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剑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宿主她又在崩剧情〕〔大唐孽子〕〔爹地,大佬妈咪掉〕〔当反派真是太爽了〕〔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太古龙象诀〕〔魔眼小神医〕〔人到中年〕〔总有人逼本小姐用〕〔魔临〕〔反派大佬的农家媳〕〔神级狂婿龙王殿〕〔等四季也等你〕〔重生神豪的悠闲生〕〔不败战神苏泽〕〔网游之我有全能外〕〔诡异世界生存手册〕〔综漫此子不可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七十六章 失手放敌逃,魔火再现身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金色祥云汇聚的缓慢,但那是在几个凝气修士的眼中。而实际上,金色祥云的汇聚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便完成了。俗话说得好,越是美丽的东西往往越是危险的。金色祥云浮于空中,任是谁第一次见到都会被其惊艳。而就是这令人惊艳的美丽,却是蕴藏着莫大的危险。阳光洒在金色祥云之上,无数金色光芒被祥云折射向四周。而在这些金光的掩映下,一道道细如牛毛的金色光芒,却是悄无声息的朝着下方落了下来。

    不熟悉兵雨这招的人,几乎不会发觉这些细如牛毛的金色光芒。但见过许成林施展过这一招的人,都是知道那些落下的金光是什么。每一道细如牛毛的金光,皆是一道剑气所化。更加惊人的是,每一道剑气的威力大致相当,都是在凝气中后期左右。

    一下落下许多威力大致相当的攻击,这不是兵雨这一招最烦人的地方。最让人感到厌烦的,是只要施术者不主动停下,金色恶剑气是可以持续不断的降下的。换句话来说,许成林的兵雨就是一招持续性的攻击招数。除非他主动停下或是他的灵力耗尽,不然金色剑气是不会停下的。

    剑气伪装成金色光芒,这也只能在高空时候做到罢了。因为金色剑气和光芒再像,终是有所不同的。别的先不说,单是金色剑气的那股摄人心脾的锋锐气息,便是光芒难以拥有的。就在距离地面不足十丈的时候,金色剑气终于露出了它本来的面貌。

    锋锐的气息直透心脾,羽扇纶巾的中年人心中便是一凛。但十丈左右的距离,对于剑气的速度来说根本用不了一个呼吸的时间。当察觉到金色剑气落下的时候,中年人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是见到无数金色剑气落了下来。

    没有气势恢宏的爆炸,也没有过多骇人的景象,有的只是金色光雨不停的簌簌落下。地面之上金色一片,耀眼的金光让在场的人情不自禁的眯了眯眼。当他们视线适应之后,突然发现金色光雨落下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矮了一尺。

    “上一次只是匆匆见了三哥使用了一次兵雨,本以为这只是一个群体攻击的招式,没想到它的威力竟然也会如此!”

    看着兵雨在悄无声息之间将地面打压下一尺多,唐晓天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

    “不管再厉害的招式,威力始终是有极限。不停的使用,总是会被人破解。但招式是死的,人却是活得。你有没有发现,他这一次施展的兵雨和上一次不同了。”

    轻轻走到唐晓天身旁,陈洛雪看着许成林的背影小声的说了一句。

    经陈洛雪这一说,唐晓天稍一思索,也是发现了许成林前后两次施展兵雨的不同。先前许成林施展这一招数的时候,似乎是大开大合正气堂堂。金色祥云汇聚空中,然后金色的剑气便是直接落下。而这一次的施展,似乎多了几分阴谋的味道。金色祥云汇聚之后,金色剑气竟是接着光芒的遮掩,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正气堂堂的施展手段,优点在于法术施展速度快,让敌人反应不及。而剑气悄无声息的释放,则是利用了人性格的缺点,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两种施展方式很难说是谁更加优秀,只能说根据不同情况选择不同的方式而已。正如陈洛雪说的一样,招式是死的人却是活的。

    正在二人交谈之间,几人突然见到许成林竟是单手掐诀散了空中的金色祥云。随着金色祥云的散去,落下的金色剑气也是逐渐减少,到了最后竟是全然不见。而此时,被金光笼罩的地面终于出现在几人面前。

    金色光雨落下的范围,地面之上有着无数细小的孔洞。不用谁来解释,几个人都是明白那些小孔是剑气穿透地面造成的。无数细小的孔洞,从边缘延伸到中心,越是往中心位置,小孔的数量越是多。几个人下意识的顺着孔洞的密集度看去,但见中心位置出现了一个方圆一丈深不见底的孔洞。

    陈鸢想要询问一下战斗是否结束,但她看了一眼几人的脸色,便是心中有了答案。此时她看不到许成林的脸色,但从唐晓天和陈氏兄妹的脸色来看,便能大致知晓许成林的脸色了。

    陈洛雪和陈墨恒的脸色微微有些阴沉,唐晓天脸色也不好看。他们三个人通过许成林的动作,便知道许成林一招并没有建功。否则依照他的性格,早就转身对着几人微笑起来。许成林虽然谨慎,但他毕竟是一个人,完成了某些成就之后,他也是会想着和朋友一起分享的。斩杀凝气期的敌人,这当然算是一个成就了。而此时他没有动身,说明战斗便没有结束。

    陈洛雪是从许成林的行为来推断战果,而作为施展法术的本人来说,感应则是最为明显的。金色剑气一开始落下的时候,他感觉应该是击中了敌人。但几息之后,他竟是发现那中年人的气息出现在攻击范围之外。这一感觉让他一度怀疑自己,但不过是喘息功夫,他便是知道自己的感觉可能没错。

    虽是没有见到中年人的其他本事,但许成林已经见到了对方施展了土系的替身术。这便面上不能说明什么,但若是细想便能够知道对方的土系法术定是非凡,否则也修炼不成替身术这种法术。土系法术非凡,那土遁术能若得了哪去?顺着这个思路推导下去,中年人极有可能是在兵雨之下受了伤,然后便是借着光芒掩映土遁逃开了。

    “看来世外桃源这一次是来对了,果真是涨了见识,竟是有人能够这样应付兵雨!”

    心中如此想着,许成林双眼不自觉的眨了几下。这一不经意的小动作,在场几人都是没有注意到。但神识不弱的陈洛雪却是笑了笑,知道许成林干了什么。许成林双眼不自觉的眨了几下,这并不是毫无意义的。他双眼眨动之间,已经是施展神念剑将神识大范围的放出。

    如今这个时候,许成林已经不在意中年人能不能够发现他的神识探查了。发现了许成林的探查,中年人也不过是警惕起来而来,许成林该攻击的还是攻击。若是发现不了那就更好了,许成林正好能够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许成林便是锁定了中年人的位置。他面上表情未变,但嘴角却是不着痕迹的扯动了一下。他微微松了口气,小心的和几人传音。

    “身后六十丈左右距离,按照我给的位置攻击!”

    陈洛雪等人在听到许成林的传音时,脑海之中也是出现了一幅画面。这幅画面之中,五个人的位置被清晰的标明了出来,而他们要攻击的对象也被许成林标注出来。

    还没等到其他人有动作,唐晓天先是大骂了一声。

    “格老子的!竟是让这家伙跑了!”

    几个人一瞬间便是明白了唐晓天的意图,皆是配合的摆出了或愤怒或郁闷的表情。而在中年人看不到的位置,几个人都是开始酝酿着攻击。

    见几人攻击手段酝酿的差不多了,唐晓天摆出了一副焦躁的样子。在几人周围不停的踱着步,唐晓天某一刻突然看向一个方向冷笑一声。

    隐藏身形的中年人见到唐晓天的冷笑,心中顿是觉得有些不安。一个荒谬的想法,无端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他觉得自己没有第一时间离开便是个错误,想要趁机偷袭几人更是有些天真了。

    这个想法刚在中年人脑海出现的时候,他的确觉得荒谬。但就在下一刻,他便是明白了这个想法一点也不荒谬。

    唐晓天一抬手,手中的神机百变直接一道墨光打向了中年人。他的这一道攻击,似乎成了几人展开攻击的号角和指引。许成林等人的攻击,紧跟着唐晓天的攻击随后打出。作为速度最快的雷属性法术,陈墨恒的攻击后发先至来到了中年人的身前。

    五个人先前虽是已经有了沟通,但由于攻击的威力和速度关系,几人的攻击手段还是没有在同一时间爆发。一阵轰隆乱响之后,一股烟尘有如火苗一般直接窜起。几人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头,都是知道自己弄巧成拙了。

    果不其然,就在爆炸声响停止之后,一个声音遥遥传来。

    “几个该死的家伙,竟然敢管我们的闲事!希望你们尽早离开世外桃源,否则就等着我们的报复吧!”

    留下一句恶毒的诅咒,中年人的声音便再也听不到了。许成林再次施展神念剑放出神识,虽是探查到了中年人离去侧身影,但那个距离几人已经是追之不上了。

    看向中年人逃离的方向,唐晓天满脸的疑问。

    “管闲事?我们管了什么闲事?简直是莫名其妙!我们明明什么都没干不是?”

    这个疑问不仅是唐晓天一个人拥有,其余几人也是满心的不明白。

    正在几人疑惑之间,陈鸢却是脑中灵光一闪,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

    “对了,不如找那些跟随那修士的凡俗人问问情况!”

    闻听此言,几人顿时是恍然大悟。他们如今才想起来,先前许成林和陈洛雪用神识查探的时候,可是见到一些凡俗人在此的。

    没有别人催促,许成林已经开始放出神识搜索那些凡俗人的藏身之处了。但一番搜索下来,他的眉头却是紧紧皱起。几人看其表情,便是知道许成林是遇到了麻烦。

    “三哥,怎么回事?”

    唐晓天不解,许成林的神识查探修行者都是毫无问题,为何找几个凡俗人却是遇到了麻烦。

    “你们跟我来!”

    许成林没有多解释,只是脸色有些阴沉的招呼几人跟上。

    这个时候碎石已经落尽,烟尘也是落得差不多了,周围的空中虽然还是飘着细小的尘土,但至少已经能够看清周围的事物了。许成林带着四人来到一棵有两人粗的大树之前,轻轻对着树干拍了几下。

    伴随着咔嚓一声,树干之上的树皮向内凹陷,一个黝黑的树洞出现在几人面前。没做任何防备,许成林一个纵身便是跳入了树洞之中。几个人见此对视了一眼,也是一个个的跟着跳了进去。

    这树洞连通着一个地下洞窟,洞窟之中光线很是明亮。看这洞窟修建的十分坚固,显然便是用来躲藏人的。而让诸人奇怪的是,如今这洞窟之中空无一物,根本没有半个人影。不仅如此,洞窟周围的墙壁还通体漆黑,看起来像是被火焰灼烧过一般。

    看到洞窟之中是这个情景,再联系许成林带几个人到此的目的,一个惊人的真相逐渐在几人脑海浮现。

    “难道难道那些凡俗人都被烧死了不成?”

    陈鸢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口水,试探的问向许成林。

    深深吸了一口气,许成林沉重的点了点头。他指了指离几人不远处的一片灰白色的灰烬,脸色阴沉的说道。

    “不只是烧死了,而且还烧成了飞灰!”

    唐晓天倒吸一口凉气,感到背脊有些发凉。

    “嘶!真是狠毒,sha&039;re:n灭口不留下一丝一毫的踪迹!”

    就在几人交谈之际,陈洛雪则是伸手在墙壁上摸了摸。感受到墙壁之上还残留着极高的温度,她皱眉轻轻的在上面敲了敲。发现岩石墙壁已经有部分成为了琉璃质,她已是有了自己的判断。

    “成林说的没错!这石窟前不久被一种极为强力的火焰灼烧过,这个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一盏茶的时间!”

    很是自信的说着自己的判断,陈洛雪还微微闭目试图感受灼烧石窟的火焰强度。但她刚刚这样做了,便是猛地睁开了眼睛。

    “这是这是紫极魔火!”

    身具南明离火,陈洛雪对火焰的气息十分敏锐。像是紫极魔火这种特殊的火焰,更是见过一次便被她记了下来。故而当她仔细感应火焰强度的时候,便认出了是紫极魔火。

    “不可能!他怎么会跑到这里!”

    听到紫极魔火这几个字,唐晓天反应很是激烈。不仅是他,陈鸢也是震惊了起来。两个人当然不会怀疑陈洛雪的感觉出错了,他们是觉得那个人不应该如此巧合的出现在这里才对。

    在场最为镇定的人,当数许成林和陈墨恒了。他们虽然也是被陈洛雪说出的紫极魔火四个字震惊了一下,但二人很快便是否认了某种可能。

    二人对视了一眼,陈墨恒轻轻点了点头。他伸手示意几人稍安勿躁,接着便是说道。

    “最早见到紫极魔火确实是从银霜子那里,但老大却是说这种火焰是某个神秘组织的看家本领!我们这一次遇到的极有可能不是银霜子,而是老大口中说的那个神秘组织!”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