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正则〕〔我的老婆超迷人〕〔秦城苏婉〕〔卫医生有只撒娇精〕〔我要做球王〕〔林夕云之澜〕〔财法仙途林夕〕〔钱家终于出了个灵〕〔林夕钱家〕〔弑神殿〕〔大明星老婆想让我〕〔满级后我又穿越了〕〔我是一支来自江城〕〔快穿之大佬她是个〕〔我成了世界的漏洞〕〔柯南之初恋是侧写〕〔龙帅临门叶无道徐〕〔宁先生的宠妻日常〕〔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四百八十九章 千灵再显威,高阶海妖现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微尘传第四百八十九章千灵再显威,高阶海妖现就在许成林的视线追踪之下,玉瓶打着旋飞向了妖兽最为集中的地方。一个玉瓶毫无攻击力,几乎没有海妖朝它攻击。而一众修士有人发现了玉瓶,但不知道玉瓶中装的是什么,故而也没有人闲着没事去攻击玉瓶。

    咕咚一声,玉瓶直接落入水中。伴随着玉瓶沉入水中,无孔不入的水流瞬间便将小小的玉瓶灌满。与此同时,一些粉色的液体从满是水的玉瓶中溢出。粉色刚一出玉瓶,便迅速的向着四周蔓延开来。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小片水域已经被染成了浅粉色。

    而就在此时,凡是在粉色水域的海妖都是骚动了起来。这骚动开始只是躁动,但没过几个呼吸便发展成了争斗。争斗随着几个呼吸过去,竟然愈演愈烈变成了厮杀。

    充满腥臭的妖血使得粉色水域颜色加深,而随着粉色水域颜色加深,越来越多的海妖竟是被吸引了过来。逐渐的,向着岸边进发的海妖被分成了两部分。最前边的海妖没有受到粉色水域的影响,认识削尖脑袋一般朝着岸边进发。而中间和后续赶来的海妖,则是受到粉色水域影响,情不自禁的朝着那里进发。

    修士与水面下海妖的战斗还在继续,但一些细心的人却是发现妖兽的攻击变弱了。他们再仔细一看,并不是妖兽的攻击变弱了,而是妖兽发动的攻击变少了。

    “怎么回事?”

    一些细心的修士正在疑惑之际,便听到田宗主大笑起来。

    “哈哈哈!陈道友的东西果真是厉害,竟然真的让他们自相残杀!道友灵药击杀无数妖兽,间接救了无数修士与凡俗人,这换做佛门的说法便是功德无量了!”

    陈洛雪并未因为田宗主的称赞而高兴,反而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田宗主客气了,我们这次本就是过来支援的。能够帮上你们的忙,乃是分内之事,道友这样说倒是将我捧得太高了。”

    见陈洛雪态度很是谦虚,田宗主心中又是赞叹一句:不愧是大宗门修士,气度果真了得。

    田宗主表情肃穆,真心诚意的对着陈洛雪拱了拱手。

    “不管怎么说,陈道友是帮了我们大忙!”

    两个人的对话许多人都是听不懂,但他们下意识的望向远处的时候,却是见到了那奇异的一幕。终于,他们隐约是明白了点东西。一些修士看到那粉色水域的位置,再联系到先前见的小小玉瓶,更是清楚的猜测到了一些东西。感激与佩服的目光,一时间从许多修士眼中投放到陈洛雪的身上。

    修行十数年,陈洛雪还从未收到如此多感谢与佩服的目光。纵使她是凝气后期修士,这一刻心中也是激动的无以复加。她感觉自己往日平静的心如今跳的厉害,似乎下一刻就要破膛而出一般。

    “是不是心跳的厉害,感觉很是激动?”

    许成林温和的声音响起在陈洛雪耳中,顿时让他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下。

    “确实,我觉得自己心跳的厉害,这种感觉的确让人十分激动!”

    陈洛雪表情未变,但和许成林传音的时候已经有些颤抖了,她此刻的心情无需多说。

    “这!就应该是就是被需要的感觉吧。”

    看着远处的情形,许成林微微望天声音轻柔的和陈洛雪传音。

    “嗯!说的没错,这就是被需要的感觉。”

    陈洛雪回了这一句之后,心情终于是稍稍平复下来。她轻轻吸了一口气,看着一众还在战斗的修士,高声对着他们提醒道。

    “诸位道友莫要懈怠!我这千灵醉并非万能,充其量只能拖延一下时间而已。随着时间的过去和被吸引的妖兽增多,它的效用会逐渐消散。过不了多久,妖兽便重新攻上来。”

    闻听陈洛雪的提醒,一众修士手下的攻击顿时猛烈了许多,一些腾出空的修士还高声回应着他的话。

    “放心吧陈道友!我们不会懈怠!”

    “多谢陈前辈提醒!”

    “多谢陈前辈!”

    回话的人有凝气境界的修士,也有锻体境界的修士。但无论是哪个境界修士,都是语带感激的回她的话。

    陈洛雪不知道怎么来回应他们,最终只是甜甜的一笑。

    “四姐好像很享受这种感觉啊,不过千万不要沉沦哦。”

    唐晓天的传音悄然响起在陈洛雪耳中,让她微笑的脸上微微一怔。

    见陈洛雪的反应,唐晓天表情不变继续传音。

    “被别人需要的感觉令人兴奋,受到万人瞩目的感觉也令人兴奋。但我们不能为了追求他们,而付出我们的所有。圣人被人们需要,但他们最终消失了。无私的人受到万众瞩目,但他们最终也消失了。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为何,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会知道。他们正是因为那种被需要,而献出了自己的一切。但到头来他们得到了什么?似乎没有什么,除了身后之名。但人没了已经看不到了,况且即便他们知道也不会真的在意。那既然如此,我们学习他们是图的什么?”

    图的什么?陈洛雪是真的不知道,不只是她不知道,相信许成林也是不知道图的什么。这种被需要的感觉,代表着他人对自己的一种认同。一个人需不需要被认同,答案是确定的,需要被认同。一个人就算再孤傲清高,也是需要认同感的,没有别人的认同,那便会沦为孤芳自赏,被整个世界孤立。天地谁与我归,我与谁归?

    “你说得对!这种被需要的感觉很好,或者说被人认同的感觉很好。但沉沦其中,为了被人认同而献上自己的一切,这的确是不对的。我们活在世间,需要被人认同。但同样我们是个体,不能将所有都交给世间。”

    陈洛雪传音回话唐晓天,她说到最后似乎想通了一些什么。偏头看向许成林,见他正在欣慰的看着自己。于是陈洛雪摇了摇头,也是开心的笑了起来。

    人是自私的,总是要保留一些自己的东西。不能因为追求什么,而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融于世间。若是这样的话,你迟早会被世间消融。世间无圣人,无私最终死,这不是说说而已。并非是故意诽谤,而是真实的道理。

    凡事尽全力去做,但不能将自己的所有全压上,总要给自己留下后路。这个道理许成林许久之前就明白了,这就是他交战之时总是留着底牌的原因。这个道理若是直白的说出来,相信每个人都懂得。但真到实践的时候,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有些道理,只有亲身经历自己悟明白才可以。这也是许成林只告诉陈洛雪什么是被需要的感觉,而没有告诉她如何应对的道理。

    唐晓天的传音自是没有逃过许成林的感应,他本想阻拦唐晓天的点拨。但见到陈洛雪的反应后,便是决定不插手了。他知道陈洛雪对被需要的感觉也是有自己的看法,唐晓天的话语是一个引子,是一个帮助陈洛雪领悟道理的引子。

    想明白其中道理的陈洛雪转头看向唐晓天,笑着传音与他。

    “你三哥能够从容应对被他人需要的感觉,这我并不奇怪。你也知道如何应对,这我倒是好奇怎么回事了?”

    唐晓天想了一下,便是笑着回话。

    “哈哈!这我怎么说呢,只能说是各自的经历不同吧。你们努力修炼是一种修行,但我在散修联盟之中掌握权柄未必也不是修行。要知道权利的诱惑力,可是要比被需要的感觉更加诱人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修行界前辈曾经说,世间无处不修行!”

    轻轻感慨一句,陈洛雪之后便再没有和别人传音,因为此时她不经意的一瞥,见到被千灵醉影响的区域有了变化。

    妖兽的智商也不弱,况且陈洛雪的千灵醉也只能影响低阶妖兽。发现许多低阶妖兽被不知什么东西吸引停滞不前,那些海中的高阶妖兽终于是不再蛰伏。

    海边涌起了一股巨浪,朝着被千灵醉影响的区域汹涌冲去。沿途那些被吸引的低阶妖兽,在这巨浪之下一个个被碾压成了肉泥。轰的一声巨浪拍下,那被千灵醉影响的区域,直接被巨浪拍散开来。

    无数粉色液体被巨浪中和,顿时那片颜色不正常的水域消失不见。而那些在巨浪下侥幸未死的低阶海妖,这时候也一个个清醒过来。他们迟疑了一下,随即像是接收到什么命令一般,再次不要命的朝着岸边进发。

    巨浪过后,水面重新恢复了原来波澜不断的样子。但看着和原先一般无二的情况,许成林他们的心却是往下沉了沉。刚刚的巨浪碾压了许多低阶妖兽,但同样击散了千灵醉影响的水域,为海妖继续前进打开了道路。这个时候应该是海妖大量涌来,而不是和被千灵醉影响的时候一样。

    如今出现这个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有海妖没有发动攻击,而是藏在水下趁乱悄无声息的袭击过来了。这情形最早出现在世俗间的战场,并且有着一个颇为响亮的名字来描述当下情形,那便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同样是凝气修士,许成林他们能够想到的东西,其他凝气修士也能够想到。未待他们提醒,田宗主已然高声呼喝。

    “大家小心!有凝气级别的海妖悄然潜行过来了!”

    与此同时,众修士之中也有凝气修士有着类似的提醒。

    “小心潜行过来的凝气级别妖兽!”

    “小心有高阶妖兽过来了!”

    “大家小心水下!”

    适时的提醒还是起到了作用,闻听一种修士的提醒,修士们立即是加紧了小心。似乎是知道自己的行踪败露,潜行过来的高阶海妖终于是不藏了。

    轰的一声水面掀起一蓬巨浪,朝着众人脚下的飞行法宝拍去。田宗主眼疾手快猛地一掐法诀,众人脚下的巨大飞舟嗖的一声拔高了许多。不高不矮,飞舟刚好躲过了巨浪的袭击。

    眼见巨浪一击无功倒卷而下,田宗主顿时冷哼一声。

    “故技重施!来来回回就是这一招!”

    从田宗主的话语中,不难看出同样的进攻他已经经历了许多,这才像先前一样驾轻就熟。

    “田道友小心!”

    一声呼喝传入田宗主耳中,让他感觉后背一冷。待他反应过来之时,便见倒卷而下的巨浪中冲出无数深紫色冰锥。这些冰锥每根都有一尺多粗五六丈长,单是被他们击中飞舟底部,便会让飞舟受到重创。更别提一看冰锥是深紫色,并可知道其具有极强的腐蚀性了。

    “不好!”

    暗叫一声不好,田宗主袍袖一抬一面铜镜飞出。表面光芒一闪,一道金色光芒从铜镜之上射出。那金色光芒厉害的紧,只是一扫便将许多深紫色的冰锥击落。但即便是如此,仍是有不少冰锥继续射向飞舟。

    “我来!”

    眼见余下的冰锥继续射向飞舟,一众修士之中一名凝气修士点脚越出飞舟。但见其头下脚上,整个人飞速旋转起来。一个十数丈的青色旋风龙卷,瞬间出现在空中。似是受到吸引一般,那些射向飞舟的冰锥竟在此时变了方向,全都朝着青色旋风龙卷飞去。

    不足一息的时间,这些冰锥便飞入了旋风龙卷之中。与其说是他们飞进去的,不如说是被旋风龙卷吸进去了。只见旋风龙卷之中一道道青色光柱射出,接着便是传来了一阵咔嚓咔嚓令人牙酸的声音。伴随着声音的出现,无数细碎的深紫色粉末朝着下方水面落去。

    深紫色的粉末刚一落入水中,便迅速扩散开来。凡是沾染上粉末的低阶海妖,一个个连反应都没有便直接迅速身体溃烂而死。见到这一幕的修士,在惊叹旋风龙卷维力强大之余,也是感到了深深的后怕。那紫色冰锥成了粉末尚如此厉害,若是击打在飞舟上该如何,打在他们身上又该如何?

    “王道友好本事!这一石二鸟也是好计策!”

    见到跳出飞舟的凝气修士化解了危机,田宗主立即高声赞叹了一句。与此同时,他也不忘操纵着飞舟拔高十丈。

    似乎是知道自己的攻击被别人利用了,水下的海妖立即停下了深紫色冰锥的释放。见没有冰锥继续飞上来,青色旋风龙卷也是默契般的停了下来。凝气修士深深看了下方一眼,身形一转顿时拔空而起。

    双脚一震,刚刚出手的凝气修士落在了飞舟之上。他仰头一阵大笑,以宣泄自己刚刚出手带来的疲惫。

    “痛快!这些该死的家伙,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自食其果!”

    见出手之人平安归来,无论是田宗主还是船上的一众修士,都是对他称赞起来。

    “王道友本领更胜往昔啊!”

    “前辈真是威武不凡。”

    “前辈威武。”

    “前辈深明大义!”

    在听了几句溢美之词之后,这王姓凝气修士笑着摆了摆手。随即他眉头皱起,转头看向田宗主说道。

    “老田,我感觉今日怪异啊。以前这些海妖每次过来都是巨浪拍击这一招,今日竟然在巨浪之中夹杂了冰锥攻击。而且这冰锥攻击,也是我们先前没有见过的。”

    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田宗主颇为认同的说道。

    “的确是这样的!若是我没有猜错,这次海妖登岸要比以前来的更为严重。”

    听到田宗主的猜测,飞舟上的修士全都是感到背脊生寒。从海妖登岸爆发至今,飞舟上的修士数量就不断的减少。因为受不了战斗而逃跑的修士有之,但那数量几乎都是微乎其微。而更多的修士,则是因为受伤牺牲离开飞舟。如今田宗主所掌控的飞舟上只有数百人,但这些人却都是去芜存菁的精英了。若是战斗在扩大下去,这些人不知道又要消失多少。

    “不管这猜测是真是假,我们赶紧将这消息传递给其他几艘飞舟,不能让他们因为不察而折损人手!”

    王姓修士突然想到这件事,急忙向着田宗主说道。

    田宗主点了点头,同时将手中的一枚玉简举给王姓修士看,随即他才说道。

    “王道友考虑的周全,但勿需担心,我已经将此事通过传音玉简告诉了其他几位老友。”

    王姓修士松了口气,他下意识的朝着远处看去,果见远处在大致相同的高度也是有着几只飞舟。这些飞舟上虽然有着一些损伤,但都是极其微弱,显然并不影响飞舟继续漂浮。

    危机彻底过去,飞舟上修士们的攻击继续开始。趁着飞舟上升而抛出一段距离的低阶海妖,受到修士们的攻击之后再次被拦截下来。只是拦下低阶海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想要彻底击退海妖海妖击杀那些高阶海妖才行。

    船上的修士都是身经百战了,此时用不着谁来吩咐,凡是到了凝气境界的修士都是主动飞离了飞舟。不只是田宗主控制的飞舟如此,其他远处几只飞舟也是有凝气修士飞出。显然这些凝气修士的现身,就是为了击杀水下的高阶妖兽,企图将海妖登岸掐死在萌芽之中。

    但事情哪有这样简单的,若是凝气修士现身便能击杀所有高阶海妖,那沿海的诸多小宗门也用不着求助万法仙宗了。现身的凝气修士有着三十余人,但这数量了前来的高阶海妖比起来,差的不是一倍两倍的数量。他们这些人可以自保,可以拖延时间,但让他们击溃击杀高阶海妖,却是十分困难的。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