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五百零六章 出手镇魔火,只身擒祸首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大汉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或者说他的表情就是一种极度的平静。表情极度的平静,说明对做某些事情极有把握。但与大汉极度平静相搭配的,却是他无比专注的态度。这二者搭配起来,很是让人感到古怪。

    一个人的自信,可以体现在方方面面。容易被人察觉到的地方,无非是言语、动作和表情变化。但很少人会注意到,一个人在十分自信的时候,对待事情的态度总会不由自主的轻浮起来。而这种因为自信引起的态度轻浮,俗世间都是戏称为膨胀或者飘了。

    自信引起态度轻浮,这种情况出现的很普遍也很自然。它并不是因为人的性格而引起的,而是人一种本能反应罢了。谨慎小心的人身上会出现这情况,粗枝大叶的人身上也会出现这情况。但谨慎小心的人能够及时发现,并赶紧端正态度。而粗枝大叶的人很难发现这情况,甚至有时即便发现了也会故意忽视掉。

    俗语有云,态度决定一切。飘飘然的态度,对任何事情都是一种再难般的存在。但若是及时发现及时端正态度,灾难变化有化解可能。谨慎小心者态度一时飘,纵遇困难,亦有挽回余地。粗枝大叶者不知态度一时飘,一直做一只飘,偶遇到困难便再难前进。

    大汉变情像是非常自信的样子,但那专注的态度却是出卖了他。直接用手掌接触紫极魔火,大汉心中并非表面看起来那样平静,说不定此时他也在心中打鼓。还是那句话,表面光鲜不算什么,苦乐只有自人知。

    就在许成林等人或是惊讶或是震惊的时候,大汉的手终于碰触到了紫极魔火。只是被轻轻的碰了一下,许成林便是见到整个火球剧烈的抖动了一下。紧接着火球上延伸出数道火舌,竟是齐齐的朝着大汉的手上缠去。

    大汉轻笑一声,手上灵光一闪便是将火舌挡住。伸手轻轻弹了几下,那些火舌便存存崩断,重新飞回到了火球之中。大汉并没有就此停手,反而有些得寸进尺,直接将手伸入了火球之中。这一来,整个火球抖动的更加剧烈了。

    “不愧是紫极魔火,只是被碰触了一下就如此凶狠的反击!”

    见到上方的情景,许成林不禁感叹一声。

    听到这话,陈洛雪轻轻一笑,随后便是给许成林解释道。

    “高等级的火焰说是有灵智也不为过,岂可被人亵玩。这样碰触它,便是相当于一种挑衅,如何不引起他的剧烈反击?”

    “还有这说法?长见识了,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初次听到这说法,许成林对这说法颇感惊奇。

    陈洛雪点了点头,正要再跟他说些什么,突然见到许成林的脸色猛地一变。

    “怎么了?”

    抛开刚刚想说的事情,陈洛雪急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陈洛雪的话音虽小,但周围几个同伴都是听到了。不过是呼吸之间,西门峰等人迅速围到了二人身边,焦急的询问许成林的情况。

    见众人都是一副焦急的模样,许成林轻轻摇了摇头。他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眉头却在这个过程中皱成了一个川字。见此情景,几人都是知道许成林并没有任何事情,刚刚那情况应该是被某些事情震惊了。

    十几息时间过后,许成林这才吐出一口气缓缓说道。

    “真是令人震惊!上面的那一位,刚刚竟是直接掐断了我对紫极魔火的控制。若非是我反应过来,还以为是对紫极魔火提前失去控制了呢。”

    听许成林解释之后,众人总算是明白了,他的表情刚刚为何如此难看。法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人破了,而且还因此被实实在在的吓了一跳,换做谁在许成林当时的处境都会脸色难看。

    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唐晓天无所谓的一摆手说道。

    “嗨!我还当是什么事呢,我们的法术被跃凡修士破了一点不奇怪!”

    其余几人轻笑点头,认为唐晓天的说法没有错。

    许成林闻言,轻轻摇了摇头。他思索一下之后,这才缓缓解释。

    “并不是这样说的。跃凡修士虽然能够轻松破解凝气修士的法术,但总是要弄出点动静。但你看见上面那位前辈做了什么嘛,没有吧!这说明了什么,相信不用我继续解释了吧。”

    有些事情不仔细思考,只会感到惊讶而已。而一旦仔细思考,便会感到一阵恐怖来袭。几人都是和跃凡修士交过手的,等闲跃凡修士他们联手之下已经可以战个旗鼓相当了。对于大汉的修为,几人都是认为非是等闲修士可敌。但大汉修为具体有多高,他们却是难以衡量的。直到几人听许成林述说之后,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大汉的修为可怕。

    轻描淡写的破解凝气后期修士的法术,单是这一手至少也需要跃凡中期的修为。而像大汉这样轻松办到,需要什么样的修为,几人就不得而知了。

    “好家伙!没想到刚来世外桃源不久,就见到了修为如此高深的前辈!”

    看着上方还在和紫极魔火较劲的大汉,唐晓天颇为感慨的轻声说了一句。

    “呵,还是那句话,高人遍地都是,只是真人不露相而已。看这位前辈的外貌,若是走在大街上,谁会认为这是一名跃凡期的前辈?”

    摇头一笑,陈墨恒小声说着。

    背后议论别人,不管是好是坏,总归是有些不礼貌的。几人知道,小声说话也只是掩耳盗铃罢了。因为大汉若想监听他们谈话,简直来的不要太容易。但小声说话,代表着一种态度。这样即便被对方听到,也多半不会对他们责难。

    几个人的小心思,注定是要落空了。因为此时的大汉,根本没时间理会他们。大汉一如先前一样,所有的注意力全放在紫极魔火上边了。

    如今紫极魔火组成的火球,已经不是剧烈颤抖那样简单了。火球时而变大,时而缩小,其整体形状也在不停的变化着。看这架势,似乎紫极魔火组成的火球很不稳定的样子。

    “这位前辈不会一不小心玩脱了,将紫极魔火给弄炸了吧?”

    看这上方的情况,唐晓天压低声音小声问了众人一句。

    也不怪唐晓天有这一问,此时紫极魔火的状况,就是失控的征兆。一般法术失控前,都是这样表现的。唐晓天虽是没有发生过法术失控,但架不住他见过啊。当初那个情景,他至今还记忆犹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法术失控爆发的威力,往往要比其原先的威力强上数倍。但没人敢故意让法术失控来增强威力,因为这样的行为就是将自己的头颅别在腰上。

    “别乱说!认真看着!”

    西门峰虽然也有这样奇怪的感觉,但他还是脸色严肃的叮嘱了唐晓天一声。背后议论跃凡修士的成功与失败,这是极为不礼貌的,尤其是当着人的面来。虽然是声音小吧,但这是掩耳盗铃好吧。

    “几个小家伙,别看不起人!不过是凝气级别的紫极魔火而已,我将它手下不在话下!”

    果然,就在西门峰的话音之后,大汉有些粗犷的声音响起在众人耳中。

    唐晓天错愕了一下,随即便是对着上方的大汉开口喊道。

    “前辈莫要误会,我们没那意思!”

    西门峰以手扶额,随即无奈摇了摇头。看着还想要继续解释的唐晓天,他终是忍不住吐出两个字。

    “闭嘴!”

    闻听西门峰的语气,唐晓天瞬间反应过来了。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唐晓天尴尬的吐了吐舌头。许成林等人见此,都是无语的摇了摇头。而陈鸢则是直接用手挡住双眼,不想看任何人的表情。她感觉自己真是遇人不淑,简直是没脸见人了。

    大汉刚刚说的那句话,根本当不得真。人家随口说说,唐晓天一应话,就等于是变相的将事情坐实了。不太较真的修士,对此也许只是笑笑,并不放在心上。若是较真的修士,此时定会有过激的表现。

    事实证明大汉不是个较真的人,这一次他没有再传音,而是直接朗声大笑道。

    “嘿嘿!你们看好了!”

    闻听此言,六人皆是看向大汉。只见他提着一名青年迅速抽身后退,保持前伸的手对着虚空一抓。空中的灵气仿佛受到了召唤一般,飞速朝着他手中聚集。一个由灵气组成的手掌,眨眼间便出现空中。不过是呼吸之间,灵气手掌由最初的丈许大小,迅速涨到和火球一样大小。

    “镇!”

    双眼一睁,大汉对着回球便是狠狠挥下。那灵气组成的手掌跟随着大汉的动作,也是狠狠的冲着火球压去。

    这样暴力的举动,无疑会将紫极魔火击碎。身在紫极魔火下方的许成林等人,都是下意识的做出躲闪的动作。但还没等他们闪躲,惊人的一幕便是出现了。灵气手掌打在紫极魔火上,并没有将其打散,反而是迅速将他包裹在内。

    “我知道了!这一幕我见过!”

    见到的上方情景,唐晓天情不自禁的便是喊出这句话。

    这次没人拦住唐晓天,因为他说的是事实。眼前这一幕,不只是唐晓天见过,其余几人也是见过。先前大片的紫极魔火,就是被大汉这样扑灭的。

    “格老子的!你见过个屁!别以为老子只会那一招!”

    听到唐晓天的喊话,大汉不知该说些什么,竟是直接骂了一句。

    唐晓天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嘿嘿笑了起来。其余几人虽然面上表情没有变化,但在各自心中也是吐了吐舌头。

    也难怪众人感觉见过这手段,因为大汉这次的施展的手段,与先前颇为的相似。一开始都是用灵气将紫极魔火包裹,然后再对火焰进行挤压。只不过这次大汉不是为了扑灭紫极魔火,而是为了将它镇压下来。

    到了最后,紫极魔火没有像先前一样被大汉直接扑灭,而是被他镇压下来,化作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紫色圆珠。伸手将紫色圆珠摄到手中,大汉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看下方的六人,大汉似是有些得意一般,竟是轻轻哼了一声。

    “哼!”

    许成林等人既感到无语,也感到惊讶。感到无语的是,他们没想到大汉竟会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而感到惊讶的是,大汉的手段竟然如此厉害。紫极魔火别看能被扑灭,但被稳定的镇压却是极难。这就好比一滩水一样,你将它蒸发或者冻结,都是很容易做到,但你让他不多不少保持一个固定形态,却是极难做到的。

    一声轻哼之后,大汉缓缓朝着地面落去。许成林他们对视一眼,也是朝着地上落去。

    刚一落地,大汉便是如同丢死狗一般,将手中的青年丢在了地上。丢出的力气极大,青年在地上滑出十余丈距离才停下。兴许是这青年比较倒霉,他竟是脸着地滑行的,停下的时候更是脸撞到了一块石头。

    脸皮再厚的人也经不起这样折腾,此时青年的脸上血肉模糊,早已看不出原来的面貌了。许成林他们先前虽注意到了大汉手中的青年,但并没有多关注他的相貌。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更是不知道青年的相貌了。

    唐晓天落地的时候,恰巧是青年停下的时候。而青年停下的位置,正是唐晓天的面前。看着青年凄惨的模样,唐晓天下意识的咽了咽口说。他觉得这青年如今若是清醒的话,定会爬到他脚边,用自己脸上的鲜血在他身上写一个惨字。

    “这”

    唐晓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无语的看向不远处的大汉。

    “呵呵!你们猜猜这家伙是谁?”

    大汉不在意的笑了笑,指着地上的青年问向六人。

    “猜个球!我哪知道他是谁!你什么提示都没给,让我们怎么猜?随便拎个人就让我们猜,你怎么不上天?诶!不对,上天很容易,应该是你怎么不成仙啊!”

    心中胡乱的一阵吐槽,唐晓天还是认真观察起这人。

    只见地上的青年看不出什么特征,只是浑身湿透,四肢被折断,还有满脸的鲜血而已。至于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倒是没有找到。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对青年的身份摸不着头脑。最终唐晓天懒得猜了,干脆就是一句胡说。

    “我猜这人一定是先前逃离的修士,因为慌不择路误入海中,他应该被前辈救上来的吧。”

    大汉是让众人才青年的身份,而唐晓天却是所答非所问。只见大汉点头一笑,接着却来了一句。

    “有些东西对,有些东西就是睁眼说瞎话。真是可惜啊,地上的怎么不是你啊!”

    大汉的嘲讽与威胁之意,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唐晓天没有说什么,只是嘿嘿的干笑两声。其余几人无语的摇了摇头,再次仔细观察起了青年。看着看着,陈鸢突然灵光一现。结合大汉说的话,陈鸢不由得自言自语起来。

    “有些东西对,有些东西就是睁眼说瞎话。若这话说的没错,那这人的身份大约便清楚了啊。首先可以排除,这人不是前辈救上来的,不然不会如此对待。这人被折断了四肢,显然前辈对这人极为的憎恨。这人浑身湿透,是进入了海中,这一点应该是对的。至于说他是先前逃跑的修士好像先前在凝气修士中并没有此人,那这人应该是没有参与击杀海妖,这人先前在水恒城中,是水恒城起火之后才逃走的,那这样看来,此人便是”

    说到这里,陈鸢已经惊住了,她觉得自己推测若是正确的话,此人身份便昭然若揭了。

    陈鸢的自言自语一开始没有引起同伴的注意,但随着她的推理展开,几个人全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她。沿着陈鸢的思路想下去,几人觉得这极有可能。

    “不会吧!这就是不败王庭的混蛋?”

    虽然心中已经确认了七八分,但唐晓天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大汉。

    “呵呵!有些时候修为高也代表脑子好使,你们说是不是?”

    一边说着,大汉的目光一边在除了陈鸢之外的几人脸上扫过,那其中的嘲讽意味,已经不要再明显了。

    被变相的夸奖一番,陈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大汉笑着点了点头,随即看向其余人。这一看之下,却是让他有些震惊。他本以为会见到几人尴尬的表情,但想像中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我去你大爷的!”

    唐晓天的一声怒骂,首先传入了大汉耳中。随即他的动作,跟着映入了大汉恶眼中。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则更是他没有想象的了。

    一声怒骂之后,唐晓天猛地往前跨出一步。大汉根本没看见唐晓天是何时出脚的,便见到青年横着飞了出去。将地上的青年踢飞这还不罢休,唐晓天竟是身形一闪,赶在青年落地之前又是一脚将他踢了回去。

    接下来表演的,就不是唐晓天一个人了。除了陈鸢只是踢了一脚之外,其余几人丝毫没有客气。青年的身体几乎一直处于飞行状态,在几人之间被踢来踢去。一边踢着,几个人还一边开口骂着。

    “该死的家伙!让你偷袭!让你放火!”

    “怎么不去死!”

    “毫无原则,连凡俗人都下得去手,该死!”

    “去死去死!”

    “往死里打!”

    “老五你看准点,你那臭脚踢歪了!简直就是东国球手!”

    “五十步笑百步,你也是个东国球手!”

    眼见青年如同球一般被几人踢来踢去,大汉本是想要阻止的。不能因为几人出气,就将这青年直接打死吧。毕竟还有着一个城的人,等着拿这青年出气了。

    但看了一会儿之后,大汉便是笑着摇了摇头。别看几人都是很实用力,但这分寸却是掌握的极好。这个力道只会让人感到无比的疼痛,但不会让人至死。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