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风〕〔侦探之捉妖事务所〕〔浴火弃少〕〔头号战神〕〔主角叫叶锋苏凝霜〕〔龙行四海叶锋〕〔战龙陈宁〕〔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好歹也是个皇帝〕〔跨界小地主〕〔宠上娇软小甜妻〕〔我真不想多管闲事〕〔秘战无声〕〔超神科技交易商城〕〔暗影谍云〕〔南风有意寄相思顾〕〔傅寒铮慕微澜〕〔诸天网购〕〔假婚真爱,傅少的〕〔陆景琛顾南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五百零二章 魔火突来袭,艰难作抉择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古人讲的话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世间万物大多数是在进步的,偶有进步慢的,也会逐步被时间碾压在车轮之下。说古人话不可全信,是因为事物在变,有些规律不再适应。说古人之话不可不信,是因为有些事情虽然在变,但变化却在规律之内。故而如何判断古人的话,其实是一门学问。

    这里好有一比,比如执子之手与之偕老,这句话原来是形容男女双方忠贞不渝的爱情。而到了如今这个时候,这句话完全变了味道。执子之手与之偕老,不再是是男女双方的事情,是什么已经难以企口。再比如同志二字,在以前是指志同道合的同伴,而现在指的意思,已经与先前风马牛不相及了。

    有些东西完全变了味道,但有些东西却是适用于当下。就比如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如今的情况虽有变,但其内在的道理却还适用。再比如不打不相识、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等等。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也是一句现今适用的道理。而这个道理用在如今的情况,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出于种种考虑,许成林和他的同伴们并没有失去警惕心。而水恒城的修士们因为经验主义,则是放松了警惕。经验主义害死人,这句话对也不对。正如古人讲的话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一样。

    陈洛雪察觉心中慌乱的厉害,她直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就在她发现心中的慌乱是来自南明离火预警之时,不好的事情已经先一步发生了。

    只见空中不知何起亮起了一些紫色的繁星,空中的凝气修士根本没有察觉紫色繁星出现。别说是他们没有发现,即便是许成林等人也没有发现。唯有陈洛雪在南明离火的预警下,下意识的发现了那些紫色繁星的存在。

    “小心!”

    陈洛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下意识的便是提醒了这一句。

    许成林精神一悚,顺着陈洛雪的目光便是看去。他这一抬头,恰巧看到天空中的紫色繁星快速眨动。

    “有危险!”

    一刹那间,许成林脑海便是闪出这三个字。

    常年四处行走,许成林见的多了也经历的多了,每到一个地方他率先是查探周围情况。来到这海边的时候,许成林已经用神识查探了这里的情况。虽然战斗破坏周围的环境,但其实周围的一切还是被许成林看得清楚的。甚至于空中何时出现圆月,又是有多少可见的星辰,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中。而唯独空中那些紫色的繁星何时出现,是他所不知道的。

    无缘无故出现的东西,都是一种变数存在。而这变数究竟是好是坏,在没有露出征兆之前谁都无从得知。

    凡事不能总往好处想,因为这样容易让人懈怠。凡事也不能总往坏处想,因为这样会让人消极。但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多往坏处想想还是没错了。

    许成林下意识的将那些紫色的繁星定义为危险,他下意识的便是对着空中一抬手。崇山印有若弹子般飞出,到了几人头顶两丈处化作了一片巨石挡在了众人头顶。陈洛雪见此情况也是急忙出手,双手一张便是数条金蓝色火线飞出。一刹那间,金蓝色火线有如纺织一般,迅速编织出一个火网将众人保护在内。

    西门峰等人不明白二人这是做什么,但也是跟着二人做出了防御姿态。在火网与巨石之外,一瞬间又是多了数层防御。

    几个人的动作只是在刹那之间完成,以至于许多修士见到几人这里灵光闪了几下,便是出现了数层防御。正待许多修士不明白许成林他们为何防御的像乌龟壳时,空中悄然出现的紫色繁星给了他们答案。

    无数紫色光华,无声无息的从中空落下。空中的许多凝气修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那些紫色光华击中。带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个浑身沐浴下紫色火焰之中了。凄厉的惨叫声,随着修士们的意识回转响彻天地。一个个忍受不住痛苦的修士,有如火球一般从空中坠下。

    凝气修士尚且如此,地面的一众锻体修士更是不堪。有些锻体修士根本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便被紫色光华击中,火焰只出现了一刹那,整个人便是消失世间。

    有些修士比较倒霉,受到空中坠落的凝气修士波及。紫色火焰虽然只是沾上一点,但不过是呼吸之间便燃遍全身。根本没有留给任何人灭火的机会,紫色火焰燃遍全身之后便是熄灭了。而被火焰燃遍全身的修士,也是随着火焰熄灭一同消失世间。

    紫色火焰燃烧不只是修士,大地、树木、海水几乎无无不燃。凡是被紫色火焰沾染的东西,都会迅速的燃烧殆尽。

    一众凝气修士生死尚且不知,许多锻体修士更是在紫色火焰之下消失世间,再加上空中的紫色光华还在不停落下,修士一方顿时混乱起来。紫色繁星笼罩的范围,几乎成了一副人间炼狱的场景。地面之上唯一保留完整的,似乎只剩下许成林等人重重布置下的防御。

    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修士们受到了紫火的袭击,水域中的海妖自是也难免。由于紫色火焰无物不燃的特性,涨潮带上岸的海水,几乎也成了一片火海。紫色火焰如同绕烧在一片桐油上一般,火焰面积在迅速扩大。有些不自量力的海妖试图扑灭火焰,但最终成了扑火的飞蛾,落得一个紫火焚身消失世间的下场。

    天上火焰坠落,地上火海滔天,紫色繁星笼罩的区域,仿佛成了火焰的天下。而天地之间的生灵,则是有如被火焰追赶的小虫一般。

    “是紫极魔火!”

    “是紫极魔火!”

    身处地面重重防御之中,西门峰和陈洛雪第一时间认出了紫色火焰的真身。前者是世外桃源修士,对着紫极魔火并不陌生。或者则是因为南明离火的感应,确认了紫火的真身。

    “可恶!这该死的不败王庭,没想到他们这个时候出手!但是,他们是为了什么?”

    西门峰脸色很难看,他根本想不到,躲在水恒城的不败王庭的家伙,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别说是他想不到,水恒城的一众修士也想不到。许多与海妖交战的修士,不是死在海妖手上的,而是死在人类修士偷袭之下。

    西门峰虽是心中疑问重重,但他知道这疑问很可能得不到答案。一群混蛋做出什么事情,有时候根本不需要什么理由。就像有些时候,不败王庭无端出手,有可能只是因为和别人发生口角而已。

    一把紫极魔火放下,修士们死的死逃的逃,场面岂是一个乱字可以了得。海妖虽然也是被烧死不少,但修士们的有生力量也是被从根源断绝了。

    隔着重重防御,西门峰脸色被映照的一阵蓝一阵紫。然而作为同伴的几人,都是知道此时西门峰的脸色一定是阴沉的。

    “有没有什么办法灭了这紫极魔火?”

    看着防御外滔天的火海,西门峰有些无力的看向自己的几位同伴。

    作为万法仙宗的修士,他自是知晓这紫极魔火的。燃烧猛烈无物不燃,乃是它的特性。同级修士想要扑灭紫极魔火,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等待火焰没有了燃烧之物自动熄灭。换句话来说,想要扑灭紫极魔火只能切断他的燃烧物。而如今的情况,紫极魔火已经燃烧起来,再想要切断他的燃烧物,几乎是不可能的。

    知晓如今无法扑灭紫极魔火,但西门峰不能看着火势扩大烧死更多修士。出于无奈之下,他这才向自己同伴求救。

    说句实话,许成林他们能不能有办法扑灭紫极魔火,西门峰自己也不敢肯定。但想到自己的同伴都是非常之人,有人能过有办法也说不定。

    “很难!”

    “难度不小!”

    本是无奈的一问,西门峰没想到真的会得到回应。他顺着声音看去,但见许成林和陈洛雪都是紧皱眉头。二人似乎也是没想到对方会回话,此时也正在互相望着。

    “你说能够扑灭这无物不燃的紫极魔火?怎么扑灭?”

    没有理会西门峰的目光,许成林皱眉看向陈洛雪。

    这个时候陈洛雪也没有隐瞒,重重一点头之后便开始解释。

    “以火克火,直接用南明离火将这紫极魔火吞噬!”

    说着陈洛雪一抬手,从防御层外摄回一道紫色火焰。接着指尖一道金蓝色火焰与紫色火焰直接相撞,几个呼吸之间,那紫色火焰便被金蓝色的南明离火吞噬。

    以火克火,这个说法放在凡俗间便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一些脑残的人才会想出这个说法,而偏偏这个说法经过一些舆论的传播,许多无知之人竟然信了。由此导致的伤亡,简直不计其数。但世间脑残者无数,总是有人不相信人话而相信那些舆论。还有些舆论的拥护者,甚至未亲身经历而口出谎言。而以火克火这说法,只有在修行界才会真的存在。

    见到陈洛雪的表现,西门峰等人脸上都是露出惊喜。但随即陈洛雪微皱眉头,又是说了一句话。

    “如今紫极魔火燃烧范围太大,想要将它扑灭需要很长时间。这期间不能有任何打扰,否则我很容易受伤。”

    陈洛雪的言外之意很明白,就是告诉众人能够扑灭紫极魔火,但是需要时间,而且这期间她没有自保能力。

    许成林听了这话,不由得紧皱眉头。陈洛雪能够扑灭紫极魔火是好事,但让她陷入毫无自保之力的情况,他却是有些不乐意的。

    “不如用我的方法?”

    皱了皱眉,许成林说了一句。

    他的这句话,瞬间人挤人全都看向他。心知这个时候不能耽搁时间,许成林也是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方法。

    “我可以用余晖这一招将周围的紫极魔火汇聚到一起,接下来大家想办法控制住火焰范围便可。但看这紫极魔火的威力,我估计最多也就能够控制十息时间。再长的时间,就超出我的能力范围了。”

    许成林的余晖是个什么招式,陈洛雪等人都是知道的。听到许成林的诉说,几个人都是明白了他要做什么了。与此同时,几人也是对许成林的实力重新认识了一番。

    如今紫极魔火燃烧的面积之广,用火海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而许成林可以聚集如此多的火焰,并且还能控制十息时间,这已经不能有厉害两个字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夸张了。

    西门峰略一思考,觉得许成林的方法更稳妥。他伸手重重的拍在许成林的肩旁,笑着说道。

    “好!就用你的办法!”

    许成林刚要点头同意,这时候陈洛雪却是出言将他拦下。

    “慢着!代价是什么?”

    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许成林,陈洛雪似是要将许成林看出一般。

    听到陈洛雪说出这两个字,西门峰等人这才反应过来。凡是威力强大的招式,不可能不付出点代价。许成林刚刚说的轻描淡写,但就是没有说控制紫极魔火的代价。刚刚几人高兴之下,竟是忽略了这一情况。

    “果真是瞒不了你!”

    摇头一笑,许成林决定不再隐瞒。

    “动用余晖控制平常火焰,基本上不用付出什么代价。但控制紫极魔火这种威力的火焰,我估计十息过后就灵力耗尽了。这之后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帮不到上忙了。所以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了。”

    闻听此言,陈洛雪有些欲言又止。许成林将灵力耗尽,这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他说所有人都知道,那便是将自己的性命交托在他们手中了。

    修士相比起凡俗人,他们之所以强,便是因为修士可以将灵气转化为灵力。而一旦他们失去灵力,便会和凡俗人没什么区别,顶多是身体更强壮一些罢了。而一旦遇到危险,失去灵力的修士也会如凡俗人一般。

    虽然都是可以将后背交与对方的同伴,但听到许成林灭火的代价,在场几人都是犹豫了。他们犹豫并非是不要保护暂时失去灵力的许成林,而是担心自己等人保护不好许成林。若是一个情况不妙,说不定许成林就会

    不敢继续往下想,西门峰直接摇了摇头。

    “不妥!这样不妥!”

    直接否定了许成林的办法,西门峰再次将目光转向陈洛雪。但只看了陈洛雪一眼,他便是移开了目光。

    “不行!这样也不妥!”

    毫不犹豫,西门峰也是给出相同的决断。

    在西门峰看来,无论是让陈洛雪出于毫无自保之力的状态,还是让许成林处于暂时失去灵力状态,都是一种不妥当的做法。他和唐晓天等人都是凝气修士,修为在此地几乎无人能出其右。若是换做别人是许成林和陈洛雪的转态,他们还敢尝试保住他们。但换了是自己的同伴,他们却不敢这样做。原因无他,他们害怕有意外发生。

    世事无常,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有的人走着走着,会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砸死。有的人一不小心绊倒,会跌倒在水洼里淹死。有些人更加莫名其妙,走在路上突然到底就死了。种种意外的发生,都是不可预料的。谁又能保证,五个凝气修士一定能够保住一个人毫发无伤?

    “你看吧!我不说,你非逼我说,怎么样?”

    见到西门峰犹豫不决,许成林对着陈洛雪无奈一笑。

    “不行!总之是不行!”

    陈洛雪分毫不让,凶狠的瞪了许成林一眼。

    “我”

    “你也不行!你们两个都不行!”

    “不能这样做!”

    陈洛雪刚刚开口,愤怒的呵斥声便是响了起来。

    呵斥陈洛雪的人,乃是除了许成林之外的所有人。几人对视一眼,都是再次陷入了沉默。

    虽是被人呵斥,但陈洛雪却是感觉心中暖暖的。能有一群这样的同伴,用一句夫复何求来形容亦是不足。

    几人之间的对话看似很长,实际上不过是二十多个呼吸而已。但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又是有不少修士葬身在紫极魔火之下。

    西门峰将这些看在眼中,他的嘴角已经咬出了鲜血。这些修士虽然与他无关,但每死一个此处的修士便少一个,这片海域参与战斗的修士便少一个。如今海妖登岸的情况根本没有消散的迹象,一把紫极魔火虽然烧死了不少海妖,但他相信紫极魔火灭了之后会来更多。此消彼长之下,海妖便会入侵到陆地上来。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自是不用多说了。

    “该死的不败王庭!造成如今的情况,说不定这群混蛋正在某地偷笑吧!”

    西门峰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不败王庭,但如今的情况不得不让他这样想。

    “哎!时也命也!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

    叹息一声,西门峰咬牙做出这个决定。为了拯救别人,让自己的兄弟姐妹陷入危险境地,这事情他是做不来的。西门峰不是圣人,但如今他做不出舍己为人的事情。或许这个情况下,有人能够做到舍己为人,事后被众人称道。但西门峰他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并不是私心作怪,而是他不想让自己的手足陷入危机当中。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