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六十五章 虚实惑人心,不愧最后手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眼见又是蓝紫色电光打头阵,跃凡老者心中便是一声冷笑。这一幕他见过,刚刚让他狼狈攻击,便是与这一幕相似。

    “呵呵!同样的手段,跟本不可能在我身上奏效两回!”

    说着豪言壮语,跃凡老者单手成爪对着陈墨恒的蓝紫色电光一抓,只听到刺啦一闪电光如同裂帛般撕裂化作丝丝缕缕。这些电光虽然还是打在老者身上,但此时已经是轻n-u之末了。

    “不过是尔尔!”

    嘲笑一声,跃凡老者再次伸手朝着陈洛雪的金蓝色火焰箭矢抓去。

    的确,陈墨恒的攻击却是不过尔尔。因为他发出的攻击,根本不是他的最强攻击。他如此做的目的是

    火焰箭矢从高空坠下,其下坠的速度逐渐加快。待到箭矢落到跃凡老者的头顶之上时,箭矢已经化作了一道蓝光。跃凡老者的手刚刚抓到蓝光,脸上的冷笑立即变成了震惊。陈洛雪的火焰箭矢,威力竟然和先前不一样。先前的火焰箭矢被他一抓就碎,而如今这支火焰箭矢,则是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不好!不能硬接!”

    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跃凡老者急忙撒手。他没有丝毫停留,身形一晃便是离开原地。

    火焰箭矢无声无息的落地,地上的土地也是无声无息的化作了熔岩。这熔岩翻滚了一下,便是碰的一声四散炸裂。

    见到如此情景,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修士皆是倒吸了一口气。利用火系法术将泥土烧结成琉璃很常见,单是将琉璃烧成熔岩这就困难了,而直接将泥土烧成熔岩,这更是难上加难。别看这过程中间只隔了一步,但要完成则是要将火焰的温度提升数倍乃至数十倍才行。

    陈墨恒没有发出最强攻击,其目的就在于此。为了让跃凡老者麻痹大意,从而忽略了陈洛雪的全力攻击。

    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陈洛雪的攻击,跃凡老者还来不及说上一句阴险,更是没有来得及松上一口气,便是又迎来唐晓天的刀罡剑气。这一招他先前见过,若是以往他定是会不屑的冷笑,然后随后将招式化解。而如今,他却是不敢如此托大了。

    撤步后退,跃凡老者双手呈手刀状。他运转灵力,朝着唐晓天的墨色刀罡剑气便是斩出。两道有若实质的灵力刀光乍现而出,直接迎向了唐晓天的攻击。

    唐晓天看到这情况,却是嘴角露出了一个古怪笑容。跃凡老者见到唐晓天这个笑容,下意识的便是觉得有些不妙。不要问为什么会有这感觉,因为他先前见到唐晓天的笑容之时,都是没有什么好的情况。

    果然,下一刻不妙的情况终于出现了。只见唐晓天的刀罡剑气,在与刀光相遇的瞬间,化作了幻影消失不见。跃凡老者斩出的两道灵力刀光,直接斩到了空处,朝着天空直直飞去。

    “你”

    跃凡老者感觉自己被耍了,对方竟是用了一个费不了多少灵力的虚招,直接骗出了他的一个消耗灵力不少的招式,这换做是谁都会心中愤懑。

    这愤懑还没待发泄而出,陈鸢的攻击又是过来了。面对陈鸢打出的繁复的雷属性符文,一开始老者是看不进眼的。但如今面对着看不入眼的雷属性符箓,老者也是不敢有丝毫大意。先前的教训还历历在目,不起眼的攻击兴许是为了后续攻击铺垫,而看起来威力不错的攻击有可能则是具有欺骗性虚招,虚招之后会有什么手段,是更凌厉的攻击还是继续为后续攻击做铺垫?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四个人的攻击将老者弄得有些迟疑不决。他先前自诩同样的手段不会对他奏效,其实是对自己的洞察力极为自信。而如今遇到四人的攻击,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洞察力似乎也不是无往不利的。

    出于谨慎,老者全力推出一掌,直朝着陈鸢的雷属性符箓打去。灵力化作的掌印与陈鸢发出的符箓刚一相遇,便是听到轰隆一声炸鸣。瞬间烟尘四起灵力四散,其中还有丝丝电光跟随着一起飞向四方。

    一见竟是如此情况,跃凡老者呆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集中精力应对的攻击,只是凝气级别的招式而是。

    “我这我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心中刚有这个想法,老者急忙摇头甩去。眼前的五个人,出了陈鸢还有些稚嫩,其余几个好像都不是省油的灯。先前发生的一切,还不断的在提醒他不要掉以轻心。不愧是跃凡修士,别的先不说,单是这份警惕就足以值得称道。若是此时跃凡老者一个疏忽大意,兴许真的会吃一个大亏。

    挨过四道攻击,跃凡老者终于有了反击时机。但见他双手一掐诀,顿时周围的土地便是动了起来。

    “搬山剑诀!起!”

    随着跃凡老者的一声高喝,地面之上瞬间隆起无数石锥。以他为中心,呈现莲花状向外不断蔓延着。只是呼吸之间,这些石锥便是来到了唐晓天等人的脚下。

    在别人眼中,此时的唐晓天等人,面对着两难的选择。不动则是会受到石锥的攻击,动就会破坏他们之间的站位。

    跃凡修士施法召唤出的石锥,可不是简单的东西。,更何况对方口中喊出的可是剑诀,硬接下来的可能性极小。故而唐晓天他们没有什么艰难选择,直接选择了速速后退。

    见到五人后退,跃凡老者嘴角便是一笑。因为他的目的达成了,他施展搬山剑诀的目的,就是破坏五人之间的站位。虽是看不出五人之间的站位有何奇妙之处,但一直被他们这样围着,总是被动不是。况且将五人逼退,他也才能全力应对最后的四道灵光攻击。

    直到四道灵光飞近了,跃凡老者才看清那光芒之中乃是四柄造成各异的飞剑。这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想要仰天狂笑的感觉。太玄宗便是剑修宗门,在他们面前施展飞剑神通,这不是祖师爷面前露功夫嘛。

    不只是跃凡老者如此想,就连在场的许多太玄宗修士也是如此想。而唯独没有如此想的,是太玄宗的那个随和中年。此时他脸上满是阴沉,既有对跃凡老者的担忧,也有对他狂妄大意的愤怒。

    跃凡老者的神态,玄灵自是收在眼底。他扑哧一声笑了,随即便是轻轻摇着头说道。

    “真是蠢货啊!不对,或者说夜郎自大才对!九华书院的飞剑神通,也是会让你们瞧不起的。再者而言,这小家伙的四口飞剑不简单,他接下来施展的神通也不是你们见过的。”

    玄灵只是轻轻的说着话,但听到这话的太玄宗修士皆是如梦方醒。对啊,对方出剑的修士可是出身九华书院啊,那他的招式会简单吗,自己修士能够不能接的下来?

    跃凡老者能不能接下许成林的飞剑暂且不提,许成林接下来施展的招式简不简单,这实际上在场修士心中都是有了答案。能简单吗?怎么会简单?九华书院的飞剑若是简单了,那也不会以各种剑术称雄北沧大陆。要知道九华书院可是与玄真道是同一级别的存在,而他们太玄宗近几年虽是发展势头旺盛,但与玄真道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大的方向先不说,一众太玄宗修士清醒之后,见到许成林的飞剑也是足够吃惊了。别人都是一口飞剑或者是数口飞剑,还有人是只修炼一把长剑或短剑,而许成林则是一个l-g&039;l-e:n。自身有着四口飞剑,后背还背着一把长剑,这究竟是闹的哪般。

    剑修之中有心宗与剑宗的区别,其各有所长,至于他们各自擅长什么,此处就不一一赘述。而区别二者的最明显标志,便是他们手中的剑了。剑宗多是使用飞剑,心宗则多是有着一把随身之剑。如今看许成林的这样子,似乎是两者兼修的。

    不是没有双修剑修存在,但这条道路基本没什么奔头。因为自从灭世灾劫之后,双修剑修的道路便断了,其中某些关键的东西,莫名其妙的丢失了。不只是剑修如此,其他的一些传承也是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一众修士的思绪还在飘飞,突然听到交战之人有人高喝一声。

    “zhe:n压!”

    这高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玄灵先前没有提名的许成林。

    许多修士不明白为何会有这一句高喝,但有些一直盯着战场的修士却是看得清楚。当四剑光飞到跃凡老者不远处的时候,一黄一青两道剑光却是猛地扎入地面消失不见。紧接着老者使用搬山剑诀召唤出的石锥,便是停止了向外蔓延,而且一个个竟是缓缓缩了回去。与此同时,跃凡老者微微有些佝偻的身形,竟是不知道怎么变得更加佝偻。

    待到许成林的那句zhe:n压喊出声,跃凡老者更是险些一个大马趴栽倒在地。若非跃凡老者强行用灵力稳住身形,此时他早已当众出丑。

    没有身临其近,任是谁也不会知道,此时的跃凡老者是被土源灵剑的引力拉住了。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如此狼狈。

    没有给老者反击的机会,只听到许成林又是一声高喝。

    “天炎坠!”

    象征着火元素力量的火源灵剑似是得到命令,猛地或作无数手指长的小巧飞剑。如若细密的雨丝一般,无数小巧飞剑携带着灼热的高温,朝着跃凡老者头顶落去。

    感受到头顶的高温,跃凡老者有了一种再次面对陈洛雪火焰箭矢的感觉。他觉得这一招不能硬接,否则下场一定不会太好。

    一念至此,跃凡老者运转灵力护住全身。土源灵剑对他的引力,因为灵力护体的缘故,竟是小了一些。趁着这个机会,老者身形一晃,终于是在剑雨落下之前离开了原地。虽是如此,这跃凡老者也是心中大惊。要知道刚刚他虽然离开了,但那遁走的速度简直慢的惊人。原先他身形一晃可以消失在人前,而如今他的移动轨迹却是被人察觉到了。

    心中的惊讶还没有落下,跃凡老者猛地想起还有两口飞剑需要对付。他急忙打起精神,想要化被动为主动。但许成林哪里给他这机会,遥遥一指跃凡老者便又是一句高喝。

    “木之伸曲,斩!”

    瞬间,从跃凡老者落脚之地,猛地窜出无数藤蔓。这些藤蔓速度极快,跟本没给老者反应机会,便是将他缠了个结实。老者下意识的便要挣扎,但藤蔓之上金光一闪,便是将他的灵力抵消掉。

    刚要施展其他手段脱身,跃凡老者身形突然猛地一怔。一道细小的裂纹,缓缓的在他眉心裂开。而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则是一道金光缓缓浮现。金光消散之后,一柄造型古怪的飞剑,显露在世人面前。

    这一瞬间,在场修士大多数人都是处在震惊状态。他们看清了四口飞剑的使用方法,明白了其中的配合巧妙,更是知道了最后一个斩字是怎么回事。

    “简直是难以置信,不仅仅是以弱胜强,竟是还直接将跃凡修士斩杀!”

    “跃凡修士死了?跃凡修士死了!天啊,跃凡修士竟然死了!”

    “不得了了!要轰动圣土了!不!是要轰动整个修行界了,跃凡修士竟是身死在凝气修士手中?谁说凝气修士就比跃凡修士来的差?”

    “那用剑的家伙简直是我们的榜样!”

    “什么啊!其余几个人也不赖,若是没有铺垫,也没有四剑斩跃凡!”

    无数震惊的话语响起,跃凡一下修为的修士都是出于震惊和狂喜之中,而在场的跃凡修士则是对此嗤之以鼻。

    跃凡修士岂是如此轻易斩杀,若是的话,那就愧对跃凡之名了。何为跃凡,字面意思便超越了凡俗。既然超越了凡俗,那边自有其神奇之处。这所谓的星火不灭便可燎原,便是其最为突出的特点。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跃凡修士在体内某种力量不耗尽的情况下,是能够不断的重新修复自己的身体的,哪怕他们的身体再残破,都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原状。这是跃凡修士的强大之处,也是他们最为缠人的地方。不要企图和一个跃凡修士进行消耗战,这便是最大的原因。

    眼见又是蓝紫色电光打头阵,跃凡老者心中便是一声冷笑。这一幕他见过,刚刚让他狼狈攻击,便是与这一幕相似。

    “呵呵!同样的手段,跟本不可能在我身上奏效两回!”

    说着豪言壮语,跃凡老者单手成爪对着陈墨恒的蓝紫色电光一抓,只听到刺啦一闪电光如同裂帛般撕裂化作丝丝缕缕。这些电光虽然还是打在老者身上,但此时已经是轻n-u之末了。

    “不过是尔尔!”

    嘲笑一声,跃凡老者再次伸手朝着陈洛雪的金蓝色火焰箭矢抓去。

    的确,陈墨恒的攻击却是不过尔尔。因为他发出的攻击,根本不是他的最强攻击。他如此做的目的是

    火焰箭矢从高空坠下,其下坠的速度逐渐加快。待到箭矢落到跃凡老者的头顶之上时,箭矢已经化作了一道蓝光。跃凡老者的手刚刚抓到蓝光,脸上的冷笑立即变成了震惊。陈洛雪的火焰箭矢,威力竟然和先前不一样。先前的火焰箭矢被他一抓就碎,而如今这支火焰箭矢,则是给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

    “不好!不能硬接!”

    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跃凡老者急忙撒手。他没有丝毫停留,身形一晃便是离开原地。

    火焰箭矢无声无息的落地,地上的土地也是无声无息的化作了熔岩。这熔岩翻滚了一下,便是碰的一声四散炸裂。

    见到如此情景,明白是怎么回事的修士皆是倒吸了一口气。利用火系法术将泥土烧结成琉璃很常见,单是将琉璃烧成熔岩这就困难了,而直接将泥土烧成熔岩,这更是难上加难。别看这过程中间只隔了一步,但要完成则是要将火焰的温度提升数倍乃至数十倍才行。

    陈墨恒没有发出最强攻击,其目的就在于此。为了让跃凡老者麻痹大意,从而忽略了陈洛雪的全力攻击。

    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陈洛雪的攻击,跃凡老者还来不及说上一句阴险,更是没有来得及松上一口气,便是又迎来唐晓天的刀罡剑气。这一招他先前见过,若是以往他定是会不屑的冷笑,然后随后将招式化解。而如今,他却是不敢如此托大了。

    撤步后退,跃凡老者双手呈手刀状。他运转灵力,朝着唐晓天的墨色刀罡剑气便是斩出。两道有若实质的灵力刀光乍现而出,直接迎向了唐晓天的攻击。

    唐晓天看到这情况,却是嘴角露出了一个古怪笑容。跃凡老者见到唐晓天这个笑容,下意识的便是觉得有些不妙。不要问为什么会有这感觉,因为他先前见到唐晓天的笑容之时,都是没有什么好的情况。

    果然,下一刻不妙的情况终于出现了。只见唐晓天的刀罡剑气,在与刀光相遇的瞬间,化作了幻影消失不见。跃凡老者斩出的两道灵力刀光,直接斩到了空处,朝着天空直直飞去。

    “你”

    跃凡老者感觉自己被耍了,对方竟是用了一个费不了多少灵力的虚招,直接骗出了他的一个消耗灵力不少的招式,这换做是谁都会心中愤懑。

    这愤懑还没待发泄而出,陈鸢的攻击又是过来了。面对陈鸢打出的繁复的雷属性符文,一开始老者是看不进眼的。但如今面对着看不入眼的雷属性符箓,老者也是不敢有丝毫大意。先前的教训还历历在目,不起眼的攻击兴许是为了后续攻击铺垫,而看起来威力不错的攻击有可能则是具有欺骗性虚招,虚招之后会有什么手段,是更凌厉的攻击还是继续为后续攻击做铺垫?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四个人的攻击将老者弄得有些迟疑不决。他先前自诩同样的手段不会对他奏效,其实是对自己的洞察力极为自信。而如今遇到四人的攻击,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洞察力似乎也不是无往不利的。

    出于谨慎,老者全力推出一掌,直朝着陈鸢的雷属性符箓打去。灵力化作的掌印与陈鸢发出的符箓刚一相遇,便是听到轰隆一声炸鸣。瞬间烟尘四起灵力四散,其中还有丝丝电光跟随着一起飞向四方。

    一见竟是如此情况,跃凡老者呆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集中精力应对的攻击,只是凝气级别的招式而是。

    “我这我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心中刚有这个想法,老者急忙摇头甩去。眼前的五个人,出了陈鸢还有些稚嫩,其余几个好像都不是省油的灯。先前发生的一切,还不断的在提醒他不要掉以轻心。不愧是跃凡修士,别的先不说,单是这份警惕就足以值得称道。若是此时跃凡老者一个疏忽大意,兴许真的会吃一个大亏。

    挨过四道攻击,跃凡老者终于有了反击时机。但见他双手一掐诀,顿时周围的土地便是动了起来。

    “搬山剑诀!起!”

    随着跃凡老者的一声高喝,地面之上瞬间隆起无数石锥。以他为中心,呈现莲花状向外不断蔓延着。只是呼吸之间,这些石锥便是来到了唐晓天等人的脚下。

    在别人眼中,此时的唐晓天等人,面对着两难的选择。不动则是会受到石锥的攻击,动就会破坏他们之间的站位。

    跃凡修士施法召唤出的石锥,可不是简单的东西。,更何况对方口中喊出的可是剑诀,硬接下来的可能性极小。故而唐晓天他们没有什么艰难选择,直接选择了速速后退。

    见到五人后退,跃凡老者嘴角便是一笑。因为他的目的达成了,他施展搬山剑诀的目的,就是破坏五人之间的站位。虽是看不出五人之间的站位有何奇妙之处,但一直被他们这样围着,总是被动不是。况且将五人逼退,他也才能全力应对最后的四道灵光攻击。

    直到四道灵光飞近了,跃凡老者才看清那光芒之中乃是四柄造成各异的飞剑。这一刻,他突然有一种想要仰天狂笑的感觉。太玄宗便是剑修宗门,在他们面前施展飞剑神通,这不是祖师爷面前露功夫嘛。

    不只是跃凡老者如此想,就连在场的许多太玄宗修士也是如此想。而唯独没有如此想的,是太玄宗的那个随和中年。此时他脸上满是阴沉,既有对跃凡老者的担忧,也有对他狂妄大意的愤怒。

    跃凡老者的神态,玄灵自是收在眼底。他扑哧一声笑了,随即便是轻轻摇着头说道。

    “真是蠢货啊!不对,或者说夜郎自大才对!九华书院的飞剑神通,也是会让你们瞧不起的。再者而言,这小家伙的四口飞剑不简单,他接下来施展的神通也不是你们见过的。”

    玄灵只是轻轻的说着话,但听到这话的太玄宗修士皆是如梦方醒。对啊,对方出剑的修士可是出身九华书院啊,那他的招式会简单吗,自己修士能够不能接的下来?

    跃凡老者能不能接下许成林的飞剑暂且不提,许成林接下来施展的招式简不简单,这实际上在场修士心中都是有了答案。能简单吗?怎么会简单?九华书院的飞剑若是简单了,那也不会以各种剑术称雄北沧大陆。要知道九华书院可是与玄真道是同一级别的存在,而他们太玄宗近几年虽是发展势头旺盛,但与玄真道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

    大的方向先不说,一众太玄宗修士清醒之后,见到许成林的飞剑也是足够吃惊了。别人都是一口飞剑或者是数口飞剑,还有人是只修炼一把长剑或短剑,而许成林则是一个l-g&039;l-e:n。自身有着四口飞剑,后背还背着一把长剑,这究竟是闹的哪般。

    剑修之中有心宗与剑宗的区别,其各有所长,至于他们各自擅长什么,此处就不一一赘述。而区别二者的最明显标志,便是他们手中的剑了。剑宗多是使用飞剑,心宗则多是有着一把随身之剑。如今看许成林的这样子,似乎是两者兼修的。

    不是没有双修剑修存在,但这条道路基本没什么奔头。因为自从灭世灾劫之后,双修剑修的道路便断了,其中某些关键的东西,莫名其妙的丢失了。不只是剑修如此,其他的一些传承也是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一众修士的思绪还在飘飞,突然听到交战之人有人高喝一声。

    “zhe:n压!”

    这高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玄灵先前没有提名的许成林。

    许多修士不明白为何会有这一句高喝,但有些一直盯着战场的修士却是看得清楚。当四剑光飞到跃凡老者不远处的时候,一黄一青两道剑光却是猛地扎入地面消失不见。紧接着老者使用搬山剑诀召唤出的石锥,便是停止了向外蔓延,而且一个个竟是缓缓缩了回去。与此同时,跃凡老者微微有些佝偻的身形,竟是不知道怎么变得更加佝偻。

    待到许成林的那句zhe:n压喊出声,跃凡老者更是险些一个大马趴栽倒在地。若非跃凡老者强行用灵力稳住身形,此时他早已当众出丑。

    没有身临其近,任是谁也不会知道,此时的跃凡老者是被土源灵剑的引力拉住了。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如此狼狈。

    没有给老者反击的机会,只听到许成林又是一声高喝。

    “天炎坠!”

    象征着火元素力量的火源灵剑似是得到命令,猛地或作无数手指长的小巧飞剑。如若细密的雨丝一般,无数小巧飞剑携带着灼热的高温,朝着跃凡老者头顶落去。

    感受到头顶的高温,跃凡老者有了一种再次面对陈洛雪火焰箭矢的感觉。他觉得这一招不能硬接,否则下场一定不会太好。

    一念至此,跃凡老者运转灵力护住全身。土源灵剑对他的引力,因为灵力护体的缘故,竟是小了一些。趁着这个机会,老者身形一晃,终于是在剑雨落下之前离开了原地。虽是如此,这跃凡老者也是心中大惊。要知道刚刚他虽然离开了,但那遁走的速度简直慢的惊人。原先他身形一晃可以消失在人前,而如今他的移动轨迹却是被人察觉到了。

    心中的惊讶还没有落下,跃凡老者猛地想起还有两口飞剑需要对付。他急忙打起精神,想要化被动为主动。但许成林哪里给他这机会,遥遥一指跃凡老者便又是一句高喝。

    “木之伸曲,斩!”

    瞬间,从跃凡老者落脚之地,猛地窜出无数藤蔓。这些藤蔓速度极快,跟本没给老者反应机会,便是将他缠了个结实。老者下意识的便要挣扎,但藤蔓之上金光一闪,便是将他的灵力抵消掉。

    刚要施展其他手段脱身,跃凡老者身形突然猛地一怔。一道细小的裂纹,缓缓的在他眉心裂开。而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则是一道金光缓缓浮现。金光消散之后,一柄造型古怪的飞剑,显露在世人面前。

    这一瞬间,在场修士大多数人都是处在震惊状态。他们看清了四口飞剑的使用方法,明白了其中的配合巧妙,更是知道了最后一个斩字是怎么回事。

    “简直是难以置信,不仅仅是以弱胜强,竟是还直接将跃凡修士斩杀!”

    “跃凡修士死了?跃凡修士死了!天啊,跃凡修士竟然死了!”

    “不得了了!要轰动圣土了!不!是要轰动整个修行界了,跃凡修士竟是身死在凝气修士手中?谁说凝气修士就比跃凡修士来的差?”

    “那用剑的家伙简直是我们的榜样!”

    “什么啊!其余几个人也不赖,若是没有铺垫,也没有四剑斩跃凡!”

    无数震惊的话语响起,跃凡一下修为的修士都是出于震惊和狂喜之中,而在场的跃凡修士则是对此嗤之以鼻。

    跃凡修士岂是如此轻易斩杀,若是的话,那就愧对跃凡之名了。何为跃凡,字面意思便超越了凡俗。既然超越了凡俗,那边自有其神奇之处。这所谓的星火不灭便可燎原,便是其最为突出的特点。换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跃凡修士在体内某种力量不耗尽的情况下,是能够不断的重新修复自己的身体的,哪怕他们的身体再残破,都是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原状。这是跃凡修士的强大之处,也是他们最为缠人的地方。不要企图和一个跃凡修士进行消耗战,这便是最大的原因。

    &a;/br&a;

    &a;/br&a;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