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更新〕〔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太初神帝〕〔都市巅峰高手〕〔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神明来自地狱〕〔我从来都不主动〕〔上门女婿是圣主〕〔团宠锦鲤有空间〕〔全球刷怪〕〔万界毒尊〕〔我的1990〕〔永恒圣帝〕〔主神养成游戏〕〔天下狂医〕〔我要做驸马〕〔万世为王〕〔从变形金刚开始〕〔牧龙师〕〔花都天才医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五十七章 打草惊修归,晓天一念间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唐晓天他们四人的行动很隐秘,但再怎么隐秘也难免会露出破绽。正如俗话所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跟踪阴郁修士的时候,四人虽是刻意隐藏踪迹,但不免还是被他察觉了。不怪四人不小心,怪只怪他们跟踪之人是暗影宗修士。

    暗影宗修士最擅长什么,有人或者会说是刺杀,有人或者说是逃遁与追踪,但实际上暗影宗修士最为擅长的是反追踪。试想一下,若是一名刺客被人轻而易举的发现跟踪,那他还完成什么刺杀,回家养猪算了!不对!养猪也是一个技巧活,没有一定能力和见识,就是猪也养不活。那换个说法,还是回去喂狗算了。相比起来养猪,喂狗就简单多了,无非就是将食物扔给够,至于吃不吃,爱谁管谁管!

    阴郁修士一边走着,就感觉有人在注意着他。但他警觉的查看了四周情况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情况。他不认为自己是多心了,只会认为对方是隐藏的足够好。他可是暗影宗的修士,有没有人跟踪自己再不知道,那就真的该去喂狗了。虽是没有发现对方的踪迹,但他敢肯定是有人在跟踪自己。

    不着痕迹的胡乱绕了一阵路,阴郁修士发现自己竟是无法甩掉跟踪之中。他阴郁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心中有着淡淡的愤怒浮现。他是暗影宗的修士,却是无法摆脱别人的追踪,这事要事说出去,免不得要被同伴嘲笑一番。

    “该死的家伙,究竟是谁,竟是如此的难缠!”

    心中暗骂一声,阴郁修士突然调转方向,朝着太玄宗的山门走去。

    “这该死的家伙,不愧是暗影宗修士,竟然如此的警觉!我们已经够小心的了,他是怎么发现有人跟踪的。”

    唐晓天见到阴郁修士的一番行为,也是暗骂一声。

    一旁的陈墨恒通过唐晓天微微扭曲的表情判断出了他的内心,于是便是小声的劝慰了一声。

    “别小看了对方,这暗影宗修士挺有一套的。我估计他是没有发现我们的踪迹,但却是感觉到我们的存在。”

    陈墨恒说的这番话,唐晓天自是也明白的,但想到自己一行人只是输给了对方的感觉,便又是觉得心中郁闷了。

    就在两人交流了一句的时间,阴郁修士低着头大步走进了太玄宗的山门。唐晓天见此情况,一句国骂就差点冒了出来。好在许成林及时一把按住了他,这才没让他当场跳脚而起。

    “急什么!这不是很正常的情况?要是有人跟踪你,你还发现不了,自家宗门摆在面前,你会如何选择?”

    许成林的这句问话,其实是一个设问句。答案如何选择,其实早已经不言而喻了。

    唐晓天感觉自己被玩弄了,而且是明目张胆的玩弄自己。本是打着跟踪的主意,没想到却是被对方给耍了。这就好比满心欢喜的收到心仪姑娘夜晚的邀请,结果去了之后她只是让你看看满桌的佳肴。都已经做好了什么什么的准备,你却让我看这个?这换做是谁,都会有种极度郁闷的感觉。

    深深吸了几口气,唐晓天这才平复下情绪。他看了看许成林,轻轻点头表示自己无事。看了一眼太玄宗山门所在,唐晓天的脸色有些难看。轻轻吸了一口气,他转头看向几人问道。

    “刚刚那家伙进入太玄宗山门,负责守卫的修士竟是连盘问都没有,这说明了什么?”

    这情况许成林等一行人见到了,他们也是明白是怎么回事。无非就是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这暗影宗修士本就出身太玄宗,太玄宗的守卫与这人极为熟悉,根本用不着盘问;第二种可能便是这暗影宗修士在太玄宗有一定特权,太

    玄宗上下皆是知道这件事。

    这两种可能,无论是哪一个,都是唐晓天他们不想见到的。因为这两种可能,都是说明着一个问题,那便是太玄宗某些人与银霜子等人联系极为密切。更甚的是,太玄宗内部已经被腐蚀,成为了某些人达到某些不可告人目的的保护外衣。

    攥了攥拳头,唐晓天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真恨不得此时直接杀进去,看看里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闻听此言,陈洛雪却是轻轻笑了一下。就待唐晓天想要询问的时候,陈洛雪却是先一步调侃了对方。

    “哎呦!我说小五啊,你最近挺嚣张啊!圣土之上的一级宗门,虽是比不上七大势力,但也差不了太多吧。想要直接杀进去,这是谁给你的勇气?陈鸢姑娘可没在这,你在耍帅给谁看?”

    本是玩笑之言,唐晓天怎么会在意。但架不住陈洛雪将陈鸢抬了出来,便是让唐晓天觉得有些尴尬了。是的,自从唐晓天和陈鸢遇到之后,不知不觉之间他真是有些自大了。或者这也不叫做自大,而是一种表现的。下意识的,唐晓天便是想要将自己最优秀得到一面展现出来。

    “咳咳!好吧好吧,我承认刚刚是冲动了!”

    假装咳嗽了两声,唐晓天很是巧妙的将尴尬掩饰过去。

    一句话说完,唐晓天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思索了片刻,便是自信的对几人说道。

    “那家伙先前明明是一副想要出天门上的样子,被我们这一弄反倒是缩了回去。我猜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一定不会亲自出山。既然如此,说不定还会再从太玄宗出来。”

    “这倒是极有可能!”

    点着头,陈墨恒也是说了一句。许成林和陈洛雪没有表态,但他们这态度也是默认了唐晓天的说法。

    “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坊市待一段时间吧!既是为了等他,也顺便可以打听一下太玄宗的情况。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

    唐晓天见众人没有反对,便是做了下一步的安排。这安排很合理同样也很简单,说白了无非就是四个字概括,守株待兔!

    时间一天两天的过去了,守在坊市之中的四人并没有见到阴郁修士再次出现。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叫做东方不亮西方亮。阴郁修士没有守到,但有关太玄宗的情报,四人却是得到了不少。总结了一下打听到的消息,四人惊讶的发现了一个现象,那便是太玄宗近些年凝气修士增加的格外多。这个情况若放到别的时候,顶多会引起四人的惊讶,但如今放到四人面前,便是让他们联想到了许多。这段时间,他们接触了许多可以催生凝气修士的手段。

    太玄宗崛起的迅速,又是近些年凝气修士数量增加的格外多,这两个特异之处,放在四人眼中格外的吸引注目。一个宗门崛起迅速算不得稀奇,毕竟谁也不知道每个宗门是不是隐藏了底蕴。凝气修士增加的多这也没什么稀奇,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修士的宗门底蕴如何。

    两个算不得稀奇的事情相遇到一起,便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了。一个不明底蕴的宗门消耗底蕴迅速壮大,然后又是消耗底蕴培养出来许多凝气修士,这样的宗门岂是强大两个字可以形容。太玄宗若真是如此厉害,那他便不只是圣土的一级宗门了,而是快要与玄真道并驾齐驱了。

    “我敢打赌,这太玄宗一定有问题!”

    总结完情报,唐晓天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这个结论。

    唐晓天严肃的表情没有维持几息,便是被陈洛雪的一句话打破。

    “废话!

    这还用你说!哪个宗门没有问题,哪个宗门没有点猫腻,你敢说你们散修联盟没有?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相信在座之人都应该明白。有问题是绝对的,但我们主要要弄清楚,太玄宗的问题究竟与我们想要探查的事情是不是一个。”

    被陈洛雪鄙视了,唐晓天想要说些什么挽回一下面子。但他张了张嘴,竟是发现无从反驳。

    而此时,一直用神识注意太玄宗山门的许成林,却是双眉一挑轻笑着说了一声。

    “来任务了!”

    来任务了,又是什么任务,几个人都是没有询问。因为他们知道,许成林所说的任务是什么。虽是没有特意吩咐,许成林还是主动负责起了观察天玄宗山门的任务。太玄宗山门内部,许成林当然是不敢轻易窥探,但用神识观察门外的情况,这还是可以的。

    阴郁修士满面春风,从太玄宗内缓缓走出。他一边走着,一边回忆着先前与银霜子见面的情景。兴许是想的太入神了,竟是连山门的守卫向他问好都没有听到。

    “师兄,我们在太玄宗待得挺好的,为何想要寻找下一个落脚处?”

    阴郁修士满脸不解,看向对面的银霜子。

    银霜子似乎早就知道对方会有此一问,于是他高深莫测的一笑,便是将隔着圆光术与许成林等人见面的情况说了出来。

    阴郁修士听到这事之后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即他又是不屑一笑,自言自己一行人并不惧怕对方,让对方过来便是。

    银霜子笑着点头,但随即又是摇了摇头。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遇到这些七大势力的家伙,就没有一回是好事!我们是不怕他们,但他们出现引发的一系列事情,却是我不想见到的。这些家伙说好听了是好事者,说难听了就是一群灾星有他们在准安定不了。我们来圣土是为了获得好处的,不是来和他们斗气的。”

    叹了口气,阴郁修士轻轻点头答应。但看那副不太情愿的表情,银霜子便是知道他因为不能和唐晓天他们碰面而感到遗憾。

    眼珠一转,银霜子似是想到了什么。只见他微微一笑,便是对着阴郁修士招了招手。

    “若是觉得心中过不去那道坎,我这里还有一个主意,包你满意!”

    阴郁修士一听银霜子的话语,立即朝他凑了过去。这位师兄他可是知道的,修为和战力不谈,单是那份谋略就无人能及。他要是想要算计什么,很少有出现纰漏的时候。当然,除了遇到唐晓天、许成林他们一行人除外。

    “你且附耳过来!”

    轻轻笑着,银霜子小声说了一句。

    知道隔墙有耳的道理,阴郁修士很是配合的附耳过去。但见银霜子在阴郁修士耳边说了几句什么,他便是面露阴险笑容。随着银霜子轻轻挥手,阴郁修士便是告辞离去。

    看着阴郁修士一张脸变得春风得意,唐晓天他们都意外极了。是什么事情让一个满脸阴郁的人如此高兴?这是四人心中此刻的疑问。这一个疑问还没有解开,他们便是见到了先前擒拿司徒轩时放走的三名修士走入了坊市。而趁着四人注意力转移之际,阴郁修士却是直接离开了坊市。

    “追不追?”

    发现了这一情况,许成林立即询问了唐晓天一句。

    唐晓天略微迟疑了一下,那阴郁修士便是不见了身影。微微一愣,唐晓天竟是摇了摇头。追踪一个暗影宗修士本就不容易,更何况对方是率先离开的那一个。

    一念之间,阴郁修士跑了。也是因为一念之间,后续的许多事情,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