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奇幻养殖场〕〔混沌天帝诀〕〔开挂的住院医〕〔掌权人〕〔入骨宠婚:误惹天〕〔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小娘子不凡〕〔魔王不必被打倒〕〔重生之再铸青春〕〔极品萌宝:霸道爹〕〔独家蜜宠甜妻宠翻〕〔黑洞剑仙〕〔镇国战神叶君临李〕〔超强狂婿〕〔威震九州〕〔巅峰男主方晟〕〔至尊归元〕〔万界毒尊〕〔医武神婿〕〔陈宁宋娉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五十章 白日现身出,晓天发疑情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时间在两种情况下过得很快,一种情况是你心情完全放松下来的时候,而另一种情况便是你遇到紧急事情的时候。许成林等四人心情这一放松下来,便是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他们感觉在客栈中只是聊了一会儿,便是听到了公鸡报晓的声音。

    “这就天亮了?”

    唐晓天有些意犹未尽,出神的说了一句。

    “可不!这就天亮了,我们也该行动了!”

    笑着回答了一句,陈墨恒就要起身。

    “接着!”

    许成林一抬手,一块白色玉简飞向陈墨恒。顺手将玉简接住,陈墨恒神识只是一扫,便知道了玉简中的内容。对着许成林竖了竖大拇指,陈墨恒颇为赞赏的说道。

    “真有你的啊!一晚上并没看到你动手,哪知你已经悄无声息的将事情办完了。”

    许成林笑了笑,接着又是摸出另外两块玉简,伸手递给了陈洛雪和唐晓天。

    接过玉简,唐晓天笑了笑。在三人脸上扫了一圈,他用下巴指了指房门的方向。

    “走!我们出去看看!”

    三人会意点头,向着房门外走去。这次他们倒是没有避讳什么,虽然是四个人一起出去的,但四个人所要查访的区域并不相同。许成林将玉简中记载的区域,分成了四个小区域。在他们接过玉简的时候,已经各自选定了自己负责的区域。

    刚一走出客栈,唐晓天便是往自己负责的区域走去。但他走了几十步之后,却是突然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修士的感觉是极为敏锐的,他们要是感觉到有异常,那多半是有不同寻常的地方。下意识的观察四周,唐晓天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关注他。微微蹙眉,他开始仔细回忆到底哪里有不对的地方。

    “人!街上的人不对!”

    猛然醒悟过来是怎么回事,唐晓天看向街上的行人。

    唐晓天和许成林他们已经来到问剑城有几天了,在这几天之中他们也是见过清晨的问剑城。这个时候的问剑城虽然不是一天中最热闹的,但也不该如此人流稀少才对。唐晓天觉得,今天街上的人少得可怜。与往日相比,简直可以用门可罗雀这几个字来形容。

    发现了这一情况,唐晓天立马回身想要通知其余三人。但当他转身的时候,正巧见到许成林向着她他走来。

    “三哥,情况有些不对!”

    见到许成林,唐晓天下意识的便是说了一句。

    许成林单手竖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唐晓天初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下一刻周围的情况便是让他明白了。

    只见唐晓天话音刚落,周围人行人便是刷的将目光投了过来。路上的行人虽不多,但突然被他们的目光齐齐注视,唐晓天还是觉得有些不适应,或者说是有些不寒而栗更为合适。不知怎么回事,这些行人的目光格外诡异。唐晓天看着这些人,心中有种发毛的感觉。他觉得这些人的目光不似活人,双眼之中隐隐带着一层死气。

    “他们这是”

    唐晓天的话还没说完,便是被许成林摆手制止。

    许成林伸手指了指客栈的方向,示意唐晓天向那里看去。唐晓天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但见此时陈墨恒与陈洛雪已经等在客栈门前了。

    轻轻点了点头,许成林走向客栈。唐晓天皱了一下眉头,也是跟着走了过去。

    四人走进客栈房间,最后走进来的唐晓天顺手将门带上,想了想又是你随手布置下一个隔音结界。还不待唐晓天问出究竟是怎么回事,许成林便是开口解释了。

    “我们刚刚一分离,洛雪便是发现了周围情况不对。她提醒了我一声,这才发现周围的人似乎情况不对。二哥也是发现了周围情况不对,更是迅速判断出来他们是被人控制了。”

    唐晓天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随即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几人,颇为吃惊的说了一句。

    “感情就是我最后发现了情况不对?”

    许成林皱了一下眉,无奈的对着唐晓天摇了摇头。

    “你关注点有些偏了!查探周围情况本就不是你的擅长,也不像二哥一样能够识别改良的控神咒。你能够发现情况不对,已经很让我意外。”

    许成林说完这句话,随即反应过来这并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对着唐晓天摆了摆手,许成林无奈的笑了一声。

    “被你这家伙带偏了!我本来是想告诉大家一声,昨晚应该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不然不会有被控制迹象的人在街上行走。大家一会儿外出的时候,记得不要引起周围行人的注意。另外着重打听一下,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三哥你是怀疑有人在监视我们?”

    细细思索着许成林将几人叫回来的目的,唐晓天突然抬头问了一句。

    “应该没这可能才对!”

    许成林没有回答,陈墨恒已经先一步回答了。

    唐晓天皱了一下眉,轻轻吸了一口气。他仔细回忆着先前发生的事情,发现不应该有人发现他们几个人的行踪才对。不说唐晓天和陈洛雪、许成林多次改变了模样,就是陈墨恒过来的时候也没有用真正容貌。

    “的确是不应该有人监视我们!”

    轻轻点着头,唐晓天也是同意了陈墨恒的说法。

    “倒不一定是监视我们,那些被控制的行人在街上胡乱走着,看起来并没有固定的目标。”

    回忆了一下先前的情景,陈洛雪轻轻说了一句。

    陈洛雪的这句话,让三个人情不自禁的回忆起先前情况。三人这个时候才发现,陈洛雪说的应该是对的。

    “街上走着的行人是被控制的人,没有固定的目标,这问剑城中是不是有人在白日悄悄的进行着什么事情?”

    微微眯眼,陈墨恒说出了自己的猜想。

    悄悄进行着什么事情,究竟是什么事情陈墨恒没有说。但在场的三人都是明白,这所谓的什么事情,定然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或者是某一件事情的组成步骤。

    眯眼点了点头,唐晓天的嘴角突然浮现一个诡异的微笑。

    “你们说这是不是很巧啊!问剑城的古怪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就出现在我们几个面前。前些日子问剑城的清晨还没有什么古怪,到了二哥过来之后就出现了古怪。所有古怪事情,仿佛就是送到了我们眼前一样。”

    唐晓天的话意有所指,许成林他们思索了一下,便是知道了他的意思。所谓一个偶然事件是巧合,多个偶然事件便是必然了。一种古怪情况被四人遇到,这可以说是巧合。但当各种古怪逐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便不再是巧合了。各种巧合一定会因为某些没有发现的原因,被巧妙的联系到一起。

    “先别急着找原因,我们先找出控神咒的根源再说。正所谓一口吃不成胖子,不能操之过急。况且抽丝剥茧,也是需要一层一层的来的。”

    轻轻一笑,陈墨恒劝了唐晓天一句。

    点了点头,唐晓天吐出一口气。随即他一抬手,直接将房屋中的隔音结界破开。

    房门没有打开,但唐晓天眯了眯眼便是知道了外面的情况。寻了一个恰当的时机,唐晓天一个闪身便是消失不见。而房门只是莫名的开关了一次,便是恢复了安静。其余几人见此,也是纷纷效仿离开了房间。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房间之中的人便走了个干净。若是不进入房间的话,谁也不会发现此时早已人走房空。

    按照许成林玉简的指引,唐晓天来到一处微显老旧的院舍。看着院门还关着,他走上前轻轻的叩响了院门。扣了几次门,唐晓天并没有听到回应。他觉得这院子的主人应该正巧不在,于是便打算去下一家。

    正当他转身的时候,突然听到院舍之中传来一声微弱的应答声。

    “谁啊?”

    听到这微弱略带苍老的声音,唐晓天判断出屋中的人应该是一位老妪才对。他轻轻一笑,便是开口答道。

    “老人家,能开下门嘛,向您打听一下路!”

    “问路的?你等着啊!”

    听到唐晓天来此的目的,院舍中的老妪应了一声。随即笃笃的声音,伴随着老妪的脚步声,一同传入了唐晓天的耳中。

    “这老妪腿上有疾?”

    通过声音,唐晓天已经对院舍中的老妪有了判断。

    没过多久,院门打开了,唐晓天看着眼前的老妪,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院舍中的老妪,与唐晓天推测的大致相同。只见她年龄大致八十多岁,满头白发,衣着朴素,手中拄着一根有些年岁的手杖。老妪的身体看起来有些差,从房门当院门不过是几丈的距离,但就是这短短的距离已经让她气喘不止了。

    “劳烦老人家跑一趟了,小子感激不尽!”

    见到老妪的情况,唐晓天急忙说了一句便上前搀扶。老妪也是知道自己的情况,并没有推辞唐晓天的搀扶。

    深深喘了几口气,老妪这才微微恢复。她看向唐晓天,缓缓的问了一句。

    “后生我看你面生,又是说是来问路的,想必一定是外乡人吧。”

    唐晓天笑着点头,随即便是问了问剑城中的一个地方。老妪点了点头,思索了一下便是指出了道路。唐晓天却是没有作罢,而是顺势又问起了昨晚问剑城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老妪微微皱眉,接着缓缓摇了摇头。这人一上了年纪,便是听力和目力等严重退化。老妪自言昨晚休息的早,并不知道城中有什么事情。唐晓天皱了皱眉,随即又释然了。别说这目力耳力都有些退化的老妪了,就连他们四个修行者都没有发现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计不成又生另一计,唐晓天笑着和老妪打听起问剑城中的事情。老妪一开始是不想回答的,毕竟一个外乡人打听周围的事情,多少显得有些古怪。

    知道老妪心中的警惕,唐晓天眼珠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抽空朝着院子中望了一眼,唐晓天便是问了一句。

    “老人家,您怎么一个人住在这里,您的儿孙不在吗?”

    老人最是关心自己的后辈,一听唐晓天问出这句话,老妪顿时笑着摇了摇头。

    “在!他们都在!只是这几日他们都忙,暂时回不来而已。”

    想到自己的儿孙,老妪的脸上浮现出一缕笑容。但唐晓天却是敏锐的在这缕笑容中,找到了一些落寞的影子。

    “儿孙在,但都是各忙各的不在身边,独留老人一个人守着空空的院子。空巢老人?这形容的也是贴切了。只不过,究竟是什么导致空巢老人的出现。是人们的亲情淡薄了,还是这世道变了?”

    心中感慨一声,唐晓天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随即他换上一副笑脸,以老人的后辈为突破口,开始聊起了问剑城中的事情。

    老妪感觉自己和唐晓天待了半盏茶的时间,整个人似乎精神了不少。往日体力匮乏的身体,似乎也是有了不少力气。就连一直有些疼痛的左腿,也是感觉暖洋洋的。老妪并不知道,唐晓天在上前搀扶她的时候,已然将一缕微弱的灵力打入老妪体内。正是因为这缕灵气进入体内,才让老妪倍感熨帖。

    但遗憾的是,唐晓天的这缕灵力,也只是能让老妪身体感到舒服一阵子,并不能治标治本。毕竟是无源的灵力,总是会消耗干净的。不是唐晓天不想治好老妪,而是老妪的身体承受不是更多的灵力了。

    和老妪在院门前又是说了半盏茶的时间,唐晓天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之后便打算了离开了。他笑着将老妪送回到了屋中,接着在老妪和善的目光中离开了院舍。回忆着老妪与他说的一些事情,唐晓天觉得自己应该大致找到了答案。

    “到下一家看看,如果情况差不多,那真相可能就浮现水面了!”

    轻声嘀咕了一声,唐晓天朝着玉简中记载的另一家正常的人家走去。

    这一次唐晓天敲开院门的时候,遇到的是一名断臂的中年人。这中年人似乎有些不好说话,只是说了几句话便是将唐晓天轰走了。什么都没有打听到,唐晓天一怒之下想要动用修行手段,但自嘲一笑之后便决定罢手离去了。对凡俗人随意动用修行手段,这对他来说是觉得有些不齿的。

    接下来唐晓天又是借着各种理由走访了几家人,他相继遇到了一名体弱老者、一名瘦弱的女子和一对体弱多病的妇孺。一番交谈下来,唐晓天得到了不少有用消息。作为回报,唐晓天则是给这些人留下了一缕灵力。

    唐晓天总结了一下自己得到的情报,他仿佛见到了一条线索异常的清晰起来。他感觉自己这次是没错了,应该是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心中正在为自己找到真相欣喜,唐晓天的步伐不由的轻快了许多。但走着走着,他的步伐慢了下来,最后竟是直接停住了。

    “嗯?为什么那些正常人家,全都是一些体弱多病的老幼妇孺?”

    发现了这一情况,唐晓天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几拍。他深锁眉头,向着下一家正常人家走去。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