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阳苏颜入门赘婿〕〔苏轩陈芷晴〕〔农门小王妃〕〔寒深路生烟〕〔超辣萌妃:腹黑邪〕〔禁欲总裁,求放过〕〔弑天道君〕〔威武妈咪腹黑爹〕〔不负山河不负你〕〔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回到宋朝当暴君(〕〔三国之吕氏王朝〕〔徐烟郁南行〕〔最强剑仙派掌门人〕〔上门女婿〕〔绝世龙王〕〔宋若声季浔阳〕〔林萧南宫锦〕〔林萧南宫锦〕〔炼气五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六十八章 压力致人进,伸手指缘由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回去,别过来!”

    看到陈鸢几乎被压的寸步难行,唐晓天抵住玄灵的压力,艰难的喊出一声。

    陈鸢没有回话,只是固执的紧咬着嘴唇,使尽浑身灵力朝着唐晓天一步一步走来。

    看了陈鸢一眼,玄灵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他看向唐晓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真是一个痴情种子啊,都自顾不暇了,竟是还想着别人,我看你还是蛮有余力的嘛。”

    说着,玄灵轻轻一抖手。只见唐晓天刚刚半站立的身体,在这一下之后又是猛地单膝跪地。

    “怎么样,还能不能起来?”

    轻笑一声,玄灵又是问出了之前的问题。

    唐晓天没有回话,也没有立即起来,而是抬头看向了陈鸢。玄灵见此之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对着陈鸢便是一指。就是这一指之下,陈鸢的身体竟是停在了原地。不是陈鸢故意停下,而是因为此时她觉得身上的压力更大了,已经大到了她寸步难行的地步。若是硬要形容她此时的感觉,便是有如深陷坚冰之中难动寸毫。

    “能不能起来,还行不行?”

    笑呵呵的,玄灵又是看向唐晓天问道。

    虽是不知道玄灵这么干是为了什么,但唐晓天却是知道对方似乎没有恶意。至于玄灵为何将陈鸢制住,则是让他有些想不通的。

    勉强抬起头来,唐晓天对着玄灵艰难的扯出一个笑容。他深深呼吸几次,接着便是斩钉截铁的说道。

    “行!怎么不行?是男人就没有不行这一说!”

    玄灵的双眼微微睁了一下,随即便是大叫了一声好。

    “好!”

    说着玄灵将另一只手背到身后,摆出了一副高人的姿态。他脸上笑容缓缓收敛,换上了一副肃穆的神色。

    “做给我看,不要说得比唱的还好听!”

    唐晓天没有回话,只是缓缓低下头。而在这过程中,他的视线始终向着上方看去。未及,唐晓天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看那样子仿佛是体力不支一般。

    这一幕落在陈鸢眼里,顿时让她心中焦急。不知不觉之中,陈鸢竟是感觉身上的压力小了一些,她竟是可以轻微移动了。有如破开冰面一般,陈鸢动了一下之后,突然感觉活动更加流利了一些。心下微微惊喜,她竟是运足灵力再次朝着唐晓天走去。陈鸢这边的情况,玄灵自是清楚的知道。他微微一笑,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一名修为不明的修士,出手简简单单的便制住了两名凝气修士,而且还是可以和跃凡修士交手的两名跃凡修士。而制住二人的修士,却是先前一直被众人认为是这二人同伴的家伙。自己人为难自己人,这是为了哪般?此时此刻,在场修士都是看不懂玄灵制住陈鸢和唐晓天的目的。

    “你这位师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样为难晓天和陈鸢究竟是为了什么?”

    知道传音也会被对方听到,陈洛雪干脆就是用正常的声音和许成林交谈起来。

    “我哪知道!自从到了九华书院后,我就没有见过这位师祖。若不是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我还以为他是别人假冒的了。”

    许成林也很是干脆,一点也没有介意的回了话。

    “不管怎么来说,这位玄灵前辈应该还是我们这边的吧!”

    陈墨恒耸了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

    许成林他们三人一人只说了一句,还待继续交谈,便是听到玄灵的声音响起在他们的耳中。

    “呵呵!几个有趣的小家伙!葫芦里面卖的不一定是药,有可能还会是琼浆玉液!是不是假冒的,这很容易辨别的,在场修士加起来能够打过我估计就是假冒的了。至于是不是你们这边的,我还真不好说,因为七大宗门也不干净,希望你们没有被侵染,否则我们就是敌人!”

    三人没有被玄灵的突然话语惊住,反而是微微好奇起来。仔细思索玄灵的三句话,三个人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葫芦里面卖的不一定是药,有可能还会是琼浆玉液!这句话好像是在暗示三人,他如今的行为是对唐晓天和陈鸢有好处的。而后一句话,则是从侧面透漏了一下自己的修为。在场的修士可以说各各阶段的都有,锻体最多,凝气次之,就连跃凡也有不少,而玄灵却是暗示在场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那他这修为简直是高的有点可怕。最后一句话,则是表明了玄灵的态度与立场,也是告诉三个人他是如何确定敌人的。

    对唐晓天和陈鸢施以压力将他们制住,却说这是为了他们好,这是什么意思?这不只是三人的疑问,也是在场修士的共同疑问。然而下一刻,许多人似乎是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只见唐晓天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竟是有了一种抖若筛糠的样子。但一些细心的修士却是感觉,不知何时周围的灵气突然活跃了许多。而这些灵气流向的方向,这是唐晓天的方向。许成林他们三个由于离着唐晓天不算太远,故而第一时间发现了灵气的流向。三人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这是这是即将突破的征兆!”

    陈墨恒对这种情况很熟悉,因为他先前在许成林和陈洛雪的身上见过一回,故而当他发现周围灵气流向的时候,第一时间反映了过来。许成林和陈洛雪听了之后,也是猛然的反映了过来,皆是有些吃惊的看向唐晓天。

    没错,此时即将修为有所突破的不是被人,正是唐晓天。

    唐晓天的身体在不停的抖动着,但仔细感应他身上的气势便会发现,他的气势竟是在缓缓的提升。随着唐晓天颤抖着缓缓站起,他身上的气势也是有如初春的嫩芽般蓬勃而起。

    看着唐晓天将自己的手缓缓顶起,玄灵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不错!快些成长起来吧!”

    “没问题!”

    心中悄然的吐出三个字,只见唐晓天顶着玄灵的手臂缓缓站立了起来。就在这一刻,他的气势也是攀升到了巅峰,凝气后期的气势稳定异常。与此同时,周围的灵气有若找到了宣泄口一般,朝着唐晓天蜂拥而去。一个完全由灵气化作了的龙卷旋涡,瞬间将唐晓天、玄灵和陈鸢三人淹没其中。

    “没天理了!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是在受重伤的情况下修为突破了!”

    “就是!这简直是不可思议!受了重伤修为不降低,已经是泼天大幸了,这家伙竟是还突破了一个境界!”

    “难道就我一个人察觉这家伙突破到了凝气后期?”

    “凝气后期又怎么样?在场的修士之中不是还有跃凡修士吗,甚至还有一个修为不明的家伙!”

    “小点声音,小心被听到”

    听着在场修士一个个略带酸涩的话语,许成林他们三个倒是显得高兴。他们不是为了故意与在场修士唱反调,也不是特立独行,而是真心的为唐晓天高兴。唐晓天先前表现虽然不明显,但当他得知许成林和陈洛雪都是凝气后期之后,失落还是难以避免的。如今唐晓天迎头赶上,作为他的亲近之人,如何不让他们高兴。

    “呵呵呵!人就是这样,没有压力难以成长。适当的时候,压力更是能够帮助一个人完成一个蜕变!”

    玄灵的声音缓缓从灵气旋涡之中传出,随着他的声音落下,灵气旋涡已经也是逐步消散。只不过当唐晓天容光焕发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人们又是一番震惊。此时人们震惊的不再是唐晓天,而是他不远处另一个灵气旋涡,一个包裹在大漩涡之中的小巧灵气旋涡。

    “这这是什么运气?什么都不做竟是也能够修为突破!”

    “没天理了!”

    “是啊!”

    这一次,在场修士的讨论声少了不少也小了不少。原因无他,只因为唐晓天凝气中期突破后期是珠玉在前,陈鸢的前期突破中期则是显得有些不够看了。

    “好啊!好啊!好一个没有压力难以成长!某家今日受教了!”

    太玄宗的随和中年缓缓鼓着掌,摇头笑着说道。

    别人都只是小声的谈论,而这家伙却是边鼓掌边说着话。他的这一行为,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当在场修士见到说话之人是谁之后,都是下意识的停下了自己的声音。在场修士短暂的沉默,一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全被随和中年吸引而去。

    转头看了看随和中年,玄灵突然笑了出来。

    “呵!你的确是要吸取教训!不只是你,你们整个太玄宗都要吸取教训!”

    闻听此言,天玄宗的随和中年双眼一缩,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士可杀不可辱!辱及宗门更是不应!今天你必须给我个理由!”

    玄灵伸出一根手指,对着他轻轻摇了摇,接着在一众太玄宗修士之中扫了一眼,伸手指向其中一个人。

    “这家伙是谁?你们谁能够告诉我?”

    太玄宗修士顺着玄灵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到他所指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暗影宗的阴郁修士。

    被玄灵指了出来,阴郁修士心中便是咯噔一声。但为了不被人察觉出异样,他压抑住呼吸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姿态。

    唐晓天就在玄灵身边,故而当玄灵指出阴郁修士的时候,唐晓天第一时间便是找到了他。也就是看了一眼,唐晓天便是认出了他。

    “是暗影宗的家伙!我说他跑到哪去了,感情是在这里!怪不得先前我见到这人就心中不安,原来事情真的和这人有关。”

    唐晓天的声音不大,但在场的修士却是听得清楚。一些心思灵动的修士,已经开始悄然后撤,选择明哲保身了。

    “这是”

    随和中年想要为阴郁修士辩解一番,但余光扫过阴郁修士后,却是心中猛地一个激灵。真正的平静和强自装出的平静是有区别的,作为跃凡修士的他如何看不出。心中知道玄灵说的应该是真的,随和中年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着强装镇定的阴郁修士,玄灵笑着继续开口。

    “暗影宗修士,凝气中期修为,待过北沧,去过净土,到过南斗星洲,如今又是来了圣土。呦呵!你修为不高,到的地方却是不少啊!”

    随着玄灵的这一句话出口,太玄宗的修士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阴郁修士却是脸色无比的难看。他脚下微微动了一下,似乎下一刻就要化作阴影消失在原地。

    暗影宗的遁术极为高明,最厉害的记录是凝气修士在跃凡修士手下逃生。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说法,真实情况有可能比这还要惊人。作为暗影宗的凝气修士,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凝气修士,阴郁修士的遁术,只可能更加的高明。

    但是,暗影宗的凝气修士能够在跃凡手下逃走,但不一定能够在玄灵的手下逃走!

    “哪里走!”

    见阴郁修士有要逃的迹象,玄灵便是一声清喝。

    随着他的一声清喝,只见刚有动作的阴郁修士瞬间仿佛被定住一般,任他身上灵力如何的闪动,都是难以移动分毫。与此同时在阴郁修士周边的太玄宗众人,感觉一股莫名的推力出现,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是被赶到了一边。

    无声无息之间,虚空之中钻出一道又一道剑光。这些剑光盘旋飞舞,竟是在阴郁修士周围形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剑网。

    玄灵轻轻一挥手,阴郁修士顿时感觉自己可以动了。但这个时候,能够动与不能动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嘴角微微扯出一个弧度,玄灵笑着看向阴郁修士。

    “呵呵!暗影宗的精英凝气修士,至于名字我倒还真是没有打听到。或许你们这些暗影宗的老鼠,早就忘了自己的名字了,或者你们早就忘记自己首先是个人了!”

    面对玄灵的挖苦,剑网之中的阴郁修士只是脸色难看,除此之外竟是再无其他表情。但细心的人,却是在他眼中看出了一股视死如归的决然。

    见到阴郁修士这副模样,玄灵耸了耸肩。他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接着便是说道。

    “呵!果真都是一个样!这样吧,也别说我以大欺小。我听说你们暗影宗遁术超凡,无论你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够逃离这剑网我便不对你出手!”

    闻听此言,阴郁修士眼中顿时射出两道光芒。

    &a;/br&a;

    &a;/br&a;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