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大唐孽子〕〔爹地,大佬妈咪掉〕〔当反派真是太爽了〕〔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太古龙象诀〕〔魔眼小神医〕〔人到中年〕〔总有人逼本小姐用〕〔魔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神级狂婿龙王殿〕〔等四季也等你〕〔重生神豪的悠闲生〕〔不败战神苏泽〕〔网游之我有全能外〕〔诡异世界生存手册〕〔综漫此子不可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四十九章 夜象释疑团,破局之伊始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这世上总有一些事情不可见光,或是这事情影响太大了,或是这事情就是损人利己的事情等等。而黑夜,恰恰为这些可不见光提供了一个光明正大的舞台。黑夜之中,多数人都会选择休息。即便那些没有休息的人,精神也会较之白日松懈不少。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选在黑夜进行,一个原因是利用了人的精神松懈,另一个原因便是黑夜之中活动的人很少更加便宜行动。

    俗话说得好,你有对策我有应策。某探寻者为了探寻那不可见光的事情,便是选择在黑夜之中行动 。于是,一些不可见光的事情因为应对不及,被直接纰漏了出来。不可见光的事情失去了最后的黑夜庇护,这怎么可以?于是事情的实施者开动脑筋,与探寻者之间进行了斗智斗勇。

    不可见光的事情不让我在黑夜进行,那我便偷偷摸摸的在白日进行。白日进行不了,那我便将事情化整为零,当每个部分处理完了,就等于是将不可见光的事情进行完毕。当探寻者们将注意力放到零零碎碎的琐事的时候,实施者们则再次将事情组合到一起,换做另一种方式进行实施。当一种事情实施途径用来的次数多了,则又会引起探寻者们的注意,这时候实施者们则又会控制时间,让事情实施时间与探寻者的活动时间相互错开

    实施者与探寻者之间的关系,就犹如狐狸与猎手之间的关系。有人说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经验丰富的猎人,也有人说经验再丰富的猎人也抓不到狡猾的狐狸。宰割两种说法之中,其实第二种说法更为合理。狐狸遇到猎人,前者是为了生存逃跑,而后者不过是为了利益而已。生存与利益之间碰撞,当然是为了生存的一方爆发出来的力量更大。二者之间比较可谓是相形见绌,那猎手如何斗得过狐狸。

    当然,事情没有绝对,只有合理不合理罢了。但如今随处可以见到修士,以前的合理遇到修士则是不见得适用。问剑城的古怪,就有同一只狡猾的狐狸。而唐晓天等一行人,便是那锲而不舍的探寻者。这一对冤家对头的相遇,不知道会是谁输谁赢。

    趁着夜色,四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客栈。陈墨恒哪里也没有去,而是选择了扶摇直上来到了问剑城的上空。夜幕下的问剑城很是安静,若是打个比喻来形容,那便是由一个欢快的少女,变作了一个文静的妇人。灯火通明还是有的,只是少了白日的喧嚣。这一静一动,对比十分分明,以至于让初到问剑城的陈墨恒微微吃惊。

    “这是夜晚的问剑城?”

    身处问剑城上空,陈墨恒看着下方的城池有些难以置信。

    “是啊,有什么不妥?”

    唐晓天来到陈墨恒身旁,轻轻的回答了一句。

    “没有,只是感觉反差太大了。白日里问剑城如此热闹,看着城中也没有宵禁,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安静?”

    轻轻摇着头,陈墨恒不在意的说了一句。

    唐晓天笑了笑,便是开口解释。

    “城中之所以会如此安静,不过是因为城中的人作息很有规律。看如今这时辰,应该再过不久他们就该休息了。所谓点灯说话,吹灯”

    吹灯之后干什么,唐晓天并没有说。但在场的几个人,却都是明白的。陈墨恒和许成林倒是没什么,陈洛雪则是瞥了唐晓天一眼,轻轻啐了一口。

    嘿嘿一笑,唐晓天看了许成林一眼。后者则是微微眯眼,不着痕迹的对着唐晓天使了个眼色。唐晓天会意,立即目光轻轻瞄向陈洛雪。见到她脸上已经有了些许怒色,立即将事情转到了正题之上。

    “二哥!你现在可是发现了什么?”

    如此短的时间怎么会有发现,唐晓天明知故问,不过是为了转移话题罢了。

    “你别说,我还真有点事情想问你。”

    轻轻偏过头,陈墨恒眉头微皱的看向唐晓天。

    一句转移话题的问话,没想到真的会引出问题。唐晓天楞了一下,随即便是答道。

    “二哥有什么直接问就好!”

    陈墨恒点了点头,便是开口问道。

    “以我对你们三人的了解,这观察夜幕下的问剑城,你们一定是做过了吧。”

    三个人没有说话,但都是点了点头。陈墨恒微微点头,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但接下来,他看向唐晓天,好奇的问道。

    “问剑城中的人作息很有规律,这一点你是观察到的,还是道听途说,还是猜测的?”

    唐晓天没想到陈墨恒只是问了这个,想也没想便是回答。

    “这是我们连猜测带观察的,不信你看!”

    说着唐晓天轻轻一笑,伸手一指下方。

    下方的问剑城似是配合他一般,刚刚还是一片灯火通明的样子,竟是开始逐一灭起了灯。一盏接一盏的灯光熄灭,整个问剑城逐渐陷入到了黑暗之中。没多一会儿,除了零星的灯火,整个问剑城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见到下方几乎全陷入黑夜的问剑城,陈墨恒轻笑一声。他转头看向唐晓天,若有所指的问了一句。

    “这灯熄灭的时间间隔相同,问剑城中的人时间观念很强啊?”

    “嗯?”

    被陈墨恒这一说,唐晓天顿时疑惑起来。他细细回忆先前的情景,发现果真是这个样子的。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是被许成林直接抢白。

    “灯光熄灭的时间间隔大概不足一息时间,这的确有些不正常。不说是事先没有沟通,即便是这些人事先有沟通也不会如此整齐。”

    陈墨恒点了点头,显然他也是如此认为的。可是他还没等着发表自己的看法,便是听到陈洛雪轻声说了一句。

    “我们先前在夜晚,并没有发现问剑城也这个现象。那时候问剑城虽然也是灯光熄灭的整齐,但也没有到达如此整齐的程度。”

    “没错!没错!先前我们观察的时候,的确没有这个情况!”

    听到陈洛雪说出这话,唐晓天立即像是作证一般补了一句。许成林也是点了点头,告诉陈墨恒这话不假。

    “不足为奇!兴许是时间不合适罢了!”

    捏着下巴,陈墨恒轻轻说着。这话音刚刚落下,他目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上空。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之间此时正是新月初现。

    三个人恍然大悟,明白了陈墨恒那句时间不合适是什么意思。新月初现与正值满月,是一个月中极为特殊的两个日子。前者代表着一个月的开始,后者代表着一个月的中旬。若是将一个月的时间比作人的一生,那这新月初现便是人的童年,而这正值满月便是人道中年。童年是人最容易改变的时间,而中年则是人精力最为旺盛的时候。故而某些法术,特别是针对人的法术,一般尤为关注新月初现与正值满月这两个时间。

    “二哥可是认出了是何种法术造成了问剑城的古怪?”

    觉得陈墨恒似乎已经有了想法,唐晓天好奇之下便是问了出来。

    “还不太确信,先下去看看再说!”

    陈墨恒如此说着,身形缓缓向着下方的黑夜之中落去。其余三人见此,也是缓缓按落身形跟随着陈墨恒。

    直到距离着问剑城还有百余丈高度,陈墨恒却是直接停了下来。他回头看了一眼许成林,小声说了一句。

    “三弟,动用神识查看一下情况。”

    了然的点了点头,许成林眼底闪过些许光芒。双眼一睁一闭之间,便是将神识放了出去。一张由神识丝线编制的巨网,直接将方圆百丈范围笼罩。而在这个范围之中,既有他们先前见到的灯光熄灭的房间,也有一些还在亮着灯的房间。

    不过是几息时间,许成林的双眼恢复正常。他轻轻吸了一口气,皱着眉头看向了陈墨恒。一见许成林这个模样,其余人便是知道许成林发现了情况。而许成林接下来的回答,也是证明了几人的猜测。

    “我们刚刚见到熄灭灯光的房间,如今里面的人呈现不正常的呆滞。他们双眼发直,好像陷入了某种幻象之中,他们的脸上诡异的欣喜倒是没有改变。而那些仍然亮着灯的房间,里边的人则是各有不同,但我敢确信这些人是正常的。原因无他,这些人的脸上保持着正常人该有的喜怒哀乐!”

    许成林的这番话,顿时让陈墨恒笑了出来。只见他轻笑着点了点头,又是露出先前那副智珠在握的表情。

    “二哥!这下可以确信了吧!”

    唐晓天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答案,于是再次追问陈墨恒。

    这一次陈墨恒倒是没有推辞,而是微做思考对着三人解释道。

    “若是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道家的控神咒。只不过有所区别的是,这控神咒应该是被高人改良过的。与圣土平时见得控神咒区别很大,故而很多人都是没有发现。”

    陈墨恒解释了一句,发现三人还是不解的看向他,于是他莫名其妙的愣了一下。随即他反应过来,是三人不知道控神咒的原因。轻轻一笑,他便是又将何为控神咒以及控神咒的作用说了一遍。

    控神咒这名字听起来有些邪异,但实际上这门法术却是用于治疗头痛顽疾。许多法术创造的初衷,其实都是为了造福众生。就像五行法术中的小术,便是为了解决雨量不足而创造出来的。后来在小术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良,这才有了更为高级的暴雨术,以及注重杀伤力的冰雨术和冰锥术。这控神咒最初也是为了治病救人的,但不知被谁做了改动,竟是由救人变成了害人。

    听完陈墨恒的解释,三个人也都是明白了怎么回事。感情问剑城的古怪,是改良版的控神咒在作怪。

    “如今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二哥可是有解决办法?”

    见到陈墨恒说的头头是道,唐晓天便是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陈墨恒微微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办法。就在唐晓天感到失望的时候,只听到陈墨恒又是说道。

    “控神咒虽然被改了,但料想万变不离其宗。控神咒施展的条件,需要受术者不能有抵抗,不然施展多少次都是无效的。这改良版的控神术,应该也是这情况,不然整个问剑城中也不会有没有中术的人了。我们只要知道,这些受术者有什么共同特点,那便有可能找出救治的办法。”

    “说是这样说,可是我就怕找不出这些人的共同特点。”

    唐晓天点了点头,但同时也提出了一个问题。

    “这却是未必,不是还有正常人吗?”

    没待陈墨恒回答,许成林便是答出了唐晓天的问题。

    闻听此言,唐晓天恍然大悟。他猛地一拍脑门,笑着说道。

    “对啊!不是有正常人嘛!我们只要找出他们的共同之处,便是知道了另一批人的共同之处,这么简单的排除法,我竟是没有反应过来!”

    三个人都是笑了,他们当然知道唐晓天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原因是唐晓天关心则乱,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唐晓天有些急切了。若是唐晓天像先前一样冷静分析,他当然很容易便是想出解决办法。七大势力的门人,可不是吃素的。

    许成林看了一眼下方,眼底流光猛地闪了几下。接着他看向陈墨恒等人,笑着说了一句。

    “下面的情况我已经记下了,那些亮着灯的房间和灯光熄灭的房间,我全都印在脑海中。待会儿我做出一个地图,大家也好有个对照。”

    所谓的默契,不是只有在行动之中才能体现出来,默契可以出现在任何时候。所谓的瞌睡了有人给你送枕头,这也是一种默契。许成林能够想到众人接下来干什么,于是便是提前为几人做好了准备。

    对着许成林竖了竖拇指,唐晓天并没有说什么。自家这位三哥总是这样,小心谨慎考虑全面,和他在一起行动格外的有安全感。

    估算了一下时间,唐晓天发现如今只是前半夜。他微做思考,便是对陈墨恒说道。

    “如今这个时辰,大部分人应该都是快要休息了。若是我们这个时间去展开调查,必定会一起一些。到时候引发什么事情,那就不可预料了。与其这样,我们还不如等上一个夜晚。正如二哥所言,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二哥,你以为呢?”

    陈墨恒听了这话,却是耸肩一笑。

    “我是无所谓的,一直心中有些焦急的都是你这家伙。若不是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还以为你是见到事情与太玄宗有关,故意借此打击报复呢!”

    陈墨恒的话明显是说话,他是借着陈鸢的事情来调侃唐晓天呢。

    唐晓天轻轻摇头,随即想到什么之后便是笑了出来。

    “二哥你真是提醒我了啊,若是借机能够逼得太玄宗就范,我何乐而不为呢?”

    若是不知道唐晓天的人,一定会认为唐晓天动了心思。但许成林他们却是知道,唐晓天不过是说说而已。

    对待别的事情,唐晓天兴许会施展一点手段。但对待太玄宗,唐晓天应该是堂堂正正的对待的。别的不说,否则他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关。不能用自己的真正能力接回自己心爱的人,那窝窝囊囊的修炼又有什么意思?

    或许这话说的有些重了,毕竟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是不同的。但人的一生总该有别人掩盖不了的闪光时刻不是?将这闪光时刻分给爱情分给缘分,这似乎不是什么难以置信的抉择吧。

    俗语有云,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句俗语断章取义一下,我们便知道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价值观,都会渴望追求爱情。在生命与爱情之上的,就是所谓的自由。

    自由是什么,却是不好做出定义的。无拘无束是自由,在一定程度上不受到阻拦也是自由。而往往人们所谓的自由,是指的后一种自由。无论是在修行界还是凡俗界,所谓的自由都是指的后一种自由,即在一定范围内的自由。所谓的自由是被限制在条条框框之中的,真正的自由是不存在的。正因为他不存在,所以才是生命与爱情之上。

    既然真正的自由不存在,那俗语我们便不是断章取义。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这句话很清楚的阐述了人对爱情的追求。唐晓天会如何来对待太玄宗,这事情已经很是明了了吧。

    问剑城的古怪揭开了面纱一角,四个人心中都是放松了一些。他们又是玩笑了几句,便是悄无声息的返回了客栈之中。

    四个人没有招摇过市,也没有在明处查访问剑城的古怪,其实全都是为了不打草惊蛇。说到底问剑城还是太玄宗的地盘,但四个人却是一直没有见到太玄宗的修士,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太玄宗有问题了。正是为了不惊扰太玄宗,四个人才选择了如此谨慎的行事。

    但有些时候,计划总没有变化来得快。无论在修行界还是凡俗界,对这种情况都有一个叫法,这个叫法出奇的相同,那便是变故!什么是变故?本来计划好的事情突然横生枝节,这便是变故!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