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影视世界旅行家〕〔我只会拍烂片啊〕〔王爷,王妃又去打〕〔最强上门女婿〕〔天门启示录〕〔韩娱之我们的世界〕〔哥布林杀手之爆头〕〔我伏地魔从不苟〕〔重生迷醉香江〕〔灵魂冠冕〕〔都市之巅峰战神〕〔我只想安心修仙〕〔最强傻婿〕〔荒海有龙女〕〔绝世小王爷〕〔天下第一道长〕〔心魔种道〕〔都市:我相亲就变〕〔末世胖妹逆袭记〕〔十方武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四十七章 进击者晓天,及时雨墨恒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与聚集地的修士相见,自始至终似乎只有唐晓天一人而已。然而实际情况,所有事情的背后还有着两位“无名英雄”,这两人便是许成林和陈洛雪。唐晓天走的洒脱,丝毫没有理会一众修士之后的事情。而藏于暗中负责殿后的两个人,则是将后续的事情看了个满眼。

    “这个混蛋!怎么到了最后反而疏忽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演了半天被人识破就白费了!”

    陈洛雪看似是在责怪唐晓天,但语气之中却是没有埋怨的意思。很显然,这话她也是嘴上说说而已。

    “兴许是他情不自禁吧!”

    许成林皱了一下眉,随即眉头舒展,笑着说了一句。

    “情不自禁?”

    念叨着这四个字,陈洛雪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的情形,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

    “你是说晓天的心境发生了变化!他刚刚的情况,是心境突变还在继续?”

    陈洛雪虽是问向许成林,但她心中已经确认的不离十了。

    轻轻点了点头,许成林给了她确认的回答。陈洛雪点了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察觉到聚集地的一众修士逐渐转移了话题,二人对视一眼便觉得没必要再待下去了。悄然无声的离开了聚集地,许成林和陈洛雪追赶唐晓天而去。

    唐晓天心境发生变化,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而作为知情人的陈洛雪和许成林,也没有打算现在就告诉他。心境突变一次很是难得,若是现在告诉唐晓天,反而会让他太过于在意,近而提前结束心境突变。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多在这种状态中沉浸一段时间,为将来晋级凝气后期奠定基础。

    三人知晓了问剑城古怪的大致情况,便是开始试着查询与解救这种古怪。有人也许这时会问,问剑城中的修士查询了如此长时间,都是没有彻底解开问剑城之谜。就凭着他们三个初来乍到的凝气修士,如何能将问剑城的古怪查探清楚?

    其实有关于这一点,无论是在凡俗间还是在修行界,都有着一个相同的说法,那便是身在局中不知局,往往是一些局外之人才能看清整个事情真相。整个问剑城,也许就是一个局。问剑城中的凡俗人与修士,都有可能是局中人。让局中人来解开局,这一般是很难做到的。而许成林、唐晓天和陈洛雪三个意外到来的人,对于问剑城来说明显局势局外人。

    两天的时间,三个人以陈洛雪为中心,在问剑城中展开了调查。由于唐晓天在众多修士跟前现身了一次,故而这次他又是换了个样貌。就连许成林和陈洛雪也不例外,也是施展功法改变了样貌。

    三人首先怀疑问剑城中的凡俗人是中了某种奇毒,但陈洛雪悄无声息的为许多人诊脉过后,却是发现他们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不死心之下,陈洛雪又是四处走访一番查探,但也没有发现哪里有奇怪的之处。无论是问剑城的水源、各种食物来源还是城中的高空,陈洛雪都是没有发生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客栈之中,三人围坐在桌前。许成林与唐晓天沉思了片刻,都是将目光转向陈洛雪。

    “这里的凡俗人并没有中毒之类的症状,问剑城中的各种情况也都是正常。看来这些人的症状,并不是中毒引起的。”

    陈洛雪一番检查无果之后,终于下了这个结论。

    许成林和唐晓天并没有任何怀疑,因为在医术方面陈洛雪就是权威。幻灵教号称医毒无双,这可是几大势力公认的。其门下弟子虽然各有高低,但在医毒之道却都是其他宗门难以匹敌的,这并不是说说而已。

    “如此说来,问剑城的古怪是法术的缘故了!先前那些修士怀疑是太玄宗捣的鬼,只是找不到什么证据。这猜测虽是有些道理,但却是有说不通的地方。太玄宗明明是一个剑修宗门,哪里来的这种诡异的法术。三哥,你们九华书院有类似的法术吗?”

    唐晓天发表着自己的看法,话到最后他却是将问题传给了许成林。

    听到唐晓天的问话,许成林下意识的就想回答一句没有。但话到嘴边,他又是犹豫了一下。微做思考,许成林这才答道。

    “我不敢确定!”

    “嗯?”

    许成林的回答,顿时让唐晓天有些讶然。他没想到许成林在思考之后,会是给出这样的答案。

    似乎是知道唐晓天的反应一般,许成林点了点头便是开始述说。

    “准确地来说,我对九华书院的宗门功法并不是很了解。煅体期的时候,大家修行的功法都是中正平和的正气歌。而到了凝气期,大家的功法就开始五花八门了。同样是剑修功法,有人阳刚,就有人阴柔,有人光明正大,也有人变化诡谲。这只是剑修功法,至于其他修炼方向九华书院也是有的。剑修门派是以剑修为主,但不一定没有其他功法。狠毒诡异的功法法术,各个宗门之中未必没有。只不过在没有暴露之前,谁都不会主动说出来而已。况且功法法术本质上没有善恶,狠毒诡异只是因为不熟悉给人的感官而已。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用简单的五行法术杀死一个凡俗人,他们同样觉得狠毒诡异。”

    许成林的一番话让唐晓天似有所悟,他微皱眉头仔细思考这许成林的话。约莫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唐晓天突然抬头看向许成林。

    “三哥,你说狠毒诡异只是因为不熟悉给人的感官而已。这问剑城中的情况,会不会也是一种所有修士都不熟法术。”

    若是不知情的人,此时一定会说唐晓天说的是一句废话。但了解唐晓天的二人,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问剑城中的修士无论是散修也好,宗门修士也罢。总之不管是他们,还是他们背后的势力,都是难与太玄宗相比较的。太玄宗拿出什么他们不了解的法术出来,这一点也不奇怪。至于说三个人为什么不了解所谓的法术,这也不奇怪。因为三个人根本不是圣土修士,纵使他们走南闯北阅历无数,对于圣土本土的一些东西也是不了解的。

    “果然不愧是还在心境突变之中,这思维就是敏捷!”

    暗暗称赞了唐晓天一句,许成林和陈洛雪相互对视一眼。

    “如今看来,也只有等着二哥到来了!”

    轻轻摇着头,唐晓天无奈的做出了最后的总结。

    的确!如今虽是三个人三双眼,六只耳朵三张嘴,但他们三个绑在一起,也没有陈墨恒对圣土了解的多。原因无他,为熟悉尔!

    “嗯?”

    突然感到储物袋震动动了一下,陈洛雪一抹之后直接拿出了一张符箓。唐晓天一看之下,发现陈洛雪说中闪着灵光的符箓正是传音符。

    “呵!真是瞌睡了就送来枕头!这二哥来的,可真是及时!”

    轻笑一声,唐晓天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似是为了配合他一样,陈洛雪轻轻将传音符激活,陈墨恒的声音便从传音符中响起。

    “我到了问剑城了,你们在哪!”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三个人却是从中听出了疲惫之感。他们估算了一下时间,发现陈墨恒赶路的时间应该在四天左右。三个人过来的时候用了比这更多的时间,但那是在没有全力赶路的基础上。若是全力赶路的话,三个人随随便便就可以在三天之内到达。而陈墨恒在四天左右才到问剑城,而且还是一副疲惫的姿态,这就有些古怪了。

    相同的想法在三人脑海转了一转,陈洛雪迅速报了一下他们的落脚之处。对面的陈墨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陈墨恒的这句话回答,本该让三人安心才对。但不知怎么的,陈洛雪心中就是有些不安。她隐约觉得,陈墨恒一定是在来路遇到了什么出乎预料的事。

    “我去接一下!”

    说着,陈洛雪没待二人答应,便是风风火火离开了。许成林微微皱眉,也是跟着追了出去。

    “诶!同去啊!”

    唐晓天喊了一句,也是追着二人而去。

    三个人刚出客栈的大门,迎面便是见到一人风尘仆仆的赶来。陈洛雪向那人看去,发现正是自己兄长乔装而来。不由分说的,陈洛雪拉着陈墨恒便是往楼上走。许成林和唐晓天见此,也是跟着一起上了楼。

    四人在屋中关门坐定,许成林随手布置下一个隔音结界。看着陈墨恒眉间的疲倦之色,陈洛雪关心的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兄长怎么看起来如此疲劳?”

    “无事!来的路上打了一架而已!”

    轻轻笑了笑,陈墨恒不想多言,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到底怎么回事!”

    陈洛雪皱起了眉头,语气之中的关怀在这一刻化作了严厉。

    “好好好!我说!”

    知道自家小妹的脾气,陈墨恒连忙举手投降。

    轻轻吸了一口气,陈墨恒思索了一下,才将自己在来路上遇到同门斗的事情说了一遍。三人听了之后,都是有些无奈。同门斗这种事情,无论是在哪个宗门之中都在所难免。只是陈墨恒这次运气未免有些差了,正是着急赶路的时候遇到了同门斗。为了不耽搁时间,陈墨恒这才因为后续加速赶路消耗了不少灵力。

    陈墨恒初到问剑城,又是消耗灵力极大的样子。本不该这时候将问剑城中的事情说与他听,但想到这事关乎到了问剑城中凡俗人的性命,唐晓天还是决定立刻和他说上一说。轻吸一口气,微微正了正神色,唐晓天这才缓缓开口。

    “二哥可发现了这问剑城有何不妥之处?”

    听闻唐晓天问出这话,陈墨恒还没有回答,陈洛雪却是想要阻拦。但她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她也知道,问剑城之中的事情关乎人命。虽然有些心疼自家兄长,但陈洛雪还是选择而放任唐晓天。

    陈洛雪的动作自是被陈墨恒看在眼中,他对着陈洛雪笑笑示意自己无事。接着转头看向唐晓天,却是笑着说道。

    “好个小五!竟然长本事了,学会考你二哥了!”

    陈墨恒本以为唐晓天会笑着回他一句,但哪知唐晓天还是那副正色的样子。突然意识到了事情可能有些大头,陈墨恒也是收起了笑容。他微微闭上双眼,将自己进问剑城之时的情景在脑海之中过了一遍。

    一番回忆之后,陈墨恒并没有发现什么奇异之处。城门前入城的人虽然很多,但却是井然有序。进城之后,陈墨恒是见到了安居乐业的百姓,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狐疑的看了唐晓天一眼,陈墨恒又是看向了陈洛雪和许成林。见他们三个表情都是很认真,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于是陈墨恒再次闭目思索起来。

    半盏茶的时间转瞬而过,陈墨恒将自己在问剑城中见到的景象回忆了数遍,但都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有句话说得好,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就当他快要放弃的时候,陈墨恒突然觉得似乎自己先前见到的情况有些古怪。但究竟是哪里怪,竟是一时间找不出来。

    猛地睁开双眼,陈墨恒想要往外看一眼。但他刚刚站起,便是首先见到了三张表情未变的两旁。

    “表情?对!外面的人表情不对!”

    这一刻,陈墨恒猛然醒悟过来。怪不得他先前总觉的哪里不对,原来是所见之人的表情不对。有了这个猜测之后,陈墨恒再回忆先前所见,突然发现问剑城所见之人全是一副欣喜的表情。而且这种表情,竟然出奇的一致。怪不得先前发现不了问剑城的古怪,谁会闲着没事注意陌生人恶表情做什么。

    “这些人脸上全是一副欣喜的表情,而且他们的表情出奇的一致!”

    陈墨恒看向三人,说出了心中的答案。

    无论是唐晓天还是许成林和陈洛雪在陈墨恒说出这个答案的时候都是眼中亮了一下。陈墨恒给出的答案,其中包含着一点是他们有所忽略的。他们只是发觉了所有人表情相同,但却是忽略了这些人的表情出奇一致。

    要知道不同人表达相同的情感,表情也是会有不同的。同样是信息的表情,有人是用微笑来表达,有人却是用大笑来表达,还有的人干脆只是将欣喜闷骚的藏在心中而问剑城之中的人不一样,他们表达欣喜的表情都是一致的温和的笑容。

    听到陈墨恒也是发现了问剑城的古怪,唐晓天很合事宜的将问剑城中修士叙述的事情给他说了一遍。陈墨恒当听到这事情可能与太玄宗有关系的时候,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说实在的,他很不想问剑城的事情与太玄宗有关。但事与愿违,事情向着最坏的打算方向发展了。

    “我们三个在四姐的带领下,已经对问剑城周边展开了查探。问剑城的水源和食物来源还有高空之中,都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问剑城之中的凡俗人,也没有中毒的迹象。四姐已经排除,问剑城古怪是中毒引起的可能。”

    唐晓天没有注意陈墨恒的表情,又是将他们三人的排除情况说了出来。

    抬头看向唐晓天,陈墨恒轻轻说道。

    “看来你们做的工作不少啊,应该大致锁定了调查方向了吧。”

    唐晓天这时候也没有隐瞒,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们三个谈论了一下,觉得问剑城中的事情应该是某种我们不熟悉的法术所致。而且这个法术,应该是圣土本土的法术和才对。”

    陈墨恒没有回话,也没有问为什么三人如此肯定是圣土本土的法术,因为他心中也是这样想的。唐晓天他们想到的事情,陈墨恒同样能够想到。他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确认这是太玄宗某些人搞出来事情。

    为什么说太玄宗某些人搞出来的事情,而非是整个太玄宗搞出来的事情。这事其实也很好解释,从先前有修士前去太玄宗报信未归这事就可以看出。若是太玄宗整个宗门做出的事情,一旦被人发现他们应该是将所有修士一锅端了,而非是这样放任不管。只让报信的修士不见,这根本就是太玄宗的某个人或某些人的授意而已。是他们故意制造的假象,让问剑城的修士误以为这事是太玄宗整个宗门安排下来的。

    “其心可诛!其心可诛!”

    一连两个其心可诛出现在陈墨恒的脑海。第一个其心可诛,是指太玄宗背后操纵问剑城事件的人,他们为了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不拿人命当一回事;第二个其心可诛同样说的他们,为了方便行事,这些家伙竟然将自家宗门当起了保护盾,扯虎皮是没错,但将自家宗门陷于不义之地就是其心可诛!

    “还请二哥仔细分辨这法术,设法找出救治之法。帮一把那些为了保护家乡而奋斗的修士,也可怜一下问剑城中凡俗人!”

    见到陈墨恒久久不语,唐晓天一着急竟是说出了这话。

    这话按照四人的关系来说,是显得有些生分的。但陈墨恒关注点却是没放在话的本身,而是有些奇怪的看向唐晓天。

    “老五!这事对大家来说都是一件应该做的事情,但我好奇为何你如此上心?”

    唐晓天楞了一下,随即他想了想才吐出几个字。

    “一切由心,只求无愧!”

    这几个字一说,唐晓天突然觉得自己浑身说不出的舒爽,体内的灵力也似乎波动的厉害。但与此同时,他觉得自己似乎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

    “可惜了!若是再有几日,说不得这家伙就能到后期了!”

    一见如今这般情景,陈洛雪无奈的摇头叹息了一句。

    陈墨恒猛地反应过来什么,他一拍脑门可是暗道了一声可惜。没想到他刚刚过来,还么有帮助三人做点事,便是无意间结束了唐晓天的心境突变。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