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五十二章 终见真相现,定计抓祸首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四个人趁着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掩藏了气息缓缓的远离了广场一些。知道退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他们这才停下身形。

    与此同时,祈福仪式正式开始了。只见广场中心六名太玄宗修士说笑了几声,随后便是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们各自掐诀念咒,一副庄严肃穆的样子。

    唐晓天他们虽然离着太玄宗修士很远,但以四人的本事还是听清楚了六人念诵的咒语。

    “ 天清地灵、日月光明、智慧玄关、 一泗天卞。东部圣土,主事人, 敬备清茶、香花、糖饼列在案前,伏望慈納。通天玄竅。神必降臨。香烟拜请, 神威顯赫。 焚香拜請”

    唐晓天听着这咒语很是熟悉,不由的看向了陈墨恒。

    “这只是常见的祈福表文而已,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知道唐晓天想要询问什么,陈墨恒不急不缓的回了他一句。

    “果然!”

    轻轻点了一下头,唐晓天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随即他看向广场中心,继续观察六人下一步的行动。六个人的动作很是娴熟,显然带领祈福仪式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只见他们念完了表文,便是开始了焚香祷告。这祷告的内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无非是祈祷风调雨顺百姓平安等内容。

    四个人并没有见到什么异常,正待他们微感疑惑的时候,突然见到广场中的人有了变化。刚刚还是平静站着的人们,此时竟是一个个神色变得萎靡起来。这种神色萎靡出现的很突然,几人见到之后都是脸色凝重起来。

    “二哥!可是发现了施法痕迹?”

    唐晓天眉头皱起,看向一旁的陈墨恒。

    摆了摆手,陈墨恒小声的回了一句。

    “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四个字代表了什么意思,唐晓天心中已然明白。他看向许成林,希望能够从他那得到答案。唐晓天的希望终是化作了泡影,许成林和陈洛雪也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发现施法的痕迹。

    正当唐晓天心中失望焦急的时候,陈洛雪鼻尖突然轻轻动了几下。见到陈洛雪的这一动作,唐晓天顿时便知道她有了发现。还没待唐晓天发问,陈洛雪便是摆手制止了他。微微眯起眼睛,陈洛雪头轻轻的转动着。看她这动作,似乎是追寻着什么气味在移动一般。

    一眼锁定了广场的中心,陈洛雪双眼猛地严肃起来。她轻轻点头,很是确信的说道。

    “太玄宗修士焚的香有问题!广场中人情况,应该是这香的气味所致。”

    闻听此言,唐晓天他们三人都是下意识的在空中嗅了嗅。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三人便也是发觉了异常。

    “原来如此!这香的气味虽是古怪,但味道却是很淡。若不是仔细嗅闻,还真不会发现古怪。”

    许成林点了点头,轻轻的说了一句。

    “这香中掺杂了一种让人精神不振的药物,具体是什么一时间也说不好。先是悄无声息的让人精神萎靡,那下一步是不是就该施展法术了?”

    陈洛雪双手抱肩,已经开始预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

    陈墨恒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显然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六个人祷告完毕,相互对视一眼便是。接着只见道袍青年微微上前一步,嘴角微动不知道念起了什么。饶是四个人都是凝气修士,凭借着超越常人的耳力也是没有听清。或者说他们并不是没有听清,而是没有听懂道袍青年念的是什么。

    猛然间反应过来,陈墨恒立即提高声音说了一句。

    “就是这个!这应该是改良的控神咒咒语!应该还有配合的手诀才对!”

    就像是为了配合陈墨恒的话语一样,道袍青年双手快速的掐动起了法诀。随着几个法诀快速掐完,所有被控制的人像是受到召唤一般,都是轻轻抬头看向广场中心。而没有被控制得人,也都是迷茫的看向广场中心。

    “原来如此,怪不得先前问剑城的修士没有发现问题!太玄宗焚的香味道虽是古怪,但要是不仔细根本发现不了。况且这古怪的香只是诱因,并不是主要的手段,即便被发现也可以认为是为人让人安心。其后的改良控神咒,也是很难被发现。那让人听不懂的口诀,可以说成是祷文的一部分。最后掐动的那几个手诀,单独拿出来也是没什么问题。而且最为巧妙的,法术成功之后,每个人因为控制的深浅不同,所以他们的动作也是有先有后。况且人们看向祈福仪式的中心,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所有事情单独拿出来没什么奇怪的,放在一起也是看不出来奇怪 ,这如何会引起怀疑。”

    陈墨恒看着广场中发生的一切,轻轻点着头已经将前因后果分析了个大概。

    “该死的家伙!真的是他们捣的鬼!该死的太玄宗!”

    唐晓天咬着嘴唇,眼中已经露出了凶光。他拳头握的紧紧的,显然已经对六个太玄宗修士恨到了骨子里。

    看到唐晓天情绪有些激动,许成林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不要操之过急!到时候我们将这几个家伙擒下,真相自然明了!”

    唐晓天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压下情绪轻轻点了点头。

    道袍青年迅速施展法术之后,便是和其余几人点了点头。六人无声的沟通了之后,祈福仪式继续进行。六人走动几步之后,竟是组成了一个阵势。道家口诀,再次从六人口中传了出来。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

    虽是对这六人没有丝毫好感,但唐晓天还是不得不佩服他们。六个人不愧是凝气修士,行事起来简直谨慎的过分。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这样参合到一起来,难怪问剑城的修士没有发现祈福仪式的古怪。若非是他们将各种怪事串联到一起,他们也是发现不了祈福仪式的问题。

    正在出神的时候,唐晓天突然觉得有人拉了他一把。下意识的回头,便是见到陈洛雪正皱眉看向他。不明白陈洛雪为何是这个表情,唐晓天好奇的问了一句。

    “四姐,怎么了?”

    陈洛雪轻轻摇头,随即叹着气说道。

    “已经知道他们有问题了,便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问剑城还有三个这样的地方,我们赶过去看看情况!”

    唐晓天猛地反应过来,立即想要招呼上许成林和陈墨恒。但他转头的时候,发现二人早已经在不远处等着他了。摇头一笑,唐晓天朝着二人走去。

    唐晓天他们四人的离去,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广场本就巨大,走上几个人根本不会引人注意。况且许成林他们是躲在离着广场很远的角落,走的又是静悄悄的,更是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了。

    约莫两个多时辰之后,唐晓天鞥四人将问剑城走了一个遍。他们赫然发现,四个祈福仪式集结地只有那一个有问题。与此同时,一个比较靠谱的判断和一个疑惑又是悄然浮现在他们心中。

    这比较靠谱的判断,便是四人基本确定问剑城的事情应该是太玄宗某些人的授意,而非是整个宗门都参与了进来,不然就不会只是一个地方有问题了。而他们产生的疑惑,则是想不通为何只有一个地方有问题,全城会有许多人被控制。

    陈墨恒很是确定,这改良的控神咒必须是当面施展才会有效,而不会像瘟疫一样进行传染。但如今问剑城中的情况,被控制的人并不只是在有问题的地方才有。四片祈福仪式的集结地,都有被控制的人存在。

    这一疑惑,一开始几人都是想不通。但当他们无意间碰到一个蹒跚行走赶去祈福仪式的老者之后,便是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感情这答案很是简单,因为每次过来的太玄宗修士都是不同人。既然是每次来人不同,那必定是他们负责的区域也是不同。于是四个祈福仪式的集结地,都是有可能会成为有问题的地方。

    “所有的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薅羊毛不抓住一只薅,太玄宗谋划此事的人还真是一个谨慎的家伙!怪不得很长一段时间,问剑城的问题没有被发现。”

    轻轻点着头,许成林若有所思的说道。

    突然觉得自己的肩膀被人按了一下,许成林下意识的转头。但见此时唐晓天,正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想这么多干什么?但会儿抓住那几个家伙,就什么都知道了。”

    许成林微微一愣,随即便是摇头笑了起来。世事无常报应不爽啊,许成林刚刚劝慰唐晓天队伍话,竟是被他改了改又还了回来。

    笑过之后,许成林这才考校般的问向唐晓天。

    “问剑城一共四个祈福仪式集结地,每个集结地都有六名凝气修士。如此算下来,一共二十四名凝气修士。而我们这边呢,总共才四名凝气修士。你说说,我们该如何将道袍青年等六人抓起来?”

    摇了摇头,唐晓天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他看向许成林,开口说道。

    “啧啧啧!三哥你这是故意套路我呢!”

    许成林挑了挑眉,并没有说话。但他那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便是让唐晓天解释一番。

    唐晓天嘻嘻一笑,接着便是开口解释。

    “干嘛非要将所有人都抓住?我们这抓住关键的人不就算了!祈福仪式结束之后,若是太玄宗修士一起行动,我们只抓住道袍青年便可。至于怎么抓?其实主要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凭借我们四个的实力直接抓人;另一种情况就是施展分瓣梅花计,将这些人化整为零,然后再实施抓捕。若是这群太玄宗修士没有一起行动,那情况就更简单了。”

    “可以啊!考虑的够全面的啊!段段时间便能想到这些,真是不容易。”

    唐晓天的回答,得到了陈洛雪的赞赏。

    “哪里!自从看到道袍青年的时候,我就想着怎么将他抓住了。”

    唐晓天冷笑一声,语气之中满是冰冷。

    唐晓天对道袍青年如此上心,陈洛雪自是知道是为了什么。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如何不让唐晓天对道袍青年上心。别说是上心了,如今若是在问剑城外碰到道袍青年,唐晓天说不定就直接出手了。

    估算了一下时间,唐晓天觉得祈福仪式快要结束了。他看了看道袍青年所在的集结地,便是对着己方三人笑着说了一句。

    “二哥、三哥、四姐,我们是不是该行动了。好不容易见到一回故人,若是不给他一个惊喜,总觉得有些不合适。”

    唐晓天的意图再明显不过了,他是想采用偷袭的方法,打太玄宗修士们一个措手不及。

    出手偷袭这种行为,一直被人认为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更是被所谓的正大光明之士所不齿。而唐晓天则不是这样认为,他认为有这个想法的人都是迂腐愚蠢的,这样的人迟早有一天会被修行界淘汰。

    手段无非高低,只有合适不合适而已。若是因为道德的束缚而将自己的生命陷入危险的境地,这样的人不是迂腐是什么,不是愚蠢又是什么。生命尤为的宝贵,不要轻易的想着舍去他。你舍去生命会换到什么,其实你自己是不知道的。古诗有云,叫做留得生前身后名,这简直就是一种误导。大多时候,只有无所不用其极才能活的更好。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