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夏知星薄夜寒〕〔婚路匆匆:傅先生,〕〔宠妻总裁上线〕〔爱你不能言沈姝〕〔霍少独占小娇妻〕〔枕上名门:腹黑总〕〔逍遥战神〕〔光头超人在都市〕〔重生之最佳女婿林〕〔上门龙婿〕〔她被偏执大佬宠在〕〔我成了玉帝粉丝群〕〔蓝妖妖夜绝影〕〔无限之玉兰令〕〔诸天大道宗〕〔穿越从武当开始〕〔反派大佬三岁半〕〔不好好搞科研就要〕〔你是我的满世欢喜〕〔末世之有一家便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六十九章 邪派关键人,末日终降临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不愧为前辈高人,果然就比某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来的真实。玄灵真的是说道做到,他说随便让阴郁修士想办法,便真的没有再出手干涉他。

    转过头来,玄灵目光找到太玄宗的随和中年。他脸色没有了之前的笑意,反而变成了一副严肃的模样。深深的看了随和中年几眼,玄灵这才开口。

    “若非是你刚刚没有辩解,此时说不定你早就躺在地上了。太玄宗也是个不小的宗门了,怎么会发生这种识人不明的情况。身份没有调查清楚,便是允许一个陌生的家伙加入到了精英弟子行列。说你们是愚蠢呢,还是说你们太玄宗太过自大了,或者说你们宗门也许就有问题?”

    玄灵的话音不大,但落在随和中年的耳中却有如雷霆。

    “我”

    随和中年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接收到玄灵略带冰冷的目光之后,便知趣的闭上了嘴。

    “不要狡辩!若单是这暗影宗的精英修士也就罢了,甚至连一些引仙宗和长生教修士在你们宗门都不知道,最令人忍不了的是你们竟然包庇了一个邪派修士的关键人物。”

    玄灵的话越说越严厉,说到最后已经有了训斥的意味。

    随和中年一开始还是有些不服,但听到最后也是耷拉着脑袋了。他知道到了玄灵这个境界,说出的话基本上都是真的。因为他们这个境界的修士,是不屑于欺骗任何人的。

    在玄灵身旁的唐晓天闻听邪派的关键人物,立即便是想到了一个家伙。他微微皱眉,试探的问了一句。

    “不知前辈说的关键人物是什么人?”

    就在唐晓天问出这话的同时,许成林他们三人也是来到了玄灵近前。

    回头看了一眼四人,玄灵笑了笑便是说道。

    “银霜子!这人你们应该比我更加熟悉吧!”

    四个人虽是早就有所预料,但当玄灵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们还是微微有些吃惊。一个凝气修士,却是整个邪派的关键人物,这如何不让人吃惊。

    所谓邪派和正派,这种区分修士阵营的方式,说起来还是从净土之乱之后才有的。邪派修士指的是那些采用非正常手段损人利己,来增进修为的修士。这种修士组成的宗门,被人们冠以邪派宗门。几个大陆公认的邪派宗门,便是有北沧的暗影宗、南斗星洲的血煞教、净土之上的引仙宗、活跃在中洲和圣土的长生教以及世外桃源行踪隐秘不灭王庭。

    而所谓的正派修士就比较笼统了,指的是那些区别于邪派修士的人。正派修士组成的宗门便是正派,典型的代表便是七大势力以及宣布与邪恶斗争到底的各个宗门。

    人们总有一种趋正避邪的意识,故而在如今的修行界,邪派还是少之又少,或者说在明面根本没人自称是邪派修士。只有一些像暗影宗、长生教之类的比较大的邪派势力,敢于公然的兴风作浪。

    修行界中有个怪象,那便是人人都是以正派修士自居,人人都是对邪派修士喊打喊杀。但这只是表面情况,背地情况究竟是怎么样却是无人得知。知人知面不知心,毕竟谁也不会公然站出来高喊自己是邪派修士。虽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修行界这片大林子是飞不出傻鸟的。

    银霜子是一个关键人物,这是许成林他们一行人早就猜测到的。别的不说,单说他在南斗星洲带着一名跃凡修士便是可知。但银霜子竟是整个邪派的关键人物,这就是超乎了他们的预料。

    “那他是”

    许成林张口便要问银霜子的身份,但玄灵却是一摆手直接打断了他。

    “这个你们现在不知道的为好!记住下回遇到这家伙,能远离他就远离他。不说这家伙经常有跃凡修士随同左右,就是这家伙本身也是极为诡异的。若是不遇到最好不遇到,若是没办法遇到了,记住不要施展超出实力太多的招式,否则后果很难预料。”

    玄灵的话有些沉重,显然是不希望几人和银霜子遇到。至于其中的原因,他则是此时不便解释。许成林他们几个也不是固执的人,几人玄灵都这样说了,那必定是有其原因的。听人劝吃饱饭,古人的经验有时候也很有用的。

    五个人交谈之间,他们身前的灵气旋涡已经越来越慢了。几人见了这个情景,皆是知道陈鸢突破完毕了。果不其然,灵气旋涡在又维持了片刻之后,终于化作了一阵清风消失不见。

    陈鸢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只见她双眼微闭,整个人盘膝悬于半空,发丝随着灵气的运转在缓缓飘动,一身衣衫则是随着身体的上下浮动而缓缓飘舞。

    “天晴空翠满,五指拂云来。树树奇南结,家家茉莉开。”

    看着陈鸢如此姿态,玄灵不禁轻轻吟出四句诗句。

    这四句诗句本事凡俗间的诗人用来形容茉莉花的,而玄灵觉得此时陈鸢就是有如茉莉花一样淡雅平静。

    正当此时,陈鸢也是轻轻睁开双眼。她扫视了一眼跟前的五人,突然绽放出了一个醉人的笑容。对着唐晓天笑着点了点头,陈鸢随即看向玄灵。很是自然的从半空走下,陈鸢来到玄灵面前盈盈一拜。

    “多谢前辈!”

    陈鸢不傻,她此时已经明白玄灵先前将二人制住是为了什么了。

    玄灵笑了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哈哈,我不过是推波助澜。若是你们没有潜力,也不可能修为有所突破!”

    这种事情放到玄灵这里没什么值得夸耀的,故而他也只是笑笑作罢。但他却是忽略了,轻松让人在他这是小事,在别人眼里就不是小事了。修为就是一层窗户纸,想要突破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但像玄灵这样施展小小的手段便能让他们突破,这却是极为困难的。

    许成林和陈洛雪等人自是走上前一番恭喜,唐晓天更是明目张胆的走上前拉起了陈鸢的手。脸色微微有些泛红,但陈鸢却是没有拒绝。有些还比较隐晦的事情,此时几乎已经公之于众了。

    这边几人聊得热闹,但他们的注意力,却是从来没有离开过被剑网围困的阴郁修士。因为几个人都是很好奇,这阴郁修士能不能从玄灵的剑网之中逃离。

    暗影宗的遁速超凡,速度快、持续时间长,最为让人头疼便是遁术的诡异了。大多数修士的遁术,要不是速度快要不就是擅长变化。而这暗影宗的遁术,不只是兼备了这两个特点,更是将这两个特点发扬光大,形成了一种速度极快变化诡异的遁术。他们的遁术既可以借助阴影远遁,也可以化身成阴影躲藏,实乃刺杀必备的遁术。作为暗影宗的精英修士,阴郁修士的遁术更是非凡。

    然而今日,他的遁术似乎遇到了克星。趁着玄灵与许成林等人谈话的空档,阴郁修士想要身化阴影脱离剑网包围。但他刚一施法,便是突然发现了不妥。因为这时候,他竟是发现自己法术失败了。他的身形没有任何变化,并未像往常一样化作阴影紧贴地面。

    无往不利的法术突然失败了,这让阴郁修士难以置信。情不自禁的,他愣在了当场。过了十几息的时间,他这才清醒过来。看着周围的剑网,他紧紧皱起了眉头。但随即见到剑网上不时闪耀的光芒,便是知道自己为何会施法失败了。

    阴影说白了就是光芒照耀物体在地上的投影而已,若是光芒从各个方向照过来,那几乎就不会出现阴影了。阴郁修士不能化作阴影,就是围困他的剑网在他周围不断的发出光芒。也就是说,阴郁修士如今被光芒无死角的照射着。

    得知了施法失败的原因,阴郁修士脸色难看的快要滴出水来了。他感觉眼前修为不明的家伙,对他们暗影宗简直太了解了,甚至比他自己都要了解。若非是今日遇到了玄灵,阴郁修士自己都不知道自家宗门的遁术竟然可以如此破解。

    看着阴郁修士施法失败,玄灵轻轻笑着和唐晓天等人说了一句。

    “凡是有光芒的地方便会有阴影,但只要光芒足够,这阴影也会随之消散。但世间还有一个道理,那便是水至清则无鱼。若天下尽是光芒了,那阴影也更难察觉了。”

    几个人听了这话,都是陷入了沉思之中。玄灵的话很有道理,但这道理之中又是有着矛盾存在。但细细一想这矛盾,又发现这矛盾合情合理,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修行界从无一招鲜吃遍天的现象,因为再高明的招式,一旦用的多了也会被人找出破绽。暗影宗显然没有自大到认为遁术无人能破,他们也不只是化作阴影这一招遁术。

    一见自家的遁术被破,阴郁修士恍惚一下之后也是迅速恢复平静。他深吸一口气,便是伸手朝着储物袋摸去。

    只见他一只手瞬间在腰间划过,五道灵光便是飞射向了四周的剑网。众人没看出他如何出手,却是已然见到五道灵光与剑网相碰。

    红、金、黄、绿、蓝,总共五色光芒,每一种光芒代表了五行的一种颜色。阴郁修士一出手便是五种属性的攻击,这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但随即,众人见到剑网的变化之后,便是明白了他的意图。

    五种属性的攻击,若是遇到同种类别的攻击便会相互抵消,若是遇到了相克属性的攻击便会激烈碰撞。阴郁修士打出五行攻击,就是为了探测剑网的属性。

    探测的结果,让阴郁修士心中沉了几分。因为他见到五种属性的攻击,打在剑网之上像是五团烟花一般,除了好看一些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剑网的属性并非是五行属性,他的探测没有的出什么令人满意的结果。

    抬脚踩了踩地面,阴郁修士突然冷笑一下。他看了看玄灵等人一眼,突然冷哼一声。

    “哼!”

    随着这声冷笑落下,阴郁修士的身形瞬间化作黄光消失在地面。

    “糟糕!是土遁术!竟是忘了防御下面,让这家伙”

    唐晓天惊叫出声,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见到阴郁修士像是垃圾一般被从地下弹了回来。若不是阴郁修士用灵力稳住身形,此时他早就撞到剑网之上了。

    “这”

    唐晓天如同被摁住咽喉的鸭一般,他这了一句之后,突然笑着继续说道。

    “让这家伙白高兴了一场!我就说前辈不会如此粗心!”

    任谁都能够听出唐晓天这是在溜须拍马,但人家说的却又是实情。

    “呵呵!少在我这溜须拍马,我不吃这一套!”

    玄灵虽是说着不吃这一套,但他脸上有些得意的笑容却是出卖了他。

    “呵呵!并非是溜须拍马,我只是实事求是罢了!”

    唐晓天不放过机会,后边有事跟了一句。玄灵这次倒是没有接话,只是笑了笑而已。唐晓天这次没有再说其他,因为他知道这样已经够了。聪明人都知道一个道理,那便是过犹不及!

    注意力从玄灵身上移开,唐晓天重新看向剑网之中的阴郁修士。但见他此时脸色阴沉的可怕,更是有一种焦急之色出现在脸上。或者说,这是一种绝望的表情更加贴切。

    “这剑网也许只能用空间类的法术来脱困,但遗憾的是这种偏门法术,除了我散修联盟似乎很少有人精通。极大的可能,这阴郁修士是在劫难逃了!”

    心中如此想着,唐晓天笑着问向阴郁修士。

    “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咒念?”

    阴郁修士没有回话,只是目光冷冷的瞪了唐晓天一眼。唐晓天丝毫没有示弱,也是目光冰冷的瞪了回去。在他的目光之中,更是多了一股看待死人的感觉。

    若说在场的修士谁最恨阴郁修士,那无疑就是唐晓天与陈鸢了。在见到阴郁修士的时候,唐晓天便是认出了他,更是推测出了他与陈鸢受重伤的事情有关。在刚刚和陈鸢说上几句话之后,他更是得知这家伙在整件事情中扮演的什么角色。

    旧恨加新仇,唐晓天如何不恨阴郁修士?

    刺客一击不中便是远遁千里,但逃不了了便只有拼死一搏了。而如今的情况,阴郁修士似乎连拼死一搏都做不到。

    将在场修士的表情一一看在眼中,阴郁修士更是着重的看了看玄灵一行人。深吸一口气,他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别得意!迟早一天你们也会如我一样!”

    一众人不明白这狠话有什么,但下一刻他们便是见到阴郁修士七窍流出了黑血,整个人身上也在几个呼吸之间燃烧起了紫色火焰。

    “前辈!”

    见此情景,唐晓天就要情玄灵出手救下此人,他可是还想从阴郁修士这里探查点消息,即便谈查不出也是可以搜魂不是吗。

    缓缓摇了摇头,玄灵轻轻说道。

    “没有用的,暗影宗凝气修士都被下了禁制。一旦遇到今日类似的情况,他们便会选择自尽。莫说是拦不下他,即便是将他拦下,你也对他进行不了搜魂。他们脑海之中都是有着一个极强的封印,就连我这个境界也是破不开的。”

    闻听此言,不只是唐晓天叹了口气,其余几人也是微微有些失望。但同时,他们也是了解了一些邪派修士的可怕。他们不仅是随人利己对别人狠,对自己人同样狠。

    &a;/br&a;

    &a;/br&a;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