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洛尘〕〔都市仙尊洛尘〕〔上门女婿叶辰〕〔女权世界修仙记〕〔都市巅峰狂医〕〔沐暖暖慕霆枭〕〔一世巅峰〕〔一世巅峰〕〔神级医婿林炎〕〔盖世医圣林炎〕〔神医狂婿林炎〕〔盖世医婿林炎〕〔林炎柳幕妍〕〔上门女婿林炎〕〔超级女婿林炎〕〔无敌天王归来夏天〕〔无敌天王归来〕〔夏天周婉秋〕〔朕又不想当皇帝〕〔影帝偏要住我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五十四章 仇人再会面,长生三邪现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与银霜子有仇的人不只是陈洛雪一人,许成林几人同样是对这人恨之入骨。遥想南斗星洲的时候,这家伙可是将他们坑得不轻。明明是他带着一群人在天海宗偷了青皇鼎,他们却莫名其妙的被人冤枉。虽然最后青皇鼎还是阴差阳错的落入到了陈洛雪手中,但先前毕竟是被银霜子一行人连累了。遭遇无妄之灾,谁会心中舒服?

    这件事可以不提,但银霜子另外的行为则是让他们恨之入骨了。这家伙不知是什么身份,竟是能够调动长生教、暗影宗和引仙宗的修士。记得他带着三宗的修士,在南斗星洲的天河武府,给许成林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这家伙还出手偷袭过几人,确切地说是偷袭过陈洛雪。虽然那次偷袭被石不转挡住了,但石不转也因此差点殒命,陈洛雪更是不惜消耗生命本源来救治石不转。这之后,银霜子更是将他们当做了挡箭牌来抵御跃凡级别的敌人

    林林总总下来,银霜子这家伙与许成林他们接下来许多仇怨。小仇怨积累多了,尚且能够成为不共戴天的生死大仇。更何况银霜子与一众人结的仇,每一个都是生死攸关的仇怨。这一个个的大仇累积下来,如何不让几人对他恨之入骨!

    “这个搅屎棍!该死的家伙!”

    看着圆光术中的银霜子,唐晓天也是愤怒的骂了一句。

    “若是这家伙,那许多事情都说得通了。”

    脸色难看的看着银霜子的面容,陈墨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经陈墨恒这一点拨,几个人瞬间将许多事情联系到了一起。长生教和引仙宗出现在圣土,这事情未必和银霜子这烂人没关系。要知道他当初可是可以请动跃凡修士保护的,调动两宗修士更是不在话下。为了实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银霜子拉着一票人来祸害圣土之地,这一点也不奇怪。陈墨恒的想法,有很大可能是真的,只不过这些人的目的到现在他们还是不知道。

    “这样不是很好!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许成林也是愤怒了,冷笑一声便是说出这句话。

    说完这句话,许成林突然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圆光术中的银霜子,已经许久都没有变动了。许成林施展的圆光术,乃是映照的司徒轩脑海中的情景。如今他这正在通过神念剑入侵对方的神识,对方不应该只是想着银霜子才对。

    “不对!有古怪!”

    双眼一缩,许成林直觉哪里不对。果然,就在下一刻,他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只见圆光术中的银霜子突然像是活过来一般,根本不像司徒轩神识之中的银霜子。若是这样说觉得不明白,那就换种说法。此时的银霜子,更加的活灵活现,仿佛是隔着圆光术与众人聊天一般。

    圆光术中的银霜子对着众人微微拱手,接着露出了一个古怪笑容。他的嘴巴张了张,仿佛在说什么一般。唐晓天他们通过口型虽然可以判断对方的话语,但这未免感觉到不习惯。许成林想了一下,伸手对着司徒轩弹出一道灵光。紧接着,司徒轩的口中竟是传出了声音。

    “呦呵!原来是几位道友,真是许久不见了啊!”

    司徒轩的声音是他自己的,但几人听着这说话的语气,都是确认是银霜子无疑了。

    “你个王八蛋!”

    指着圆光术中的银霜子,唐晓天便是骂了一句。

    “别白费力气了,我还没本事将咱们的话传过去。相对应的,他也是做不到,我这办法也不过是根据气机变化的而已。”

    许成林皱了一下眉头,便是开口提醒了唐晓天一句。

    果然,下一刻便见银霜子摇了摇头,嘴巴缓缓动了起来。与此同时,司徒轩的口中也是缓缓吐出话语。

    “想必唐晓天道友刚刚一定说了什么不堪入耳的话吧,不过没关系,反正我听不到。”

    银霜子耸了耸肩,随即又是开口说道。

    “与几位道友相见,便是说明我要做的事情瞒不了多久了。说来也巧啊,与几位真是有缘啊。不管是走到哪里,都是会和你们遇到。既然如此,我便卖几位一个面子,这什么问剑城我就抬手放过了。想必几位如今心情都是好了不少吧?诶?或者许成林道友不是这样想,让九华书院的修士问剑,这口气不小啊,是不是啊?”

    说着,银霜子通过圆光术看向了许成林,见到他面无表情之后,便是又看向其他人。

    “陈仙子、陈道兄久违了,想不到两位平平安安到现在,真是令人惊奇”

    银霜子的话中有话,似乎他以为两个人早就应该死去才对。陈洛雪那边的情况许成林很清楚,在幻灵教陈洛雪是烦没有小麻烦不断,显然是有人在对付她。而陈墨恒这边的情况,几个人则是不清楚了。

    陈洛雪眼光冰冷的看向银霜子,而陈墨恒则是冷笑一声。转头看向许成林,陈墨恒轻轻说了一句。

    “老三,收了神通吧,看来接下去我们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至于这银霜子,如今已经知道他的存在,小心提防便好了。”

    许成林点了点头,随即伸手对着圆光术一点。圆光术如同冰面一般碎裂,银霜子的形象瞬间四分五裂。而一直开口说话的司徒轩也是身体抽搐一下,没有了言语。一丝丝鲜血,从司徒轩的七窍流了出来。司徒轩原先一副俊朗的面容,瞬间变得如同如同厉鬼一般。

    被施展了搜魂术,司徒轩如今可以说已经死去了。毕竟他的神识,早已因为搜魂术而破碎了。他现在虽是还活着,但也不过是一个活死人罢了。厌恶的踢了一脚司徒轩,唐晓天大骂了一声报应不爽。随即他想到了什么,直接将他身上的储物袋解了下来。而对于司徒轩身上的道袍和靴子,唐晓天则是没有动。

    因为在先前的交手中,司徒轩身上的道袍已经被毁坏。而他脚上的靴子,也不是与唐晓天交手时穿的那双。否则先前四人能否将他擒下,也是一个未知之事。

    处理一个活死人,唐晓天丝毫没有障碍。即便是处理活的司徒轩,唐晓天也没有障碍。为恶之人就该受到报应,若是天不报应,那便人来报应。这世间虽然没有真正的公平,但人们可以用自己的能力维护心中的公平不是?

    随手弹出一道火焰,唐晓天便是将司徒轩的身体点燃。没有了神识,但司徒轩的身体还有本能。司徒轩的身体疯狂的抽搐着,似乎想要将火焰扑灭一般。

    “活着是祸害,死了也不安生!”

    冷哼一声,陈洛雪抬手弹出一道金蓝色火焰。火上加火,而且还是加了一把南明离火。司徒轩的身体顿时不动了,几个呼吸之间便是化作了飞灰。

    没管司徒轩如何,唐晓天自顾自的打开着他的储物袋。只见一样东西接一样东西的拿出,几人见了皆是有些惊讶。这拿出的东西之中,有唐晓天说过的那柄长剑,还有他提及到的一双靴子,以及其余的一些瓶瓶罐罐。只不过长剑和靴子这两样东西,都是灵光黯淡,仿佛已经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怪不得这家伙这次如此的弱了,原来是法宝出了问题。不过也好,活该他倒霉!”

    笑了一声,唐晓天便是准备将这两件法宝收为己用。

    “等一下!”

    拦住唐晓天的是许成林,也正是如此,唐晓天竟是显得有些惊讶。在四个人之中,唐晓天认为最不应该拦住自己的人就是许成林了。作为一名炼器师,还会缺少宝物嘛。若是说其他二人拦住他,唐晓天倒还是相信的。

    一眼便看出唐晓天的心中所想,许成林笑骂一句。

    “你这家伙想什么了!我是想将法宝上的烙印去掉,然后你再收走!”

    唐晓天反应过来,摸着自己的后脑笑了笑。随即他似是解释一般,尴尬的说了一句。

    “这东西其实对我用处不大,我收了不过是将来送给陈鸢而已。”

    唐晓天的话不知真假,几人也只是笑笑没有多说。法宝而已,用的顺手合适就好。他们虽然听了唐晓天说了司徒轩的手段,但几人仍是坚持自己的道路。法宝合适就好,多了反而可能会成为负担。

    陈洛雪出自幻灵教,她下意识的就看向剩余的一些瓶瓶罐罐。当其中的一个玉瓶被打开后,陈洛雪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寒。迅速的盖好瓶塞,陈洛雪抬手将它扔给了唐晓天。

    “对凝气后期修士有用的毒药,这东西收着。将来说不定有一天,你会用的上。”

    唐晓天顺手接过玉瓶,想要问一声陈洛雪自己为何不留着。但想到陈洛雪的出身,他便收回了这话。

    一个接一个的玉瓶打开,陈洛雪告诉了几人玉瓶中装的是什么。随后这些玉瓶,有些被陈洛雪收了起来,有些则是顺势分给了在场几人。当最后几个玉瓶被一一打开之后,在场的四人脸色全是凝重起来。

    最后剩下的几个玉瓶之中,四人见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这些东西之中,有血红色的丹药,有鲜红色的液体,还有一块通体血红的血玉。

    血红色丹药能够提升修士修为,但具体提升多少,还要看修士自身的资质。而作为副作用,则是以后修为难有寸进。鲜红色的液体,功效和前者相同,只不过较之前者,更为猛烈一些,副作用的效果相对轻一些。而通体血红的血玉,主要针对的则是凝气修士,使用方法不祥,副作用同样不祥,但几人却是知道这是长生教新弄出来的东西。

    将血玉捻在手中,唐晓天脸色十分阴沉。

    “这是咱们见到的第二枚血玉了,为了它不知道又是死了多少人!”

    唐晓天说的没错,这血红色丹药利用活人之血便能炼成,鲜红色液体则是利用活人身上的全部血液祭炼而成,而血红色的血玉的出现相信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长生教付出的大代价会是什么?其实想一想便是明白了。是的,他们付出的大代价就是人命。当然了,这人命绝对不会是他们自己的。一群不择手段用他人的性命来达到长生目的的人,你指望他们损伤自己的性命?长生教的人当然不会牺牲自己的性命,他们牺牲的是千千万万凡俗人的性命。

    不知怎么的,唐晓天没来由的想到了山村之中的惨像。似乎自己手中的这枚血玉,就是由山村中的那些村民的性命凝结而成的。

    “可恶!这些该死的家伙!”

    一口牙咬得嘎吱吱直响,唐晓天心中已经长生教和引仙宗他们恨到了骨子里。

    “没错,他们是该死!但那些心生贪婪的家伙同样是该死!俗世间有种说法,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这话一点不错!若是人们没有这么大的,便不会有各种杀戮的出现。”

    陈墨恒轻轻叹了一口气,缓缓说着这话。

    陈墨恒的话说的没有错,若是没有便没有杀戮。但这理想的情况,更不是不会存在的。是人就有,没有了便不再是一个人。因为在目前来看,还是促进人进步的动力。也是因为各种各样的,才让修行界得以发展。

    没有买卖便没有杀戮,这话是出自俗世间。然而这句话,也是他们为杀戮不止找的一个借口。这句话看起来像是劝慰人们不要杀戮,但实际上这话却是藏着另一种理解,那便是杀戮不会停止,应为买卖是不会停止的。某些灰色的买卖,是永远禁制不住的,因为其中牵扯的利益极大。在绝对利益面前,有几个人能够经得住诱惑,即便有那也是少数。而大多数,则悄然无声直接成为了蘑菇上的伞盖。

    蘑菇扎根之上,茎秆也多是柔弱,但有了伞盖的保护,他们便有的能够活在黑暗中有的能够光明正大的活着,还有的和伞盖一起都是有毒的,稍一不慎便能毒害一大批人

    深深吐出一口气,唐晓天将这三样东西全都收了起来。其余三人没有说话,因为他们知道唐晓天不是为了使用他们才收起来的。唐晓天将他们收起,是为了抽时间将他们销毁。这东西若是落在某些人的手中,定是一个不小的祸害。

    看了一眼周围情况,许成林轻轻吐出一口气。

    “此处非久留之地,我们离开这里吧!”

    这意见很是合理,当然没人反对。就在他们将要离开的时候,陈墨恒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司徒轩化作的飞灰。一道微弱的光芒,很是巧合的进入了他的眼中。

    “等一下!”

    叫停几人,陈墨恒快走几步,抬手打出一道灵光将那微弱光芒摄入手中。

    几个人围了上来,唐晓天好奇的问了一句。

    “什么东西?”

    只见陈墨恒手心躺着一枚发丝般的细针,其上流转着微弱的光芒,隐约还能看到许多细小的符文闪动。显然先前陈墨恒见到的光芒,正是这个东西发出的。

    仔细打量着手中的细针,陈墨恒有些迟疑不定。过了一会儿,他这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我若是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根困神针。这困神针乃是一种极为邪恶的法宝,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受人控制,而被控制的人则是一无所知,这司徒轩应该是早就被人控制了!”

    控制司徒轩的人是谁,此时已经不言而喻了。许成林这时候也是有些恍然,为何银霜子能够发现他们的存在了。感情是因为困神针的联系,这才让银霜子见到了几人。

    许成林虽是知道银霜子神识不差,太这次能够通过圆光术与几人相见,却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他当时没表现出惊讶,不过是为了不露怯而已。身兼数种秘法,神识轻度再不比自己差,那这银霜子就强的可怕了。因为困神针的感应才能利用圆光术与几人相见,这种情况虽然也是足够惊人,但许成林还是可以接受的。

    “走!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整一下,待我仔细研究一番!”

    看着手中的细针,陈墨恒突然笑了一下。

    陈墨恒的这个笑容有些古怪,唐晓天不由的好奇的问了一句。

    “二哥,这邪恶的法宝有什么值得研究的?”

    反手将困神针收了起来,陈墨恒这才笑了笑说道。

    “这东西当然要研究一下了,比如我们可以根据他追根溯源,找到施法人的所在之地啊。”

    一听这话,唐晓天顿时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他双手猛地拍在一起,兴奋之情难以抑制。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今日他们几个与银霜子隔空见了一面,都是激起了心中的愤怒。如今有可能知晓他的行踪,如何让几人不兴奋?

    “不过话说回来,太玄宗我们是不是还要去一趟啊,不然此行的目的就越来越偏了。”

    兴奋之余,陈洛雪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三个处于兴奋中人立即清醒过来,然后纷纷摇头笑着。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