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胜者为王最新章节〕〔苏长风唐秋露〕〔古天剑语〕〔二婚甜宠:霍太太〕〔再见倾心乔以沫〕〔妈咪太小总裁太霸〕〔大总裁小妈咪乔以〕〔武道医王吴东周美〕〔系统向我借能力〕〔上门龙婿叶辰〕〔重生学霸人生〕〔废婿〕〔调教异世界〕〔周天李若诗〕〔冷傲王爷锦绣妃〕〔妃不可挡:王爷来〕〔元素领域〕〔皇叔,宠妃要抱抱〕〔成首富从躺着开始〕〔叶辰萧初然最新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六十章 底层传控诉,三声唤良人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这人啊,只要稍稍一分心,面上便会表现出来。陈鸢脑中想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她的神情就不由的有了片刻的错愕。就是这片刻的表情变化,已经足够阴郁修士拿来做文章了。只见阴郁修士看了看青莲宗的一众修士,又是看了看陈鸢,突然嘴角露出一个不可查觉的弧度。

    “呵呵!”

    议事厅中此时很是安静,阴郁修士的轻笑顿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见多数人都是看向自己,阴郁修士突然将目光转向陈鸢。

    “仙子,可是能够回答我的问题了?可千万不要敷衍啊,要知道敷衍我倒是没什么,敷衍了少宗主可就不好了。”

    说着,阴郁修士看向了太玄宗少宗主,同时他的眼睛不着痕迹的在太玄宗跃凡修士身上划过。这是威胁,明晃晃的威胁。阴郁修士既是威胁陈鸢,也是在变相的威胁青莲宗的修士。其目的再简单不过了,就是为了对陈鸢和青莲宗修士施压。

    被人如此明目张胆的威胁,一众青莲宗的女修个个是脸色铁青。对面若不是太玄宗,若不是有着数名凝气修士坐镇,她们绝对不会忍下这口气,非要和对面拼了不可。但可惜,没有若不是,势比人弱只能够忍气吞声。

    忍气吞声是做了,但愤怒怎可能一味的藏到心中,总是要寻找一个发泄对象发出来不是?于是被视为罪魁祸首的陈鸢,再次成为了众人的发泄对象。人性啊就是这样,表面上看起来有可能很是团结,但遇到危险或困境的时候,还是窝里斗的时候比较多。诸如此时,在议事大厅内的青莲宗修士,就没有一人想要为陈鸢说话。

    不过这事想想也正常,事情是陈鸢惹出来的,一众青莲宗修士只是被牵连吃瓜络而已。他们对陈鸢冷漠对待,对陈鸢愤怒相向,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但话又说回来,宗门于修士之间的关系,不就是修士为宗门贡献,宗门庇护修士嘛。二者之间的关系从某总程度上来说,就是合作者的关系,或者说是唇亡齿寒的关系。没有修士难成宗门,没了宗门修士日子困难,如是而已。这样的关系,实际上很是微妙。若是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那宗门与修士之间的关系,便会直接破裂。

    若是细细分析下来,实际上是青莲宗愧对陈鸢的。青莲宗对陈鸢有栽培之恩是不假,但拿她的人生来换取宗门安定,这便是过分了。修士对宗门要有贡献这不假,但选择不选择搭上自己的一声,这便是修士自己的意愿了,宗门若是强加干预,必定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如今青莲宗面对的情况,说白了完全是咎由自取罢了。

    不要说什么宗门大义重于一切,不要总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在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时,你首先要将自己带入到别人的角色试试。若是你被宗门要求牺牲,你会怎么选择?若是你被别人逼迫,你又会怎么选择?是不是和别人选择相同?又或是比别人的反应更加的激烈?

    教训别人永远要比推己及人来得容易,世间从来不缺少教训别人的人,但世间却是很少有推己及人的人。也是!若是人人都能推己及人,那世间哪来的纷争,哪来的利益争夺?

    百花齐放的森林面临着被变成屠宰场的危机,实际上这就是利益引发的危机。为了利益,可以不顾森林的百花,可以不顾赖以生存的各种生物,可以不考虑是否会破坏当地的生命形态。这便是利益驱使的威力,他可以将人性直接泯灭!

    话说太多文显得空,我们回到正题。

    一个个青莲宗修士对陈鸢怒目而视,甚至还有人下意识的放出威压。陈鸢被如此多的人注视着,顿时便觉得压力倍增。更别提不知是谁的威压,让她险些承受不住。若非她咬牙坚持,早已当场栽倒了。

    看到陈鸢如此狼狈的模样,阴郁修士心中有种畅快之感。凡是和那七个人扯上关系的人,越是过得艰难他便越是高兴。

    见到陈鸢艰难承受,太玄宗少宗主脸上罕见的露出不忍。他微微偏头,问向身后的阴郁修士。

    “这样对待一个女修,我们是不是过了?”

    阴郁修士微微俯身到少宗主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

    “呵呵!师兄言重了。莫非师兄忘记了这贱人的所作所为,忘记了银霜子师兄有关心魔的说法?”

    听闻阴郁修士的言论,少宗主

    的脸色顿时恢复了冷漠,脑海之中更是情不自禁的回响起银霜子的话语。

    “师弟修为不浅,但性格未免太过于忍让。凡事都要寻个顺心意,若是一味的忍让,迟早会让心中产生心魔。一旦心魔出现,修士轻则备受其扰,重则被其吞噬成为另一人!”

    见到少宗主的表情变化,阴郁修士嘴角不经意的浮现笑容。暗骂了对方一句蠢货,他又是佩服起来银霜子。阴郁修士真的很想知道,银霜子究竟是使用了什么方法,让这太玄宗的少宗主对他如此言听计从。甚至少宗主前来逼婚陈鸢,都是银霜子一手安排的。

    想到这里,阴郁修士不禁哑然失笑。

    “原来我也是在银霜子师兄的算计之中,我的出现让陈鸢处境更是艰难。不过被算计了那又如何,只是跑了一点路而已,我自己感觉爽就够了!该死的七个家伙,一直和我们作对,我要让和你们有关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心中想着恶毒得到诅咒,阴郁修士的变情不禁变得有些狰狞。

    陈鸢紧咬嘴唇,心中生出一种悲凉之感。昔日自家宗门的前辈高人,如今却是因为不敢得罪太玄宗,而将所有的愤怒发泄在她的身上。这行为,无异于为了讨好别人,随意处罚自家之人。这是背叛,是同宗门的背叛,是同伴的背叛!

    想到同伴,陈鸢便是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墨玉师姐,不知道她会不会被自己牵连。但想到对方有一位好师傅护佑,她便又释然了。随即她的思绪思绪继续飘飞,又是想到了唐晓天。当想到唐晓天的时候,陈鸢突然觉得自己没有先前难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悄然出现在她痛苦的脸上。

    强忍着痛苦,陈鸢缓缓抬起头,她的目光一一在青莲宗修士的脸上扫过,紧接着又是将在场的太玄宗修士一一看过,阴郁修士的面容更是被她着重注视。青莲宗修士或是冷漠或是愤怒的脸,阴郁修士狰狞的表情,太玄宗一众修士冷嘲热讽的表情,此时被她一一记在心中。

    “这样的宗门,没有我值得留恋的了!”

    心中如此想着,陈鸢做出了这个决定。顶着重逾千斤的压力,陈鸢竟是往前迈了一步。

    “今日之事我陈鸢不答应,来日必当偿还各位今日之恩!”

    随着陈鸢的话音落地,只见她的眼角突然渗出血迹。不过是霎那间,两行血泪便是顺着脸颊滴落到了地上。

    “好个有骨气的丫头,竟是拼着內腑受伤冲开了灵力禁制!不过那有怎么样?还想在我们面前逃走不成?也太看不起跃凡修士了!”

    太玄宗一名跃凡修士先是赞叹了陈鸢一句,随即便是轻蔑的笑了一笑。

    陈鸢并没有理会太玄宗的跃凡修士,而是自顾自的完成自己的想法。继眼角流出血泪之后,陈鸢的嘴角也是溢出鲜血。闷哼一声,陈鸢的身体突然一颤,一层无形的枷锁似乎崩断一般。陈鸢觉得身体一轻,体内的灵力竟是重新可以掌控了。

    没有理会在场修士的惊讶表情,陈鸢身形一动便是冲出了议事大厅。而大厅之中的一众修士,待到她离开之后才反应过来。

    “混账!真是不知死活!”

    刚刚开口的太玄宗跃凡修士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挑战,于是愤怒的大喝一声。随着他声音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由灵力汇聚而成的轻飘飘的掌印。

    掌印看似轻飘飘毫无力量,但一飞出之后便是变了模样。之间一道光芒闪过,那轻飘飘的掌印已经出现陈鸢背后。

    察觉到背后劲风袭来,陈鸢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再想完全躲开,已经是来不及了。一咬牙,陈鸢身体微侧,将自己的肩膀送到了掌印面前。

    只感觉一股巨力袭来,陈鸢整个人便是飞了出来。轰的数声巨响,陈鸢的身体一连撞破了数堵石墙。若不是她最后靠着灵力稳住了身形,此时她说不定还有飞出去更远。

    一口鲜血,忍不住的从口中喷出。陈鸢感觉自己被打伤的肩膀没有了知觉,似乎那半边身体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一般。踉跄的站起身体,陈鸢朝着青莲宗的下山之路艰难移动。

    议事大厅被打破,陈鸢重伤着朝着下山的方向移动,这一动静自是引起了议事大厅之外的修士注意。但还没等他们明白怎么回事,便见到一个接一个的修士从议事大厅之

    中走出。看这些人的修为,最低的都是凝气修为,其中还不乏有看不透修为的人,可想而知那些便是跃凡修士了。

    看着陈鸢艰难的移动着身体,阴郁修士心中愈加的畅快了,畅快的让他恨不得此时上去补上两脚,让陈鸢就此殒命。

    艰难的移动着身体,陈鸢心中却满是苦涩,更多的是一种绝望。

    “果然自己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在跃凡修士面前逃走怎么可能!若是换做是他会怎么做?说不定也是没办法吧!”

    苦笑一声,陈鸢继续艰难的挪动着身体。自知逃跑无望,但坐以待毙也只是死路一条而已。

    身形一个踉跄,陈鸢一下子扑倒在地上。这轻轻的一摔,若是换做平时,定是不会对陈鸢造成什么伤害。而如今,这仿佛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一口鲜血抑制不住的喷出,陈鸢觉得自己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一个声音很是柔和响起她的耳边,轻轻恶对她诉说着,告诉她放弃吧闭上眼睛睡吧。但与此同时,唐晓天的身影出现在她的,微笑着向她招手。

    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陈鸢竟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又是踉跄的站起身来,朝着下山之路走去。

    青莲宗的修士全是女修,她们见到陈鸢如此执着的样子,竟是被对方深深打动。但无奈,她们人微言轻,帮不上陈鸢什么忙。在一众青莲宗高层修士冷漠威胁的目光之中,她们只能看着陈鸢继续艰难前行。不在此时落井下石的对陈鸢出手,这或许已经是最大的帮助了吧。

    兴许是出于猫戏老鼠的心理,出手重伤陈鸢的跃凡修士轻轻擦了擦手,对着远处的陈鸢笑着说了一句。

    “见你如此执着,若是我再继续铁面无私,反倒是显得不通人情。也罢!我今日就僭越一次,替少宗主做个主。若是你能够在三声之内让那人出现,今日我太玄宗便当此事从未发生过!”

    说着,这太玄宗的跃凡修士一挥手,竟是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那模样,似乎等着陈鸢转身对他感恩戴德一番一样。

    陈鸢没有理会这人的话,如今她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离开这里。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冷哼一声,这跃凡修士伸出一指,对着远处的陈鸢遥遥一指。陈鸢身体似是被定住一般,竟是任她如何的努力也是难以移动分毫。与此同时,她感觉一股尖锐的灵力在她周身不断盘旋。显然,这跃凡修士表面说得好,但实际上暗藏杀手。

    “也罢!我就试一试,不过是个死而已!若是他真的出现了,那便是我们缘分未尽,若是没有那便祝他一切平安万事顺利”

    想到此处,陈鸢艰难的回过头,看着脸色冷漠的一众青莲宗高层修士,又看着在场所有的太玄宗修士,突然一个笑容洋溢在她的脸上。

    “唐晓你在吗!”

    鼓足浑身的力气,陈鸢对着四周高喊一声。

    没有人回答她,很显然唐晓天不在这里。若是硬要说有人回答她的话,那便是周围一些不忍见此的青莲宗女修低声的抽泣声了。

    “一声了!”

    跃凡修士冷笑一声,嘴角浮现残忍笑容。

    苦涩一笑,陈鸢又是喊了一句。

    “唐晓!”

    情况一如先前,只是这次周围的抽泣声更大了而已。

    “两声了!”

    跃凡修士得意的声音传入陈鸢耳中,有若催命的魔音一般。

    “就这样吧,还是别出现的好,否则他也会有危险的。”

    心中如此想着,但陈鸢还是喊出了第三声。

    “唐晓就这样吧”

    这一声与其说是喊出来的,还不如说是的自言自语。若非是仔细去听,谁也不会听清她说的什么。

    “呵呵!三声,是该”

    跃凡修士得意的笑声传入陈鸢耳中,只不过这笑声莫名其妙的中断了,随即一个让她熟悉的声音占据了她的脑海。

    “三你大爷!你给我去死!”

    听到声音的一刻,陈鸢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身体终于倒了下去。她的嘴角带着会心的微笑,但眉头却是皱起仿若又是有着浓浓的不安。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