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风〕〔侦探之捉妖事务所〕〔浴火弃少〕〔头号战神〕〔主角叫叶锋苏凝霜〕〔龙行四海叶锋〕〔战龙陈宁〕〔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好歹也是个皇帝〕〔跨界小地主〕〔宠上娇软小甜妻〕〔我真不想多管闲事〕〔秘战无声〕〔超神科技交易商城〕〔暗影谍云〕〔南风有意寄相思顾〕〔傅寒铮慕微澜〕〔诸天网购〕〔假婚真爱,傅少的〕〔陆景琛顾南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五十九章 终是心难安,困境早已陷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前一刻的激动,后一刻的沉默,无一不是说明了唐晓天的在乎。许成林等人看在眼中,一时竟是不知该如何来和唐晓天说。过了良久,陈墨恒这才走上前,轻轻的在唐晓天的肩头拍了几下。

    “兄弟!不要本末倒置了我们查探太玄宗恶真正目的是什么,这个你应该还记得吧。”

    几人前来太玄宗查探,有顺藤摸瓜的原因,但这原因是捎带的。前来探查太玄宗真正的原因,是为了让唐晓天真正面对前,心中有个底。

    “我明白!我明白!”

    唐晓天深吸一口气,轻轻点着头。随即他将这口气重重吐出,有些无奈的摇着头说道。

    “希望我们想错了,不然”

    不然会怎么样,唐晓天并没有说下去。但在场几人都不是傻瓜,自是知道唐晓天所要表达的意思。

    一见唐晓天如此说,陈洛雪便是知道他有了打算。轻轻推了唐晓天一把,陈洛雪声音柔和的说道。

    “反正太玄宗也就是这样!说句实话,我们能探查到的东西实在有限。来这里的目的,不过是提前看看做到心里有底气而已。若说真的能够探查到太玄宗的某些东西,那完全就是大话了。与其将时间这样消耗,为何不快些行动?”

    “说的没错!太玄宗就摆在这,什么时候过来不行?而有些事情,是不容错过的。”

    许成林点了点头,也是跟着劝了一句。

    知道三人都是在变相的劝慰自己,唐晓天也没有故作大义。他默默的低头思考了几息时间,接着猛然抬头看向三人。

    “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青莲宗离着这里有一段时间,而且我总觉得那阴郁修士似乎也是朝着那里而去”

    说到这里,唐晓天双眼突然亮了起来。他感觉自己提起阴郁修士和青莲宗之后,心中那种让人难受的感觉更加明显了,似乎冥冥之中暗示这阴郁修士会与青莲宗有着什么联系。

    “走!我们动身!”

    冥冥之中的印证,让唐晓天确认了自己的想法。他决定不再有任何耽搁,赶紧去往青莲宗一探究竟。

    许成林他们先是见到了唐晓天异样,接着便是看他焦急的行动。三人虽是不明白刚刚那一刻发生了什么,但料想是唐晓天想明白了什么。见到唐晓天转身便是朝着山下而去,许成林等人也是急忙跟上。似乎觉得有些太慢,唐晓天竟是脚尖点地离地不远飞奔起来。许成林他们也没有询问唐晓天是怎么,只是一个个脸色严肃的跟了上去。

    出了天门山的范围,再也没有顾忌了,唐晓天一个纵身便跃入空中,朝着青莲宗所在的方向飞去。身后的许成林三人看着唐晓天疾飞而去,都是有些微微惊讶。因为今日唐晓天展现出的飞行速度,要远超平日的速度。兴许这就是所谓的潜力激发吧,当遇到紧急的事情,人的潜力总是会在不知不觉之间被激发。

    唐晓天越飞越快,但任是他飞得再快,也是没有见到先他一步的阴郁修士。其实这也难怪,阴郁修士是暗影宗修士。暗影宗讲究的是什么,是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若是他们遁速不快耐力惊人,如何能够做到?更别提阴郁修士是先四人一步离开了,无论是在时间还是速度上,阴郁修士都要领先四人,他们能够追上才是怪事。

    越是飞向青莲宗的方向,唐晓天的感觉便越是难受。他终于确定,自己的感觉真的映照在了青莲宗身上,或者说是映照在身在青莲宗的陈鸢身上。

    最不希望的事情发生了,最不想见到的事情出现了,唐晓天的心情糟糕极了。而在这糟糕的心情之下,是他一颗满是担忧的心。

    陈鸢的情况并不好,因为她此时面临着被逼婚的戏码。逼婚常见与凡俗间,而在修行界不能说没有,但也着实的罕见。修士找道侣,都是寻找与自己志同道合的人。若是随

    便找一个貌合神离,甚至是同床异梦的人,那到时候怎么死的估计都不知道。但凡事皆有例外,就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硬是看上了某人非要得手不可。无疑,陈鸢遇到的情况就是这样的。

    非卿不娶,这在不知情的外人眼中,或许是一段佳话。而在知情人的眼中,这完全就是意气之争罢了。事情的始末,还要从十数日之前说起。

    陈鸢最初应为逃避婚事离开青莲宗,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太玄宗虽对这事不满,但陈鸢回来之后这事也就消停了。但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陈鸢的师姐怀心在回到青莲宗后,竟是当着青莲宗掌门和一众长老的面,将陈鸢与唐晓天的事情一股脑的吐露出来。

    怀心说的消息,让青莲宗当权的一众修士为之错愕。但随即他们便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严令这事情不能够外传,并且迅速将陈鸢和墨玉关了起来,杜绝了事情外泄的可能。这事情不能让太玄宗知道,否则会发生什么样的后果不可置想。

    这事情若只是青莲宗自己知道也就罢了,但不知消息如何走漏到了太玄宗那里。这一下可不好了,太玄宗的少宗主闻听这消息瞬间暴怒。噼里乓啷的一阵乱砸之后,这少宗主终于是冷静了下来。他没有选择一气之下放弃这门单方情愿的婚事,而是罕见的选择了前去逼婚。

    就在得知消息的当天,太玄宗少宗主便是带着数名跃凡修士来到的青莲宗。一众人到来,青莲宗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本来青莲宗是不会放任这么多跃凡修士进宗门的,但碍于先前的理亏,青莲宗还是将他们放了进去。

    跃凡修士和太玄宗少宗主一进青莲宗,便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并将陈鸢与唐晓天的事情和盘托出。青莲宗听闻之后,一个个脸色难看的不得了。只有自家宗门几人知道的消息,如何传到太玄宗的,这是一个大问题。而更大的问题是,太玄宗这次是在他们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前来问罪的。

    太玄宗少宗主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青莲宗将陈鸢交出来,并且他还有当着两宗修士的面,将道侣仪式进行完整。

    只要是个明白人,此时都是知道这少宗主是为了意气之争而已。自己心仪的姑娘看不上自己逃离了宗门,却是在外面看上了不知哪来的野小子,这事情无论换做是谁都会心中郁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太玄宗少宗主的这意气之争也不是毫无道理的。

    明哲保身弃车保帅,这是人之常情而已!很少有人会为了一个人,而选择得罪一个大势力。因为一个人的利益与一群人的利益比起来,简直渺小的不能相比。到了这个时候,不要讲什么道理不道理人情不人情,因为这些东西都是建立在关系平等的基础上。

    如今太玄宗的少宗主带着数名跃凡修士过来,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那便是青莲宗答应也要答应,不答应也要答应。经过几日的交涉之后,青莲宗很是识时务,直接将陈鸢交了出来。

    议事大厅之内,青莲宗的修士与太玄宗的修士分列而坐。青莲宗一方掌门高居首位,其后是一系列长老所在。太玄宗一方,高举首座的则是少宗主,数名跃凡修士则是配合的坐在下首。

    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椅子扶手,太玄宗少宗主歪着头,打量着被怀心带进来的陈鸢。瞧见她脚步轻浮,一身灵力涣散的样,少宗主便是知道陈鸢是被禁锢了灵力。

    轻轻一笑,少宗主轻蔑的说道。

    “跑啊?怎么不跑了?再给我跑个看看?”

    陈鸢闻言看了对方一眼,这也是她第一次正眼看这少宗主。只见这太玄宗少宗主生的端是一表人才,剑眉星目白衣墨发,匀称身高不怒生威,只是那个轻蔑的笑容,破坏了他在陈鸢眼中的形象。

    看着对方的表情,陈鸢轻轻将脸偏向了一旁。她面色有些冰冷,言语随着面色同样冰冷。

    “不愿意

    就是不愿意,再怎么逼我也是不愿意!”

    这句话似是说到了少宗主的痛处,只见他双眼猛地一缩,微微斜靠的身子缓缓坐正。冷哼一声,少宗主目光变得有些冰冷。

    “不愿与我结成道侣,难道你想和那不知哪来的散修结成道侣?”

    陈鸢闻听此言,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感情是消息走漏了,她与唐晓天的事情被太玄宗知道了。在恍然大悟之余,陈鸢的心中也是冰寒一片,她本想着这事能够拖到唐晓天到来的时候,看样子现在是隐瞒不下去了。

    深吸一口气,陈鸢平复了一下心境,这才缓缓开口。

    “我与少宗主之间,说白了只是单方面的认可而已。修士找道侣,都是寻求的一个志同道合,少宗主为何要强人所难。人道是宁拆一座庙,莫毁一桩婚。,少宗主为何不che:n-g人之美?”

    还没等着少宗主回答,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便是响起在议事大厅之中。

    “仙子此言差矣!为何要让少宗主che:n-g人之美,而不让少宗主如常所愿?为何说是少宗主强人所难,不说仙子一己私利?”

    这一个声音出现的很是突兀,议事大厅之内的修士顿时有些耸然。在场之人,先前可是没有听过这个声音。换句话来说,声音的主人是刚到这不久。

    “什么人?出来!”

    被人不知不觉闯入议事大厅,青莲宗修士自是觉得没面子,一名长老当场站起爆喝。

    与青莲宗修士不同,太玄宗一行人愣了一下之后,便见少宗主微笑着劝解青莲宗长老。

    “呵呵!稍安勿躁!”

    听到太玄宗少宗主发话,一众人下意识的看向他。但见他轻轻点头,对着无人之处笑着说了一句。

    “师弟的本事又是见长啊,这次竟是连如此多的跃凡前辈都没有发现。”

    “哈哈哈!不过是小道尔,岂敢与师兄惊天之才相比!”

    伴随着小声,只见一片阴影之中缓缓走出一人。若是许成林他们见到,定是会认出这人就是他们跟丢的阴郁修士。

    阴郁修士现身,冲着一众修士和善的笑了笑。这自以为和善的笑容,落入众人的眼中却是感觉有些阴森。对着所有人一抱拳,阴郁修士缓缓说道。

    “诸位前辈得罪了,实在是赶得急,还望诸位不要见怪!”

    嘴上说着客气话,但阴郁修士脸上表情丝毫没有任何抱歉的样子。他看向青莲宗的目光中,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鄙视。

    太玄宗的修士似乎对此习以为常,只是笑笑便过去了。但一众青莲宗修士却是一个个怒目而视,似乎想要将阴郁修士生撕一般。但阴郁修士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只见他身形一转便是站到了太玄宗少宗主身后。

    一众青莲宗修士择人而噬的目光,这时候只能是悻悻的收回。而站在少宗主背后的阴郁修士,则是露出了一个胜利般的微笑。

    暗骂了一声可恶,一众青莲宗修士只好心中生闷气。心中有气无处撒,青莲宗修士们下意识的将矛头齐齐指向陈鸢。一切的事情说到底都是由陈鸢引起来的,矛头不指向她指向谁?本来一众青莲宗修士,念陈鸢是自家宗门弟子,不想当场问罪,但让这阴郁修士一闹,她们皆是一个个脸色阴沉的盯向了陈鸢。

    从阴郁修士隐身说出的几句话,陈鸢便是知道来者不善。他现身悄然引动青莲宗众修的情绪后,陈鸢更是确认这人对自己有着莫大的敌意。在确认这人对自己有着敌意的同时,陈鸢也是暗暗吃惊于这人的阴险。

    “我什么时候的罪过这样阴险的人?或者说这人根本不是冲着我来的?那他会是冲着谁来的?他会不会也知道我与唐晓的事情?难道他是为了”

    一系列问题在陈鸢脑海划过,在一个个设问之后,陈鸢觉得自己好像是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