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龙婿叶辰更新〕〔蚀骨强宠总裁妻顾〕〔太初神帝〕〔都市巅峰高手〕〔叶辰萧初然 叶辰萧〕〔神明来自地狱〕〔我从来都不主动〕〔上门女婿是圣主〕〔团宠锦鲤有空间〕〔全球刷怪〕〔万界毒尊〕〔我的1990〕〔永恒圣帝〕〔主神养成游戏〕〔天下狂医〕〔我要做驸马〕〔万世为王〕〔从变形金刚开始〕〔牧龙师〕〔花都天才医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五百一十七章 沉默中击坠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青年修士此时心中好后悔好后悔,他后悔为何就听了那李钊的鬼话。什么唐晓天功法主变化攻击防御皆不行,什么近身攻击可以战胜唐晓天,什么唐晓天可以一战,这些统统都是狗屁,臭不可闻的狗屁。他感觉自己应该是不知什么时候得罪了李钊,不然他不会这样说瞎话来骗自己。说唐晓天不擅长近战,但现在这家伙正在压着他打。说什么这家伙攻击防御都不行,但这家伙一刀一剑却是使的贼溜,根本看不出半点生涩的感觉。至于说唐晓天的功法善于变化,这倒是真的,他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对手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两个。两个人身影他一开始以为总有一个是假的,但被揍了一阵之后,他赫然发现两个唐晓天都是真的。没有所谓的真假,两个唐晓天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并且二人的实力,竟然没有什么差别,至少在气息上两个都是凝气后期。唐晓天的碎碎念还响起在耳边,青年几次想要开口阻止。但情况有些无奈的是,目前他办不到啊。他现在真的办不到,因为此时他只要一开口,一口鲜血便会直接喷出来。刚刚被唐晓天一脚踢的吐血,青年是没来得及反应。而这次止不住的要喷血,则是因为他接连不断的防守,内腑已经被唐晓天震伤。也亏得是青年是一名凝气后期的修士,在战斗过程中不停的用灵力滋养着受伤的内腑,否则若是换个修为弱一些的人,估计此时早已经凉了吧。“你说啊,你倒是说啊,先前不还像是百灵鸟一样说个不停嘛,怎么现在哑巴了?”“就是啊,再说几句听听?”两个唐晓天你一言我一语,就像是唱双簧一般,不停的在青年耳边叨咕个不停。青年感觉像是在面对几百只鸭子一样,整个人简直是快要烦死了。他几次想要靠着暗影宗的遁术摆脱唐晓天,但奈何对方实在是太了解这遁术了,竟是丝毫没有给他摆脱的机会。“该死的家伙一直在唠叨个不停,简直是烦死了,寻个机会非要让这家伙彻底闭嘴不可!”青年一边抵挡着唐晓天连绵如雨的攻击,一边心中如此腹诽。寻个机会,就是说现在没有机会。所以他腹诽的一切,如今也只是想想罢了。随着时间逐渐流逝,青年心中越来越焦急。此时一个唐晓天,他便是难以应付了。若是唐晓天的其余同伴找过来,那他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该死!到底是谁不擅长近战,我怎么觉得是我自己?究竟是从哪里开始,我竟然逐步陷入这种狼狈境地?”交战之中,青年也是自己在反思,但任是他怎么想,也没有发现自己在什么地方犯了错。其实其中的道理很简单,只是青年身在局中不知局罢了。正所谓一步差步步差,青年修士的战斗经验还是不如唐晓天。如是在他双刺被接住的时候,选择的是抽身后退而并非是愣神,相信他不会有这种局面。唐晓天身经百战,瞬间便是瞧出了青年的破绽。这才追着青年不停的攻击,取得了如今上风的局面。所谓言多必失,守多必漏。心中本就满是郁闷和焦急,青年长时间防御下来,不终究是有了一丝破绽。但这小小的破绽,最多只能让他处境更困难些,而不会让他战斗失败。唐晓天瞧出了青年防守的破绽,下意识的就要攻击他防守的破绽。但这家伙在出手的前一刻,却是硬生生的变了招式,强行忽略了青年的破绽。战斗时攻击敌人的破绽,这是再简单不过的常识了。唐晓天没有选择这样做,其实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他不能判断,对方的破绽是故意卖出的还是无意露出的。败在对手故意卖漏的破绽下,这一点也不奇怪。往往在己方战斗占优势的时候,很容易便会不加思考的攻击对手的破绽。而贸然攻击的结果,很可能就是中了对方的陷阱。人在情绪变化的时候最容易失去理智,尤其是在得意的时候更容易进入这情况。在你自认为一切都十分顺利的时候,也许此时你正迈入了一个致命的陷阱之中。忍住对手的破绽不攻击,这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唐晓天却将这种辛苦化作了动力,更加迅捷的攻击招呼在了青年的身上。唐晓天这行为一部分是为了发泄情绪,另一个原因便是借助密集的攻击来试探青年。青年修士此时感觉无比的难受,经过一番防御之后,他刚刚有些适应了唐晓天的攻击节奏,没想到对方又是加快了攻击节奏。本来再过几息时间,他就可以脱离唐晓天纠缠了。但唐晓天猝不及防的加快节奏,又是让他陷入了被动的节奏。“可恶!这家伙怎么越来越强?不应该啊,这家伙不是散修联盟的吗,怎会像天龙门的修士一样越战越强!”紧咬牙关,青年修士一边抵挡攻击,一边心中如此想到。这个问题他倒是没有疑惑多久,因为唐晓天在絮絮叨叨的时候给了他答案。“怎么了?没力气了?我还没用力,你就要不行了?”“就是就是,我还以为多了不起呢,怎么越打速度越慢了?”青年修士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了,感情不是对方在逐渐变强,而是自己在逐渐变弱,想到这里他又是有想要吐血的感觉。想他一个凝气后期的修士,曾几何时被人这样压着打?青年修士咬牙切齿的盯着对方,若是目光可以杀人的话,相信唐晓天如今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但可惜的是,目光要想杀人似乎他这个境界是办不到的。“可恶!就不该和他比什么近战能力,应该和他比法术才对。先前若是全力施展血焰摄魂术,对方估计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想到这里,青年心中竟是生出了浓浓的悔恨。不一于汝,而二于物,青年修士在交战的过程中想着一些有的没的,甚至还是在战斗处于下风的情况下。相比起青年来,唐晓天的心思就简单的多了。他如今心无他物,一门心思的想着战斗的事情。一方是专心致志,一方则是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单是在对待事情的态度上便已经高下立判了。对于自己露出的防守破绽,青年犹自不知。而唐晓天在不断试探之下,却是已然确认了对方破绽并非故意卖露。在不断试探过程中,唐晓天还发现对方露出的破绽在逐渐变多、变大。唐晓天见此隐约觉得,自己胜利的契机将要到来。果不其然,就在唐晓天狂风暴雨的攻势之下,青年防守起来越来越吃力。唐晓天心思一转,有如暴雨般的攻击猛地一停。青年疲于招架之下,根本没有跟上唐晓天的节奏。双刺招架一空,青年心中就是一声狂吼。“不好!”没错,青年认为不好的事情下一刻就发生了。抓住青年防守失误的空档,唐晓天两道身影身上墨光闪现,两个人影瞬间合一。与此同时,一道刀光与一道剑影交叉成十字,朝着青年毫不迟疑的斩下。墨色光华乍闪而逝,唐晓天的身影背对着出现在青年身后。而此时刀光剑影,也恰好是从青年身上斩过。时间在这一刻仿若静止,或者说是两个人都是静止了。法宝交接的声音消失不见,海水翻滚的声音再次传入二人耳中。似是过了许久,又似是只过了一瞬,唐晓天慢慢转过身来。他看着青年的背影,脸上挂上了欢喜的笑容。“呵呵!我赢了!”随着他这话音落下,只见背对着他的青年身体一个趔趄,胸前顿时爆开两朵血花。两道足有一尺长的伤口交叉成十字,从他的肩膀划到肋骨处。若非是唐晓天控制了力道,此时青年早已经被分成了四半。颤抖着转过了身,青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唐晓天。他颤抖着举起一只手,有些飘忽的指向了唐晓天。“你哇”只是说出了一个你字,青年便是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先前他本就是受了伤,一口鲜血已经是忍得辛苦了。这次唐晓天的一击,更是让他雪上加霜,这口鲜血终于是忍不住的吐了出来。“你什么你?”笑着看向对方,唐晓天语气之中满是得意。愤怒、屈辱、不甘、悔恨,青年的心中此时五味杂陈,一时间他指着唐晓天,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唐晓天见对方这情况,已经确认他跑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于是他看向一个方向,轻轻喊了一句。“嗨!都出来吧,这家伙我已经抓住了!”青年闻听此言,整个身子不由得剧烈颤抖了一下。他下意识的朝着唐晓天看去的方向望去,只见一行七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中,不是许成林一行人又是何人。“你们你”愤怒的瞪着许成林和陈颌等人,又是愤怒的瞪向了唐晓天,青年的胸膛剧烈鼓动起来。他这时候很想大骂一句你们无耻,但此时他根本说不出这些。胸膛剧烈的鼓动,直接牵动了他前胸的伤口。青年你了半天,竟是没有说出什么。“你你你,你什么你?你大爷的?”唐晓天见这情况,状似好心的替对方说了一句。哪知青年听了之后,竟是一抽气直接晕了过去。“嘿!这什么人啊,说晕就晕。”无奈的耸耸肩,唐晓天有些无辜的看向了众人。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