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更新〕〔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太初神帝〕〔都市巅峰高手〕〔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神明来自地狱〕〔我从来都不主动〕〔上门女婿是圣主〕〔团宠锦鲤有空间〕〔全球刷怪〕〔万界毒尊〕〔我的1990〕〔永恒圣帝〕〔主神养成游戏〕〔天下狂医〕〔我要做驸马〕〔万世为王〕〔从变形金刚开始〕〔牧龙师〕〔花都天才医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六十七章 关心引慌乱,出手定乾坤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事实证明唐晓天想多了,他太高看自己了。跃凡修士的攻击纵使被削弱了许多次,但仍然不是他可以接得住的。

    世间的事情发展总是这样,往往更多的时候是事与愿违,而并非是称心如意。保持一颗乐观的心态是必要的,但拥有一颗能够抗住压力的大心脏,更是必要的。

    手中的神机百变化作了一柄墨色利剑,唐晓天直接将跃凡老者的剑光架住。他本想着凭借着自身灵力来将剑光的最后余威消泯,但事实结果却是出乎了他的预料。剑光将他直直的劈飞十数丈,仍是没有消散的迹象。

    “混蛋!你在干什么!”

    陈鸢离得唐晓天最近,故而她是第一个感到唐晓天身边的。大骂了一声之后,她便是加入了对抗剑光的行列。

    唐晓天很想回一句话,但此时他知道不能这样做。因为他此时若是一张口,说出来的定然不是什么话语,而是一口灼热的鲜血。被跃凡级别的剑光加身,这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辛亏唐晓天修为扎实,若是换个别的凝气修士过来,此时说不定早已吐血倒飞了。

    咔嚓一声轻鸣,陈墨恒施展出最快的身法化作一道电光,瞬间出现在陈鸢与唐晓天身后。他来不及酝酿威力强大的招式,掐动法诀便是催使着身后的纯阳雷光罩飞向了剑光。雷光纵横缠绕,化作一张雷网挡在剑光之前。被雷网这一阻,剑光的威力瞬间小了一些。

    有了陈墨恒的援手,陈鸢与唐晓天的压力顿时小了许多,唐晓天趁此机会用余光看了陈鸢一眼。但当见到她的面容后,唐晓天顿时心中便是焦急起来。陈鸢虽然也是凝气修士,但毕竟只是初期而已。如今她对抗跃凡级别的招式,还是太勉强了一些。

    是的,陈鸢确实是太勉强了。此时她的脸色白的可怕,一种压抑的痛苦更是在她脸上时隐时现。

    “快闪开!”

    唐晓天奋力喊出这三个字,但随即一口鲜血哇的一声直接吐了出来。

    “啊!”

    一见唐晓天如此模样,陈鸢瞬间失了方寸,竟是停下手下攻击,朝着唐晓天而去。

    所谓关心则乱,此时的两个人就是这个情况。唐晓天不是担心陈鸢的情况,也不会勉强开口吐出鲜血。而陈鸢若不是担心唐晓天,此时也不会乱了方寸丢下攻击飞向唐晓天。

    “我”

    陈墨恒此时这个郁闷啊,本来凭借着三个人可以毫无压力的将剑光逐步消泯。但如今的情况,竟是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他一个人硬抗剑光。

    “真是的!”

    伴随着无奈的轻叹,许成林的身影出现在陈墨恒的身边。他微微侧身,对着与陈墨恒僵持的剑光便是一斩。

    一道金光乍闪而逝,只见在二人上空出现一朵金色祥云。正待在场修士不知这金色祥云有何作用时,却见祥云之上降下一道又一道金色剑光,每一道剑光竟然都有着凝气级别的威力。

    俗语有云,斑斓色彩毒蘑菇最可爱!这金色祥云也是如此,祥云虽美,但那只是他的外表,但实际上这是个持续时间长久的大威力招式。

    此招式不是别的,正是许成林很少使用的兵雨。由于这一招耗费灵力比其他招式都多,故而许成林一般不怎么动用。但现在为了给陈墨恒解围,他也顾不了许多了。

    纷纷落下的金色剑光,不停的消磨着跃凡老者剑光的威力。许成林和陈墨恒虽然还在后退着,但看起来情形要比唐晓天和陈鸢好太多了。

    作为最知道许成林想法的人,陈洛雪这个时候并没有选择去帮人分担压力,而是直接来到了慌乱的二人面前。

    “冷静一点儿!有我在!”

    身形一闪来到唐晓天面前,陈洛雪一声清喝直接让慌乱的陈鸢心神一定。见此情景,陈洛雪毫不迟疑的一手抓住一人,朝着远离剑光的地方而去。

    如今陈鸢和唐晓天都不适合继续战斗了,若是放任他们不管,定会成为三人的拖累。这话说的有点无情,但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陈洛雪将二人带着远离战斗,其实也在为战斗策略,这个策略便称为战略转移。战斗的中心战力由原来的五人,悄无声息的转移到了许成林、陈墨恒以及陈洛雪的身上。

    将陈鸢与唐晓天放到安全的地方,陈洛雪便是深深的看了唐晓天一眼。只此一眼,陈洛雪便是知道唐晓天的情况了。看了看有些慌乱的陈鸢,陈洛雪无奈的说了一句。

    “看好他!这家伙伤了内腑,不要让他轻举妄动!”

    陈鸢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一个劲的点着头。而唐晓天似乎这时候也是知道自己犯了错,想要和陈洛雪说句抱歉。但刚一张嘴,便是有着血沫喷出。陈鸢见这情况,更是慌乱了。

    “好了!别再添乱了!”

    陈洛雪此时很是无奈,她不知该怎么说两个人。呵斥也不是,安慰也不是。关心则乱这个道理她当然知道,正是因为知道这个道理,才不知道该如何说二人。

    无奈的摇了摇头,陈洛雪身形一闪便是消失在原地,朝着许成林和陈墨恒二人赶去。

    金色剑光持续不断的轰击着跃凡老者恶剑光,趁此机会陈墨恒也是施展一个又一个法术轰击着剑光。经过十几个呼吸的僵持,许成林和陈墨恒感觉到的压力越来越小。

    “换我来!”

    熟悉的声音响起在陈墨恒和许成林的耳中,二人闻言皆是毫不犹豫的朝着剑光两侧闪开。与此同时,一支满是灼热气息的金蓝色箭矢与跃凡老者的剑光碰到一起。

    剑光粗大,但金蓝色箭矢却是细弱。两相对比起来,应当是金蓝色箭矢落败才对。但实际情况却非是如此,二者竟是平分秋色。在一声嗡鸣之后,剑光与金蓝色箭矢同时崩碎崩裂。

    一切说时迟那时快,从跃凡老者的剑光破开众人的合击而出,到剑光与陈洛雪的攻击同时破碎,其实不过只过了不到三十息的时间。就在跃凡老者剑光破碎的一刻,陈墨恒与唐晓天联手布置的风雷属性组合攻击,也渐渐消散了。

    果然不愧是跃凡修士!跃凡老者此时身上虽是鲜血淋漓,但那阴冷的笑容仍是保持不变。见到先前的五个人已经少了两个,他那阴冷的笑容更是绽放开来。一张满是血污的老脸,此时看起来有若一朵血色的菊花一般。

    “我就说嘛,你们一群凝气修士怎么可能会是我一名跃凡修士的对手!”

    老者缓缓将双手背后,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向前走去。每走一步,都会在身后留下一个鲜红的脚印。老者身上流下的鲜血,仿佛不是他自己的一般。

    若是换做以前,跃凡老者的神态一定是倨傲的。但如今他的形象,不禁让人看不出半点骄傲的样子,反而让人感觉有种小人得志的感觉。一个跃凡修士战胜凝气修士,甚至是战胜一群凝气修士,这似乎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但跃凡老者不知此时心态如何,竟是自我感觉良好的有种莫名的骄傲。

    看着跃凡老者一步一步朝着自己等三人走来,许成林眼中顿时一缩。过了一会儿,他无奈的一叹。

    “不愧是跃凡修士!别的不说,单是这恢复力就比凡俗间讨厌的蟑螂更加厉害!”

    本是有些凝重的气氛,经过许成林这一联想,竟是莫名的多了几分喜感。陈洛雪绷不住的笑了出来,接着便是指着远处的跃凡老者说了一句。

    “你看那家伙这时候像不像一个血葫芦!”

    陈墨恒禁住了许成林的冷笑话,却是没有禁住自家小妹的笑话。只见他摇头一笑,便是跟着附和着。

    “浑身血红,上窄下宽,而且还摇摇晃晃,你别说还真像!”

    许成林也跟着笑了,但随即便是和二人说道。

    “好了,现在是血葫芦,待会可就是愤怒的葫芦了!”

    三个人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竟是刻意的将声音放大了许多,几乎能让在场的修士都听得到。就在在场修士不明白许成林话语中的意思时,突然间见证了一个奇迹。

    随着老者走向许成林他们,他身上的鲜血也在不断流淌。但在同时,那些他流出的鲜血,竟是化作星星点点的红光朝着老者身上汇聚。

    许多人一开始还不知道那些红光是什么,但随着有些观察仔细的修士大喊,他们便是知道那些是什么了。

    “天啊!那些红光竟是跃凡修士身上的鲜血。他们流出体外之后竟然又受到召唤般的飞回到了体内!不可思议!这太不可思议了!”

    一步,两步,三步,随着老者一步一步接近许成林他们三人,他身上的血迹逐渐消失,身上的伤痕也是快速愈合,一张满是血污的脸先是变成苍白后又变成红润。

    看了看远处重伤的唐晓天和神色依旧慌乱的陈鸢,跃凡老者转头问向许成林等人。

    “几个小辈,服不服!”

    “切!你个垃圾!”

    没等到许成林等人的回话,跃凡老者却是听到了一个轻蔑的语气响起在耳边。

    “谁!”

    跃凡老者双眼圆睁,目光使出逡巡想要找出说话之人。他一定要看看敢说这话的是什么人,找出之后非要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不可!

    “我!你想怎么样?”

    玄灵笑呵呵举起一只手,对着跃凡老者轻轻招了招。

    跃凡老者目眦欲裂就要发火,但见到太玄宗的随和中年暗中的手势之后,却是强压下了怒吼。但双目之中的火焰,仍是表达出他心中的暴怒。

    “怎么?不服?”

    玄灵抬了抬眉毛,笑着看向对方。

    跃凡老者没有回话,但微微眯起的双眼却是表达了他的态度。

    “呵!我赌你接不下我一招!”

    玄灵洒然一笑,随即对着跃凡老者的反向,仿若赶苍蝇一般轻轻挥了挥。

    “小心!”

    一见玄灵挥手,太玄宗的随和中年便是一声大喊。

    得到自家人的提醒,跃凡老者自然打起了注意。但小心什么,他却是不知道的。

    就在跃凡老者浑身紧绷准备接招的时候,突然感到胸前一股莫名的疼痛。一种被别人重拳直击胸口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全身。

    “你”

    跃凡老者勉励伸出手指,他想要指向玄灵说些什么,但只说了一个你字便眼前一黑人事不省。同时他的身体莫名倒飞十丈有余,像一个破麻袋一般摔在了地上。

    “玄灵,你”

    太玄宗的随和中年刚要说什么,便见玄灵笑着摆了摆手。

    “放心!我没有下重手,只是昏过去了罢了!”

    随着这句话说完,玄灵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一众太玄宗修士的眼前。当人们再一次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来到了唐晓天的身前。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人,陈鸢直接被吓了一跳。待到看清来人是玄灵的时候,她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就待她想要请求玄灵出手医治唐晓天的时候,却见对方像是提前知道一般对她摆了摆手。皱眉看着唐晓天,玄灵走到他面前,竟是伸手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

    唐晓天身受重伤本就是艰难站立,被玄灵这一把按下,顿时便是险些栽倒。但在前辈面前哪能这样啊,故而唐晓天勉励保持着站立。

    “呦呵!可以嘛!”

    笑着说了一句,玄灵手上又是加了一点力。

    所谓的一点力,落到唐晓天的身上便是重逾千斤了。唐晓天身形一个踉跄,竟是猛地单腿跪地。陈鸢见此想要上去搀扶唐晓天,但她刚一动便是觉得身上重逾千斤。

    余光扫了陈鸢一眼,玄灵笑着看向唐晓天问道。

    “能不能起来?”

    唐晓天没有回话,而是用行动证明了一切。但见他牙关紧咬,猛的一声暴喝,竟是半站了起来。只是为此付出的代价,是他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陈鸢见到这个情形,立即心中便是大惊起来。她顾不得身上的莫名力量,竟是催动灵力强行移动。

    “哎呀!有点意思啊。不知道再加一些,你能够走出多远。”

    随着玄灵的话音落下,陈鸢突然觉得自己身体变得更重了。若不是她此时用灵力支持,恐怕早已摔倒在地。

    还是那个问题,陈鸢这个时候是关心则乱。若是她仔细观察的话,便是会发现唐晓天在喷出鲜血之后,脸色明显好看了不少,就连他身上的灵力也是奇迹般的凝实了许多。

    &a;/br&a;

    &a;/br&a;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