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小艺人今天红〕〔这演员真搞笑〕〔马甲大佬是个小作〕〔重返2005〕〔和女上司的荒岛生〕〔铁柱铁牛与铁波〕〔贩夫全神录〕〔诡眼迷踪〕〔穿越之厨娘〕〔我在聊天群假扮孙〕〔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我的名字科比布莱〕〔衣冠何渡〕〔超强狂婿〕〔花都兵王〕〔反派就很无敌〕〔承运而生〕〔大奉打更人〕〔丁薇记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五百零一章 乐散飞鱼袭,众修松懈时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唐晓天没有发现陈洛雪在暗中施法,但许成林却是早就发现了她的动作。见到陈洛雪借助南明离火,模拟出了七情火的功效,他也是感到十分的惊讶。似乎就在不久之前,陈洛雪还是做不到这样的。如今修士们情绪亢奋,正是受到陈洛雪模拟七情火中的怒意的影响。

    “差不多了,收了你的神通吧!”

    笑着看向陈洛雪,许成林轻轻的说道。

    “嘻嘻!说的是啊,修士们如果太过愤怒,就会失去理智的。”

    一边说着话,陈洛雪眼中的南明离火一边恢复了正常。两朵金蓝色火焰在双瞳中闪了一下,终是消失不见。

    直至二人对话完毕,其他几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陈洛雪刚刚也在施法之中。

    许成林释放神识影响整个战场,这是西门峰等人知道的。但陈洛雪是在什么时候出手的,他们却是不知道的。

    “修士们的亢奋情绪,是你捣的鬼?”

    看着一众修士们悍勇杀敌,陈墨恒下意识的便知道陈洛雪做了什么。

    陈洛雪只是笑笑,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但在场几人全都知道,这是陈洛雪默认了。

    “不对啊?你不是说七情之火已经交换了南明离火了嘛?”

    见陈洛雪默认了,陈墨恒心中又是出现了这个疑问。

    陈洛雪一笑,这次却是给出了解释。

    “七情之火是送出去了,但不代表我没有掌握七情火的真髓。凭借着南明离火来模拟七情火,施展出来的神通虽然比不过真的七情火,但这个时候有成林的神识做铺垫,威力还是可圈可点的。”

    可圈可点,其实这是陈洛雪自谦了。能够在悄无声息之间影响一众人的情绪,这是极难做到的。即便是有许成林的神识帮助,即便被影响的人是一群锻体修士。

    几个人听闻了陈洛雪的解释,也算是反应了过来。

    某种技能因为特殊原因而被放下,当想要再次学习这种技能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容易便能重新掌握。陈洛雪虽是失去了七情火,但她对七情火还是掌握了一段时间,一些神通在没了七情火之后,也是可以用别的办法代替施展的。

    陈洛雪一收起神通,交战中修士们的表现立刻有了变化。刚刚还是悍勇杀敌的修士,突然间像是清醒了过来,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放着防守不做,反而是拎着法宝直接上去击杀海妖。冷静下来的修士没有时间思考其中缘由,在击杀了海妖之后都是悄然的后撤防守起来。

    悠扬空灵的曲调被唐晓天和许成林合力克制住,修士与海妖重新回到了相同的起跑线。不过是盏茶时间,海妖再次落入了劣势局面。修士们没有了各种干扰,再次大发神威将来犯的海妖一一击杀。

    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被克制,那悠扬空灵的曲调突然变得刺耳,直接扰乱了唐晓天曲调的磅礴激昂。唐晓天皱了一下眉,便是停止了吹奏。出现这种情况,他的意境被打乱,若要回到刚刚的状态很是困难。

    “怎么停了?”

    见到唐晓天停下吹奏,许成林好奇的问了一句。

    唐晓天轻轻一笑,随即开口解释。

    “对方是不打算继续僵持了,故而自己先打乱意境带乱我的意境。没有了意境,那神识攻击便不能再借助声音传播了。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对方也应该是停止这种神识攻击了。”

    现实情况果真与唐晓天所料不差,唐晓天吹奏的乐声刚刚消失,那悠扬空灵的曲调几乎也同时消失不见了。不只是错觉还是真实情况,整片战场因为这两种声音的消失,显得似乎安静了很多。但不过是呼吸之间,整片战场再次响起一片混乱之声。

    “多谢几位道友相助!”

    “几位道友辛苦了!”

    “多谢道友们慷慨相助!”

    如今战场重归先前情况,数名凝气修士终于结伴前来向许成林的人道谢。刚刚许成林他们虽然没有击杀海妖,但出手克制了那莫名曲调,无异于是帮了众人一个大忙。须知道那个时候,无论是锻体修士还是凝气修士,都是拿那声音毫无办法的。若是任由那声音一直响下去,修士们虽说不至于会被全灭,但也会损失惨重,甚至直接被击溃。

    许成林此时很想和这些凝气修士说声一句:战斗还未结束,大家仍需努力。但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一众人是过来道谢的,此时反而教训来人一句,未免显得有些气势凌人。故而许成林虽是微微感到不满,但还是笑着和前来道谢的人寒暄了几句。

    借着和前来修士寒暄的机会,许成林打听起来月圆之夜海妖登岸的情况。前来道谢的修士听到许成林的询问,相视一笑之后便是便是有人开始和他们解释。当许成林他们大致了解月圆之夜海妖登岸的情况后,这才知晓先前的奇异曲调以往并未出现过。

    “几位道友可以确信,先前那怪异的曲调以往没有出现过?”

    似是为了确认一般,许成林又是问了回答他的凝气修士。

    “没有出现过,以往的月圆之夜,不过是前来入侵的海妖数量多一些罢了,从无今日的情况。”

    那回话的修士连想也没有想,直接确信的回答了许成林。

    “没错!以往几次月圆之夜,都没有这样的曲调。”

    “我也可以作证,我经历了两次月圆之夜,没有一次听到过那样的曲调。”

    像是怕许成林不信一般,先后又是两名凝气修士出言作证。

    见此情景,许成林急忙摆手说道。

    “非是不信任几位道友,实是感到奇怪。照几位道友所言,那今日的海妖登岸等于是出现了新的情况。”

    一语惊醒梦中人,经许成林这一说,数名凝气修士这才发现这个事实。几人对视一眼,正待要商议一些事情。而许成林则是突然望向远处,目光凝重的看向那里。

    “不好!有大量的凝气期海妖袭来了!”

    双眼一睁,许成林语带凝重的说出这句话。

    “什么?大量海妖来袭?!”

    “有多少?”

    “许道友是如何得知?”

    “道友能不能知晓大致数量?”

    一听到许成林说有大量凝气期海妖来袭,及名凝气修士开始还是有些怀疑的。但随即他们想到许成林没必要骗他们,于是便是吃惊的问起海妖来袭的情况。

    目光凝望着深海方向,许成林毫不迟疑的将所探查的情况告诉了几人。

    “所来的凝气海妖乃是属于鱼类,境界大约是在凝气初期,数量约有三十有余海妖形体大致相同,体长三丈有余,通体青黑色,鱼头生有独角口中遍布利齿,腹鳍和尾鳍极大,看起来好像能够在空中飞行一般这些鱼类海妖好像有三对眼睛”

    听着许成林将来袭海妖的特征都说了出来,数名凝气修士都是极为震惊。按照许成林的形容来看,此次来袭的海妖乃是最为棘手的六眼飞鱼。

    “不好!是六眼飞鱼!”

    “快!快让大家留意,不要被飞鱼偷袭了!”

    “空中的道友,小心六眼飞鱼的袭击!”

    听到许成林说是有三十余头六眼飞鱼袭来,几名凝气修士来不及与许成林他们告辞,一个个的大声呼喊起来。

    正当许成林有些不明情况的时候,突然一名凝气修士一把拉住了他。

    “许道友,这些六眼飞鱼擅长偷袭,不知道友能不能查探到他们的位置。不然任由他们袭击过来,即便修士们注意防御,也会有不少修士在他们偷袭下死伤。”

    别人都说这样的话来求助了,此时许成林不好不出手。况且他先前也没有打算不管,故而许成林直接点了点头。

    略一思索,许成林直接放生高喝。

    “锻体修士快速后撤,凝气修士按照我标记的位置攻击。一击过后,立即变换位置不要停留。”

    一声高呼之后,许成林也不管会不会有人听他的,一抬手便是打出数道灵光。这些灵光落入水中,纷纷变成一片灿烂的光斑。

    虽是不知道是谁高喊着让锻体修士后撤,但锻体修士们还是下意识的照做了。原因无他,只因为刚刚那声音之中带着一股上位者的气息,让他们莫名的有了一种服从感。而许成林后边交代的事情,却是没有几人信服。毕竟他一个陌生修士这时候指挥,是很难服众的。

    别人不信许成林的话,但作为同伴的西门峰等人却是没有丝毫怀疑他的话。就在许成林标记下位置之后,他的数个同伴便是对着那些位置发动了攻击。一些听出许成林声音的凝气修士,也是在一愣之后朝着那些光斑发动了攻击。

    一轮攻击下来,水中的光斑纷纷溃散。大多数光斑消散之后,水下都是毫无情况。但有那么几处光斑在消散之后,水下却是涌出了大蓬鲜血。

    这一瞬间,见到这情况的人似乎都是明白了怎么回事。那些血水之下,便是死伤的海妖的。而那些没有出现血水的地方,应该就是没有击中海妖了。没有击中海妖,多半不是许成林的责任,而是负责攻击的修士出手慢了,这才放走了来袭的海妖。

    见自己的标记的位置全被攻击照顾到,许成林根本没看战果,当机立断的就是一声大吼。

    “所有人后退!”

    为什么要招呼所有人后退,这个问题在下一刻便有了答案。

    就在修士们听从许成林吩咐后退不久,各种冰锥、水箭、剧毒水流,极有目的性的跃出水面。而那些被攻击的地方,都是先前发动攻击的修士所在之地。

    六眼飞鱼虽然是凝气级别的妖兽,但本身却是极为脆弱。除了他们隐匿性比较强和水下速度极快之外,包括攻击手段在内都很平平。这种如同刺客一般的海妖,只有在出其不意之下才会让修士死伤,一旦被人察觉踪迹便成为待宰羔羊。故而这才有了修士以及击杀水下海妖,六眼飞鱼的攻击在许成林的指挥下被轻松躲开。

    能够躲开六眼飞鱼的袭击,这看似很简单,但做起来却并非容易。因为若非是许成林提醒,谁都不知道六眼飞鱼何时发动攻击。能够躲开攻击,其实是许成林神识查探到了六眼飞鱼的动作,故而这才提前做出了预知。

    成功的击杀了数只海妖,而且还指挥修士躲开了接下来的攻击。头脑清醒的修士下意识的便是选择了相信许成林,一些凝气修士更是知道这并非偶然,顿时提高声音大声呼喊起来。

    “道友不要停下,继续帮我们指引方向!”

    “有劳道友指引方向,在下感激不尽!”

    一个个凝气修士如此开口,可以算作是变相的请求许成林。

    见此情况,许成林没有迟疑。他目光在水面一扫,一抬手又是数道灵光洒下。只是这次水下的六眼飞鱼也是学聪明了,竟是率先发动攻击击散了灵光。修士们再反应过来出手的时候,水下的六眼飞鱼早已经转移了地方。

    心下微感懊恼,一众凝气修士再想开口让许成林继续。哪知许成林根本没有停下,朝准位置,便是抬手打出灵光。凝气修士们心下高兴,但也因为情绪稍稍激动再次错过了进攻时机。

    许成林皱了一下眉头,对出手的凝气修士们微感不满。凝气修士们自是见到了许成林的神情,他们在感到尴尬之余也是全神贯注起来。就在许成林洒下的一片灵光再次受到攻击的同时,凝气修士们终于赶上时机动手了。

    这一次修士们似是商议好了一般,默契简直高的惊人。他们的攻击目标不再是那些灵光,而是水中海妖发出攻击的地方。修士们的各种攻击,顺着海妖的攻击方向直接返回。

    修士们的攻击是全力而为,而水下的六眼飞鱼则是本体柔弱。两相比较之下,一轮攻击之下顿时便是数只六眼飞鱼的尸体浮上水面。再加上先前第一次出手击杀的六眼飞鱼,如今入侵的三十余只六眼飞鱼,数量已经不足一半。

    见不过是数盏茶时间便取得了如此战果,一个个参与攻击的凝气修士都是有些兴奋。但看到许成林面不改色的继续标记位置,一众凝气修士们便压下心中的兴奋,继续全神贯注的时刻准备着攻击。终于,在又过了两盏茶的时间,剩余的六眼飞鱼终于全部伏诛。修士们这时才松了口气,一个个脸上浮现笑容。

    “哎!高兴的太早了!”

    这次许成林还没有说话,陈洛雪却是率先无奈的摇头叹了一声。

    “什么情况?四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听到陈洛雪如此话语,唐晓天下意识的便认为陈洛雪有了其他发现。

    微微摇了摇头,陈洛雪却是问向了唐晓天。

    “刚刚那空灵悠扬的曲调,是来自哪里?”

    “不是来自深海方向?还有哪里?”

    唐晓天连想也没想,直接给出了答案。但他这话刚刚说完,便是知晓了陈洛雪要表达的意思。

    “对啊!那空灵悠扬的曲调是来自深海,一看就是某种海妖发出来的声音。那曲调如今虽然隐没,但发出曲调的海妖并没有被找出。换句话来说,那海妖并没有被消灭。他蛰伏如此长时间未动,逃跑的几率有之,搞大动作的几率也有之。刚刚消灭的海妖都是凝气之中比较弱的,后续应该海妖更强的海妖现身。若是按照这思路推想下去,那发出曲调的海妖一定是蛰伏起来准备着大的动作!”

    想明白了其中关键问题,唐晓天顿时便要开口提醒一众修士。他很想高呼一声:此时战斗还未结束,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早就看穿了唐晓天的想法,陈洛雪伸手拽了他一下,直接将他接下来的动作拦下。未待唐晓天询问原因,陈洛雪便是仔细的解释给他听。

    “不要自作主张!通过先前情况来看,此地的凝气修士几乎没怎么应对过神识攻击。你如今即便开口提醒他们,也只会给他们徒增烦恼,起不到任何正面的作用。有些修士心中未必不明白还不是高兴的时候,只不过口上不说而已。海妖的事情说出来,有可能会影响士气。正是交战之时,士气出了问题,说不定会造成修士的大量伤亡!”

    “那”

    唐晓天刚要询问接下来怎么应对,哪知这时西门峰却是笑着开口。

    “风头也不能让你们全出了,我们总也要帮上一些忙的。一旦那海妖现身,成林应该有办法追踪到踪迹才是。到时候我们几个闲人一起出手,直接斩杀那海妖。”

    一边说着话,西门峰一边将目光在陈墨恒和陈鸢身上扫过。二人对于西门峰将他们称呼为闲人,都只是轻轻一笑。从战斗开始之处直到现在,确实是属他们三人出力最少了。西门峰、陈墨恒和陈鸢三人,只是在许成林第一次标记位置的时候出了一次手,其余时候他们都在旁观着事态发展。

    三人之所以不出手,乃是几人路上商议故意为之。初到这迷踪海域,说上一句人生地不熟一点都不为过。若是为了抵抗海妖,几个人都是灵力消耗过大那就不美了。凡事总要考虑个意外情况,若是六个人都毫无节制的挥耗灵力,到时候连逃跑的可能都没有。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我只会拍烂片啊〕〔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