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风华萧天伊〕〔盛世贵女之王牌相〕〔月千澜君冷颜〕〔怪物安保公司〕〔进化降临〕〔地球主机〕〔开局就送万达广场〕〔随身英雄联盟闯异〕〔特种兵:从火蓝刀〕〔一见倾心:傅爷,〕〔穿成八零福运小团〕〔陆柔傅时深〕〔我只想自力更生〕〔叶新林清雪〕〔江少宠妻无节制〕〔剑下三千血〕〔电影人传奇〕〔隐世医神〕〔下堂王妃翻身记〕〔仙女叫我来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七十五章 突现神秘人,沉默中爆发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透过唐晓天的灵力护罩,五个人见到丢出去的银色物体突然从内涌出一股火红,在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内那银色物体变成了一个液态的球体。与此同时,刺目的黄色光芒一瞬间迸发了出来。伴随着嗡的一声震鸣,无数有如指甲大小的银色液滴向着四周迸射。

    下意识的五个人都是用手护住头脸,同时不忘在唐晓天的护罩之中又是布置了几层防御。许成林他们虽是觉得唐晓天的防御已经没问题了,但在这样的爆炸之前还是选择了相信自己的本心。

    果不其然,就在下一刻,飞溅出来的无数银色液滴如同利剑一般,直接将唐晓天布置下的灵力护罩打穿。随后这些银色液滴继续前进,再次也后边几层灵光防御碰撞。这些银色液滴直到与第三层防御遇到一起时,才停下来前进的脚步,化作一颗颗银色金属珠落在地上。

    到了这个时候,几个人才松了一口气。唐晓天更是按了按自己的喉结,吞了一口口水。其他几个人若是遭到袭击,他们至少还能脱身。但唐晓天若是受到袭击,便不是那么容易逃跑了。原因无他,因为陈鸢还在他的怀中。两个人一起逃跑,总是要比一个人要麻烦一些。

    看着身周一粒粒银色小珠,许成林脸色有些难看。他眯了眯眼,接着缓缓吐出几个字。

    “深海沉银!”

    从一开始,许成林就对那银色物体的材质感到熟悉。虽是不知道银色物体是什么,但他却是隐约认出了银色物体的材质乃是深海沉银。这种质地坚韧、灵气亲和性极强的材料,一般都是深埋在深海海底。若非是专门有修士前去海底打捞,非要等到海底火山爆发才会被带出这么一块两块。所以说,深海沉银是十分稀罕的。

    闻听许成林说出四个字,几个人在警惕都是目光看向他。但见许成林抿了抿嘴唇,脸色阴沉的说道。

    “深海沉银,常用来制作破开灵力的箭矢,也可以用来炼制某些特殊功用的法宝。此种材料十分稀罕,很少有人拿出这样多的量来炼制法宝。如今看那银色物体,应该是某种专为破开灵力而炼制的法宝。刚刚那法宝被激发,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

    许成林的话说的很隐晦,但其余几人却都是听出了其中的意味。那法宝若是被人无意激发还好,若是被人故意激发那便是针对几个人了。无缘无故的被别人针对,换做是谁也会心中愤怒不已。

    陈洛雪脸色很难看,因为刚刚那银色物体可就在她手中。若是她没来得及扔出去,那后果自是可知的。修士的强大之处便是能够运用灵力,一旦猝不及防之下被破了灵力,那后果自是不堪设想。

    眯了眯眼,陈洛雪刚要说些什么,突然间又是收住了口。她微微偏头,看向了一个方向。用着同样动作的人,便是许成林了。两个人都是看向同一个方向,其余几人也顿时若有所觉,朝着二人看向的方向看去。

    似是感觉自己的踪迹被人发现了,一声挑衅般的声音凭空响起

    “呵呵呵呵!真是命大,这样都没有死伤!”

    随着声音响起,五人见到离他们不远的地面,突然逐渐隆了起来。随着周围泥土不断往那里聚拢,一个由泥土组成的模糊人形出现在几人面前。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这模糊人形五官四肢逐渐变得清晰,就连身上的衣衫也开始越加清晰,一个羽扇纶巾中年人的塑像呈现在几人面前。

    咔嚓一声轻响,塑像之上出现数道裂痕,随即便是有许多泥土落下。正当几人好奇这塑像裂开之后会怎么样的时候,却见整个塑像光芒一闪化作了一名活灵活现的中年人。观此人相貌,竟是与那塑像一般无二。

    摇动着手中的羽扇,中年人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向五人。

    出口便是如此恶毒的话语,就这态度足以说明了许多问题了。先前那银色法宝究竟是不是故意激发的,这个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了。虽是不知道这羽扇纶巾的中年人是谁,但他与几人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确定了。敌人,这羽扇纶巾的中年人和五人妥妥的是敌人!

    “替身术?哼!装神弄鬼!敢做不敢见人的玩意儿!”

    双眼一眯,唐晓天立即是认出了中年人刚刚施展出的法术。他本就看不惯此人的装模作样,故而这一出口便是极尽的嘲讽对方。

    若是换做平时,唐晓天纵使看不惯对方,也绝对不会如此嘲讽对方。但从这中年人先前恶毒的话语来判断,便是可以知道此人与他们是敌非友。与中年人一见面没有直接动手,这已经算是几人克制的了。

    替身术说玄奥很是玄奥,但说简单有很是简单。这门法术乃是脱胎于五行法术,每一种五行都是能够凝聚出来一个替身。施术者可以从远处隐藏起来,操纵这些替身来完成某些事。一旦遇到危险,替身损坏并不会影响施术者,施术者最多只是损失部分灵力而已。这替身术看起来很方便,但实际也是有其缺点的,那便是不能承载修士本身太多的灵力。

    几个人没有第一时间出手的另一个原因,便是中年人施展而出的替身术了。若是不找到施术者的本人,将眼前的替身打碎也只是徒劳罢了。

    被唐晓天嘲讽,中年人表情未变。他看了五个人一眼,反而有了一种猫戏老鼠的快感。

    “呵!随你们怎么骂,反正上几个这样骂我的人,早已经消失在这个世间了。”

    闻听此言,唐晓天决定不再保留,准备将自己积累的恶毒话语全都用在这中年人身上。而就在此时,陈墨恒却是轻轻抬手,将唐晓天即将说出的话拦了下来。他双眼微微眯起,看向对面羽扇纶巾的中年人。

    “敢问这位道友,我们未曾谋面也不曾结怨,为何要出手袭击我们?”

    陈墨恒语气不急不缓,但看其表情便能看出是在强压愤怒。

    摇动的羽扇一停,中年人似乎有些惊讶陈墨恒的话语。但随即他仔细的看了看五人的打扮,突然恍然大悟的笑了出来。

    “哦~原来如此!你们几个不是世外桃源的人吧?”

    一下便被人看出了底细,陈墨恒不觉的有些惊奇。他快速思索,究竟是什么时候暴露的底细。

    “没有施展法术,也没有自报宗门,衣着也不能证明什么,更不会是因为语言,因为对方和我们使用的是同种语言,这家伙究竟是如何判断出我们并非本土修士的?”

    心中正在思索之间,却听中年人笑着说道。

    “不要乱想了!但凡是世外桃源的人,如何不知道我们是谁?又如何不认识我们的暴雨天雷?哦,对了,所谓的暴雨天雷就是你们刚刚见识的东西。”

    陈墨恒点了点头,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唐晓天一拍脑门,也是明白了怎么回事。

    见到二人这副模样,中年人更是得意起来。他呵呵笑着,问向陈墨恒。

    “再说说,还有什么问题。今天我慈悲,就让你们做个明白鬼!”

    说着中年人似是为了证明自己有能力灭杀几人,竟是从替身之中一连涌出了四个暴雨天雷。

    陈墨恒脸色变得难看,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而唐晓天似乎疯了一般,竟是顶着危险上前一步,指着中年替身的鼻子便是破口大骂。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唐晓天的话被拦住了一次,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迎来了爆发。只听到短短十几个呼吸之间,唐晓天的各种难听话语便是一股脑的说了出来。上到祖宗十八代,下到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子孙后代,凡是和中年人有关的亲属,被唐晓天几乎问候了个遍。

    一通话说完,唐晓天深深的吸了口气,甚至还做出了一个打完收功的姿势。烟尘还在下落,细小的碎石也在四处飞散着。但如今除了这些簌簌的声音外,竟是听不到别的声音了。在场几人都是没有了话语,中年人更是双目喷火怒不可遏。谁也没想到,唐晓天在段段时间竟是如同舌绽莲花一般,将中年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你你,你混账!”

    指着唐晓天你了半天,中年人最终只说出了混账两个无关痛痒的字。

    “混你个头!账你个腿!”

    唐晓天似乎也是来了劲,伸手指着中年人便是骂了回去。

    中年人胸膛鼓动的厉害,浑身颤抖的指着唐晓天竟是没有说出话来。但其身周浮动的四颗暴雨天雷微微颤抖,看起来已经虽是准备砸向几人了。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自唐晓天语言上爆发之后,接下来又是有一人出乎预料的爆发了。

    陈鸢在中年人现身之后,便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她不是故意的保持着沉默,而是接收到了某人的授意,一直在悄无声息的准备着一掷乾坤的攻击手段。就当中年人被唐晓天吸引注意力的时候,陈鸢的攻击悄然打了出去。

    一道银亮的雷光从陈鸢手中打出,中年人的替身根本没有反应,其头颅便被雷光泯灭。替身周围的四个暴雨天雷刚有异动,突然又是四道蓝紫色电光将他们击向空中。四道蓝紫色电光的主人不是被人,正是陈墨恒是也。

    “诏!”

    随着一声清喝,陈洛雪手拉落日弓弓弦,一支金蓝色火焰箭矢出现其上。伴随着嗖的一声轻响,金蓝色火焰箭矢飞入空中。如若见证奇迹一般,几个人见到一支火焰箭矢竟是同时将四个暴雨天雷穿到一起。四个暴雨天雷被火焰箭矢带到高空,这才爆裂开来。暴雨天雷威力不小,但也要近距离爆炸才行。这个距离爆炸,早已对几人没有了威胁。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事实证明,几个人都是在沉默之中爆发,而未选择在沉默中灭亡。这自打中年人替身出现以来,一直保持沉默的许成林,也是选择了在沉默之中爆发。

    “暴雨天雷?好形象的名字!利用hu0ya0爆发的威力,将深海沉银炸成碎片。然后再利用沉银破除灵力的特点,近而对修士展开袭击。呵呵!好狠毒好厉害!只是不知道,是你的暴雨天雷厉害,还是我的兵雨威力更强!”

    说话之间,许成林已经抽出了惊蛰剑。他看准一个方向,对着那里的高空便是斩出一剑。只见一道金色剑光犹如离弦之箭,直接冲入了高空。与此同时一朵金色祥云,缓缓在空中汇聚出现。

    许成林可是一直没有闲着的,他从唐晓天开口之际,便是悄无声息的将神识蔓延了出去。对方也是一名凝气修士,而且还会替身术这样的法术,故而许成林没有丝毫的大意。他神识虽然放了出去,但却是没敢轻易的四处搜索,不然中年人会不会堤防,这就不好说了。

    唐晓天和陈墨恒与中年人对话,也不是毫无目的的。他们的目的很是明确,就是为了争取时间,为许成林的神识探索争取时间。正是借着二人吸引中年人注意力的时候,许成林终于找到了中年人的真身所在。而得知许成林找到了中年人的位置,陈鸢和其余人也是毫不犹豫的出手灭掉了对他们有些威胁的替身,近而才有了先前众人一一在沉默之中爆发的一幕。

    世间的事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矛盾,有些时候需要你开口说话,有些时候则是不需要你说太多。世间有沉默是金的说法,也有出口成章的说法。但无论事哪种说法,其实都是没有错的,只不过适用的场合不同罢了。

    许成林等人的沉默便是沉默是金,因为他们在沉默之际完成了许多说话很难办成的事情。陈墨恒和唐晓天则是出口成章也是出口成脏,二人则是顺利的用语言牵制住了中年人。而中年人呢?呵呵他的话大概全都是垃圾话了。嘲讽许成林他们,解答作为敌人的问题,和唐晓天对喷,这一切的行为全部没有意义,或者说是掉入了几个人的陷阱之中。

    斗法有时不是只有修为就够了,脑子也是一个好东西。同等修为级别,这斗智不斗力还是可以成立的。

    &a;/br&a;

    &a;/br&a;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的一天有48小时〕〔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