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大唐孽子〕〔爹地,大佬妈咪掉〕〔当反派真是太爽了〕〔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太古龙象诀〕〔魔眼小神医〕〔人到中年〕〔总有人逼本小姐用〕〔魔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神级狂婿龙王殿〕〔等四季也等你〕〔重生神豪的悠闲生〕〔不败战神苏泽〕〔网游之我有全能外〕〔诡异世界生存手册〕〔综漫此子不可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三十二章 暗中狠毒计,半路图穷现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装作一番沉吟的样子,黄青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略微过了盏茶的时间,黄青玄这才面色凝重的缓缓开口。

    “本来这事是涉及到旧州城的隐秘,但既然是我黄家求助两位仙子帮忙,那我便不做那刻意隐瞒的小人了。事情是这样的”

    在黄青玄的缓缓诉说中,墨玉与陈鸢二人,逐渐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在旧州城东方,有着一座隐藏较深的灵石矿,这处灵石矿一直被旧州城中的各大修行家族控制着。每过一段时间,掌控灵石矿的修行家族便会派出各家凝气修士前去镇守。而六天之后,就该轮到黄家派出自家的凝气修士了。

    但如今的情况,黄家却是无暇派出自家凝气修士。黄青山在追查功法丢失的事情,而作为镇守家族的黄天霸则是轻易不能出动。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因为黄家丢失功法的事情,让他们在旧州城的声誉受到严重损失。于是一些想要趁机上位的修行家族,便是联手打起了黄家的主意。

    黄家有黄天霸坐镇,那些想要趁机上位的修行家族自是不敢造次。但黄家的黄青山又是腾不出手去驻守,这便给了那些家族一个很好的借口。诸个掌握灵石矿的修行家族一商议,便是拿出了一个主意。若是黄家能够派出凝气修士驻守灵石矿,那此次事情便当作罢。若是黄家派不出人,那只能暂时让别的修行家代替镇守。

    暂时让别的修行家代替镇守,这话说得好听。这镇守的资格只要一被替换,谁还会愿意归还回去。灵石矿镇守的资格,可是代表着灵石的瓜分资格。丢失了灵石矿的镇守资格,无异于将瓜分灵石的资格拱手相让。到手的灵石瓜分资格再还回去,有哪个傻子愿意这样做?

    清楚了事情的原委,陈鸢与墨玉皆是目露凝重的看向对方。想到唐晓天临走之前的交代,陈鸢装作深思熟虑的样子。直到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她这才缓缓弹吐出一口气。轻抿了一下朱唇,陈鸢缓缓开口。

    “三家主,此事无论是对你们黄家还是对我们二人,都是颇为的重要。这件事情容我们考虑一番,暂时不能直接应下。”

    黄青玄微微皱眉,随即眉头舒展开来,缓缓点了点头,他很是善解人意的说道。

    “自是可以,只是还剩下区区六日,时日无多,我怕”

    黄青玄后边的话没有说,但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他是怕二人不答应,反而耽误了他另找他人的时间。只是这话不好明说出来,故而才可以的没有说出来。只是这话不说出来,反而要比说出来更为的可怕。因为这话不说出来,无形之间便是给了陈鸢一种迫切的压力。而说了出来,反倒是变成了无礼的逼问。因为毕竟是求人办事,有些话虽是要问,但不适合直接问出来。

    陈鸢自是明白黄青玄的意思,她微做思考,便是伸出了两根青葱般的手指。抬头看向黄青玄,陈鸢很是自信的说道。

    “三家主放心,有些事情我们有分寸。两天时间,我们需要两天时间考虑一下。”

    黄青玄微微惊讶了一下,他没想到陈鸢没有直接应下他的请求,反而是争取了一个缓冲时机,但随即一想他也是明白过来了。换做是他自己,这种事情也不会轻易答应下来,是要经过一番考虑的,无关乎阅历的深浅。

    收回那一丝惊讶,黄青玄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他猛地想到什么,急忙又是对着二人一抱拳。

    “仙子所言极是,如此重要的事情还是需要考虑一下的。只是这事情在黄家只有少数人知道,还请两位仙子不要和别人说起。若是近期没有必要的话,还请两位仙子稍作休息。”

    这话说的隐晦,实际上就是变相告诉二人,近期别外出,不要将这事情和别人说。

    陈鸢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这事。黄青玄又是和二人寒暄了几句,见无他事可说这才笑着起身告辞。再三告诫了二人一番要保密此事,他这才将隔音结界撤去离开了二人的住处。

    看着黄青玄逐渐走远,墨玉一挥手将房门关上。抬手布置出一个隔音结界,墨玉一挑眉看向对面的陈鸢。

    “师妹,你认为这家伙的话有几分可信?”

    陈鸢轻轻一笑,接着缓缓摇了摇头。

    “几分可信不知道,但我感觉其中疑点颇多!”

    听到陈鸢如此回答,墨玉笑着说道。

    “哦?疑点颇多,不知可否给师姐指点一下?”

    轻轻摆手,陈鸢笑着回答。

    “指点不敢当,只是互相讨论一下罢了!”

    墨玉点了点头,笑着做了一个请说的姿势。陈鸢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缓缓说道。

    “先前我们一直是和黄青山联系,即便黄青山不再也应该是黄霸天来找我们才对,断然不会是他来。他虽是黄家三家主,但修为只是锻体九层。单从修为上来说,他就没有资格和我们谈话。黄霸天此人应该是知道这一点的,他应该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但这黄青玄还是过来了。但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黄青玄很可能没有将此事告知黄天霸。此为疑点之一!”

    墨玉点了点头,示意陈鸢继续说下去。

    “如此重要的事情不找值得信任的人,反而找上我们两个刚刚认识没几天的人,这未免有些奇怪,此为疑点之二!”

    微做停顿,陈鸢继续说下去。

    “劝我们不要外出,这也许是为了保密。但一再告诫我们,这就显得有些太过刻意了。此为疑点之三!”

    三个疑点一说完,陈鸢便等着墨玉的意见。墨玉微微沉吟,缓缓点了点头。接着她轻轻一笑,却是看了陈鸢一眼。

    “我们两个只能找出疑点,但猜测不出这黄青玄究竟想干什么。不如你问问那人,看他能给出什么意见?”

    陈鸢自是知道墨玉说的是谁,她微微一笑翻手之间取出一枚符纸。

    “想一下我们要问什么说什么,千万不要浪费了时间。这传音符是据他说是玄真道新研制出来的东西,灵力还不太稳顶多只能持续几盏茶时间!”

    二人对视一眼,皆是轻轻笑着摇头。随即陈鸢也没有耽搁,轻轻一抖将符纸抛入半空。刚一开始,这符纸还缓缓下落。但不过是一息时间,这符纸便亮起灵光浮在半空。与此同时,唐晓天的声音响起在符纸之上。

    “两位仙子几日不见别来无恙?”

    听着唐晓天带着调侃意味的话语,墨玉直接翻了个白眼。但随即她想到对方看不到,于是便是呵斥了一声。

    “别耽误时间,我们有正经事!”

    说完这话,墨玉看向陈鸢,示意她赶紧将事情说一遍。陈鸢点了点头,没有耽搁时间迅速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唐晓天听完事情的经过,微微沉默了片刻。就当二人眼看着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之时,唐晓天的话语再次传来。

    “你们想的事情有点太简单了,这黄青玄可能不只是利用你们两个这样简单。很有可能,这家伙有着更大的图谋!”

    唐晓天的话还要继续说下去,哪知陈鸢却是猛地打断了他。

    “什么?还有更大的图谋?那会是什么?”

    没有介意自己的话被陈鸢打断,唐晓天接着陈鸢的话继续诉说。

    “有没有想过,这黄青玄的目标是你们两个。试想一下,若是你们两个在这旧州城遭遇了不测,或是突然失踪,他将这消息传到你们宗门,青莲宗会是什么反应?是任由你们失踪,还是会派人过来调查此事?若是发现你们身死,青莲宗会就此作罢,还是还会牵连旧州城?”

    三个人也是同行了一段时间了,如今的陈鸢与墨玉已经不再像先前一样天真了。唐晓天的这一问,顿时让两个人想到了许多事情。两个人虽然没有和唐晓天说自己在青莲宗的身份,但只要用脑子想一想便知道她们身份不简单。凝气修士是宗门的精英战力,每个宗门都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陈鸢与墨玉倒吸一口气,皆是认为唐晓天说的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 过了一会儿,墨玉却是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说的的确有道理,但这样做对他黄家,对他黄青玄有什么好处?”

    陈鸢也是反映了过来,觉得墨玉说的的确有道理。她点了点头,随即意识到唐晓天看不到,于是也跟着说了一句是呀。

    唐晓天似是早知道对方会有此一问,于是他没有停顿,很是流利的回答道。

    “不一定是要对黄家好,只要对他自好就足够了。你们想一下,若他背后的势力不是黄家,也不是旧州城的任何势力,而是一股外来势力。他这样做,是不是就是最大的得利人。往小了说,我说的情况一旦事成,直接影响黄家,黄家的两位凝气修士一定逃不过罪责,到时候他这三家主因为告密有功,便能顺理成章的接手黄家。往大了说,事成会影响整个旧州城,到时候城中势力重新洗牌,他背后的实力便能趁机入驻。此种行为可谓是一石二鸟,你说对他有什么好处?”

    唐晓天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也的确让人信服,但陈鸢总觉得有哪里说不通。不只是她有这种感觉,就连墨玉也是如此感觉。终于,陈鸢还是开口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唐晓道友,你说的很有道理。但其中一些问题,你却是没有说清楚。你是不是,有着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两个。”

    陈鸢这话刚说完,唐晓天那边便沉默了下来。约莫过了十几息的时间,唐晓天这才开口说道。

    “哎!两位仙子既然问了,我也不瞒着你们了。你们可还记得古观,可还记得那山村,可还记得满村的尸体和那晚的血月?”

    闻听唐晓天话语,陈鸢与墨玉双眼都是猛地一缩。墨玉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她看向传音符的方向厉声问道。

    “你是说这黄青玄背后有那些人的影子?”

    唐晓天这次没有立即回答,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这才缓缓开口。

    “不确定!但我离开旧州城的这几日,发现城外有长生教和引仙宗活动的痕迹,尤其是在城东活动更为频繁。而且我还见到,这些人与黄家人有过接触。至于他们在密谋着什么事情,因为害怕打草惊蛇我并没有办法得知总之这些家伙一出现,定是没有什么好事发生。”

    “这么说来,这次我们仍是和他们冲突?单是他们这次是躲在暗处,我们却是没有任何先机的。”

    陈鸢微做思考,立即点出了他们如今的难处。

    哪知她这话刚说完,唐晓天立即笑着说道。

    “别担心,这次我一定安排好!保证我们不会有任何事情,那些家伙也一个也别想逃!”

    唐晓天如此自信的话语,顿时让墨玉不喜。她眉头皱起,语气不善的问了一句。

    “我们如何信你?”

    这一句话,等于是打了唐晓天的脸,让他顿时沉默了下来。陈鸢见此责怪的看了墨玉一眼,接着立即说了一句。

    “唐晓道友不要介意,师姐也是为了万全罢了。既然你有了安排,那我们听从便是。这传音符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那我们有重要的事情再谈!”

    说着陈鸢不由分说,一把将空中灵光有些黯淡的传音符摘下。顺手将传音符收了起来,陈鸢责怪的看向自己师姐。墨玉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自家师妹一些什么。想了想,她只是摇头一叹。

    二人这一边暂且不谈,唐晓天这边被人直接掐断了传音,却是微微愣住了。随即他摇头一笑,暗道了一声该出手了。

    一抬手取出另一道传音符,唐晓天启动符纸之后便是和对面一阵商议。当传音符快要失效的时候,唐晓天这才重重吐出一口气。

    “是他们来了,这次应该稳了!”

    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一句话,唐晓天脸上挂起了和煦的笑容。但他也没有因此而自满,而是自顾自的为几天后的事情做起了准备。

    世上过得最快的是时间,过得最慢的也是时间。两天的时间,在黄青玄这里就是煎熬,自然过的慢,而在二女这里不过是调整状态,自然过的很过。当黄青玄与二女相见之后,自然又是一番交流。这一次黄青玄很快从二人住处离开,因为两个人很是干脆的答应了二人的要求。

    这两天之中,黄青玄似乎也是发现了自己暴露出来一些疑点。为了将疑点圆过去,黄青玄又是诉说了一番,并且许给了二人颇多好处。直到他自认为疑点消除之后,他这才满意的离去。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两个人从来就没没有信任过他。

    “啧啧啧!这唐晓说的话,有时候的确十分有道理。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一旦弄错了,很难将错误挽回。一个谎言,需要用许多谎言来遮掩。但一旦谎言多了,便会出现更多的漏洞!”

    看着黄青玄离开,墨玉笑着关上门,对着自家师妹说道。

    陈鸢点了点头,同样笑着回答。

    “可不是,正是这个道理。先前我们发现的三个疑点,这次这家伙竟然画蛇添足的解释了一遍。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反倒显得有问题,这人竟然还有些自得?”

    轻轻摇了摇头,陈鸢缓了缓又是说道。

    “不过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意思?让我们找机会不声不响的从黄家离开,在城外与他会合,这是为了什么?莫非就连邀我们去城东,也是假的不成?”

    墨玉听了这个问题,顿时皱起了眉头。她思考了一阵,眼中却是猛地放出寒光。

    “约我们去城东是真的,他之所以让我们不声不响的离开黄家,不过是让黄家误以为我们是自己离开的罢了。到时候我们出了事情,这黄家便不会知晓。后边的事情,哼哼”

    墨玉冷笑一声,但一切已经足够让陈鸢明了。点了点头,陈鸢眼中也是放出了寒光。两个人虽然都是好脾气,但任谁知道有人想要加害自己,都是不会给对方什么好态度的。

    陈鸢拿出传音符激活,两个人又是和唐晓天商议了一番,定下了最终的计划。接下来的几天,两个人便又是闭门不出了。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之间三天便是过去。第四天的清晨,陈鸢与墨玉早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住处。旧州城东,二女顺利的与黄青玄带领的数名黄家修士碰面。只不过陈鸢和墨玉见到这些人之后,却是心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们觉得黄青玄带领的这些黄家修士有些奇怪,隐隐有种呆滞的感觉。若是让他们来形容的话,就是感觉他们像提线木偶一般。

    二女对视一眼,将心中的疑惑压下。她们与黄青玄寒暄了几句,便跟着一众修士一起前进。一路往东行了半个多时辰,旧州城已经消失在众人的眼中。而此时二女却是感觉众人行进的速度慢了下来,并且一众人开始速度有快有慢,隐隐将她们二人围在中央。这一发现,顿时让她们两个提高了警惕。

    事实证明,二人的警惕还是很有作用的。就当黄青玄与众人瞬间发难的时候,二女却是做出了防御姿态。一众修士的刀光剑雨被墨玉的剑光所破,而袭击向她们二人的诸多法术,则是被陈鸢施展的符咒直接化解。

    虽是被一众人包围住,但二女并没有黄青玄想象中的慌张。陈鸢嘲讽般的看着一众人,轻笑着说道。

    “这就等不及了?半路就图穷匕见,你们就这点耐心?”

    这话声音不大,但却是用传音术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中。黄青玄听了这话,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