳!多谢三位道友相救黄媛感激不尽!”

    陈鸢闻听此言,笑着摇了摇头。

    “黄媛道友客气了,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看了看黄媛脸色苍白一副极度虚弱的样子,陈鸢接着说道。

    “有道是救人就到底,送佛送到西。我看黄媛道友如今状态不太好,不如就让我们将你护送回去吧。”

    陈鸢这一句话说出来,黄媛微微有些发愣,唐晓天表情亦是如此,只有墨玉表情一如往常。黄媛有些不敢相信,她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样的好人。将她救下不求回报不说,还好心的要将她送回去。

    唐晓天也是不敢置信,她没想到陈鸢和墨玉管闲事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哦,救了人还不算,还要将人家送回去。这无疑是没事找事,本来不会惹到麻烦的,这下看起来像是主动去找麻烦了。

    想了想陈鸢与墨玉的情况,唐晓天又是不由得笑了起来。对于两个初出宗门的人来说,犯下这样的错误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毕竟世间的复杂险恶,他们没有亲身体会过。没有经历过世间的毒打,怎会明白世间的不易。古语有云,只有吃过亏才会在以后心中防备。正所谓蚌病成珠,正是这个道理。

    墨玉虽是一直在扶着黄媛,但刚刚发生的事情她可是看了个满眼。对于唐晓天和黄媛的表情变化,她虽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妥。但究竟是哪里不妥,她也是察觉不出。

    迅速从呆愣之中恢复过来,黄媛感激的看向三人。

    “救命之恩已经无以为报,再将我安全送回,我黄媛实在不知该如何回报三位,请受小女子一拜!”

    说着,黄媛便是想要对着三人躬身一拜。但她这一拜终究是没有拜下去,墨玉在一旁一把将她拉住了。

    陈鸢笑了笑,对着黄媛摆了摆手。

    “黄媛道友不必如此,我们只不过是路过顺手罢了。接下来的路,还要黄媛道友来引路才是。”

    黄媛一听这话,连忙回答没问题。她再一次感到庆幸,庆幸今天会遇到这样三个绝世好人,不止救了她的性命,还主动将她送回旧州城。这样的好人,黄媛只在古籍之中见过。

    “古人诚不欺我!”

    到了这个时候,黄媛心中只剩下了这一句感慨。

    原先一行三人,这次加上一个黄媛,变作了一行四人。只不过由于黄媛伤势有些严重,四人行进速度慢了不少。直到天色快要黑了,四个人才在黄媛的指引下,见到旧州城的轮廓。

    旧州城是一座不大的城池,远观城中已经亮起了点点星火。万千灯火点亮黑夜,也不过是如此景象。古旧的城墙,残破的黑夜,让旧州城看起来有些萧索。但从黄媛的诉说之中,三人知道这旧州城却是附近一座小有名气的城池。别看这座城池表面看起来没什么特色,而且还有些偏僻,但它实际上乃是一座客往很大的城池。并且来往的客人之中,多是有武艺傍身的凡俗人和一些修行者。

    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旧州城这样人际混杂的地方,便是造就了当地的民风剽悍。从黄媛的口中得知,像今日发生的事情,其实是时常有之的。只不过像黄家和刘家这样的冲突,却是实属罕见。两个家族虽是对立,但还没有到达这种暗地中刀兵相性的地步。今日的事情,实属有些奇怪。

    对于黄媛说的事情,陈鸢与墨玉点头听在耳中。而唐晓天听到这些,却是有些不可置否。嘴长在别人的身上,随便让她怎么说。没有亲眼见到,没有亲耳听到,唐晓天是不会轻易相信的。况且有些时候,亲眼见到和亲耳听到的东西,也不见得就是真的。

    手搭凉棚,唐晓天举目远眺。突然见到城外有着些许光芒浮现,他不禁仔细看去。这一看之下,顿时发现那些光芒赫然是灵力撞击产生的灵光。

    “诶!那里是怎么回事?”

    微皱眉头,唐晓天指向灵光所在之地。

    剩余三人闻言望去,但见远处灵光不时闪动,隐隐约约的还有人影模糊闪动。正在三人观看之际,一道异常闪亮的黄色光芒冲天而起。这光芒飞入空中,竟是有如一颗小太阳一般闪动。光芒持续了十数个呼吸,这才缓缓消散在空中。

    见到黄色光芒升空而起,黄媛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心情瞬间焦急了起来。

    “不好!那是我黄家的求救信号!”

    伴随着一声呼喊,黄媛就想飞快的朝着光芒升起的方向冲去。但此时她身上伤势颇重,这一剧烈活动,顿时让她身上的伤势更重了。刚刚止住流血的后背,再次崩裂开来。情不自禁的,黄媛姣好的面容扭曲起来。

    痛苦虽是痛苦,但黄媛并没有就此放弃。她紧咬牙关,身形踉跄这朝前跑去。陈鸢与墨玉看的心中不忍,二人纷纷闪身过去将黄媛搀住。

    “着什么急!就你现在这样子,过去也只是添麻烦罢了。不就是一群煅体期修士争斗吗,有什么值得焦急的。”

    说话之间,墨玉已经长剑在手。她看了自家师妹一眼,轻声交代一声。

    “她就交给你了,我先去前边看看!”

    伴随着墨玉这一句话落下,她整个人已经跃身空中。周身灵光一闪,墨玉身形飞快的朝着光芒升起的地方赶去。

    “凝气修士!”

    虽是早就有猜测,但当看到墨玉腾空飞行的时候,黄媛还是惊讶的喊出了声。

    笑着点了点头,陈鸢手上灵力浮现。她轻轻的贴在黄媛背后的伤口上,轻轻按压为她将裂开的伤口按压止血。伤口感到微微的疼痛,黄媛忍不住眉头皱成了一团。但相比起刚刚,这疼痛似乎轻了不少。

    为黄媛的伤口止住流血,陈鸢这时候才想起担心自家师姐。她微皱眉头,看向了唐晓天。

    “师姐一个人过去,会不会有事?”

    一听陈鸢的担心,唐晓天顿时笑了。

    “观看那打斗发出的灵光,正如墨玉仙子所言是一群锻体修士在争斗。仙子乃是一名凝气修士,岂会伤在一群锻体修士手上。”

    听到唐晓天这样一说,陈鸢心中也是安定下来。她冲着唐晓天笑了笑,接着又对着黄媛点了点头。

    “我们走吧!估计走得太慢了,师姐也会在那等的烦了!”

    三人对视一眼,点头开始赶路。只不过此时的三人,心中各有着想法。黄媛心中是对自家修士浓浓的担忧,陈鸢心中则是带着对自家师姐淡淡的担心,而唐晓天此时心中则是有些幸灾乐祸,因为他猜墨玉一定会遇到一些出乎她预料的事情。

    凝气修士闯进锻体修士的战场,那就犹如饿狼冲入了羊群。但墨玉来到一群锻体修士的交战之处的时候,却是顿时傻了眼。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自己因为走得匆忙忘记问黄家修士的特征了。此时所有的修士打做了一团,根本分不清谁对谁。

    “黄家修士何在?”

    不得已,墨玉在空中对着下方喊了一句。

    此时修士们正打的热闹,谁会理会这一句呼喊。况且这一声呼喊声音虽大,但和战场中的嘈杂声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了。墨玉的呼喊声,就像大浪中的一个水花一样不起眼。

    一众修士谁也没有注意上空,仍旧是自顾自的打着。此时正是见高下也是见生死的时候,谁要是分心定会死在对方手下。墨玉的声音无人应答,也是有这部分的原因。

    看着一群人无动于衷,墨玉心中没来由的发起了火。

    “欺人太甚!一群锻体修士竟是不拿凝气修士当回事?我叫你们知道一些厉害!”

    心中如此想着,墨玉空中身体猛地旋转起来。一道道剑光随着她的旋转,竟是向着下方而去。此时若是有人见到墨玉此时的样子,便会发现她竟是在空中舞出了一个剑光轮。光轮每转动一圈,便是有数不清的银白色剑光朝着下方射去。

    还在交战的煅体期修士们,根本没有人注意上空发生了什么。直到一名被击倒的修士倒地翻滚的时候,终于见到了空中落下的无数剑光。

    “什么东西?”

    倒地的修士还在奇怪,下一刻便是见到一道光芒打在他的耳畔。

    碰的一声,地面之上被打出了一个数尺的深坑。扬起的尘土一点也没有浪费,全都扑到了修士的脸上。

    “跑啊!想活命的赶紧跑啊!”

    也顾不得再想空中那些是什么了,这修士连滚带爬的大声呼唤着逃跑。

    修士如此狼狈的奔跑,顿时搅乱了几个战团。互相对立的修士借着机会,恰好相互分开准备下一轮的攻击。而他们这一停顿,恰巧有人见到了空中落下的剑光。

    “天啊!是剑光!”

    “如此多的剑光,我们逃不了的!”

    “天杀的!是谁如此埋伏我们两家!”

    见到空中剑光如瀑布般落下,下方的一众煅体期修士都是停了手。他们望向空中,心中充满了绝望。面对空中如此密集的剑光,他们是根本没有机会逃离的。他们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是有人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墨玉虽是心中有气,但实际上她出手还是很有分寸的。这一招声势虽然浩大,但其中威力却是马马虎虎。说句不好听的话,墨玉的这一招根本就是虚招。给墨玉一段时间,她兴许可以斩出剑光如瀑。但在这短短时间之内要她做到,她却是办不到。她这一招,最主要的目的则是让下方的修士停手罢了。

    远处的唐晓天等人见到剑光如瀑落下,一个个都是惊骇的不知该说些什么。黄媛情绪更是激动,忍不住的都惊叫出声。

    “师姐这是想干嘛?难道想将所有人一起杀了不成?”

    陈鸢惊讶的掩口,语气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唐晓天惊讶了一下,但看了看之后便是明白了怎么回事。轻笑一声,唐晓天轻轻摇了摇头。

    “真看不出来,墨玉仙子还真是聪明。我本想看她笑话,没想到她竟是想出了这个办法!”

    陈鸢听了唐晓天的话,顿时迷茫了起来。她感觉自己如今说的事情,似乎和唐晓天说的不是一件事。或者说两个人现在的思维,根本就是走在两条路上。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