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正则〕〔我的老婆超迷人〕〔秦城苏婉〕〔卫医生有只撒娇精〕〔我要做球王〕〔林夕云之澜〕〔财法仙途林夕〕〔钱家终于出了个灵〕〔林夕钱家〕〔弑神殿〕〔大明星老婆想让我〕〔满级后我又穿越了〕〔我是一支来自江城〕〔快穿之大佬她是个〕〔我成了世界的漏洞〕〔柯南之初恋是侧写〕〔龙帅临门叶无道徐〕〔宁先生的宠妻日常〕〔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五十八章 心中莫名感,晓天意慌乱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阴郁修士此时心中颇为得意,他刚刚虽是没有发现跟踪他的人,但直觉却是做不了假的。好在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竟是觉得跟踪他的人有了片刻的松懈。就着趁着短短的时间,他便是迅速摆脱了被注视的感觉。暗影宗的修士擅长各种遁术,他同样也不例外。在抢占先机的情况下,若是他还不能迅速摆脱追踪,那便是一个笑话了。

    放走了阴郁修士,唐晓天是真的无奈之举。刚刚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巧合,巧的让他们一个以为是人故意安排的一样。这事情放在谁的身上,都会忍不住有那一刹那的失神。但这一失神,足够阴郁修士逃得不见踪影了。自打发现暗影宗以来,就很少有修士自言可以追杀他们成功,甚至有跃凡修士追杀失败的记录。

    唐晓天虽是自信自己修为不错,但要是让他追踪暗影宗的修士也是不敢轻言的。至于许成林等人,虽是要比唐晓天修为强上一线,但也是没把握能够追上暗影宗修士。说的明白点,四个人无论是谁去追赶阴郁修士,都是没有把握追上,既是四个人一起出动,也是没有多大的把握。不止如此,如果他们做的太明显了,还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尤其是在三个被放走的修士面前,更是不敢轻易做的太明显。四个人虽是换了形象,但难免会引起三个人的某些联想。

    这些事情虽然都只是可能,但只要有可能就会有发生的几率。正如凡俗间某位德行高尚之人说的一样,只要想到这种可能,那这种可能便会有极大的几率发生,不要轻易的拿侥幸和几率碰撞,这结果只会是侥幸输给几率,即便是再小的几率。

    求稳妥求小心,向来是许成林喜欢做的事情。但如今的唐晓天,也是开始明白了许成林的心思。究其根本,这种想法说起来也是很简单,不过是一种牵挂罢了。当你一个人无牵无挂的时候,你的心中便只有你自己,做出什么事都无所谓,正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而当你心中有了某些牵挂的时候,你的心态便会发生变化。这时候你会发现自己,没有了以前的奔放自在,变得开始畏首畏尾。之所以会如此的原因,不过是你处处将自己的牵挂优先考虑,努力保持着事情发展方向向着有利于自己牵挂的方向发展。

    如今的唐晓天有了牵挂,陈鸢便是他的牵挂。而有了牵挂的唐晓天,不敢轻易让自己涉险。因为他先前和陈鸢的承诺,还等着他来兑现。若是他随意涉险,稍稍出个差池后果便很难设想。俗世间有句话说的很难听,但却是很有道理。这句话的大意是这样的:出门在外,安全为主,出了事情,家里担心,丢了性命,家里遭殃,你的妻儿,别人来养。

    这话说的很生硬,但话糙理不糙。在某些方面来看,这话简直太有道理了。丢了性命,家里遭殃,你的妻儿,别人来养,这话也许有许多人不明白,但不明白是最好的。因为当你明白的时候,往往就是你与各种危险打交道的时候。有时候无知不是罪,反倒是一种幸福。

    闲言少叙,我们回头看看唐晓天一行人如何。

    自打放走了阴郁修士,唐晓天心中便是有种不安。这种不安来的莫名其妙,让他心中烦躁极了。与以往的心血来潮不同,唐晓天直觉有不好的事情要降临,但感觉却是模模糊糊,似乎又和自己没有关系。这种模模糊糊若隐若现的感觉,是他第一回体悟。这种明明有感觉但又很模糊的情况,让唐晓天有如百爪挠心。

    “怎么了?”

    察觉到唐晓天细微的表情变化,陈洛雪皱眉问了一句。

    “刚刚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有了莫名其妙的感觉。我总感觉心里有些不舒服,但究竟是什么原因却是弄不明白。这感觉别扭极了,但又不是心血来潮。”

    唐晓天见问话的是陈洛雪,倒也是没有隐瞒,直接将自己的感觉说了出来。

    唐晓天的这话声音不大,但在他身边的陈墨恒和许成林都是听到了。二人不约而同转头,都是面色微凝的看向他。

    修士身体经过灵气的涤荡,早就接近百病不侵了。而且随着修为的高深,冥冥之中还会有神秘莫测的心血来潮出现。可以说只要修士平时注意一些自己身体的异常,便能躲过大多数危险。而如今唐晓天说自己突然生出莫名其妙的感觉,这就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了。

    凡是到了这个境界的修士,无一不是有过心血来潮的人。这个事实看起来有些惊人,其实仔细一想便能明白其中道理。修士修炼乃是利用世间灵气,从一定程度来说他们便是夺天地造化。既是夺天地造化,那天地怎可听之任之。于是修行路上,各种偶然的必然的困难,便是悄然出现了。这些困难既是天地对修士的考验,也是对修士的一种变相淘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经不起考验,就要将从天地夺走的还回来。修行路上多灾多难,也有这一部分原因。虽然这个说法传说的成分居多,但传说毕竟不是无的放矢的。

    唐晓天是一个凝气修士,一个快要突破到后期的凝气修士。他当然可以辨别的出心血来潮,但如今他却是说自己的感觉不是心血来潮,这便是极大的怪异之处。身体没有情况,有不是心血来潮,那这莫名其妙的感觉是怎么产生的,总不是真的无缘无故。

    是反常态必有妖,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许成林想了一下,突然便是有了一个猜想。

    “你的这种感觉,会不会和你亲近的人有关?”

    许成林的这一问,顿时让包括他在内的四人都是后背一冷。和唐晓天关系亲近的人,许成林下意识的便想到了自己和其余大陆上的同伴。若是唐晓天的感觉映照在他们身上,这倒是还好说。若这感觉映照在另外几人身上,那便是大事不妙了。事情映照在他们身上,他们如今四人还可以互帮互助渡过难关。若事情映照在其他人身上,那他们便是没有法子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

    “不对!不是我们几个!”

    猛地低喝一声,陈墨恒果断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唐晓天开口想要询问原因,但陈墨恒却是抢先一步解答了。

    “我们三个修为比晓天只强不弱,不回他有感觉而我们没有。若是有危险靠近,我们三个都会心中产生警兆,而不是像现在只有晓天一个人心有所感。”

    陈墨恒这话解释的很简单,但这已经足够三人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难道是老大或是小六、小七他们那边出了事情?”

    唐晓天下意识的说出了这个猜测,但随即便是自己摇头否定了。原因还是和陈墨恒说的一样,若是他们那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许成林他们不会没有感觉。毕竟几个人之间的关系没有远近,都是一样的。

    “散修联盟出了事?”

    唐晓天一挑眉,想到了这个可能。

    “不可能!七大势力,岂是能够随意撼动的!”

    许成林摇了摇头,直接否定了这种可能。

    唐晓天点了点头,他也是这样认为的。散修联盟出事的可能虽是他自己说的,但是他也是最不相信这种可能的。在场的四人之中,他是出身散修联盟的,也是参与宗门事务最多的人。七大势力都是能够在各自大陆执牛耳的宗门,别的宗门实力他不清楚,但散修联盟有多少斤两,他还是知道许多的。就如今他知道的来看,想要撼动散修联盟,至少也要在短时间来两到三次净土之乱才行。但净土之乱那样的情况,可不是在短时间可以复制的。

    左也想不出右也想不出,唐晓天急的有些抓耳挠腮。困难不可怕,危险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的情况。说得更切切一些,可怕的是未知的向坏处发展的情况。未知是可怕的。向坏处发展的未知更加可怕。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向坏处发展的未知,会坏到什么情况。明知道前边情况不妙,但不知道不妙到哪种程度,是只是让人恶心,还是性命攸关都不知道。遇到这种情况,无论是谁都会踌躇不前的。

    “会不会”

    陈洛雪迟疑了一下,只是说出了三个字。

    “不可能!”

    她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出,便是被唐晓天激动的否定了。

    这一刻,许成林好像明白了什么。陈墨恒皱了一下眉头,也是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有些人总是会冲到最前边,因为他想将对自己最重要的人或事保护好。此时唐晓天下意识的行为,便是与这类事。面对向着坏处发展的未知,他想到了许多人或事,但是就是不想将心中这糟糕的感觉与某人联系在一起。他不想这是真的,因为一旦是真的,便意味着对方将要遭遇到磨难,这是他不想见到的。

    唐晓天不信佛,不信道,只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但是如今他罕见的默默祈祷,祈祷风雪降在自己的身上,也不要降临在某人身上。

    &a;/br&a;

    &a;/br&a;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