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三十章 意外遇栽赃,愤然甩手去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唐晓天还在屋中思考着事情,不知不觉之间已是来到深夜。想了半天没有个头绪,唐晓天不由得叹了口气。正当此时,他似乎听到房门被什么敲响了一下。下意识的偏头看去,果见自己布置下的隔音结界轻微晃动了一下。

    “什么人这么晚了过来找我?”

    心下疑问,唐晓天起身走向房门。

    刚刚伸手打开房门,唐晓天便觉一道劲风向他面门袭来。双眼猛地一缩,唐晓天头一偏便是躲开那道劲风。砰的一声轻响,屋内的地板震动了一下。一块小小的石子嵌入其中,扬起了些许木屑。

    瞄了一眼那块石子,唐晓天暗骂一声倒霉。他自然知道这石子不是袭击他的,而是为了敲门用的。但饶是如此,仍是让他心中郁闷。你说这不是倒霉是什么?早一点开门那石子也不会飞过来,晚一点儿石子则是已经落地,断是没有先前的一幕。

    丢出石子的人似乎也是目睹了这一幕,兴许是忍不住笑意,隐于暗处的他竟是身体一抖弄出了点声响。唐晓天循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便见到一道模糊的人影闪动了一下。

    “谁!”

    压低声音,唐晓天清喝了一声。

    那人影知道自己被察觉到了,对着唐晓天猛地一抬手。一道金光间不容发的从他手中飞出,朝着唐晓天直接飞去。

    “该死!”

    心中骂了一声,唐晓天一闪身准备将金光躲开。但哪知他刚刚作出躲避的动作,那金光却是跟着他转了一下方向。心中一惊,唐晓天就要抬手发出灵光将金光击散。但此时的金光却是猛地无声爆开,化作四散的光碎消失在空中。与此同时,一张小小的纸条飘飘然的飞到了唐晓天的面前。

    伸手捏住纸条,唐晓天下意识的朝着纸条上看去。但见纸条之上别无他物,只有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城外西郊大槐树下一叙。

    “城外西郊大槐树一叙而并非是一见?莫非这人和我认识?不对啊!这圣土之上我认识的人不多啊,会是谁呢?”

    看着纸条上的内容,唐晓天心中满是疑惑。他正想查看一下纸条上的字迹,但此时却见纸条竟是无火自燃化作了飞灰。轻轻一松手,纸条化作的飞灰落于地上消失于无。

    “好谨慎的人!竟是没打算留下丝毫痕迹!”

    双眼一亮,唐晓天暗暗佩服对方的小心谨慎。

    一叙和一见,这两个词语看似差不多,但其中的意思却是区别很大。叙这个词语,有着熟人见面相互诉说的意思。而见这个词语,则是多用于陌生人之间碰面。从纸条用词上来说,留下纸条之人与唐晓天是认识的。

    “如今时辰已经如此之晚,估计陈鸢与墨玉已经睡下了。但这人这是约我西郊一叙,我究竟是去还是不去?”

    踟蹰的在原地踱了几步,唐晓天猛地一跺脚,他终于是下定了决定。

    “去!有什么不敢去的!这旧州城又没有跃凡修士,我怕个篮子!都是凝气修士,我就相信还能翻起什么浪不成!想我唐晓天也不是吃素的,大风大浪经历的不比别人来的少!”

    自言自语的为自己打气了一番,唐晓天随手将屋中的隔音结界收去。看了看四周的情况,唐晓天几个闪身之间便是离开了黄家。他自以为自己走的隐秘无人得知,但其一举一动早在某些人的注意之下。唐晓天不知道,在他离去没多久之后,却是有一人悄悄的潜入他的住处

    旧州城的城门已经关闭了,但对于修行者而言,这城门如同虚设。门其实就是那么回事,它防备是君子,而非是那些高来高去,力量强大之辈。就比如说房门防不住小偷,因为他们总有这样那样的手段破开房门或绕开房门。

    很是轻松的一个纵身跳出了旧州城,唐晓天看了一眼方向便是朝着城外西郊而去。不过是盏茶时间,唐晓天便是见到了约定见面的大槐树。离着还有一段距离,他身形猛地顿住,捏住下巴却是思考了起来。

    “若是这样直接过去,那不免显得有些莽撞了。我又不是王小安,怎么会就这样直愣愣的冲过去!”

    心中如此想着,唐晓天以大槐树为中心,远远的绕了一个大圈。唐晓天虽是没和被人商量一下便跑了过来,但实际上他并没有失去警惕心。有勇气赴约是一回事,将自己直接暴露在别人面前又是一回事。唐晓天此时做的,便是在远处观察大槐树下的情况。他希望趁此机会,能够提前知晓那里的情况。

    一开始的时候,他见到大槐树下并没有什么人。这一发现,顿时让他心中疑惑起来。明明是有人约他见面,却是约他的人还没到,这未免有些奇怪。

    “难道这只是一个局,是故意引诱我过来?”

    心中如此想着,唐晓天行动起来更加小心了。兜兜转转了小半会儿,唐晓天终于是将大槐树周围的情况看清楚了。大槐树下并不是向他先前见到的那样无人,而是有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站在槐树的阴影之下。此时正是深夜,若不是仔细查看很难看出树影之下有人存在。唐晓天虽是修士,但此时他距离那人影实在太远了,故而那人的相貌他并没有看清楚,只是隐约觉得那人的身形有些眼熟。

    “有病不是?若是不想让被别人发现,干脆换个更加隐秘的地方不就算了,闲着没事藏在阴影里边干什么?怕来的人直接找到他不成?那还约个屁啊!”

    心中腹诽一句,唐晓天朝着大槐树下的人影赶去。

    槐树下的人影也很是机警,唐晓天赶来途中弄出的一点声音,被他成功捕捉到了。这人身形一怔,立即侧耳倾听。不过是一息的时间,唐晓天的位置便被他锁定。与此同时他浑身紧绷,已是做好了情况不对随时出手的准备。

    依照唐晓天的本事,无声无息的接近树下的人应该很容易。他之所以弄出了响动,不过是为了提醒一下树下的人,他已经过来了。只不过在行进途中,他发现树下的人满身戒备的样子,到时感到十分的惊奇。对方既然敢潜入黄家,又是敢直接约他过来,想是应该做了完全的准备才对。如今这幅如临大敌的样子,却是让唐晓天没有想到的。

    “我唐晓天什么时候竟然这样了,让我认识的人如此忌惮?”

    好笑的自嘲了一句,唐晓天几个闪身之际便是来到了槐树之下。只是当他看清槐树之下的人影时,却是愣在了原地。树下等候的人影的确是他认识的,只不过是他今日刚刚认识的。与其说是认识,不如说是匆匆见了一面罢了。

    眉头深深皱起,唐晓天奇怪的看向对方。

    “刘鸿道友,怎么是你?不知道友深夜约我过来,所为何事?”

    唐晓天本以为对方会做出回答,但对方听了他的话后却是满是迷茫,更多的则是不解。

    “诶?这情况不太对啊!”

    脑海中某道光芒一闪,唐晓天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头。

    下一刻,刘鸿的话语便是给他做了证明。

    “唐晓道友,不是你约我过来的吗?我是在屋中休息的时候,突然一道灵光射了进来。灵光消散之,便是落下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约定的地点和你的留名。”

    看着对面刘鸿脸上的表情由迷茫转到不解,再由不解变作惊讶,唐晓天心中有一句脏话就要破口而出。深深吸了一口气,唐晓天向刘鸿伸出手。

    “纸条拿来我看一下!”

    刘鸿皱了一下眉头,接着便说道。

    “自己燃烧成了飞灰!”

    暗自点了一下头,唐晓天心道果然如此。脸色变得微微有些难看,唐晓天就要开口解释下他自己的想法。但还没等他开口,刘鸿便是抢先开口。

    “不对!这是个阴谋!是有人故意将我们两个聚到了一起!”

    刘鸿也不是蠢人,他见到唐晓天的表情变化再结合先前他的话语,便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说出这番话的第一时间,他便是做出了戒备姿态。身体一侧,周围的一切便是尽收他的眼底。唐晓天没有回话刘鸿的话,只是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他动作虽是没变,但周围的一切同样被他收入眼底。

    两个人就这样在树下戒备了盏茶时间,唐晓天在这期间也是放出了神识查探周围情况。发现周围并没有埋伏和隐藏的暗手之后,唐晓天却是疑惑起来。

    “只是将我们两个诓骗到此处,却并没有任何埋伏?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他刚这样自问了一句,便是猛然间有了答案。

    “不好!这是在拖延时间!”

    心念至此,唐晓天立即收起了戒备姿态。他转头看向刘鸿,小声低喝了一句。

    “刘道友速速回去,这是调虎离山!诓骗我们过来的人,应该是想拖延我们的时间!”

    闻听此言,刘鸿也是幡然醒悟。顾不得其他,刘鸿对着唐晓天猛得一抱拳。整个人突然拔地而起,朝着旧州城急忙飞去。唐晓天也来不及回礼,身形一转瞬间现身到空中。微抖双肩,他整个人如同一道流星一般射向旧州城黄家方向。

    修为的差距体现在方方面面,就比如拿此时二人的飞行速度来说吧。二人都是全力赶路,但两个人的速度却有着极大的差异。刘鸿虽然是先走的,但唐晓天却是后来者居上。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他便是超越了刘鸿率先飞进了旧州城。刘鸿见到这一幕,心中瞬间是惊讶无比,但想到唐晓天先前展示的手段,他又是释然了。

    两个人有先有后飞进旧州城,但这样明目张胆的行为,却是被许多人看了个正着。两个人丝毫没有在意这些,都是全速向着各自的目的地赶去。

    周身光芒一敛,唐晓天现身于黄家上空。看着下方毫无异常的黄家,唐晓天心中在感到奇怪的时候,又是没来由的心中一紧。他闹不清楚自己为何心中会紧张,下一刻却是见到黄家的数名修士仰头看向他。与此同时,呼呼啦啦一群人从黄家院子中涌了出来,更有一名凝气修士直接跃入空中到了他的面前。

    “唐晓道友,不知你深夜去了哪里,又是见了什么人?”

    看着对面脸色有些阴沉的唐晓天,黄青山眉头紧皱脸色凝重的抱拳开口。

    唐晓天看了看脚下的一众黄家修士,又看了看对面的黄青山,他觉得应该是在他离开的期间发生了一些对黄家很重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事?”

    唐晓天微皱眉头,看向了对面的黄青山。

    “不瞒道友,刚刚就在不久,有人悄然潜入黄家窃走了我黄家祖传功法。这人修为十分高深,貌似有凝气修为。他没有惊动什么人,便是带着功法直接离开了。若非是我黄家修士偶然发现宝库内功法丢失,估计这事要到很久才会被发现。”

    唐晓天了然的点了点头,知道黄青山是怀疑到了自己身上。他稍稍思量了一下,瞬间便将先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联系到了一起。

    “先是将我和刘鸿约到一起,在是无形之中拖延了我们一段时间,我们赶回来的时候应该也被人看到了。如此说来,这一切早就安排好了想抵赖也是办不到的。只是这是何人所为,竟是将我狠狠的利用了一把。”

    将事情分析了一下,唐晓天便是知晓了个大概。他看了看满脸严肃的黄青山,也是没有隐瞒与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去向。

    “我接到有人传书,约我到城外西郊一见。见了面之后,才知道那人是刘鸿。”

    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黄青山微微叹气一声。

    “唐晓道友果然快人快语,只是这话中有些不实。”

    说着,黄青山就在唐晓天不明所以的目光中,弹手飞出一张纸条。

    接过纸条,唐晓天下意识的看向上面。之间上面的字迹与自己先前见到的纸条一般无二,只是纸条上多了三个字—刘鸿留。

    “王八蛋,别让我知道这是谁干的!不过话说回来,这安排环环相扣,真是厉害啊!”

    心中对于算计他的人既是佩服又是辱骂,唐晓天面上却是摆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轻轻抖着手中的纸条,唐晓天笑着看向黄青山。

    “道友以为是我趁机来黄家偷走了家传功法,又是趁着天黑将这黄家的祖传功法送给了刘家的刘鸿?”

    黄青山闻言轻吸了一口气,因为他发现唐晓天说的话,竟然与他心中所想大致差不多。虽是惊讶于唐晓天的说法,但他还是假装不明的摇了摇头。

    “唐晓道友莫要误会,我知道此事有些蹊跷。但这纸条却是在你门缝中露出一角,有深夜去会见刘鸿这也是你自己说的,这就”

    黄青山的话没有说下去,但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种种情况对比下来,黄家功法被盗的事情,的确是唐晓天的嫌疑最大。

    “只是想找我的麻烦,但并没有招惹陈鸢与墨玉。看来暗中布局的人,不想招惹她们两个,或者是觉得她们还有利用价值。也好,我不如就借此机会,暗中看看这到底是是什么人布置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做着一切!”

    脑海中考虑这些的时候,唐晓天已然见到陈鸢与墨玉从地面上冲到空中。黄家闹得这样大张旗鼓,不可能不惊动陈鸢与墨玉两个凝气修士。

    看到二人飞到空中,唐晓天快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传音给二人,同时将自己的打算也是一并告诉了二人。对于这一切,因为各种手段的差异,黄青山并没有发现唐晓天的所为所为。

    黄青山自然也是发现了陈鸢与墨玉,正当他想要和二人打声招呼解说如今情况的时候,唐晓天却是率先开口了。

    只见他轻轻摇头,接下来却是冷笑着说道。

    “想我唐晓好歹也是凝气修士,不说手段要比你们高出不少,单是说境界也不必你黄家家主低。盗取你们黄家功法?你们也配!?莫说我没有盗你黄家功法,就算是盗了你们又能奈我如何?”

    唐晓天的这句话是赤 裸裸的挑衅,这句话一说出口无论他先前对黄家有多少恩情,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不止如此,双方之间还因此多了几分仇怨。

    此时无论是空中的黄青山,还是下方的一众黄家修士,都是用敌视的目光看向唐晓天。只是唐晓天仿若未觉一般,笑着和陈鸢、墨玉招手。

    “两位仙子,看来这什么黄家不欢迎我们啊。不知两位仙子,可愿随我唐某人离开这里。别看黄家有两名凝气修士,但就凭他们还拦不住我!”

    “放肆!”

    “大胆!”

    天上地下响起了两个声音,一个声音是黄青山的,另一个声音则是未现身的黄天霸。

    唐晓天并没有理会二人,而是直直的看向陈鸢与墨玉,继续笑着说道。

    “怎么样,两位仙子可否答应?”

    势在必得的笑容和得意地姿态,让唐晓天此时看起来分外的讨厌。陈鸢与墨玉纷纷皱起了眉头,二人在他期待的目光之中,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唐晓道友,我真是看错了人。一路以来,我竟是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果然啊,知人知面不知心。”

    陈鸢轻轻叹息着,脸上表情极为冷漠。墨玉没有说话,只不过同样是脸色冰冷的点着头。

    陈鸢的一句话让唐晓天蓦然变色,他双眼骤然缩了一缩,接着冷笑了一声。

    “呵呵!女人真是说翻脸便翻脸,一路来的同伴都能因为别人几句话便说抛下便抛下。哼哼!两位仙子,我不在你们自己小心,免得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人心这东西,险的狠啊!”

    明明是一番警告的话语,唐晓天却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这让人听起来,带着些许诅咒的意味。

    说完这番话,唐晓天冷笑一声看向周围。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唐晓走也!”

    伴随着唐晓天这话落下,他的身形如同墨影一般逐渐拉长,不过是一个呼吸之间便消失不见。

    一众黄家修士见此都是愣住了,随即他们才反应过来,吵吵闹闹四处奔走。而作为黄家凝气修士的黄青山,则是身形动了动便叹气一声。他知道自己是追不上唐晓天的,就连自家家主黄霸天也是追之不上。否则的话,黄霸天早已追出去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