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大唐孽子〕〔爹地,大佬妈咪掉〕〔当反派真是太爽了〕〔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太古龙象诀〕〔魔眼小神医〕〔人到中年〕〔总有人逼本小姐用〕〔魔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神级狂婿龙王殿〕〔等四季也等你〕〔重生神豪的悠闲生〕〔不败战神苏泽〕〔网游之我有全能外〕〔诡异世界生存手册〕〔综漫此子不可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四十一章 诸事有安排,闲来打闹欢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理想与现实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这是人们普遍认同的道理,实际上确实也是这样的。这里好有一比较,理想就如同飘飞的柳絮一般,只要一离开树便飞向很远;而现实就如同树上的果实,一离开树便会落到地上。两者之间的差距若不干涉,只会越来越大。而即便你强行干涉,也只是缩小他们的差距罢了。

    唐晓天想要陈墨恒帮忙查找消息,陈墨恒是玄真道的凝气修士,这本来做起来很是容易。但因为唐晓天给出的条件太过模糊,这事情办起来便有了不小的难度。

    哪个宗门的修士法宝众多,并且擅长各种法宝之间的互相配合。这个条件给的太过模糊了,这样的条件若是放在灵气回归之前,倒是可以很容易定位。但到了如今这个时候,这样的宗门简直是太多了。

    别的先不说,就先说一下擅长炼器的宗门吧。凡是擅长炼器的宗门,必是擅长使用法宝的。试想一下,你连自己的法宝都不能圆转如意的使用,这让别人如何敢相信你们的法宝强于别人,如何敢将自己的法宝托与你炼制?

    不提那些擅长炼制法宝的宗门,但说这喜欢动用法宝的修士。修士动用法宝是很平常的事情,法宝在一定程度上为修士节省了大量灵力。人的性格之中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懒惰存在的,有些修士可能是对法宝依赖性过大了,酷爱使用法宝,久而久之他们身上的法宝便是多了起来,更是熟悉各种法宝之间的配合运用。

    唐晓天的要求是提了出来,但陈墨恒听了却是感到牙疼。咋了咋嘴,陈墨恒竟是摇头叹息一声。

    “我说兄弟,能不能具体一点?比如你遇到那人衣着有什么特征,功法有什么明显表现,所用的法宝都是哪种类型的等等”

    陈墨恒的话只说到这里,但他相信这些已经足够唐晓天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果然,唐晓天微微错愕了一下,便是反映了过来。他一拍脑门,紧跟着自嘲着笑道。

    “是了!这怪我心急了!如此模糊的条件,怎的找得着那修士所在宗门?我这也是被兴奋冲昏了头,本来以为还要被动的寻找长生教的踪迹,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唐晓天虽是自嘲,但几个人都是看出来他如今很是开心。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举步维艰的情况下却是看到了主动出击的希望,这让主导一切行动的唐晓天如何心中不欢喜。

    稍作回忆,唐晓天便是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当日遇到无名修士的情形说了一遍。有关那无名修士的各种特征,他着重进行了诉说。不知怎么的,唐晓天还情不自禁的将陈鸢的各种特征以及表现,也是着重的说了一遍。捎带脚的,墨玉的各种特征以及表现,也是被他叙述了一遍。

    三个人一开始还是听得仔细,但当听到唐晓天长篇大论的说陈鸢和墨玉如何如何的谨慎,虽是初次出宗门如何如何果断,两个人各种手段如何如何精妙等等等等的时候,他们脸色便开始古怪起来。

    轻轻斜了许成林一眼,陈洛雪的语气带着淡淡的酸味。

    “都这么长时间了,我怎么也没有听到你这样夸过我?”

    许成林楞了一下,随即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陈洛雪。接着他反应过来,随即便是笑着说道。

    “你这人着实虚伪!我觉得这用不着吧!别人不知道你,才需要夸奖一番让被人知道。像我们幻灵教的陈洛雪仙子,不说早已经名声在外,但提起来还是广为人知的。况且我们大家都是熟的不能再熟了,我这样天天夸你岂不是有自吹自擂的嫌疑?”

    “哼!算你说的在理!”

    对着许成林飞了一个白眼,陈洛雪这才放过了他。

    许成林的一番明贬暗褒,让陈洛雪听了极为受用。虽然许成林没有明确的赞美陈洛雪,但却是点出她不求名扬名自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陈洛雪不用别人夸奖,便是已将要比陈鸢强上许多了。

    陈墨恒此时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多余的,一边是唐晓天情不自禁的夸赞,一边更是过分竟是说起了情话。终于,他忍不了三个人的这种行为了。明明先前说的还是追查长生教的事情,不知什么时候话题却是变了。而且这转便好像很是自然,一点也没有故意转移话题的嫌疑。

    “咳咳!”

    故意假装咳嗽了两声,陈墨恒当三人都是看向他的时候,这才故作严肃的开口说道。

    “如今情况还不是很乐观,长生教和引仙宗跑到圣土上来,不知是为了什么目的。但好消息是,这些家伙如今只是在圣土边缘活动。至今为止,还没有听说有太多的人遇难。这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玄真道虽说是圣土之上的最大宗门,但毕竟不是一家独大。其后的一些宗门虽是比不过玄真道,但也是不可小觑的。故而圣土边缘的一些地方,玄真道打听消息不是很容易。况且晓天刚刚提供的一些信息,说实在的也是很难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陈墨恒的话说到这里,三人已经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如今看似是柳暗花明,但实际上还是困难重重。只不过区别与先前,众人有了一些眉目而已。

    “那接下来”

    陈洛雪沉默片刻,接着抬头看向陈墨恒,问出了这一句。

    一耸肩,陈墨恒摊了摊手。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事别问我!说句实话,虽是和长生教交过手,也是和他们斗争过一段时间,但若是说对他们的了解,还是要说晓天。这一点比起晓天来,我的确自愧不如。”

    陈墨恒所说的话并非虚言,若是比起对长生教的了解,他还真的比不上唐晓天。说句不好听的话,长生教这个毒瘤,就是从中洲大陆传染过来的。自家大陆传过来的毒瘤,唐晓天如何不了解。在场四人之中,比起对长生教的了解,无人能出唐晓天之右。

    闻听此言,唐晓天也是没有故作推辞。他点了点头,微做思考之后便是说道。

    “以我对这些家伙的了解,凡是有他们出现的地方,绝对是不会安生下来。但这些家伙也很是谨慎,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出现两次。毕竟薅羊毛,不会逮住一个地方来。而且依照惯例来看,这些家伙被我们发现了一回,短期之内应该不会再行动。长生教之所以难以除掉,出了有人暗中庇护之外,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这个。”

    “如此说来,那我们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是不是很闲?”

    挑了挑眉,许成林语气古怪的看向唐晓天。

    “是这个意思,不过某人好像就不是这样了。”

    说到这里,唐晓天若有所指的看向陈墨恒。

    “得!谁叫我命苦,谁叫这该死的长生教和引仙宗跑到了圣土之上。这事情暂时没办法告知宗门,我不忙一些谁来忙?况且你们三个难得来圣土一趟,不花点时间逛逛等于是白来一趟。趁着他们消停的这段时间,你们三个在圣土上走走。顺便趁着这个空档,晓天也可以好好的看一下太玄宗的情况。”

    说到最后,陈墨恒满带笑意的看向了唐晓天。

    陈墨恒前边的话,实际上全是各种埋怨。但这最后的话,才是他想表达的真正意图。自家兄弟好不容易找到了缘分,这却是轻易马虎不得的。即便唐晓天把握再大,也是不能有丝毫的懈怠的。

    唐晓天自是知道这二哥的真正意思,他此时虽是脸上泛红,但还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于是接下来的各种事情,也是有了明确的安排。

    陈墨恒继续坐镇玄真道收集情报,为三人提供情报支持。唐晓天和许成林还有陈洛雪,则是继续游历圣土。或者换一个说法,许成林和陈洛雪陪着唐晓天,去查看太玄宗的情况。若是条件允许的话,三人说不得还会到青莲宗看看。

    又是和三人絮叨了一段时间,陈墨恒叮嘱了三人外出小心之后,便是想要会玄真道。就当他临走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对了!我送给你们的传音符拿出来看看!”

    闻言,唐晓天拿出一张符箓。许成林和陈洛雪也是手中灵光一闪,各自拿出了一张符箓。接过三人的符箓,陈墨恒看了看点了点头。接着他拿在手中微微一晃,三人竟是眼见着三张传音符灵光迅速黯淡,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是化作飞灰消失不见。

    没待三人询问陈墨恒为何毁掉三张传音符,便是听他开口解释。

    “这东西使用次数有限,而且还容易留下痕迹被人察觉。如今经过一段时间改良,玄真道又是推出了新的一种传音符。这传音符如今更像是一种功能单一的法宝,只要在其上留下气息,且对方有一张同样的传音符便能互相联系。想要毁掉它也很简单,不过是一个念头便能让它直接自燃。”

    说着,陈墨恒手掌一番,直接拿出了三张灵光四溢的符箓。

    三人各自接过符箓,抬眼看向这新的传音符。许成林双指摩挲着传音符,突然抬头看向了陈墨恒。

    “炼制这传音符的符纸,应该是某种妖兽的皮吧。”

    “识货!”

    微微一笑,陈墨恒笑着点头。

    “传音符以前有使用限制,实际上就是因为符纸承载不了过多的灵力。如今将符纸换成妖兽皮,却是解决了这个问题。不仅能够储存更多的灵力,还能缓缓的吸收周围的灵力进行补充。只是炼制符箓的妖兽皮出在迷踪海域的某种奇异妖兽,听说颇为珍惜。这三张符箓,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弄到的。若非得意,不要轻易毁掉它。”

    听到陈墨恒的讲述,三人都是轻轻点了点头。纷纷小心的将符箓收起,三人这才与陈墨恒作别。只是当陈墨恒离开之后,许成林却是轻轻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陈洛雪自是观察到了许成林的表情,她奇怪的问了许成林一句。

    “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一瞬间这传音符给我一种很是怪异的感觉。似乎,我感觉我有些讨厌这东西。但仔细的察觉,我又是没了这种感觉。”

    皱着眉头,许成林说出了自己的情况。但随即他没给陈洛雪继续发问的机会,笑着摇了摇头便是将此事揭过。

    “算了!兴许是最近太累了吧。一张符箓而已,竟让我生出讨厌的感觉,简直无稽之谈!他们又不是长生教!”

    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许成林却是突然间心生感悟。但当他仔细想要抓住这感悟的时候,突然又是不见了。

    “简直奇了怪了!”

    嘀咕了一声,许成林便决定不再多想了。有些想不明白的事情,放一段时间兴许自动就明白了。一味的钻牛角尖,很多时候只会事则其反。

    许成林的古怪,陈洛雪看在眼中。但见到他自己都不再想了,于是陈洛雪便不再关注许成林了。在她的印象中,许成林如今不会有什么事才对。虽然许成林是新突破到凝气后期,但他却是一步一步脚踏实地修炼而来的,并非是强行的提升修为。许成林无论是修为还是心境,都是没有漏洞,所谓修行路上的心魔不是会出现的。而许成林最近又没有受伤,所以他根本不会有事。

    心知许成林这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于是陈洛雪嘴角含笑,颇有深意的看向了唐晓天。

    感受到陈洛雪的目光,唐晓天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狼盯上的小羊。

    讪讪的笑了笑,唐晓天讨好的说道。

    “我亲爱的四姐,不知道有什么事是需要我帮忙的?”

    笑着点了点头,陈洛雪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

    “我说小五啊,你这次可是想我和你三哥坑惨了。过来圣土给你帮忙就别提了,如今还要为了你的终身事在圣土上胡乱的跑。说吧,事成之后你该怎么感谢我们才好?”

    唐晓天一听是这事,便是知道陈洛雪是故意打趣他。看了看一旁淡笑默不作声的许成林的,唐晓天的恶趣味突然也是冒了出来。

    “三哥和四姐如此帮我,的确要好好的感谢一下。”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唐晓天的脸色还很是严肃。但当他说到下一句话的时候,脸上却是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嘿嘿!为了表示我的感谢,我决定在你们结成道侣的时候,拼尽全力将三哥灌醉,到时候送你们一个大大的礼物”

    他后边的话还没说完,便是被陈洛雪一把摁在了地上。抓住唐晓天的后脖颈,陈洛雪将他摁在地上就是一阵摩擦。

    “狗胆包天!简直就是狗胆包天!胆子真是大到没边了,竟是敢拿我们来开玩笑!今天让你知道,什么叫做代价!”

    一边说着,陈洛雪一边将唐晓天摁在地上摩擦。

    “一个你,一个小安,你们两个小时候就拿我开玩笑。那时候是打不过你们,现在却是不一样了。说!服不服,以后还敢不敢?”

    一边说着,陈洛雪还得意的赏了唐晓天几个暴栗。

    势比人弱,再加上还欠着别人的人情,唐晓天如何敢反抗,急忙一个劲的连声呼喊不敢了。陈洛雪轻哼一声,得意的一把将唐晓天揪起。看了看唐晓天狼狈的形象,她这才轻笑着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

    两个人之间看似闹得凶,实际上不过是开玩笑而已。若非是陈洛雪,唐晓天断然不会被人这样按在地上的。再说了,被按在地上唐晓天实际上也根本没受伤。凝气中期的修士,岂会因为在地上滑行了几下就受伤。不过,唐晓天的狼狈却是真的。

    有些畏惧的远离了陈洛雪一些,唐晓天小声说了一句。

    “三哥以后可是有的受了!家有悍妻,如遇猛虎,我辈修士,岂有不怕!”

    这声音虽是小,但三个人都是凝气修士,自是将这话听得一清二楚。

    许成林双手抱肩,脸上始终挂着淡淡微笑。但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是嘴角笑意变得更浓了,并且轻轻对着唐晓天说了一句。

    “狗胆包天说的真是没错!真是不知道一个死字是怎么写的。今时不同往日了,洛雪收拾你们几个家伙简直不要太轻松。”

    说完这句话,许成林便是轻轻闭上了眼睛。他的脑海中,仿佛已经见到陈洛雪出手收拾唐晓天的情形。

    事实证明许成林很有远见,随着他的这句话落下,但见陈洛雪瞥了唐晓天一眼。接着她身形一闪消失不见,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一把揪住唐晓天的耳朵,陈洛雪像是提起一只兔子一般便是往上揪起。这一下,唐晓天终于是疼了。任他是修行者,也是没有将修为运用到耳朵上。被陈洛雪这样提着耳朵,顿时让他疼得龇牙咧嘴。

    “诶!四姐!四姐!知道错了!知道错了!疼!疼!”

    一连数声求饶,陈洛雪这才轻轻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摸着自己红彤彤的耳朵,唐晓天似乎还能够到刚刚的疼痛。他嘬了嘬牙花,看向陈洛雪却是有了一些畏惧,再也不敢口花花了。

    见到这个模样,陈洛雪感到心中极为的痛快。小时候唐晓天和王小安虽然都比她小,但却是总是欺负她一个女孩。当时护着她的,就是自家兄长与许成林。如今所有的恶气,似乎一下子全出了,这让她心中畅快极了。

    畅快之余,陈洛雪却是微微有些感慨。他们七个打打闹闹,仿佛就是不久前发生的一般。而这一恍惚,已经十余年过去了。如今大家虽然都是深处修行界,但却是分散在不同地方。一种淡淡的离愁别绪,悄然的爬上了陈洛雪的脸颊。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