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更新〕〔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太初神帝〕〔都市巅峰高手〕〔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神明来自地狱〕〔我从来都不主动〕〔上门女婿是圣主〕〔团宠锦鲤有空间〕〔全球刷怪〕〔万界毒尊〕〔我的1990〕〔永恒圣帝〕〔主神养成游戏〕〔天下狂医〕〔我要做驸马〕〔万世为王〕〔从变形金刚开始〕〔牧龙师〕〔花都天才医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五十五章 天门山前遇,四高人渡江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a;lk href=&a;/r/bk_piew_ebk_css/6731/499496731/499496809/20200422200702/css/stylecss&a; rel=&a;stylesheet&a; type=&a;text/css&a; /&a;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这四句诗,是某位伟大的诗人用来形容天门山的。许成林望着眼前的天门山,觉得这四句诗贴切极了。

    天门两山本来是一个整体,阻挡着汹涌的江流。但浩荡东流的楚江从山间流过,仿若冲破天门奔腾而去一般。而两山夹峙,又是让浩阔的江流激起回旋,形成连绵波涛汹涌。前两句诗,形象的描绘了这个场景。而后两句诗,许成林闭目一想,便是知晓这是那位伟大的诗人,坐在孤舟之上所见情景。

    “嘿!三哥,回神了!”

    见到许成林一副醉心山水的样子,唐晓天不由好笑的推了他一下。

    许成林的思绪被打断,不用回头看便知道是唐晓天做的。他摇头轻笑,便是说道。

    “这着急探查太玄宗的人是你,不着急的也是你,怎么的都是你,你这家伙还真是够难伺候的啊。”

    唐晓天当然听出这是许成林的调侃,于是不在意的耸了耸肩。

    “难得有机会让几位兄长配合我一次,这样的机会着实不多啊,失去这次机会以后说不定就不会有哩!”

    三人闻言一笑,也是没有说什么,皆是看向眼前的天门山。按照三人的想法,作为太玄宗的山门之所在,本该是远离人烟才对。但实际情况,却并非是这样的。

    天门山周围,也是有着不少凡俗人生活着。其实仔细想想,这情况也没什么不对。修行者再怎么说,也还是人。只要是人,就难免吃喝拉撒。高阶修士倒是可以免除这些,但不管是在修行界还是在某个宗门中,都是以低阶修士为主的。这些低阶修士,便是不能逃开吃喝拉撒。天门山周围的凡俗人,便是为太玄宗的低阶修士的吃喝拉撒服务。

    抬步走向天门山,横在四人眼前的先是一条大江。这条大江名为楚江,至于楚江的名字由来,通向何方又是有多长等等,这些都与唐晓天他们无关。如今他们想的,是要度过眼前宽有几十丈的江面。

    若是施展修行手段,几人不过是几个呼吸便可度过。四人没有选择这样做,其原因并不是不行暴露自己的身份,而是因为太玄宗耗费大力气在楚江上布置下了禁制。这禁制虽还达不到飞鸟不渡鸿毛不浮的程度,但也是极为厉害的。凡是在楚江一定高度的物体,都会因为江面的吸力而下坠落入江中。

    陈墨恒作为圣土修士,也是首次来到天门山,但这不妨碍他知道如何渡过江面。朝着远处看了看,陈墨恒隐约见到有不少人聚在一起。想到关于天门山的记载,他便是转头对几人笑了笑。伸手指向人群的位置,陈墨恒轻轻说道。

    “想要渡过楚江到达对面的天门山,好像只能从那里过去。若是凡俗人,当然可以乘船过去。而若是修士,则免不了显露几分本事了。”

    几人听了陈墨恒的话,前半部分他们还是明白,最后一句话他们就不明白了。不过这疑惑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们便见到远处一名修士脚踏法宝横渡江面。

    “这江面不是被下了禁制,怎么还可以使用法宝?”

    看着远处的情景,唐晓天不由的问了一句。

    “呵呵!这就是太玄宗的高傲之所在!若要从此过,必须要显露几分本事;若是过不去,那你就上不了山。实际上那段江面也是有禁制的,只不过相对较弱一些罢了。想要在那里过去,必须有能力抵挡江面的吸力才行。”

    经陈墨恒这一解说,几人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看着远处有人乘船过江,有人驾驭法宝过江,唐晓天摸着下巴,忽然笑了起来。

    未待几人询问唐晓天原因,他便是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想起小六和小七了,若是他们两个在这里,免不了要纷纷模仿一回一苇渡江了。”

    唐晓天这一说,许成林他们脑海顿时便是浮现出了画面。三人不约而同的笑了笑,抖了抖身形便是向着远处的人群走去。唐晓天一见几人的神态,便是知道他们的意图了。哈哈一笑,唐晓天几步追上三人。

    “哈哈!古有圣贤一苇渡江,今我几人也来效仿!”

    笑着,唐晓天超过三人,率先向着人群走去。其余三人一笑,倒是没有急着追上去,依旧以先前的速度前进着。

    行至人群之前,唐晓天惊奇的发现在场之人多是一些凡俗人和凝气修为之下的修士。当他看向守在江边的两名太玄宗修士的时候,这才觉得正常了一些。山门之前若是没有一两个凝气修士驻守,那还敢自称大宗门?

    唐晓天既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修为也没有过多的张扬,故而他的出现除了两名凝气修士发现外,其余人并没有多加关注。对着两名太玄宗的凝气修士点头轻笑,唐晓天算是和对方打了一个招呼。两名太玄宗修士见此,也是好意的提醒了一句。

    “全凭本事过江,将对面便是天门山。没有什么规矩,怎么过江随机得便。”

    一群人听到两名太玄宗修士解释了一遍,皆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因为先前这二人已经说了一遍了。而唐晓天明白这是二人对他这名凝气修士表达善意,故而又是对着二人点了点头。

    “这太玄宗虽是有问题,但也不是没有好人啊!”

    心中如此想着,唐晓天下意识的回头。此时陈墨恒他们三个,正巧联袂到了他的身后。轻笑点头,唐晓天便是将刚刚二人的话说了一遍。太玄宗修士见到又是三个凝气修士到来,脸上不由的凝重了一些。但想到此处乃是太玄宗山门所在,心中便又是放下心来。在他们看来,仅凭着四个凝气修士,在太玄宗面前还是掀不起什么大浪的。

    四人交谈之际,突然听到人群之中骚动了一下。只见一名长相颇为俊朗的年轻男子,从人群之中排众而出。对着两名太玄宗修士拱了拱手,这俊朗的年轻男子便是拿出一柄折扇。这扇骨通体碧绿,但又给人一种金属质感。随着啪的一声折扇打开,扇面正面的山水映入了人们眼中。

    好一副大好河山,所有见了的人都是心中油然感慨。俊朗年轻男子好像是早知道众人的反应一般,得意的将折扇在手中摇了几摇。这一摇折扇可不要紧,顿时扇面背面的字被人们瞥见。

    “好家伙!竟是圣土有名的颜真人亲笔!”

    “不得了啊!单是真人的亲笔已是难得,最难得的是这些真迹竟然隐隐形成一种增幅阵势!”

    “说的没错,我看这把折扇已经够得上灵器级别了。”

    “你们难道没注意到那大好河山?那可是出自王希孟真人的千里江山图。”

    “好家伙,这二者放到一起,这折扇足以接近灵宝品质了吧!”

    听着一众修士的议论,俊朗年轻男子更为得意。他嘴角浮起笑容,似乎很是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唐晓天上下打量着俊朗年轻男子,尤其是着重打量了一下这人手中的折扇。过了几息的时间,他突然笑着看向许成林。

    “三哥,那破扇子什么名堂,不妨说一说让我们长长见识。”

    “你这家伙明知故问不是?是不是接近灵宝,我不信你看不出来。”

    轻轻一笑,许成林瞥了唐晓天一眼。随即他想了一想,还是开口说道。

    “那扇子表面看起来品质接近灵宝,但那也之上看上去而已。试问一件灵宝放在锻体修士手中,如何发挥出威力,兴许只是刚发动,那修士便被吸干了吧。那扇子不过表面上看起来威力不错,但实际上却是银样蜡枪头。至于扇面前后的字画,呵呵!虽是没有见过真迹,但相比应该都是假的。在我看来,这些字画之上虽有灵力,但不过也只是凝气期的灵力而已。换话来说,这字画都是凝气修士仿造的。这法宝,并不能让他过江。”

    作为炼制过灵宝的许成林,其他几人自是不会怀疑他在炼器方面的造诣。而他们没有刻意隐瞒的这番话,落入到俊朗年轻男子耳中却是极为刺耳。

    上下打量着许成林他们四人,见他们衣着并不华美,身上也没有摄人的气势,俊朗年轻男子便是冷笑一声说道。

    “哼!哪里来的几个乡巴佬,竟是胡言乱语。再胡言乱语,小心我手底下不客气!”

    本是一番好意,没想到对方不管不顾的便是来了这一句。许成林皱了皱眉,轻笑一声便不再理会这人。许成林不理会这事,但不代表其他人也是不在乎。自家三哥脾气好不和一听俊朗年轻男子计较,但他唐晓天可是忍不了这些。一听俊朗年轻男子如此话语,唐晓天立即眉头一挑反驳了回去。

    “嘿!真是不识好歹!告诉你手中的法宝被人骗了,你竟是拿好心当驴肝肺!”

    “找死!”

    一言不合,俊朗年轻男子立即便有出手的打算。

    见俊朗年轻男子态度如此恶劣,唐晓天眼中闪过寒光。俊朗年轻男子将折扇一摇,周身已经闪动起了五彩光芒。而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时候,两个太玄宗的修士却是冷哼一声,制止了俊朗年轻男子。

    “还过不过江?不过的话赶紧滚回去,若是在太玄宗门前闹事,打断手脚废去修为!”

    冰冷的声音让俊朗年轻男子不由得一缩,他对着两名太玄宗修士挤出一个笑容,接着手中折扇抛入空中,整个人原地旋转以一个潇洒的姿势踩到折扇之上。折扇五色灵光流转,煞是好看。俊朗年轻男子在光芒的映托下,仿若谪世仙人一般。

    转头看向唐晓天等四人,俊朗年轻男子冷哼一声。随即他周身光芒一闪,折扇载着俊朗年轻男子飞向江面。而唐晓天见这人飞向江心,则是冷冷笑了一声。许成林的判断,唐晓天丝毫没有怀疑。他说那法宝不能帮助男子过江,那便是真的不能帮助他过江。男子过不了江,后果是什么自是不言而喻了。想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许成林他们也不例外,也都是一个个笑着,仿佛在等着什么好戏一般。

    身后是阵阵惊呼,身前是江对岸,行至半途的俊朗年轻男子突然有了一种天下可行的自豪感。但这自豪感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突然觉得身下一沉。还没有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整个人便猛的一下连人带折扇落入水中。

    扑腾了几下,俊朗年轻男子努力的想要将头露出水面。但这俊朗年轻男子似是一个旱鸭子,竟是在水中不停扑腾也不见挪动地方。在扑腾期间,俊朗年轻男子还呛了数口水。

    “呜呜呜咕噜咕噜啊呜啊呜”

    一连串模糊不清的声音从俊朗年轻男子口中传出,唐晓天在岸边听了笑的前仰后合。他知道俊朗年轻男子乃是再向众人呼救,但因为不停地呛水故而变成了意味不明的话语。唐晓天并没有选择去救人,而是选择了看戏。他可不是烂好人,不说先前俊朗年轻男子出言不逊,就是他那高傲的模样唐晓天也是不喜的。与唐晓天怀着同样想法的,还有岸边的众人。

    前一刻还是光鲜,后一刻便是如此狼狈。这前后鲜明的对比,无形之中验证了许成林的话。而先前自认为是各中行家对折扇大加赞赏的人,则此时一个个羞的满面通红。

    “呵呵!花里胡哨不见得管用,有时候朴实一些反而更好!”

    看着俊朗年轻男子狼狈的样子,唐晓天嘲笑的说了一句。随即他走了几步,在地上划拉起来几块石子。

    “一苇渡江兴许做不到,但这个却是可以试试的。”

    说着唐晓天一抬手将手中的石子扔出,一道由石块组成的优美弧线,连接了江面的两岸。众人都是不经意间被这石子组成弧线吸引,下一刻他们便是见到一道人影踩着石子缓缓的走向对岸。而当人们仔细看这人影的时候,赫然发现这人就是先前开口的唐晓天。

    “嗬!这才是高人呢,于无声之间创造奇迹!”

    “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

    “服了!我算是见到了!”

    “我二麻子愿称此人为最强!”

    “去你大爷的吧!人家才不稀罕你封的最强呢!”

    就在江边一众人的谈论声中,他们突然吃惊的见到唐晓天身后多了三个人。这三人与唐晓天一般无二,都是脚踏一块石子在往江对岸走去。

    “开眼界了!开眼界了!竟是一下出现了四位高人!”

    “四位高人一起渡江!”

    “真是难得一见!”

    “此生不换!”

    江边的一众人又是一番感慨,而此时两名太玄宗修士则是不知该说些什么了。以往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凝气修士过江,但像四人这样的,还是极为罕见的。原因无他,只是这四人卖弄的嫌疑实在太大了。不对!这已经不是嫌疑了,而是刻意的进行卖弄。

    “呵!又是四个自大的家伙,以为自己是凝气修士就自以为是了。哪知道,凝气修为在我们太玄宗根本不够看!”

    出于嫉妒之下,一名太玄宗的修士竟是酸酸的说了一句。

    “勿需多言!小心祸从口出!”

    另一名太玄宗修士双眼睁了一下,好心提醒一句便不再说话。

    “呵!我不过是说说而已!”

    先前开口的修士耸了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

    脚尖点地,唐晓天他们落在了将对岸。身后两名太玄宗修士的对话,他们自是听得一清二楚。此时此刻,几人的嘴角都是微微动了一下。他们没想到一个临时起意想要效仿一下一苇渡江,却是收到了意外的效果。

    四个人是来探查太玄宗虚实的,若是不引起太玄宗的注意那是最好的。但想要靠近天门山,必须要从特定地方过江,这难免会让太玄宗注意到,为他们探查带来一些困难。四人本已经打着长时间观察下去的想法了,没想到无意间高调了一下,却是让太玄宗以为他们四人是自大之人。

    被太玄宗看轻,若是换做其他修士定是会心中不满。但这事情放在唐晓天他们这里,则是求之而不得的。被看轻,就意味着不被重视。而不被重视,就意味着他们四个某种程度上可以很轻松的探查到太玄宗的虚实。

    “走!”

    对着身边三人点头一笑,唐晓天轻轻挥了挥手。随即他抬头看了一眼天门山,率先大步走去。许成林他们相视一笑,也是迈步朝着那里走去。

    什么叫歪打正着,这就叫做歪打正着!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