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三十一章 静心见异情,一语终成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轻轻摇了摇头,黄青山摆了摆手,对着下方混乱得人群轻轻说了一句。

    “罢了!都回去吧!这事情交给我们吧,你们就别参与了。”

    这一句话说得很轻,但却是通过传音术传递到下方的每一名修士的耳中。刚刚还是有些混乱的黄家修士,听到这话之后却都是直接愣住了。

    有人难以理解黄青山的吩咐,不禁抬头高呼。

    “二家主,难道这事情就这样算了!我们不甘心啊!”

    有人带头疑问,于是便有人跟着应和了。

    “是啊!难道就任由那贼人跑了?”

    “不能就此算了!”

    “对!不能放过那贼人,我们要将祖传功法追回!”

    一众黄家修士振臂高呼,场面一是看起来十分悲壮。黄青山心中同样悲愤,但他却只能将这悲愤压下。首先功法是不是唐晓天盗走的这无法确认;再者而言人家刚刚从你眼皮底下走了,即便是人家盗走的,你也拿人家没有办法。

    想到这里,黄青山心中又是叹息一声。但他心中的无奈无人理解,此时只能面上装作严肃的大喝了一声。

    “一群混账!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一群家伙胡乱嚷什么?怕别人不知道我黄家出事了?”

    一众黄家修士闻听此言,都是沉默不语了。他们一个个低着头,眼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愤怒。久久,黄家修士这才一个个抬起头,眼中流露出坚定之色。

    看到这一幕,黄青山心中颇为欣慰。一时的得失只是一时,若是黄家修士因此一蹶不振那便是这一代的损失了。知耻而后勇,黄家修士如今的表现正是这个词语的真实写照。

    看着下方的一众修士,黄青山深吸一口气大声说道。

    “赶紧一个个滚回去!滚回去修炼!滚回去休息!今日的事情大家都给我记住了来了,来日不让这种事再在黄家发生!”

    “是!”

    “是!谨遵二家主命令!”

    “今日之事定不会再发生!”

    在一声接一声的应答之中,黄家修士一个个抱拳称是,默默地含怒离开。

    黄家整的如此热闹,整个旧州城几乎全被惊动了。城中的许多修士先前都是一直在看热闹,直到黄家修士散了之后这才一一离去。感受到周围一道道探寻的神识逐渐散去,黄青山这才脸色难看的吐出一口气。

    转头看了一眼还没离去的陈鸢与墨玉,黄青山强迫自己挤出一个笑容。微微拱了拱手,黄青山轻声说道。

    “今日之事让两位仙子看笑话了!不过无妨,只要两位仙子不介意,这黄家您二位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

    轻轻点了点头,陈鸢抱拳回礼。

    “二家主说的哪里话,该是我二人对不起黄家才对。这唐晓与我二人一路行来,看起来也倒是一个满身正气的人。到哪里知道,却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陈鸢没有为唐晓天辩解什么,反而直接给他定了性。这一点,出乎了黄青山的预料。先前唐晓天与陈鸢之间的对话,黄青山虽然听出了是这个意思,但这话从陈鸢口中亲口说出来,还是让他颇为意外。

    “陈鸢仙子,功法究竟是不是唐晓盗走的还未可知,是不是”

    陈鸢摇头摆手,直接拦住了黄青山接下来的话。她脸色微微凝重,颇为正式的说道。

    “二家主无需多言!功法是不是唐晓盗走的,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是也罢不是也罢,总之这人从今天起就当做我不认识了。黄家丢功法的事情,说到底还是我们来之后才发生的。若是寻根溯源的话,多少我们也是有些责任的。”

    话说到这里,陈鸢微微停顿了一些。她偏头看向自己师姐,仿佛在征询她的意见。而墨玉也似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微微点头同意了。

    黄青山从陈鸢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就已经是愣住了。他是在没有想到,会有人闲着没事往自己身上揽事的。莫说黄家的事情表面看去与二人无关,就是有关系也应该躲开才对。而这两位仙子的举动,着实让他看不懂。

    有几句叫做你看不懂没关系啊,我来告诉你啊。就在陈鸢与墨玉默契的沟通完毕之后,答案便是揭晓了。

    轻轻一笑,陈鸢顿时如同一朵盛开的白莲一般。

    “二家主,刚刚我已与师姐达成约定。此事多少与我二人有些关系,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不是。这些日子我与师姐便在黄家住下,帮忙查探功法丢失的事情。若是黄家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派人交代一声,我二人自是责无旁贷。”

    这一番话放下之后,陈鸢与墨玉点了点头便是转身离去。而一旁呆愣的黄青山思索这番话后这才反应过来。他眨了眨眼,想要拦住二人。

    “不是两位仙子”

    黄青山的原意是让二人找机会离去,毕竟黄家出了这样的事情,是不便再招待二人了。哪知被陈鸢的一阵抢白,却是莫名其妙的将二人留了下来。对于这事情,让黄青山有些哭笑不得。摇头叹息一声,黄青山也只好任由二人自己看着办了。

    黄青山不知道,此时陈鸢却是心中乐开了花。她和墨玉一边回到自己的住处,一边路上传音。而二人所谈论的内容,正是先前发生的事情。

    “这宗外也真是够危险的,没想到师妹你才出来多长时间啊,就变得如此阴险了!”

    墨玉话中的调侃意味,陈鸢自是听了出来。她呵呵一笑,却是开口辩解道。

    “哪是我阴险啊,明明是那唐晓阴险。刚刚那番话,是他离去之时传音给我的。我倒是十分惊讶,这人竟能将人心揣摩的如此透彻。黄青山在他走后的许多表现,全都和他说的大致差不多。我说的那番话,是唐晓着重交代的。他告诉我想要知道情情的真相,就拌做和他翻脸趁机留在黄家。若是所料不错的话,这几天就应该会有人找上我们。”

    墨玉嘴角一笑,神态却是没有丝毫变化。她不忘前行,悄然传音与陈鸢。

    “师妹就如此信任唐晓那小子?这小子颇不实诚,看起来有许多东西瞒着我们。万一这黄家功法,真的是他盗走的怎么办?”

    陈鸢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传音先回了对方一阵银铃般的一阵笑声。笑过之后,她这才缓缓说道。

    “师姐莫是说笑了,你能看出唐晓有许多事情瞒着我们,难道就看不出他所修习的功法很是高级嘛。在我看来,他所修习的功法,一点也不比我们差。在变化方面,还要胜过我二人的功法。他本身功法如此高级,岂会看上什么黄家祖传的功法?不用说,这栽赃嫁祸的可能性极大。”

    墨玉听了这解释,只是回了一个嗯字。过了几息的时间,她犹豫了一下这才重新开口。

    “如果,我说是如果。如果事情和唐晓真有关系,他就此一去不回了,那你怎么办?”

    陈鸢不着痕迹的摇了一下头,直到二人来到住处的时候,她这才用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

    “不会的!我相信唐晓的为人,他不像是那种骗人的人。”

    “但他有事情瞒着我们!”

    墨玉也没有多辩解,只是不轻不重的回了这一句话。

    “我们也同样瞒着他事情,这不就扯平了。在修行界,谁还没有点秘密?”

    陈鸢一步不让,直接用这句话回答了墨玉。

    “但他说的话也没错,知人知面不知心!”

    墨玉轻轻瞟了陈鸢一眼,这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陈鸢也没有回话,只是在推开房门进入的一刹那,她轻轻回了一句。

    “若是他骗了我,我就当做从此再也不认识他。这一段时光,就当做一段美好的回忆而已。”

    墨玉闻言轻轻叹了一口气,敛了敛情绪回了一句。

    “若是他没有骗你呢?我们接着一起上路?那以后呢?没机会的”

    陈鸢闻言顿了一下,过了几息时间才回了一句。

    “以后的事情以后说,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陈鸢回答的爽快,但若是有人见到她此时的表情,便会察觉到她那平淡之下隐藏的一抹不甘。

    听了这话,墨玉也没有多说什么,叹了口气之后也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黄家丢了功法的事情在旧州城中传了开来。有人对此表示叹息;有人对此表示愤慨;也有人幸灾乐祸;当然更多的人对此表示漠视,若是问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但这事情黄家却是没有人站出来说些什么,他们一如平常的修炼、生活,仿佛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于是即便是丢了功法这样的大事,也是在没有了后续之后,逐渐降温消失在人们的耳中。

    在这几天来,墨玉和陈鸢出奇的平静。两个人并没有像先前和黄青山说的一样,主动帮二人调查功法被盗的事情。两个人反而是守在自己的住处闭门不出,仿若进入到了闭关之中一般。黄青山一开始还想委婉的劝二人离开,但看到她们这个样子,也是无可奈何了,只好听之任之了。吩咐了一下要满足二人的要求之后,黄青山便不再理会两个人了。如今黄家的情况,实则是外松内紧。黄家的凝气修士虽是怀疑是外人盗走了功法,但她们也没有排除是内鬼盗走了功法。有极大的可能,是里应外合一起出手将功法盗走的。

    时间一晃便是七日过去了,黄家丢失功法的事情彻底消失在人们耳中。而就在这个时候,却是有人敲响了陈鸢与墨玉住处的房门。房中的两个人听到房门有响动,第一时间全都睁开了眼睛。她们二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几个字—果然来了!

    墨玉身形一纵,便是来到了门前。她伸手就要开口,哪知陈鸢却是快步来到她跟前,一把将她的手抓住。

    “师姐不要着急!若是人家刚一敲门我们就急着打开,难免会引起人家的怀疑。若是真像唐晓猜测的一样,有人想要利用我们做出点事,那便说明这人极为擅长计谋,我们不得不做的真切一些!”

    陈鸢的话极为有道理,墨玉听了同意的点了点头。

    听着房门响了一声又一声,直到十几息的时间过去之后,陈鸢这才轻轻点了点头。她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又指了指墨玉的眉心。陈鸢无声的张口,对着墨玉摆了几个口型。墨玉会意的点了点头,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陈鸢脸上一笑,随即也是皱起眉。紧接着,她手微微一抬,直接将门打了开来。

    伴随着吱呀一声,房门向着两边敞开。一道人影随着房门的打开,缓缓出现在二人面前。只见这人身材不高,相貌也不甚出众,总体看起来只能用普通二字来形容。这人的形貌虽是无任何出奇之处,但这人的身份却是一点也不简单。

    “三家主?”

    墨玉见到来人,不由的直接喊出了对方的身份。

    闻听墨玉认出了自己,黄家三家主拱手一笑。

    “墨玉仙子真是过目不忘,没想到还记得我黄青玄。”

    这话纯粹是废话,过目不忘对于修行者来说再是简单不过了。修行者经过灵力淬体之后,都变得耳聪目明,这记忆力自是要比凡俗人高出许多。作为凝气修士,这记忆力自是过目不忘的程度了。这一点,只要是个修士都清楚的。这话拿来称赞凝气修士,实际上就是属于那种没什么营养的呵呵。

    “三家主此次前来,不知有什么事情?”

    见黄青玄不知该如何开口,陈鸢索性直接问了他的来意。

    看着陈鸢和墨玉站在门前没打算让他进去的意思,黄青玄微微有些尴尬。他打量了一下周围,装作不甚在意的笑着说道。

    “两位仙子,在下特来此处有要事相求,不知两位”

    闻听此言,陈鸢与墨玉这才猛然惊醒过来,急忙各自一闪身,为黄青玄让出一条道路。

    黄青玄见此笑着对二人拱了拱手,这才从二人之间进入了房间。黄青玄没有见到,就在他进入房间的那一刻,墨玉与陈鸢对视一眼,各自传音告诫对方少说多听。

    没错!少说多听!这正是唐晓天在离去的时候告诫他们的。有道是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唐晓天离去时就告诉他们,若是有人找上她们两个,只要记住找她们的目的即可,不要轻易答应什么,也不要过多的透漏自己的信息,但可以问一些东西,但也不要太多,否则容易引起对方的怀疑。若是要透漏信息也可以,可以选择性的说一些,也可以适当加一些假话进去,毕竟半真半假的东西是很难分清真假的。

    三人屋中坐定,黄青玄却是喧宾夺主的直接关上房门,随手布置下了一个隔音结界。这一举动,顿时让陈鸢和墨玉挑了挑眉。

    察觉到二人的动作,黄青玄立即笑着开口。

    “两位仙子莫要误会,实在是此事非同小可!不这样做,我心中的实难安稳。”

    呵呵笑着,黄青玄对着二人告罪的一抱拳。

    陈鸢与墨玉二人点了点头,示意对方接着说。黄青玄见到二人一语不说的样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他先前的举动就是为了引起二人的注意,借此机会引起二人的好奇心。而现在,他感觉自己先前的行为有些多余,而且还轻微的引起了二人的反感。

    黄青玄哪里知道,陈鸢与墨玉对他的反感,主因并不是他喧宾夺主的行为,而是因为猜测到了这人是为了利用他们而来的。也亏得黄青玄不知道,若是他知道的话,说不定此时他早就一溜烟的逃开了。

    颇为无趣的摇了摇头,黄青玄这才缓缓说道。

    “不瞒二位仙子,如今我黄家遇到了难处。自从祖传功法丢失之后,我黄家表面看起来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但在旧州城中的声望却是每况愈下。如今提起我黄家,都已经成了旧州城的一个笑柄。”

    黄青玄说到这里微微停顿,似是在等着二人询问他让二人做什么。但等了几息的时间,只见二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不闻二人询问他想听到的,于是他张了张口竟是一时有些语塞。

    又是过了几息的时间,黄青玄这才缓过来。他叹了口气,装作不在意的继续开口。

    “为了提升我黄家在旧州城的威望,特来请求两位仙子出手相助。”

    终于将自己的目的说出,黄青玄不由得对着二人郑重的抱了抱拳。

    陈鸢与墨玉对视一眼,纷纷从对方眼中读出了可以开口问了的意思。对着墨玉微微一点头,陈鸢眉头微拧的看向黄青玄。

    “三家主还是将事情说明白的为好,否则我二人也不敢轻易答应下来。我二人虽是凝气修士,但这修为放在圣土还是不值一提的。不要说遇到跃凡修士,单是遇到凝气中期的修士,我二人也是不敌。”

    闻听陈鸢如此话语,黄青玄脸上不着痕迹的露出一个笑容,随即便被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他明白陈鸢的言外之意,知道对方大致已经答应了他。若是事情在二人能够解决的范围之内,两个人是绝对不会推脱的。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