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宁染南辰天才双宝〕〔陈苍生苏倾城〕〔极品上门赘婿秦浩〕〔漫威的公主终成王〕〔红警之制霸银河〕〔魔法之究极风暴〕〔我有进化天赋〕〔全部满分〕〔天的尽头〕〔砸进纷乱中〕〔修罗战神〕〔穿成短命女配之后〕〔重回七零:老公大〕〔女配拒绝当炮灰〕〔嫡女贵嫁〕〔史上最难开启系统〕〔极限警戒〕〔一切从武动开始〕〔上门豪婿〕〔大唐:开局李世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三十八章 未来待相聚,深夜降杀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这样你不觉得后悔?说不定以后会有不小的麻烦呢。”

    许成林虽是如此问道,但他的脸上却是挂着淡淡笑容,很显然他并没有将这所谓的麻烦放在心中。

    “就是啊,你真的想清楚了?”

    陈洛雪同样是淡淡笑着,似乎在等着唐晓天给她一个答案。

    面对两个人的问题,唐晓天淡淡的一笑,接着轻轻摇了摇头。

    “我不后悔!我想明白了,这样做不会让她为难,对我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二人听了唐晓天的这回答,皆是会心的一笑。他们感觉唐晓天经此一役,似乎成长了不少。别的先不说,至少懂得为对方考虑了。

    唐晓天没有关注二人的表情,他此时微微仰头,看着天空的明月,似是见到了自己心念之人。而那一眨一眨的明星,却是让他想起某人的眼眸。

    距离唐晓天击败怀心已经过去数天了,原先一同游历的五人并没有增加一人,反而是却是少了两个人。遥想几天前的事情,唐晓天便是有一种恍若昨日发生一般。

    当日唐晓天许下诺言,陈鸢心中自是感动。但她扑倒唐晓天怀中哭了一顿之后,却是摇头推开了他,当场拒绝了唐晓天的承诺。一边哭泣着,陈鸢一边说出了原因。

    唐晓天许下的诺言自是让陈鸢心中欢喜,但她毕竟不是一个无情之人。正如怀心所说,因为她一个人的事情,如今青莲宗已经快乱了套。她作为青莲宗培养出来的修士,虽是心中不满,但也是忍不下心来直接抛弃宗门于不顾。

    陈鸢的这一表现,顿时让许成林和陈洛雪心中一动,二人不由得对陈鸢又是高看了几分。

    什么人最为可怕?不是修为高超的人,也不是修为进境飞速的人。最为可怕的人,乃是心肠狠毒、自私自利的人。俗语有云,人心歹毒狗不食。可见这心肠狠毒、自私自利的人,自古便被众人所厌恶畏惧的。

    陈鸢若是真的答应了唐晓天,并不代表她就是自私自利。因为任何人,都有追求自由与幸福的权利。但话虽是这样说,陈鸢真要与唐晓天一起走了,那便是会将青莲宗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陈鸢与青莲宗之间很难说谁对谁错,其实细细分析便会发现,二者之间的真正矛盾在于缺乏沟通。青莲宗太是想当然了,认为随意安排门下弟子并不是什么大事。而他们忽略了个人的意愿,从而导致了陈鸢的含怒出走。而陈鸢呢,则也没有与宗门沟通。一气之下便是直接离开了宗门,并没有预料之后的后果。

    许成林和陈洛雪二人向来注重情义,陈鸢若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将青莲宗置之不顾,两人虽是不会对陈鸢另眼相待,但心中也会对这事产生芥蒂。唐晓天的承诺,无意之间成为了二人看清陈鸢的一块试金石。

    陈鸢拒绝了唐晓天,但她并没有见到了唐晓天表情有着任何变化。若是硬说有什么变化的话,便是她见到唐晓天嘴角竟是擎着淡淡的笑容。

    不知道唐晓天为什么会笑起来,陈鸢心中在悲伤之余也是有着淡淡的惊奇。但下一刻,唐晓天的举动便是给了她答案。

    得知陈鸢拒绝他的原因,唐晓天反而是笑了出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心中欢喜,但就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欢喜。轻轻将陈鸢重新揽入怀中,唐晓天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若是想回青莲宗,我也是不阻止的。只是我要告诉你,你莫要担心什么太玄宗,也不到担心宗门之中的压迫。若是有事情,你只要将我的存在抬出来就是了。而你所要做的,只要每天开开心心的等着我就好,等着我到来的那一天。我并没有说大话,只要有我在的一天,保准不会让你受委屈。无论是什么人,无论是什么势力!原谅我,因为某些特殊的任务,暂时不能告诉你我的真正背景与姓名,但其余的一切全都是真的。”

    陈鸢不知道唐晓天哪来的自信,确信自己会相信他的话。须知道一个人连姓名和背景都不愿相告,他的话又是怎样让人信服。然而唐晓天的自信是正确的,陈鸢就是情不自禁的相信了他的话。在唐晓天的怀中,陈鸢无声的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一句修行界流传极为广泛的一句话,悄无声息的浮现在脑海。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陈鸢脑海中浮现的话语,是修行界中流传的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这句话原本的内容是这样的: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我猜中了前头,可是我猜不着这结局……

    故事的开端是男女主角不期而遇,随着二人一番嬉笑打闹的经历,他们相爱了,而故事的结尾却是女主角香消玉殒,男主角黯然神伤。而陈鸢相信,自己不会像故事之中的女主角,唐晓天也不是故事之中的男主角。他们两个的结局,会是一个美满的结局。陈鸢不知哪来的自信,但她知道绝对还会是这样。或许是唐晓天这些日子以来带给她的惊喜太多了,那莫名的自信或许就是来自唐晓天吧。

    直到最后,唐晓天也没有告诉陈鸢自己真正的姓名与背景。因为他一直担忧,那些无孔不入的家伙已经渗透到了各个宗门。陈鸢若是一个不察将自己身份泄露,那他接下来所要调查的事情,就会因此无疾而终。

    陈鸢与墨玉带着不省人事的怀心离开了,走的时候陈鸢脸上是带着笑容的。但是当她背对唐晓天的时候,泪水还是不争气的再次涌满了眼眶。回头看了唐晓天一眼,墨玉咬了咬嘴唇。在陈鸢看不见的角度,墨玉无声的对着唐晓天说了一句话。那句话的内容,是这样的。

    “师妹在青莲宗等着你,不要让她失望!散修联盟的墨侠,不要让我失望!”

    唐晓天在墨玉点破自己身份的时候,双眼不由得缩了一缩。但随即他想到先前陈洛雪拉住墨玉的一幕,便是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轻轻点着头,唐晓天小声说了一句。

    “我会的!”

    唐晓天的这句话既是回应墨玉,也是回应自己。

    为了陈鸢着想,唐晓天选择了一条对他来说有些麻烦的道路。是的,唐晓天给的第二个承诺,的确是一条对他来说有些麻烦的道路。

    唐晓天最初的承诺,实际上是一条对二人来说最为简单的道路。一走了之,天大地大,有谁又能找到他们。但这一条路,同样也是一条不负责任的道路。

    而如今的第二条路,对于陈鸢来说却是一条为她考虑的道路。陈鸢回到宗门,便是给了青莲宗一个交代,也是给了太玄宗一个交代。但无疑,这所有的压力,便是转移到了唐晓天的身上。而这些压力,放到唐晓天的身上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正如许成林和陈洛雪那样认为的,唐晓天学会了为他人着想。换做以前的唐晓天,遇到陈鸢这种事情,定是首先想到采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因为这是最为简单快速的方法。将青莲宗打服了,将太玄宗打服了,一切事情就都解决了。但事情是解决了,陈鸢也是在圣土之上待不下去了。虽然陈鸢是可以和他去中洲大陆的,但毕竟故土难迁,再也不能回到自己的故土,这对陈鸢是不公平的。

    与其说唐晓天是学会了为他人着想,不如说是唐晓天有了成长。遇到事情不再像以前一样冲动的想到暴力,这便是最大的成长。虽然想要最终解决问题,还是要靠着背景和实力来压人。但这与直接动用暴力相比,却是要高明了不少。

    修行界虽是以实力为尊,但一定程度上也是讲一些道理的。绝对实力可以解决一切这一点是不假的,但即便是七大势力也不会轻易动用绝对实力来zhe:n压一切。故而大多时候,修行界解决事情是同等阶修士之间的讲道理,道理讲不通才开始实力上的比拼。虽然讲道理大多时候都是费口舌,但这个过程还是有必要的。否则遇到事情一起冲上去打一架,这修行界早就乱成了一锅粥!

    唐晓天的事情,实际上是不占理的。但不占理那又如何,道理上不上风但武力上占上风那就够了。从一开始,唐晓天便是没打算与青莲宗和太玄宗讲理。本就不占理,那就没有讲道理的必要了。若说非要讲道理的话,那就和散修联盟讲讲道理吧。

    修行界以实力为尊,一定程度上也是讲一些道理的。这句话的主体是以实力为尊,其次是将一些道理,而非是所有道理都讲,再加上最前边有着一定程度上这五个字的限制,变是可以看出来讲道理在修行界的地位了。

    道理这东西,实际上就是一个骗局,是强者留给弱者一个看似可以翻盘的希望。而这个希望,多数时候可以看做是一种奢望。这东西很难实现,除非是制定规则的人想让你实现。否则的话,你认为再有道理的事情,也会变成没有道理。须知道强者和你将道理,那才是道理有用的时候,他们不和你讲道理,那道理便是屁都不如!

    三个人都是修士,但无论是唐晓天还是陈洛雪与许成林,都是没有选择腾空而行。像这样行走在山中的夜晚,三人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自从三人重回了一次白云村之后,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享受夜晚的宁静。正是这难得的宁静,让他们想到了许多。

    几年的时间过去了,一众同伴的阅历涨了不少,修为也是有了长足的见长。但不知不觉得,他们也是越来越像是修行界的修士了。是的,他们越来越像真正的修士了。变得很久才见一面,变得逐渐适应了孤独,变得开始冷漠的看待事情。

    以前的他们虽然也不爱管闲事,但对于许多事情也是有些好奇的。但这些年来,他们经历的多了,见的也多了,便明白了在修行界不要多管闲事的道理。这是成长是蜕变,同时也是向着真正修士变化的开始。

    若非是这宁静的夜晚,若非是还记得他们来圣土的目的,他们就险些忘记最初不如修行界的目的了。三人各自为了什么进入修行界,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也或许,这目的他们自己也弄不清了。有人的目的是为了追求,有人的目的是不落人后,有人的目的想要改变,但如今这些简单的目的,他们似乎是早就已经达到了。而如今他们修炼的目的,却是悄然之间换了。

    还世间一个清宇,这目标是太大了。兴许穷极一个人的一生,也是无法完成的。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若世间真的是一片清宇,那边没有任何生灵的生存空间了。三人如今极尽全力与长生教、引仙宗等势力对抗,是出于宗门之间的敌对关系,更多是出于心中的那份消磨不去的正义感。他们不是正义的化身,也不是全心为了宗门,他们只是因为心中那份不平。

    “难得这样的夜晚,没想到就这样糟蹋了!”

    没头没脑的,静静走着的许成林轻轻哀叹一声。

    陈洛雪的表情一般无二,也是微微摇着头。

    唐晓天本事有些不明白二人的意思,但下一刻他便是听到许成林说道。

    “那些狗皮膏药看来是准备好了啊,竟然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追了过来。简直是不知所谓,真是不知道一个死字怎么写!”

    就在陈鸢等人离开不久,许成林就发现有人在追踪他们三人的气息。一开始许成林并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倒也是警惕的观察了一天时间。直到昨天晌午的时候,许成林才确认了追踪他们之人的真实身份。这些人不是别人,身上的气息赫然就是长生教无疑。

    许成林本就没想到放过这些杂碎,但没想到对方却是率先发难了。这让他在惊讶之余,也是有些发怒。任谁被人像吊靴鬼一样一直跟踪,心中也是不好受的。更何况人家这样大摇大摆的,直接杀了过来。

    许成林的话音刚落,便听到数道破空声传来。与此同时,在皎洁的月光映照中,五名红衣修士从天而降。这五人丝毫没有躲闪的样子,直接落在了三人面前。看其脸上冰冷的表情,所来的目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五名凝气中期的修士,我该说些什么好呢?是该说一句真看得起我们,还是说一句真看不起我们啊?”

    一眼看出了五名红衣修士的修为,许成林面色古怪的看向他们。

    一名看似五人头领的中年修士一皱眉,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三人。他沉默一阵,这才用沙哑的声音开口。

    “旧州城的事情是你们干的?”

    许成林没有回答,只是轻笑着说道。

    “你们长生教不是在中洲活动吗,什么时候又跑到圣土了?难道是中洲待不下去了,所以才到圣土祸害?”

    闻听许成林这问话,五名红衣修士眼中都是一缩。许成林敏锐的捕捉到了他们的表情,便是大致推测出这五人是来自中洲的修士。

    中年修士表情迅速恢复正常,他面无表情的看向徐成林,淡淡的问了一句。

    “你是何人,为何会知道我们的事情?莫非你也是来自中洲的修士!”

    许成林并没有理会这人的问话,而是轻轻偏头看向唐晓天,小声说了一句。

    “嗯!看来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啊,这些家伙是真的不知道我们的身份。”

    听到这句话,中年修士顿时怒火中烧。他如今再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套了话,便就是一个傻子了。

    脸上变情迅速变得狰狞起来,中年修士对着身边四人轻轻一挥手。

    “混蛋!动手,拿下他们!我要让他们三个生不如死!”

    这句话落下,五名红衣修士便是直直的朝着三人冲了过来。

    长生教用人血提升修为,不提他们的功法本就有影响情绪的副作用,单是鲜血之中的怨气,也是将他们影响的性格阴郁暴戾。这被许成林轻轻一激,于是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情况便是发生了。

    见到五人冲了过来,唐晓天紧了紧手中的神机百变,轻轻笑了一声。

    “和这些丧尽天良的家伙废话作甚!用小石头的话来说,这些家伙早该被超度了,只不过不是早死早超生,而是早死早到地狱赎罪!”

    唐晓天的这句话说完,他已经一化为二直接将五人之中的二人拦下。剩余的三人刚想要夹攻唐晓天,则是迅速的被陈洛雪和许成林接下。

    唐晓天是凝气中期修士但却是一次和两名凝气中期修士对上。这有他对自身实力自信的原因,也有他借机发泄心中郁闷的因素。在陈鸢的事情上,唐晓天表现的豁达,但实际上心中还是有着淡淡的郁闷的。

    仔细想一下,唐晓天与陈鸢之间之所以是现在这个状况,这与长生教多少是有些关系的,或者说是关系不小。若非因为长生教,唐晓天就不会有所顾虑不敢亮出自己身份。也正是因为长生教,他才有了这一次的圣土之行,有了与陈鸢相聚的机会,有了与她之后经历的一切。

    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唐晓天还是要感谢一些长生教的。而感谢的方式,则是用最快的速度,将他们这些以杀生为乐,以人血增进修为丧尽天良的修士斩杀。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