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五百零五章 成林强出手,移火至海边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水恒城的情景,许成林等人都是看在眼中。回想先前事情,紫极魔火被扑灭的时候,那一声闷哼声代表着什么他们也是反应过来。那时候一定是不败王庭的人受了重伤,正准备着逃跑。而在逃跑之前,为了分散修士们的视线,所以才给水恒城放了一把火。

    事情的具体细节,几人没有亲眼见到。但料想事情的大致走向,应该不会与他们所想的偏差太多。大汉刚离去时的话语和行为,就是最好的佐证。

    “这群混蛋!好狠毒的手段!”

    想清楚了前因后果,唐晓天顿时便是大骂一声。

    “骂也没用,顶多就是发泄一下心中的郁闷。若是骂人有用的话,那谁还亲自动手作甚?”

    扫了唐晓天一眼,西门峰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了看几位同伴,又是看了看远处火海中的水恒城,西门峰终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不败王庭的人有跃凡修士照顾,我们先救人如何?”

    西门峰虽是询问几人的意见,但几人都是看得出他眼中的坚定意愿。别说许成林等人也是有救人的打算,就算他们此时拒绝了西门峰,西门峰也是会自己前去救人的。

    “同去!”

    许成林重重点头,只是回了这两个字。

    “对!大家同去!”

    陈墨恒点了下头,如是说道。

    “同去同归,一家人整整齐齐,一个都不能少!”

    看了看大家,唐晓天也是跟了一句。

    陈鸢与陈洛雪没有回话,但此时也是各自点头同意。

    见此情景,西门峰悄然松了口气。一个队伍中,最忌讳的事情便是有多个声音。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便会有队伍分崩离析的风险。他们一群人组成的队伍,于情于理虽是不会出现这情况,但总会在对方心中留下芥蒂。心中芥蒂累积的多了,难免会出现不该出现的情况。

    世间的一切都在变,人也在随着改变。别人不说,单说西门峰自己,他就感觉自己不再是十几年前的自己了。他学会了冷血,学会了无情,学会了明哲保身,学会了量力而行。但任是岁月如何改变他,他心中仅存的那份善良还是没有泯灭。

    西门峰此时感到心中温暖,更为自己能够有许成林等人这样的同伴而感到庆幸。真心答应救人还是虚假迎合,西门峰自是看得出来。在西门峰询问众人意见的时候,没有一人有抵触的情绪。世间虽变,但自己这群同伴的本质还是没有变。

    “有你们真好!”

    看着周围五人,西门峰笑着嘀咕了一句。

    “老大,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我刚刚没有听清楚!”

    唐晓天睁大双眼,靠近西门峰大声问道。

    摇头一笑,西门峰一把将唐晓天推开。

    “我说既然如此,大家就随我来!”

    笑着说完这句话,西门峰看了一眼水恒城的方向,一个闪身便向着那里赶去。许成林等人相视一笑,也是急忙追向西门峰。

    西门峰刚刚的话音虽小,但几人都是凝气修士,怎么会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唐晓天刚刚其实是明知故问。西门峰温文尔雅,更是一个有些古板的家伙。有你们真好这句话,让他亲口说出来实际上是有些肉麻的,唐晓天刚刚就是想逼着西门峰再说一遍,借机调侃他一番。

    西门峰是几人之中年龄最大的,一直是被众人尊为兄长。唐晓天对这位兄长说实在的是有些惧怕的,好不容易抓到调侃他的机会当然不想放过了。他想要借机调侃一下西门峰,但没想到被对方轻松化解。

    水深火热,比喻生活处境极端艰难痛苦。而此时这个成语,无论是表面的意思还是内在含义,用来形容此时的水恒城遭遇,都是毫无违和之感的。

    刚刚经历了来自深海海妖登岸的袭击,修士们还没有反应过来,接着又是遭遇到了紫极魔火的偷袭。好不容易有一批修士逃到了水恒城,在他们以为安全的时候,紫极魔火再次无端出现了。

    一夜没有过去,但水恒城的修士就仿佛遭了劫难一般,像是经历海妖登岸的水劫,然后便是紫极魔火的火劫。

    如蹈水火、势成水火、势如水火、众怒如水火、自相水火等等,凡是将水火放到一起的词语,多是与不好的联系在一起。由此可知,古人对于水火一起出现,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而此时水恒城的修士,对于水火两个字定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不只是修士们如此感觉,如今还在生还的凡俗人,应该也是如此想法。

    不过是片刻时间,西门峰一行六人便是来到了水恒城上空。离着地面还有数十丈,几个人便是落不下去了。紫极魔火的灼热温度,逼迫着六人不敢朝下降落。眼见下方的水恒城中不断有修士逃窜,更是随时都有凡俗人葬身大火,几个人心中都是生出焦急之感。

    见此情况,陈洛雪动作很快,双手一开便是准备放出南明离火为几人抵御高温。但就在这时,许成林却是一把将她拦住。

    轻轻摇了摇头,许成林小声说了一句。

    “南明离火这时候不适合拿出来,还是让我来吧。”

    陈洛雪轻吸一口气,瞬间便明白了许成林的意思。

    南明离火此物世间罕有,甚至世间有没有第二朵还是未知。如此珍稀的东西此时若是贸然拿出,难免会引起某些人的觊觎。若是一个不小心,救人不成反遭其害就不好了。

    以六人的修为,虽然不能说在各各大陆横着走,但行走世间基本无忧。若是换做平时拿出南明离火,几人并不怕什么。但此时却是不同,因为有人比他们修为更高。此时露出南明离火有些不合时宜,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先前跃凡修为的大汉直接离去,此时定是在这附近。此人对他们看起来是没什么恶意,但六人说到底却是并不认识大汉,甚至说他是陌生人都不为过。故而他们对大汉有所防备,这一点也不奇怪。

    看了看许成林,陈洛雪轻轻点头说道。

    “你小心,别勉强。”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这种说法一点也不夸张。因为有的时候,双方心意相同,并不需要多赘述些什么。一个眼神,一个微笑,足以传递出许多东西。一句话之中的深意,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放心!”

    点头一笑,许成林轻轻拍了拍背后的惊蛰剑。

    许成林的动作很是轻柔,似是在唤醒熟睡的伙伴一样。此时许成林没有说话,若是这时候他来上一句老伙计醒醒起来干活了,周围人也是不会感到有任何违和之感。一切就是显得那么自然,那么和谐。

    “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呵呵,原来是这个意思。”

    见到许成林的动作,陈墨恒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

    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同人能够给出不同的解释。但最为通俗的解释,便是世间万物遵循自身的道理。不用刻意模仿,刻意反而落了下乘,因为他本来就是这样的。许成林如今看似在做着施法前的准备,但他下意识的其实在和惊蛰剑做着交流。

    如同回应许成林一般,惊蛰剑在剑鞘中轻轻颤了几下。如同一个刚刚睡醒的孩子一般,惊蛰剑缓缓出鞘半尺。接着猛地一声清吟,惊蛰剑直接出鞘落入许成林的手中。

    手中有剑的许成林和无剑的许成林是两个样,此时许成林较之先前,身上多了一股晦涩不明的气息。这气息时而祥和,时而诡异,时而中正,而是飘忽

    一瞬间许成林的气质,竟是改变了数次。终于,一股舍我其谁敢为天下先的气势,在他的身上蔓延开来。

    轻吸一口气,许成林双手握住惊蛰剑。他看向天空,接着猛地对着空中斩出一剑。

    “余晖!”

    一道红光从惊蛰剑上飞出,直接钻入高空的云层。与此同时,众人感觉周围的火属性灵气飞速聚集过来,周围的温度逐渐开始变得灼热起来。下方的紫极魔火,也似是受到什么吸引一般,竟是不再向着四周扩展,反而朝着高空飞去。

    有火光冲天的说法,没有火焰冲天的说法。今天许成林的行为,却是让世间有了火焰冲天的说法。虽然这火焰并非是主动冲天而起,而是被许成林施展的余晖牵引,但这也是让火焰冲天而起了。

    维持着举剑斩天的姿势,许成林心中暗中想到。

    “若是先前那片火海,我还真做不到一下驾驭如此多的紫极魔火。但水恒城的面积毕竟有限,紫极魔火的数量也是有限,倒是可以驾驭一段时间。只不过这些紫极魔火,该如何处理?”

    自己知道自己的难处,许成林虽然可以短暂驾驭紫极魔火,但因为不能熟练控制,他还是拿这魔火毫无办法。说到底他的方法,也只是让紫极魔火换个地方烧,对于灭火的作用不算太大。

    一束又一束的紫极魔火化作光线,绕开许成林几人飞向高空。不过是盏茶时间,一个巨大的紫色火球便是浮现在他们头顶。灼热的温度见天空的云层炙烤的消散,明月在火球的映衬下也仿佛失去了光芒。

    水恒城中的紫极魔火被许成林控制抽离,其余燃烧的火焰也是被他抽离空中。此时的水恒城失去了各种火光 ,陷入了一片浓烟和暗红之中。一闪一闪的暗红色,那是没有完全燃烧透彻的建筑。

    紫极魔火突然飞向高空,水恒城还在逃窜的修士们为之一愣。但随即他们便意识到,这是有人施法控制住了紫极魔火。在庆幸之余,修士们对出手控制紫极魔火的人满是感激。

    没有了紫极魔火的追赶,修士们终于在短时内震静下来。看着几乎毁于一旦的城池,修士们一个个恨得牙痒痒。但此时并不是他们发泄恨意的时候,因为城中四处都是重伤的凡俗人等着搭救。紫极魔火虽是厉害,但并没有燃烧到水恒城的每个个角落。正因如此,一些凡俗人只是被普通火焰围困,故而得以幸免。

    许成林现在是有苦难言,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高估自己了。先前他还想着如何处理紫极魔火的事情,如今他已经顾不得想这些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对紫极魔火的控制力在飞速降低。似乎再有不足盏茶时间,他便会失去对紫极魔火的控制。

    如今所有的紫极魔火被他汇聚高空,形成了一个房屋大小的火球。若是此时失去对紫极魔火的控制,那会出现什么情况还有说吗。

    先前紫极魔火是如何在水恒城蔓延的,许成林并没有亲眼看到。但他此时可以想象,若是此时紫极魔火失控,会是个什么样的情景。

    火雨术算不得什么高深的法术,不过是汇聚火属性灵力降下一场火雨而已。但这组成了火雨的火焰,若是紫极魔火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一场由紫极魔火构成的火雨降临水恒城,那场面简直不敢想象。

    “情况不妙!这紫极魔火,我控制不了太长时间了!”

    心知这情况不能耽搁,许成林喘着粗气将这番话说出。

    “我去!三哥,你搞什么!”

    闻听此言,唐晓天立即惊得大吼一句。

    其余几人也是惊讶,一时间皆是无语的看向许成林。刚刚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有了变故。而且这变故不出则已,一出就是很难收拾的那种。

    看到所有人都是无语的望着自己,许成林也是有些无奈。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艰难的吐出一句话。

    “余晖本来是汇聚火焰用来攻击了,既不是灭火的招式也不是控火的招式,况且控制的是紫极魔火,控制这么长时间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大家快想办法,给紫极魔火找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

    听许成林说出这话,西门峰等人这才猛地反应过来。这时候那容的了丝毫耽搁,一个不小心就会是一场更大的灾难。此时他们做的,应该是为紫极魔火寻找落点。

    事情说的简单,但做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紫极魔火无物不燃的特性,扔到哪里都是祸害般的存在。几乎就是放哪哪毁,扔哪哪灭的下场。纵观下方情景,似乎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将紫极魔火丢到海里。

    海里有海妖,将紫极魔火丢到那里,可以兵不血刃的烧死无数海妖。况且海中的水属性灵气,还和紫极魔火在属性上相克,能够对紫极魔火的蔓延起到一定的作用。

    “跟我走!”

    心中快速敲定了方案,西门峰大吼一声便是朝着海边赶去。其余人见他飞离的方向,皆是明白了他的想法。

    陈洛雪思索一下,快速来到许成林跟前。伸手抵住许成林背心,陈洛雪手掌一道金蓝色光芒缓缓亮起。与此同时,许成林觉得背心一热,他对火焰的掌控力度,似乎提高了一些。刚刚的费力之感,竟是缓解了许多。

    猛地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许成林低声说了一句。

    “嘿!南明离火还能这样用!”

    “别说话!专心控制火焰!要你以后再逞强!”

    瞥了许成林一眼,陈洛雪没好气的说道。

    许成林嘿嘿一笑,却是没有反驳。仔细一想,他发现自己这次的确有些莽撞了。紫极魔火这种威力强大的火焰,他并没有和别的火焰区别对待。若是他一次性少吸引一些紫极魔火,分批次的来控制,根本不会出现如今情况。说白了,许成林这次是有些贪心不足了。

    陈洛雪抵住许成林的背心,二人保持着这个姿势缓缓移动着。高空的紫极魔火,也随着二人的身形移动着。唐晓天等人,则是散在四周,防备着有人前来打扰二人。

    空中的巨大紫色火球在缓缓移动,地面上的修士都是可以看得到的。虽是不知道谁有如此大的本事做到这些,但修士们还是一个个默默的对着空中抱拳。修士没有好奇的凑上去一探究竟,因为他们知道此时施法挪移火球的人不能被任何人打扰。

    一波三折过后,中会出现坦途。搬运紫极魔火的过程,还是很顺利的。从水恒城到海边虽是有着一段路程,但许成林和陈洛雪二人却是合力完成了转移。见到前方的大海,许成林缓缓松了一口气。紫极魔火扔到海中,虽是不会让它彻底熄灭,但一举两得的作用却是不错的。待到跃凡修士到来,这灭火的事情自是交与他了。

    “原来如此!利用剑气汇聚火属性灵气,借此短暂控制紫极魔火,真是别出心裁的办法!这就是你们逃离紫极魔火的办法?”

    许成林刚刚松了一口气,便是听到一个声音在高空响起。他下意识的抬头,便是见到跃凡修为的大汉正站在紫极魔火不远。此时的大汉一手提着一个浑身湿透了的男子,一手竟是毫无顾忌的摸向紫极魔火。

    “嘶~这家伙着实恐惧,竟是敢直接用手去接触紫极魔火!”

    这一瞬间,许成林脑海闪现出这个想法。

    连许成林都如此,别人也是相差无几,全都是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气。片刻震惊之后,陈洛雪眼珠一转,手上的金蓝色灵光消失不见。许成林顿时压力大增,但同时他也是反应过来,对着陈洛雪使了个真是机灵的眼色。

    二人的眼神交流,没有任何人发现,就连空中的跃凡期大汉也没有发现。他现在的注意力,已经全放在了被许成林汇聚的火球之上。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