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世无弱胜强,斗智又斗勇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冲天的烟尘持续了接近十几息的时间,终于开始簌簌下落。烟尘中的情景,逐渐显露在众人的眼前。隐约可见一道人影,正双臂挡在面前,似乎还在摆着防御姿势,其身周的灵力防御虽然还在,但已经成了风烛残年。

    “卑鄙!出手偷袭算得什么本事!”

    跃凡老者轻轻抬起头,透过还没有散尽的烟尘,隐约见到聚到一起的唐晓天等人。

    跃凡老者如今愤怒至极,隔着烟尘唐晓天他们仿若还能见到他冰冷的目光。或者说隔着烟尘,他那冰冷的目光仍然直透人心。

    兀的打了个寒蝉,唐晓天轻轻甩了甩头,同时面上露出了一个羞愧的表情。就在众人以为他要羞愧的说什么的时候,便见到他真的开口了。

    “抱歉!我们现在是敌人!”

    轻轻的阐述了这个事实,唐晓天表情未变,但其接下来的话语,却是与面上的表情大相径庭。

    “呵!老狗!这叫兵不厌诈!若是刚刚死在我们手上,只能怪你自己不够谨慎!”

    闻听此言,跃凡老者气的吹胡子瞪眼。他伸手点指唐晓天,接着便是破口骂道。

    “无耻!人多打人少,竟然还施展这鬼蜮伎俩,说出去不怕被世人嘲笑?”

    跃凡老者的指责并没有错,但这指责成立的条件是同级别修士之间。如今四个凝气修士出手对付一个跃凡期,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这很正常啊,我们修微弱,只好多上几个一起和你交手了。所谓质量不够数量来凑,这完全没毛病啊。不过若是从表面看起来,这人多打人少还是成立的。

    不说跃凡老者的指责成立与否,在场修士在听到二人的对话之后,皆是有种熟悉的感觉。他们觉得这段儿先前听过,似乎这时候只是说话人的角色调转了一下。一时间,在场的修士都是有种古怪的感觉。看向跃凡老者和唐晓天等人的目光,也不由的怪异了起来。

    烟尘落尽,跃凡老者的身影终于完全显露。此时的他,再也没有了先前世外高人的风范。身上的衣衫被吹得有些凌乱,头发胡须也是没有了先前的整洁。交叠挡在面前的双臂,还在轻轻颤抖,其双脚更是深深的陷入土地之中。

    见到跃凡老者的一瞬间,在场修士的脸上除了怪异又多了一抹震惊。他们没想到三名凝气修士出手,竟能将跃凡那修士逼得如此狼狈,即便是偷袭出手也不应该如此才对。跃凡修士竟落得这样狼狈,这还是他们平日见到的高高在上的跃凡修士吗?

    接收到周围修士怪异和震惊的目光,跃凡老者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自己全身。见到自己狼狈的模样,他也是脸上挂不住的。猛地抬头盯向唐晓天等人,他刚要开口找回一些面子,便是听到唐晓天又开口了。

    “你个鸡蛋脑袋不翻个的家伙!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先前你出手偷袭就是兵不厌诈,如今我们诱敌反击就成了出手偷袭,还说我们无耻?大家来评评理,究竟是谁更加无耻!”

    一边说着话,唐晓天还在向着四周招手,那样子仿佛真的是想让在场的修士评理一般。

    唐晓天没有提及人多打人少这说不清的事情,反而是只将偷袭的事情摆到了明处。在场修士听了唐晓天的话,的确觉得有道理极了。一时间看向跃凡老者的目光中,带上了不可查觉的鄙夷。

    这一瞬间,跃凡老者似乎想到了许多。他似乎明白了先前众人目光的含义,更是对唐晓天有了一个深入的认识。

    “你”

    跃凡老者气结于胸,他没想到唐晓天竟是会来这一手。利用周围的舆论来为自己造声势,这一手对他来说来的简直太不是时候了。他是跃凡修士,他是要面子的。但唐晓天呢,如今短短几句话下来,便是能知道这家伙是不怎么要脸的。

    “你们找死!”

    嘴上道理讲不过,那便手上见真章了。这没毛病,很合常理。但跃凡老者这很合常理的行为,却是也早在唐晓天等人的计算之中。

    什么样的人最难对付?有人也许会说是修为高的人。没错,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修为高的人难以对付,但为什么难以对付?归根结底不外乎是他修为极高,很少有人与之匹敌。凡是修为高的

    人,不是没有原因的。但纵观大多数修为高超者,都是有着一个共性,那便是有着一颗聪明的头脑。

    换句话来说,想要和修为高的人对敌,首先在头脑上便不能输了他。若是修为不比人强,头脑也落后于人,那最好还是别和比自己强的人动手,否则什么后果很难想象。

    一个人在冲动发怒的时候,就是他头脑最不清楚的时候。唐晓天先前的行为,就是为了激怒跃凡老者。在修为上,唐晓天他们五个人没有一人能够匹敌跃凡老者。但为了胜利,在头脑上下功夫便是必要的了。

    世间没有真正的以弱胜强,从来都是以强胜弱罢了。五人在修为上比不上跃凡老者,若是单纯的比拼修为,他们基本是不可能取胜。而在头脑上,五个人则是未必要比跃凡老者差。正如世俗间的说法,众人拾柴火焰高。五个人的头脑若是合在一起,定是超过跃凡老者。

    正是基于这个观点,五人从准备与跃凡老者交手时,已经暗中传音有了商议。而这个商议的时间,就是唐晓天与陈鸢拖沓的一小段时间。五个人之间的商议,其实玄灵是知道的。但他知道就是没说,反而是装作不知配合了几人一回。

    不要说玄灵暗助唐晓天他们,这对跃凡老者不公平。因为世间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若是有的话,为什么还有先前跃凡老者打伤陈鸢,为何还有如今这场战斗?

    没有以弱胜强,不过是步步为营的将修为比拼转为智力比拼而已。这正是那五个字的真实写照,斗智不斗力。

    一切解说起来简单,但想要实施起来却并不简单。斗智不斗力说起来谁都想,但也要能够用出来才行。但凡是能够走上修行路的人,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头脑简单。你想斗智不斗力,人家也要和你斗才行。再说回来,若是修为足够,谁还会和你斗智不斗力干什么。

    唐晓天能够激怒跃凡老者,将战斗转向斗智不斗力的阶段,这背后其实是有一位功臣的。这个功臣,便是一直没有显山漏水的许成林了。说句不好听的话,这家伙就是蔫坏,总喜欢做事留一手。若是放到凡俗间,许成林的行事作风定会让许多人不喜,因为这人不痛快不实诚。而这放到修行界,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斗智不斗力,这是许成林的行事准则,他当然知道怎样行事起来才不容易被人发现。正是在他的指导之下,再加上唐晓天的一些自由发挥,这跃凡老者才成功被激怒。

    其实这样说也并不全面,因为若是没有四人各自显露本事让跃凡老者栽面子,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只有斗智不斗力是不够的,还需要有一定的实力才行。用句通俗的话来说,那便是斗智不斗力,还有斗智又斗勇!

    “来了!大家准备了!”

    眼见跃凡老者含怒冲来,陈墨恒立即便是传音提醒众人一声。

    若是不知情的人,一定会认为陈墨恒的这句提醒是废话。眼见人家冲了过来,不做准备难道还等着人家出手不成?

    实际上并非如此!在陈墨恒的一句提醒后,唐晓天等人立即是行动了起来。唐晓天继续起着诱饵的作用,嘲笑般的看着老者,将他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自己身上。而另外包括陈鸢在内的四人,则是悄无声息的动了起来。

    眼见跃凡老者含怒冲来,唐晓天便是飞快后退。至于其他四个人,则是比他退的还有快。这一情况的出现,顿时让在场的修为有些看不明白。先前五个人还是相濡以沫的样子,为什么这一后退便甩下了一个人,难道刚刚的一切都是假象不成,难道同伴间的共患难都是假的不成?

    唐晓天等人不知道,就是因为他们一个令人看不懂的行动,竟是让在场的修士想到了许多有的没的不相关的事情。

    一切说时迟那时快,在外人看来,跃凡老者只是一个闪身便来到唐晓天面前。只见跃凡老者这一次出手更是狠厉,虽是单掌出手,但其周身已经出现五六个掌印,一同向着唐晓天的头顶拍去。这次跃凡老者似乎是防备了唐晓天再次溜走,他就是施展跃凡级别的威压将周围空间封禁了。

    早就预料到了跃凡老者会有这行为,许成林一直再等着他呢。但见他眼中灵光一闪,便是从目中飞出两道光质飞剑。

    “破!”

    伴随着许成林的一声高喝,两柄光质飞剑直接将跃凡老者的威压斩出一条道路。而唐晓天也是没有耽搁,身形一晃便是从许成林斩出的道路中消失不见。

    这次跃凡老者学聪明了,为了防止出现上次的情况,他强行中断灵力,将自己的攻击收了回来。

    “混账!”

    眼见唐晓天又在自己眼前消失,跃凡老者瞬间暴怒。但最令他暴怒的事情不是这个,而是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许成林。

    在跃凡老者的思维之中,能够破开他跃凡级别威压的人,定然也应该是跃凡修士才对。没想到今天简直就像碰到了瘟神一般,各种不可能的事情都遇到了一遍。先是跃凡修士的攻击被凝气修士击破,随后又是跃凡期的威压被凝气修士的神识所破,这些事情若是在以前有人和他说起,他一个字都不会信。而现在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不信。

    “三个凝气后期,一个中期和一个初期。不行!不能让这些小辈成长起来,否则的话太玄宗以后就难了!”

    心中如此想着,跃凡老者对五人的杀心更重了。他努力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目光阴冷的扫视着五人,跃凡老者语带冰冷的说道。

    “该死的小辈!你们一个个都该死!”

    口中说着狠毒的话,但跃凡老者却是没有动手。陈墨恒见此情况,突然就是笑了出来。他遥遥一拱手,便是开口说道。

    “这位太玄宗的前辈,还请出手指点我们一二。”

    任是谁都能够看出来,此时的陈墨恒根本不是诚心求教。话说此时是敌对交手,也不是请教的时候。

    跃凡老者双眼猛地一缩,狠狠的瞪了陈墨恒一眼,却是没有接话。而这时候唐晓天又不干了,他退出去一段距离之后便不再退了,而是笑着指着跃凡老者说道。

    “老东西,怎么着不敢动手了?一个跃凡修士,竟是不敢和五个凝气修士交手,这说出去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唐晓天再次用语言相激,只是这一次跃凡老者只是阴冷的看着他,并没有接话也没有开口。刚刚他冷静了下来,看了四周便是明白了先前的情况与自己的处境。

    不知什么时候,跃凡老者发现自己已经被唐晓天等人包围了。唐晓天等五个人,分五个方向或远或近的将他包围其中。他虽是看不出五个人站位有什么奥秘,但隐隐觉得五个人之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联动。

    若是五个人不受到攻击还好,只要其中一个人受到攻击,那其余四人便会动起来。这四个人动起来之后,是化解攻击、转移攻击还是借力打力将攻击加倍返回,这就是很难预料的事情的。随意攻击的话,很难预料会引动什么麻烦。为了稳妥起见,跃凡老者这才没有出手。

    “诶?这跃凡前辈怎么不出手,和那五个人干耗着?”

    有不明真相的修士好奇的问了一句,在场修士却很少有人能够解答。

    很少有人能够解答,不是没有人能够解答。在场之人,还是有有识之士的。虽是看不明白五人之间的站位有什么奥秘,但将这归咎于一种阵法还是没错的。

    “呵!这家伙看出来了!看来他清醒过来了!”

    见到跃凡老者迟迟不肯出手,许成林摇了摇头便是给出了这一结论。

    其余几人听到许成林的话,皆是露出了微微遗憾的表情。而跃凡老者听到这话,便是一声冷哼,似乎在嘲笑几人的小伎俩一般。但此时若是有人仔细看他的后颈,便是能够见到些许冷汗已经流下。

    自家知道自家事!跃凡老者此时心中暗道了侥幸,同时又是对五人更加忌惮了几分。

    “别藏着掖着了,大家各自施展本事吧!我倒要看看,这跃凡修士能不能抵挡我们五个的攻击!”

    跃凡老者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却是见到许成林振臂一挥说出了这番话。

    暗骂一声可恶,跃凡老者便是见到陈墨恒的蓝紫色电光率先到来,紧接着一道金蓝色的火焰箭矢从高空坠下,其后一道墨色的冲天剑气和一道墨色刀罡斩向他,再之后则是一道繁复的雷属性符文,而作为压轴的攻击则是四道不知是何法宝的灵光。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