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天才双宝〕〔陈苍生苏倾城〕〔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漫威的公主终成王〕〔红警之制霸银河〕〔魔法之究极风暴〕〔我有进化天赋〕〔全部满分〕〔天的尽头〕〔砸进纷乱中〕〔修罗战神〕〔穿成短命女配之后〕〔重回七零:老公大〕〔女配拒绝当炮灰〕〔嫡女贵嫁〕〔史上最难开启系统〕〔极限警戒〕〔一切从武动开始〕〔上门豪婿〕〔大唐:开局李世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三十七章 含怒出手时,晓天一承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许成林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反驳一下陈洛雪。唐晓天如今的心情,他有些感同身受。明明心中喜欢的人就在自己面前,但自己却是因为情况不明,而没有办法帮到心爱之人。唐晓天遇到的情况,与他先前何其相似。

    当初陈洛雪三翻四次动用本源之力,却是悄悄的隐瞒着所有人。若不是被莹泷真人点破,许成林至今还蒙在鼓中。其他人心中当初怎么想的他不知道,但当他许成林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却是慢慢的愧疚。

    与许成林相处时间长了,他的心中想什么,陈洛雪自是可以大概推测出来。轻轻摇头,陈洛雪小声说了一句。

    “莫要将晓天想成你自己,他和你不一样的。如今的他,应该还不清楚自己对陈鸢究竟是只有淡淡的好感,还是真正的心爱。你这时候贸然帮忙,反而会让他看不清自己而已。”

    许成林轻轻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冲动。他看向陈洛雪,微微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唐晓天的时候,便是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的确啊!晓天如今看似很认真,但却是缺少了一种觉悟。他现在应该还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与心爱。”

    听着许成林说出这句话,陈洛雪笑了起来。偏头看了他一眼,陈洛雪用略带调侃的语气问道。

    “哦,听你这话莫非你知道?大情圣,来为我讲一讲如何?”

    许成林摇了摇头,却是并没有回答。说句实话,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心爱,他也是有些分不清楚。但他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对待陈洛雪的便是心爱。他能不顾一切的为陈洛雪搜集灵药,却不一定会如此来对待别人。兴许换成了他的同伴,他也许也会这样。但那并不是所谓的心爱,而是出于手足情义。

    二人交谈之际,便见到貌美女子再次开口。兴许是被唐晓天此时的形象吓到了,貌美女子竟是有些色厉内荏。一句话被唐晓天喝住之后,竟是过了十几息才回话。

    “凶什么凶!你摆出这幅样子给谁看?别以为你这个样子我就怕了你!”

    貌美女子一番话之后,见唐晓天仍是凶神恶煞的样子,于是她不再指责唐晓天,换做一种颇为嘲笑的语气说道。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傻里傻气的家伙,都不知道什么事情就胡乱参与。须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参与的。一个不好,说不定就是杀身之祸。”

    见到唐晓天双眼仍是通红,脸色已经开始现出不耐之色,貌美女子这才冷哼一声进入正题。

    “真是不知好歹!既然不听劝,那我便将真相告知与你,好叫你们死了心!青莲宗早以为陈鸢师妹安排了道侣,乃是出身圣土第一级的宗门太玄宗的少掌门。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识相的话赶紧离开我师妹,否则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还是两可之说!”

    貌美女子本以为凭借着圣土第一级宗门太玄宗的名头,可以让唐晓天知难而退主动离开陈鸢。哪知唐晓天表情未变,只是开口冷冷的问了一句。

    “只有这个?”

    貌美女子微微有些发愣,她皱起眉头,同样问了一句。

    “这还不够?”

    她本来不是想说这一句话的,本来想来上一句井底之蛙不知道天空之广阔,但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却是变成了这还不够四个字。

    貌美女子并不知道,她这行为完全是被唐晓天的气势所慑。此时唐晓天的状态,实际上是一种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在愤怒之下,他的全部心神全部集中在对面的貌美女子身上。情不自禁的,一种属于上位者的气势,便悄然无声的释放出来。

    唐晓天本就是在散修联盟之中地位不低,但他这人向来和善,很少和别人摆什么架子。但如今有人想要欺负他没有背景,他便下意识的释放了身上潜藏已久的上位者气势。貌美女子正是被这种气势所震慑,这才将带有侮辱性的话语下意识的收了回去。

    俗世间有句话叫做看人下菜碟,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和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这是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只有让对方觉得你与他们是同类,这才有继续谈下去的可能。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和一群强盗说阳春白雪,他们只会把你当作肥羊宰了,和他们就要说黑话对切口,这才比较合适。

    似是回复貌美女子一般,唐晓天微微摇了摇头。随即他叹了口气,面上现出一丝冷笑。

    “光凭这个,似乎还真是不够!”

    一见唐晓天是这反应,貌美女子心中便是有一股怒气上涌。她双眉一立,脸上现出一股阴狠之色。

    “口出狂言!既然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出手了!”

    一听貌美女子说出这话,唐晓天顿时微微低下头。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唐晓天诡异的笑了一下。

    缓缓抬起头,唐晓天重新恢复了先前的表情。他轻哼一声,眼神冰冷的看向对面。

    “报上名来!我唐晓手中不杀无名之辈!”

    一听这话,貌美女子脸上怒意更盛。

    “混账!唐晓?你是什么人,听都没听过的家伙,却是在此口出狂言。青莲宗怀心,今日斩唐晓于此地!”

    听闻貌美女子报出自己的名姓,唐晓天反而是笑了起来。

    “青莲宗怀心?坏心?哈哈哈哈!自己取名叫做怀心,实际上确实没有心肠。即便有的话,也是长歪了!”

    “你找死!”

    唐晓天嘲讽她的这句话,顿时让怀心怒到了极点。她手中光华一闪,一柄电光缠绕的长剑便是出现在手中。

    一见怀心真的要出手,墨玉立即有些焦急了。自己师姐的修为她是再清楚不过了,虽是要比她与陈鸢修为扎实一些,但也只是凝气初期而已。而唐晓天呢,虽是刚刚突破到凝气中期,但那也是中期啊。无论是在灵力强度上,还是在体内灵力总量上,双方都是有着差异的。不提修为上的差异,两个人在功法之上也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

    怀心与唐晓天交手,从一开始便是有着不小的劣势。若是硬要说怀心有什么优势的话,那便是在年龄上要比唐晓天大一些吧。年龄优势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比对方多了一些阅历。但在阅历一方面一比,这怀心的最后一点优势也没有了。不提唐晓天是出身散修联盟,单是他与许成林等人奔走在几个大陆的事情,就没有多少人能够与他们的阅历相比了。

    “师姐,不要”

    墨玉出于对自己师姐的担心,便是想要开口提醒一句自己师姐不要动手。哪知怀心却是误会了墨玉的意思,狠狠瞪了她一眼便是一声呵斥!

    “死丫头!等我收拾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接下来就来收拾你!”

    说这话,怀心已是手执长剑向着唐晓天冲去。

    “师”

    墨玉更加急了,她顾不得其他就想要冲过去拦住怀心。但在此时,一只手却是一把拉住她。

    “墨玉师妹,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陈洛雪微眯着双眼,一脸笑意的看向墨玉。许成林的表情和陈洛雪如出一辙,皆是满脸笑意的样子。

    “你们”

    两人的这个表情,墨玉自是领会到了是什么意思。二人就是在告诉她,有他们在你别想过去。若不是看在陈鸢的面子上,就连你也一起揍了!

    是的,许成林和陈洛雪心中就是这个想法。自己的同伴,怎么容得被他人欺负。先前是因为不好插手别的宗门内务事,故而他们才没有出手。而现在不一样了,怀心竟是主动对唐晓天出手,这性质一下子就变了。别处唐晓天出手将怀心打伤,就是出手将她打死,也是占理的一方。修行界虽是实力为尊,但无论是什时候站在道德的制高点都是一个有利的条件。

    许成林与陈洛雪从来没有担心唐晓天会不敌怀心,二人皆是看出了唐晓天已经步入凝气中期。在修为比对方高的情况下,唐晓天这种修士几乎是不会阴沟里翻船。若真的有的话,那便是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所谓没什么好说的,不是说直接认输,而是指该他们两个出手了。趁着人多不欺负一下人,难道看着自己同伴任人欺凌不成?

    事实证明唐晓天还是很争气的,阴沟里翻船的情况并没有发生。眼见怀心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唐晓天一震臂,甩出一道灵力轻轻将陈鸢送到了陈洛雪身旁。这一细心的举动,瞬间让陈洛雪赞赏的看了唐晓天一眼。

    “看来这家伙并不是盲目的喜欢,而是动了真心啊,不然这有些毛躁的家伙,才不会这样细心呢。”

    轻轻传音与许成林,陈洛雪脸上露出一些笑意。

    许成林轻轻点头,表情也很是柔和。

    将陈鸢送到自己的身后,唐晓天神情突然变了。先前的冷漠愤怒,几乎在一瞬间通通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责任感。这莫名的责任感不知来自何处,就连唐晓天自己也不知道的。

    微微握紧手中的神机百变,唐晓天轻吸一口气,身后一道墨色竹影摇曳而出。与此同时,对面的怀心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怀心下手颇为果决,一点留手意思都没有。迎头一剑,朝着唐晓天的面门狠狠斩下。很是显然,先前怀心宣誓斩唐晓天于此地,也不只是说说而已。

    面对迎头一剑,唐晓天不躲也不闪,只是双眼直直的注视着对方。许成林和陈洛雪见此情况,只是为感好奇,不知道唐晓天要施展什么本事。而对唐晓天真正本领不太了解的陈鸢与墨玉,却是此时骇的惊叫起来。墨玉知道唐晓天的出身,知道散修联盟的修士不会如此简单。但陈鸢不知道啊,她此时见此情况心中满是担心。若不是陈洛雪一把将她抓住,此时她早已冲向了二人的战团。

    眼见对方如此自大,竟是对自己的一剑不躲不闪,怀心顿时冷笑起来。别看这迎面一剑很是简单,但这却是她的全力一剑。所谓大道至简,往往看似简单的东西,实际上却是极为深奥的,就拿她这全力一剑来说吧,乃是锁定了对方的气机。换句通俗的话来将,竟是无论对方如何躲闪,都是会紧紧追随着对方,直到击中为止。而这一剑在威力上,则是包含着凝气初期的最强威力,若是修为不高出她太多,是很难轻易接下这一剑的。

    怀心自顾自的自信,自顾自的得意,但唐晓天却是丝毫没有受到她的影响。眼见这一剑就要挨近他的面门,唐晓天的身影忽然模糊了一下一分为二。同样一分为二的,还有墨竹的虚影。此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两个唐晓天两道墨竹虚影。

    眼中惊异之色一闪而过,怀心心中冷笑。

    “哼!小把戏而已!再高明的分身术,也不过是创造出一个或几个虚影而已,但气机是做不得假的!一旦被我锁定了气机,就不要想着轻易脱身!”

    心中如此想着,但下一刻怀心却是愣住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的这全力一剑竟是丢失了目标。唐晓天的气机不见了,或者说是改变了。面前两个唐晓天的气机,都是与先前不同。不止如此,先前唐晓天手中的兵器是一柄墨色长箫,而现在的两个唐晓天则是一人手中提剑一人手中握刀。握刀的唐晓天背后的竹影刚直不阿,落下的竹叶化作霸道刀罡。握剑的唐晓天背后竹影摇曳生姿,落下的竹叶化作凌厉剑气。

    “这并不是普通的分身术,这应该是他自身功法之中的法术。记得初次在中洲和他相见的时候,便见他使出过类似的法术。当时我还以为他是速度快产生的虚影,没想到会是一门如此奇异的法术。有意思啊,分化出来的两个人修为竟是只比先前的晓天差一线而已。不过如今兴许是因为修为不够的原因,两道身影气机不同但隐隐之间还有联系。若是修为足够之后,说不得就真的是一个人变成两个人了。”

    看着唐晓天的变化,许成林不由的啧啧称奇。但随即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又是轻轻的补了一句。

    “他手中的墨箫名叫做神机百变,顾名思义可以任意变成其他兵器。若是照此推断,他修为一旦足够之后,便是可以分化出更多气机不同的人影。”

    许成林后边的话没有说下去,但在场几人只是那么一想,便是赶到脊背发凉。气机变化了,手中的兵器也跟着变了。修为变化却是不大,若是还能够不断的分出更多的人影,那这无异于是人海战术的雏形。

    想象一下,刚刚的对手还是一个,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两个。再一个疏忽,人数又是多了。如此这样,不一会儿便会陷入到人海战术之中。最为致命的是,这些人的修为竟然不会比先前弱多少。妖兽了!这还怎么打!

    情况如同四人想的一样,怀心一剑不中只是一个愣神,便是见到眼前手执刀剑的唐晓天各自身形模糊了一下。下一刻,两道身影变成了四道身影。除了手执刀剑的唐晓天,竟是又多了手持长枪的唐晓天与手执弓箭的唐晓天。

    “这”

    怀心呆在了当场,若不是她亲眼见到这变化,她几近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交战之际那容得分心,就在怀心一愣神的功夫,四个唐晓天瞬间将她围在其中。待到怀心反应过来想要先斩杀一人的时候,唐晓天已然率先动手了。一刹那间,只见剑气纵横、刀罡无铸、枪芒如星、弓如裂弦。怀心只来得及挡住她最为熟悉的剑气,便是被后续的刀罡、枪芒和弓箭击中。

    空中嗡的一声震鸣,一道光芒冲天而起。不远处的四人虽是修士,也是情不自禁的眯了眯双眼。待到四人适应过来的时候,便见到怀心生死不知的倒在一个深有一丈左右的坑中。而唐晓天则是在坑的不远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陈鸢掩着嘴不知该说些什么。不知为什么,她眼中竟又是有泪水想要溢出。

    “先前和黄青玄动手的时候,难道他没有尽全力?”

    墨玉倒是不关心别的,反倒是对唐晓天的实力好奇起来。

    “非也!也不能说他没尽全力,只是还没到某种地步。越是威力强大的招式,就越是有一定代价。修士斗法全力而为,但有些底牌非到关键之时是不会拿出来的。”

    许成林缓缓说着,但说完之后却是目光古怪的看向陈鸢与墨玉。

    “两位仙子,这戏也看够了。如今二位是不是该出手了,再不拦着我这傻兄弟,难道要亲眼看着她将你们师姐斩杀不成?”

    被许成林这一提醒,二女如梦方醒。由于距离不算太远,两个人只是几个闪身便到了唐晓天面前。

    “唐晓道友莫要动手,再怎么说这也是我们师姐。若你真的将她斩杀,就是和我们青莲宗结了大仇。将来无论是对你还是对师妹,都是一个烦!”

    墨玉伸手拦在唐晓天面前,话语虽是说的中规中矩,但唐晓天却是从她表情之中读出几分恳求。

    唐晓天感到莫名其妙,好像自从许成林和陈洛雪来了之后,这墨玉就似换了个人。他不知道墨玉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若是知道了便不会对此感到奇怪了。

    陈鸢倒是没说话,只不过此时她挡在唐晓天的面前,两篇嘴唇紧紧地抿在一起。明明是一副倔强的表情,但偏偏双眼之中还含着泪水,此时的陈鸢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轻叹一声,唐晓天摇了摇头。

    “罢了!就这样吧!”

    不知道为什么,陈鸢听了这话心中却是咯噔一声。眼中含着的泪水,一瞬间溢了出来。

    “你!”

    闻听到唐晓天的话,墨玉先是不干了。她银牙紧要,为自己师妹感到不值。好不容易以为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然而世事难预料,就在下一刻,唐晓天竟是深吸有口气。他似是鼓足了勇气,一把将陈鸢搂在怀中。

    “跟我走吧!什么青莲宗,什么太玄宗,什么一级宗门,都让他见鬼去吧!别的我不敢保证,但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保准不会让你受委屈。无论是什么人,无论是什么势力!”

    陈鸢愣了片刻,随即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隐隐的,她竟是哭出了声音。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