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超级王者〕〔开局濒死〕〔绝世龙帅〕〔最豪赘婿-龙王殿〕〔小仙女有个红包群〕〔谢珩温酒〕〔娇宠摄政王〕〔首富娘子:夫君要〕〔慕归程沈倾抖音〕〔慕少,你前妻又被〕〔慕少 你的前妻又被〕〔贞观俗人〕〔重生都市仙帝〕〔校草殿下太妖孽〕〔极品透视民工〕〔邪君的第一宠妃〕〔大周仙吏〕〔大田园〕〔苏红珊韩大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三十五章 战后真情露,古道五人行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瞄了一眼即将消散的剑气龙卷,许成林看了看唐晓天,接着对着剑气龙卷扬了扬下吧。

    “是你们亲自动手,还是让我替你代劳?”

    “哈哈哈哈!哪有的着三哥麻烦,剩下的我们自己来便好了!”

    笑着对许成林说了一句,唐晓天转头看向陈鸢与墨玉。

    “这是我三哥、四姐,稍后再为你们引荐!”

    陈鸢与墨玉轻轻点头,对着许成林和陈洛雪也是点头示意。

    相比起许成林,陈洛雪更加细心一些。许成林看不出来三人之间是个怎么回事,但陈洛雪却是猜出了几分。刚刚唐晓天偏头说话的时候,那个小小的动作,完全暴露了唐晓天的心思。唐晓天转头对二女说话的时候,一直是看向陈鸢的。而对墨玉态度,则只是在最后话落的时候礼貌性的看了一眼。

    几人交谈之际,剑气龙卷已经彻底消散。黄青玄的身影显露在众人眼前,只是此时他的形象颇为狼狈。先前的那副得意模样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后怕与惊恐。刚刚短短的时间,他似乎是经历什么让他极为惊恐的事情。

    也是,先前经历的事情的确令他惊恐。他依仗的透明盾牌法宝,面对许成林的风起一招,竟是被逐渐击溃了。若不是最后他拼了法宝暂时不能使用的代价,说不定此时他早已被风起这一招重创。能够防御住凝气修士的攻击,却是防不住许成林的一招,这如何不让他惊恐。

    凝气后期的修士,黄青玄不是没有见过。但像许成林这样,一击便将他的防御击碎的,确实没有见过的。旧州城中没有跃凡修士,但不代表黄青玄没有见过。若非许成林身上没有跃凡期的威压,他几乎就把许成林当做跃凡修士了。

    瞧见黄青玄的模样,唐晓天微微有些错愕。先前他之所以没有拿黄青玄开刀,原因就是因为短时间破不开透明盾牌的防御。放在自己面前是难题,但放在许成林那里只是一招的事情。这一差异,顿时让唐晓天心中感到微微失落。但失落之余,他又是为许成林感到高兴。

    “三哥的修为又是提升了,看来我也应该继续努力了!”

    脑海中各种杂乱的想法,最终化作一句对自己的激励。唐晓天紧了紧手中的神机百变,凌空对着黄青玄劈出一击。伴随着一声呜咽,一道半月形的音波直接朝着黄青玄飞去。与此同时,陈鸢的雷属性符文与墨玉的剑光,也是一同飞了过去。

    “擅长符法的修士与擅长飞剑的修士,怪不得晓天会选择她们两个来做同伴。”

    见到二女的攻击手段,许成林便感觉一种熟悉之感。原因无他,这两种攻击手段都是他颇为熟悉的。九华书院的云扬便是擅长符法攻击,同宗门的剑修程宏铭便是擅长飞剑攻击。而这两个人不只是和他许成林熟悉,和唐晓天也是颇为熟悉。和自己熟悉的手段相互配合,唐晓天如今做起来也是熟练的很。

    许多修士之所以对阵法感到头疼,其实就是因为不了解他罢了。别看了解只是上嘴皮一碰下嘴皮的两个字,但想要做到却是殊为不易。所谓的了解,并不是你知道。有句话说的好,叫做知其然而不知其所然。知道只是知其然,而了解则是需要知其所以然。知之易,知其理难。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擅长阵法的修士依赖阵法是不错的选择。但同样的,擅长阵法的修士有着一个很大的缺点,那便是对自己的阵法依赖性太大了。换句话来说,他们是对自己的阵法太自信了。

    一招鲜吃遍天,这在修行界是不实用的。擅长阵法的修士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将他们的时间用作了研究阵法。也正是因此,从而让他们忽略了其他的手段、比如强力的攻击手段,比如稳妥的防御手段,再比如最快速的逃跑手段等等。

    黄青玄这个擅长阵法的修士,同样具有以上共有的缺点。他的阵法被陈洛雪五道火焰箭矢直接破开,依赖的防御法宝也是被许成林搞得不饿能用了。至于强力的攻击手段,那在几人面前简直就是笑话罢了。五人之中随意抽出任何一人,其背景都不是一个旧州城小小的黄家三家主所能比的。至于逃跑手段,很是抱歉啊,黄青玄更是没有的。

    修行界中有个约定俗成的道理,那便是保住性命才能考虑一切。正是基于这个道理之上,故而一门好的逃跑手段,要比攻击手段与防御手段来的更为珍贵。

    这样说或许有些偏颇,但仔细想一想便知道这不无道理。试想一下一人有移山填海的能力,但其对手别的能力没有就是跑的快。好了,任你将山川移平,任你将深海填实,你也是碰不到我一丝一毫。这样两相一对比,便是验证了孰优孰劣了。

    过多的话不多说,道理解释的太清反而愚蠢。此时此刻黄青玄是真的陷入了绝境,他不再是先前一般有着绝境爆发的可能。面对唐晓天的音波攻击,黄青玄竟是只来得及慌忙使出一招冰锥术。毫无疑问的,这一道水属性的法术,并没有挡住音波攻击。

    只是稍稍为黄青玄争取了一下避开要害的时间,那冰锥便在音波面前化作了齑粉。几乎就在同一时刻,黄青玄被半月形的音波透体而过。

    对于音波攻击而言,攻击不攻击到要害其实差别不大。攻击到要害,被攻击者反应快一些。攻击不到要害,也只是反应慢一些而已。一旦被音波攻击击中,实际上就是等同于全身被攻击。

    黄青玄结结实实的吃了唐晓天的一击,他整个人身体一颤便呆在了原地。一口鲜血刚从口中喷出,下一刻便是又遭到两击。墨玉的剑光很是霸道。直接将其从肩膀处斩过。这一声惨叫还没有发出,便是见到一道雷属性符文兜头罩来。陈鸢的雷属性符文化作丝丝电芒,直接将黄青玄包裹。电芒顺着墨玉剑光斩开的伤口,直接钻入了他的体内。

    黄青玄只来得及发出嗬嗬的声音,便是浑身抽搐起来。碰的一声栽倒在地上,黄青玄双眼翻白,口中更是吐出了焦黑色的烟雾。

    看到如此情景,五人便知道黄青玄死定了。被雷属性的法术击中体表,兴许只是严重的灼伤。而一旦被打入体内,那便是九死一生的结果。如今从黄青玄的情况来看,他是十死无生了。

    “可惜了!”

    摇头轻叹,此时的唐晓天竟是叫了一声可惜。一同出手的墨玉与陈鸢皱眉不解,她们不知道杀了此人有什么值得可惜的。但作为长久同伴仿若许成林赫然陈洛雪,则是明白唐晓天可惜什么。唐晓天可惜的是,这黄青玄死了之后,就不能顺藤摸瓜找出与他联系的人了。

    黄青玄死在三人的攻击之下,而他带来那些不知道是修士还是活尸仿若东西,也是被几人消灭殆尽。至于活动在旧州城东的长生教、引仙宗修士,则是被许成林和陈洛雪斩杀。这个时候,可谓是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微微吐出一口气,唐晓天笑着将陈鸢与墨玉引荐给许成林与陈洛雪。虽是初次见到许成林与陈洛雪,但二女却是在唐晓天先前的诉说之中听过二人的事情。知道许成林和陈洛雪不是泛泛之辈,二女对待两人格外的热情。同样的,二人得知两女的出身,也是不敢对她们有丝毫轻视。

    这本是有些凝重的气氛,多了唐晓天在其中调和,变得轻松起来。五个人本都是年纪不大,三言两语之后,便是熟络起来。这个喊那个一句师兄,那个叫这个一句师妹。许成林与陈洛雪和二女的关系,看起来竟是要比二女与唐晓天的关系更为亲近。

    看了唐晓天一眼,陈鸢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变得黯然。作为师姐的墨玉见此情景,也是不由得跟着哀伤起来。

    见到二女表情突然变化,许成林和陈洛雪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的,二人齐齐看行了唐晓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岂止是两个人,唐晓天这里还是丈二的和尚呢。

    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唐晓天摇了摇头,小声的问向陈鸢。

    “喂!我说,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不高兴的,说出来让我们高兴一下!”

    说完这句话,唐晓天还对着陈鸢挤眉弄眼。

    本是有些黯然神伤陈鸢听到这话,竟是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一路以来唐晓天说过的这种话很多,明明都是一些土的不能再土的笑话,却是总能让她笑出来。

    笑了一小会儿,陈鸢这才摆手作罢。她没看许成林赫然陈洛雪的反应,也没有看自己师姐的反应,而是面色郑重的看向唐晓天,认真的问了一句

    “如今所有的事情结束了,你是不是就要与我们分离了?”

    唐晓天愣了一下,他转头看了看许成林和陈洛雪,又是转头看了看陈鸢,突然之间想明白了什么。

    一仰头,唐晓天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没有的事!是谁说他们两个过来,我便要跟着他们走的?”

    “难道不是?”

    听到唐晓天的回答。陈鸢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他们两个是我叫过来的帮手,这时候我才是老大。所有的安排,他们要听我的!”

    说到这里,唐晓天摆出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势。

    “请人帮忙是这个态度的吗?”

    看到许成林和陈洛雪没有反驳唐晓天,陈鸢感到自己的认知都被颠覆了。

    唐晓天明明说的是歪理,但作为当事人的许成林和陈洛雪却都没有反对,这不由得让她心生奇怪。但想到唐晓天喊对方三哥、四姐,陈鸢也是释然两人。唐晓天说的是歪理没有错了但这歪理歪的让她喜欢。

    “这么说我们还能一起很长时间?”

    陈鸢有些惊喜的问道,但随即觉得自己这样问有些唐突,于是便急忙换了一句。

    “我是说还会一起游历?”

    换了这句话之后,陈鸢才觉得妥当。情不自禁的,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唐晓天哑然失笑,微微摇头便是说道。

    “这次我来圣土,除了访友之外还有别的事情,短时间是不会离开的。而想要办的事情暂时没有什么眉目,游历游历放松一下也是不错的选择。”

    闻听此言,陈鸢喜笑颜开。她也不知道,明明是很正经的回答,她听了却是心中开心不已。

    墨玉旁观了二人之间刚刚发生的事情,她的表情由最初的哀伤变作惊讶,再变做吃惊,进而变得难以置信。短短时间内,她的表情变了又变。整张脸看起来,都快变成了万花筒。她的想法错了,从一开始边是错的。自家师妹之所以神伤,并不是因为自己所想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想到要与唐笑天分离。

    若论此时谁最惊讶,那无疑就是许成林和陈洛雪二人了。两个人对视一眼,纷纷见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唐晓天他们熟的不能再熟了,简直就是熟透了。但如今唐晓天给人的感觉,简直就和他们印象中是两个模样。为了和陈鸢一同游历,竟然将自己来圣土的真正目的都给押后了。换做是以前的唐晓天绝对干不出来这种事。

    鬼使神差的,许成林不知哪里来了恶趣味。他转头看向了陈洛雪,捏着鼻子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如今所有的事情结束了,你是不是就要与我分离了?”

    陈洛雪微微错愕,不明白许成林什么意思。随即她觉得这话熟悉,便是大致知道这家伙想要做什么了。向着许成林飞了一个白眼陈洛雪并没有理会他。

    见陈洛雪识破了自己的意图,并且没有和自己互动。许成林耸肩一笑,自顾自的又说了一句。

    “怎么会呢,我还想和你多待一段时间。若是给这一段时间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若是一万年还不够,我希望是永久!”

    许成林先前一句话,只是让在场之人感到熟悉。除了陈洛雪,谁都没有理解他的意图。但当他说出后一句话的时候,终于让某些人有了变化。

    陈鸢的脸色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唐晓天也是老脸通红表情十分尴尬。墨玉也不是傻子,瞬间明白了许成林话中的意思。她脸色微红之际,还轻轻的啐了一口。

    狠狠瞪了许成林一眼,唐晓天有些无奈的看向陈洛雪。

    “四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三哥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以前那个严谨认真的三哥去哪了?你怎么也不管管?”

    正所谓一报还一报,刚刚被调戏,唐晓天立马便是回了过去。只是让他失望了,陈洛雪同样送了他一个白眼。接着轻轻撞了一下许成林,小声的说了一句没正经便罢了。

    这一情况很是出乎唐晓天的预料,若不是对二人极为熟悉,他险些就认为两个人是被人假扮的了。在他印象中,许成林严谨认真,陈洛雪大方有礼。但如今看来,两个人都是有了变化。怎么来形容呢,好像两个人都是解放了天性一般。这种变化便不是奔放无羁,而是那种浑然天成的开放。

    关于二人的看法,也只是在唐晓天脑海之中一闪而过。因为此时他顾不上二人,陈鸢还没有从尴尬之中恢复过来呢。

    “嗯嗯!”

    装作不明所以的轻咳两声,唐晓天成功的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他对几人笑了笑,便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正如先前所说,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如今这里仍是是非之地,乃是不可久留了。为今之计,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为好。”

    这一句话可谓是起到两个作用,作用之一便是让几人回想起如今刚刚战斗结束,而作用之二便是为陈鸢解了围。

    不只是出于如今的形势还是别的原因,陈鸢第一个同意了唐晓天的看法,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着头。许成林看着二人古怪一笑,想要说句什么,却是被一旁的陈洛雪轻轻碰了一下就此作罢。剩下的墨玉也是没有反对,点头应了下来。于是五人丝毫不做耽搁,迅速打扫了战场便是离开了此地。

    苍茫的古道上迎面走来了五道人影,这五人之中两男三女。其中一男一女走得颇为近亲,看起来关系很是亲密的样子。而另外的二女一男,则是看起来有些古怪了。手拿长剑的女子时而靠近一男一女,时而又是一副犹豫了样子。

    “诶!我说你感没感觉有些奇怪啊?”

    许成林贴近陈洛雪的耳边,小声的问了一句。

    “你是说那个师姐吗?我看她想要阻止晓天与陈鸢交往,但似乎又是不想阻止,很是矛盾的样子啊。”

    陈洛雪轻轻低头,同样小声回了一句。

    “果然没错!不如你找个时机,询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成林轻轻点头,随即便是拿出了一个主意。

    想了一下,陈洛雪发现这事自己出面并无不妥,于是她点了点头应了下来。看了看天色已经接近正午,陈洛雪计上心头。她快走几步追上墨玉,笑着和对方说了句什么。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