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废少重生陈风〕〔陈风李佳佳柳碗〕〔我本凡人陈风〕〔夫人每天都打脸〕〔邪王,你家王妃不〕〔江南林若兰〕〔温酒谢珩〕〔重生女首富:娇养〕〔农门女首富:娇养〕〔三国之老师在此〕〔顾娇萧六郎〕〔青梅煮酒:妖娆戏〕〔猎魔法师〕〔从冒牌大学开始〕〔灭世女神君〕〔温言穆霆琛〕〔林北苏婉〕〔唯我独尊楚天江花〕〔唯我独尊楚天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二百二十八章 晓天摆道理,真相浮水面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唐晓天的一句问话,顿时让当场的修士们怔了一下。刘黄两家的凝气修士不是蠢人,听到唐晓天的话之后,立即反映了过来。他们各自看向身后的自己修士,小声的询问着争斗的原因。先前两个人向着这边过来,不过是被空中的剑光吸引而来的。而对于此地两家为何打起来,他们却是不知情的。

    两个人这一问之下,顿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许多参与争斗的修士,竟是不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战斗。有几名修士似乎知道原因,但也是诉说的模模糊糊。终于,经过一番询问之后,双方争斗的原因终于被弄清了。

    黄青山知道原因之后,深深的看了黄媛几眼。见到黄媛身上伤势颇重之后,他肯定的点了点头。

    转头看向刘鸿,黄青山眼中满是阴沉。

    “姓刘的!黄家修士说你们家的刘全有想要截杀我家大小姐,不知道这事你怎么解释这件事?”

    黄媛听了这话,顿时感到有些奇怪。刘全有截杀她的事情是真的,但当时她所带的人都被击杀了,不应该有人能够将消息传递出去才对。

    心中如此想着,黄媛刚想将这疑惑说出,便是听到对面的刘鸿同样脸色阴沉的开口。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怎么回事,但我却是听自家修士说刘全有被你们围在了山上。他们是得到消息,才会出城赶去营救!在这里与你们黄家修士遇到一起,这才发生口角打了起来。”

    刘鸿的一番话说完,顿时让黄青山大怒起来。他顾不得什么面子不面子的,指向刘鸿的鼻子便是大骂。

    “放你娘的屁!简直一派胡言!我家修士却是说,他们是想前去搭救大小姐,与你们刘家修士就此相遇,一言不合这才打了起来!”

    黄青山率先骂出口,刘鸿儒雅的外表干脆也丢到了九霄云外。

    “满嘴喷粪的东西,我看你是一派胡言才对。如今你黄家大小姐好好的在这,而我家刘全有却是不见了。你说,咱们两个说的话可以相信?”

    一面说自家大小姐被截杀,一面说自家关键修士消失无踪。两家人各执一词,顿时便是吵了起来。

    见到自己的一个问题引发了这个场面,唐晓天已是心中有了想法。

    “两位!不打算停一停听我一言?”

    唐晓天本事以为自己可以叫停两家修士,但他这次预料错了。他的一句话,不知是被人刻意忽略了还有真的忽略了,竟是无一人听他的话。

    眉头一皱,唐晓天竟是有些发怒。想他唐晓天也是一名凝气中期的修士,一群煅体期和两个凝气初期的家伙,竟是完全不将他的话听到耳中。

    眉头一皱,唐晓天口中低声发出一声冷哼。这一声冷哼声音很小,但落入在场的修士耳中却有如惊雷。情不自禁的,在场的修士全都打了个冷战。一众人似是约定好了一般,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唐晓天。只不过的是,他们目光之中没有多少敬意,蕴含更多的是一种探究。

    “你们带头人是凝气修士,莫非以为我就不是了?”

    一边笑着说出这番话,唐晓天一边对着脚下的地面轻轻跺了一脚。这看似轻轻的一脚,却是让地面咚了一声大响。方圆十几丈的地面,竟是在这一脚之下硬生生的唉下去半尺。

    所有人都在这方圆十丈的范围内,但从唐晓天施法到法术结束,他们竟是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待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均是心中大骇。能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施展法术,这没什么值得称道的。而能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让法术作用到人的身上,这就是可怕了。

    唐晓天刚刚一脚,是让众人脚下的地面矮了半尺。虽是没有直接作用到人的身上,但作用在他们脚下已经和身上没什么区别了。试想一下这一招若是攻击在他们身上,一众人会是什么下场已经不言而喻了。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变了,由原来的探究变成了惊惧。连同墨玉与陈鸢,她们看向唐晓天的目光也变了。二人一路以来对唐晓天了解的越深,越是觉得这人深不可测。一开始她们只是觉得唐晓天修为比他们高些,经历比她们多些,手段比他们厉害一些罢了。而如今看来,唐晓天似乎还隐藏着一些东西。这一手轻描淡写的法术,足以令人称道了。

    唐晓天并不知道他露的这一手引起二女的惊讶,他看着一众人的目光都是关注着自己,这才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两位,到了现在不感觉有些奇怪吗?”

    唐晓天说完这一句话,分辨看了黄青山与刘鸿一眼。

    黄青山虽是被唐晓天的手段镇住了,但还是脖子一梗开口回答。

    “道友你厉害是厉害,但别总是说一半藏一半,这让反而更容易让我们误会而已!”

    唐晓天闻言轻笑,摇了摇头暗道一声的确如此。很多时候都是这样,话不说不明,理不辩不清。像唐晓天这样的说话方式,和一些心思重的人交谈很合适。而和一些性子比较直的人交谈,则不是什么恰当的方式。因为就像黄青山所说的一样,表达的意思太过隐晦,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对着黄青山点了点头,唐晓天笑着开口。

    “刚刚我听了你们两家之言,黄家说是刘家发难截杀黄家大小姐黄媛,黄家修士听到了消息出城救援,与刘家修士遇到一起打了起来。而刘家却是说,刘家关键修士被黄家围堵山上,刘家修士听了消息出城救援,与黄家修士遇到一起打了起来。我叙述的事情,两位道友可觉得没错?”

    黄青山与刘鸿听了思索片刻,皆是点了点头。

    “呵呵!那这情况就有点意思了!好巧啊,黄家大小姐被截杀和刘家关键修士被围堵,齐全都是发生在城外。也对,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城中,也是有些不可能的。不过这没关系,两家修士因为不同的事情在城外遇到,又都是紧急的事情,又是一言不合打了起来,这就有些太巧了吧。”

    两名凝气修士闻言,都是紧紧皱起了眉头。

    一见二人表情,唐晓天轻轻点了点头。他微做思考,又是问向二人。

    “大家先前一直说是一言不合打了起来,我倒是奇怪,是因为说的什么一言不合?谁最先引发的冲突,那个人何在?是死是活?”

    这个问题一抛出来,无论是黄青山还是刘鸿都是楞了一下。随即二人反应过来,皆是看向自己煅体期修士。这一看之下,顿时让他们明白了什么。两家修士都是满脸迷茫,对于唐晓天问出的问题,竟是无一人能够答出。

    “可恶!被人算计了!”

    “什么人竟敢如此大胆,想将刘黄两家一起算计!”

    黄青山与刘鸿几乎同时大喝一声,二人这次的表情出奇的一致,皆是愤怒不已。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再反应不过来,就不能用笨来形容了。话说回来,能够修炼到凝气境界的,也没有一个是愚蠢的人。他们两个之前没有反应过来,不过是因为两家积怨已久,再加上都是情况不明造成的。如今他们经过唐晓天的稍加点播,便都明白了过来。

    对着二人轻轻一摆手,唐晓天制止了他们愤怒。抬手指了指黄媛,唐晓天缓缓说道。

    “有些事情倒也不是假的,比如说黄媛被截杀这件事情,就是货真价实的。若非是我与两位同道恰巧路过,说不定黄大小姐真的就香消玉殒了。”

    一众人闻言,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黄媛。这一瞬间的压力,让黄媛有些难以承受。知道过了几息的时间,她这才适应过来。

    轻轻吸了一口气,黄媛这才缓缓开口。

    “唐晓前辈说的没错,先前我在山上被刘全有截杀。若不是三位前辈就此路过,我真的就被他带着修士截杀了。”

    这一句话说出口,一众黄家修士顿时哗然,感情大小姐被截杀的事情是真的,自己一批人并没有来错。一切的罪魁祸首,果真是刘家。

    黄家修士的反应激烈,自是落在刘家修士的眼中。刘鸿含怒一笑,第一个摇头表示不信。一众刘家修士皆是双眼圆睁脸上含怒,对于黄媛说的话,他们也是不信的。说她自己被截杀倒是有可能,要说是刘全有干的,他们却是不相信的。

    黄媛没有注意到两家修士的反应,她低头沉思一下,顺便将自己的疑问一起说了出来。

    “不过我感到有些奇怪?刘全有将我带去的人全都击杀了,若不是三位前辈出手,我早就身陨了。逃回去的都是刘家修士,我被截杀的消息是如何传出去的。这消息不应该是刘家修士传出去的,因为他们不会自掘坟墓。还有一件事也很奇怪,我外出打猎的地点,并没有对外透漏。我很奇怪,刘全有是如何知道我的地点的。”

    借着说话的机会,黄媛将两个疑问一并说了出来。这两个疑问不仅引起了刘鸿与黄青山的注意,也是引起了两家修士们的关注。

    在场的修士安静了片刻,随即便是有刘家修士高声问出。

    “黄大小姐,你先前的话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但你说出的疑问,我倒是同样感到奇怪。你说是刘全有带人截杀的你,那我就有问题要问问了。刘全有前日独自一人出城失踪,他是如何带人截杀的你?况且你口口声声说是刘家修士,那你能确认那就是刘家修士?就连你说的刘全有是不是真的,那也待考证!”

    这修士的一句话,瞬间说出了许多刘家修士的心声。接二连三的刘家修士同样发问,顿时让黄媛不知该如何回答。

    “这”

    黄媛不是不想,但这两个问题的确让她没法回答。刘家修士的问题,顿时让她疑惑丛生。截杀她的刘家修士是不是真的,刘全有是不是真正的刘全有,这些她全都无法分辨。当初她遭逢截杀,慌张之下所见到的一切,未必是真实的。她判断那些人是刘家修士,不过是从服饰上分辨出来的罢了。至于刘全有,黄媛则是从面貌上来判断的。只是那人是不是真正的刘全有,黄媛现在也是不敢肯定了。

    黄媛紧皱眉头犹豫不定的表情,落在唐晓天的眼中,顿时让他明白了一些东西。

    “原来刚刚那刘家修士问出的话并不是毫无道理啊!刘家人未必是刘家人,刘全有也未必是刘全有,一切事情有可能都是有人蓄谋已久的安排!”

    唐晓天明白的事情,其余几个凝气修士也是明白过来。黄青山与刘鸿脸色难看,而墨玉与陈鸢此时则是满脸的恍然。

    “感情是有人想要借助你们两家关系不睦,想要挑动你们两家相处厮杀,近而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陈鸢微微点着头,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一众人闻言,皆是同意的点着头。若是么有人说谎的话,那这个猜测就是最有可能的。

    听到陈鸢说出这话,唐晓天顿时反应过来。他身形稍稍后撤了一些,让陈鸢和墨玉成为了众人的关注对方。一不小心,唐晓天发现自己竟然抢了两个人的风头。本来管事的是墨玉与陈鸢,不知不觉的情况下,他竟是也情不自禁的参与了进来。又是一个不小心震慑了一众修士,抢了二人的风头成了主角。

    事情似乎是弄清楚了,一众修士都是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在愤怒之余,一众修士们纷纷好奇是谁在算计他们两家。

    “多谢三位道友相助,若不是三位道友,今日我黄家必定损失惨重!”

    清楚了事情的大概,黄青山便是知道了眼前的三位凝气修士皆是为黄家着想。于是他也不吝惜自己的赞叹,拱手对着三人道谢。

    但他这话刚刚说出口,却又是觉得不对。人家帮了他们如此大忙,竟是不知道三个人名号为何。微微抱拳,黄青山便是开口询问三人的名号。

    “某家旧州城黄青山,不知三位道友如何称呼?”

    墨玉与陈鸢倒是没有多想,轻轻一抱拳便是报出了自己的名号。刚刚功劳最大的唐晓天,反而最后才笑着报出了自己唐晓的假名。

    一众刘家修士见到两拨人谈笑风生,顿时将目光看向自家的领头修士刘鸿。微做思索,刘鸿强挤出笑容走上前。对着三人微微抱拳,刘鸿这才缓缓开口。

    “此次多谢三位道友了!若不是三位道友帮我们弄清了真相,说不得我们两家真的遭了算计。我们刘家欠三位道友一个恩情,若是道友们有什么需求,自当告知我们一声便可。虽说我刘家不一定能够办到,但我们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我刘家刘全有还下落不明,恕我不能在此多陪几位了。”

    刘鸿这番话既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前,也是代表刘家表明了对待三人的态度。这番话看似平常,却是消灭了一种可能,消灭了黄家与三人联手对刘家发难的可能。

    陈鸢与墨玉并没有理解这番话的深层意思,她们两个只是抱拳回礼。一旁的唐晓天是什么人,自是听出了这番话中的深意。他若有深意的看了看刘鸿,同样抱拳回礼。只是在回礼之余,他还多了意味深长的笑意。

    刘鸿将三人的表情收在眼中,看了唐晓天一眼之后,顿时明白这才是三人之中最厉害的人。这厉害不只是先前的手段,还包括心计和阅历。就拿他和黄青山相比吧,两人都是凝气修士。交起手来,两个人可谓是半斤八两。但若是给他们一段时间,二人交手的情况便是黄青山身死。因为两个人相比,修为虽是相仿,但心计和阅历上,却是他刘鸿更胜一筹。不说别的,单说先前二人与唐晓天他们谈论的内容,变便可以看出来,黄青山要比他差的太远。

    黄青山只是感谢三个人而已,并没有任何的实际行动。漂亮话谁不会说,这种话根本没有人会稀罕。而刘鸿的一番话,不只是漂亮而已。刘鸿明明白白的告诉人三人,他们刘家会感谢三人,并明明白白的给了三人一个承诺。这承诺虽然也是空话,但至少代表了刘家的态度。

    单独对着唐晓天点了点头,刘鸿便是带着一众刘家修士离开了。唐晓天摇头一笑,心中却是反思起来。自己先前莫名其妙的举动,似乎被人看出来了。这之后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好像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如今对于陈鸢和墨玉管的这件闲事,唐晓天也是感觉有些头疼了。好像管的这件闲事有些复杂,有些超出了唐晓天的预料了。

    本来以为一群锻体修士的争斗没什么了不起,但没想到却是引出了两个家族的争斗,近而引动了凝气修士现身,再接下来则是发现还可能有幕后黑手。

    一切的一切,似乎变得越来越复杂了难懂。唐晓天心中一叹,竟是有些后悔纵容两个人管闲事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