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天医〕〔我就是要无限升级〕〔我家古井通武林〕〔重生最强女医仙〕〔都市最强赘婿〕〔龙零〕〔星光马厩〕〔我老婆是女学霸〕〔天下第一〕〔重生真的很淡定〕〔入赘的废物〕〔最强入赘女婿〕〔绝世帝神叶辰萧初〕〔萧初然叶辰〕〔我的姐姐是天尊〕〔齐昆仑〕〔重生七零之福妻当〕〔仙医帝妃〕〔超级继承人〕〔七小姐驾到通通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大意落身死
    精彩阅读·尽在·无名()

    人妖之战因为一群邪派修士的贪婪,而就此拉开了序幕。但战斗开始的契机,却非是由人数占优的十几个邪派修士挑起。

    眼见数个修士朝着自己围过来,受伤的海鲨立即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为何白鳍妖豚一个劲的说着蠢货两个字。他的确是够蠢得,被人悄无声息的跟了上来,都是犹自不觉。

    心中既愤怒白鳍妖豚的嘲讽,又是愤怒这群邪派修士的趁妖之危,海鲨一怒之下干脆直接对着围向他的人发动了攻击。

    身形轻轻一抖,海鲨周围便是冒出淡淡寒气。无数细密的漆黑冰锥,瞬间在他体表出现。远远看去,此时海鲨再次恢复了先前的浑身漆黑,更确切的说像是披了一身漆黑的硬毛。

    “不好!这海鲨还有战斗力!”

    一见海鲨如此表现,围向他的数名修士顿时是极速后退。

    先前与白鳍妖豚的一战,海鲨虽然是受伤不轻,但却是还有这战斗的力气。虽然如今他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应付不了数个凝气修士的进攻,但他这一主动出手,还是将围向他的数名修士吓了一跳。

    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倒是让这几人松了一口气。

    只见海鲨体表的漆黑冰锥迅速消融,他周身的寒气也是如同烟雾一般飘散消失。终究是受伤太重,以至于海鲨根本难以支撑自己想要施展的法术。

    “哈哈!原来只是轻n-u之末而已,我还以为我们被两只妖兽骗了呢!”

    见此情景,围攻海鲨的修士大笑一声。其余修士听此,不由得轻蔑摇头,显然他们根本没人认为,自己等一众修士会被两只妖兽欺骗。

    的确,他们想的一点也没错,他们十余人没有被两只妖兽欺骗,而是被两只中的一只所欺骗。若是他们此时有人仔细观察的话,定会发现白鳍妖豚眼中的浓浓嘲讽之意。

    往日很容易施展的法术,这时候却是因为重伤难以施展,再加上被人类修士嘲讽,浑身漆黑的海鲨已经愤怒到了极点。顾不得重伤的身体,海鲨怒吼一声直接冲向了围攻他的数名修士。

    海鲨受重伤一点也不假,凝气修士能够威胁他的生命这一点也不假,但他身体强度还是跃凡界别的这一点也做不了假。

    凭借着强悍的肉身,海鲨的速度一点也不比先前慢上许多。围向他的修士一个不防备,直接便是有一人被海鲨正面撞上。

    呼啸的风声响起在虚空,围攻海鲨的数名修士只听到一丝风声,便是见到同伴少了一人。待他们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见到自己失踪的同伴被海鲨顶着飞向远处。

    “不好!快追,别让这到最的肥肉跑了!”

    眼见同伴被海鲨顶着飞向远处,几个围攻海鲨的修士想到的不是同伴的安危,而是害怕海鲨趁此机会逃离。数名修士身形闪动,飞快朝着海鲨追去。

    说时迟那时快,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是在十几个呼吸之间完成。这一幕落在围向白鳍妖豚的众人眼中,让他们纷纷感到可笑至极。在他们看来,面对一只快要死了的跃凡妖兽,应该是手到擒来才对。如今那几人弄成这幅场景,实在是可笑至极。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反思过,是谁给了他们勇气看不起将死的跃凡妖兽。

    “简直是找死!”

    见到光镜中呈现出的一幅幅讥讽嘴脸,陈墨恒轻轻的说了一句。

    无论是将死的跃凡境界海妖,还是完好状态的跃凡境界海妖,他都是实打实的跃凡境界不假。跃凡境界在修士的修炼过程中是一个质变,在妖兽的修炼过程中也是一个质变。海妖的跃凡境界和修士不同,他们没有强悍的恢复能力,但却比同阶修士要来的强悍,神通法术亦是如此。

    凝气境界修士几乎无法与跃凡境界修士相提并论,当然更是难与跃凡境界妖兽相提并论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凝气修士都是没有看轻跃凡境界妖兽的资本。正如陈墨恒所言,围攻白鳍妖豚的邪派修士就是在找死。

    人道是珠玉在前瓦石难当,由于围攻海鲨的修士开了坏头,另一批围攻白鳍妖豚的修士虽是便面嘲笑,但态度却是谨慎了许多。众人并没有第一时间贸然攻击白鳍妖豚,而是耐心的观察着白鳍妖豚的情况。于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出现了,白鳍妖豚竟也没有主动攻击,躲在水下与修士们比起了耐心。

    相对于白鳍妖豚的平静,海鲨那边就要狂野多了。追向海鲨的数名修士根本是想多了,海鲨本来就没有逃走的打算。

    盯着一名修士飞出一段距离,海鲨突然停住了身形。那被他顶在头顶的修士,竟也是奇迹般的停住了身形。追来的数名修士这时才想起自己同伴一般,一个个高呼着赶紧让对方远离海鲨。

    这名修士很想按照自己同伴说的来做,但他这时候是真的做不到啊。只见他此时表情扭曲,双眼不自然的的睁到最大,嘴巴更是张开了一个夸张的弧度。若是他的同伴见到这个情况,一定会知道这修士已经痛苦到了极点。

    追来的修士们对同伴的无动于衷感到奇怪,他们的提醒声一声比一声大。但任是他们喊破了天,同伴还是没有半点行动。终于,下一刻他们知晓了自己同伴为何无动于衷。

    只听到噗的一声,被海鲨顶在头顶的修士如同一个水泡一般,竟是原地爆炸开来。大蓬大蓬的血红四处飞溅,接着如同一阵暴雨一般落入海中。

    海鲨轻轻晃动身形,调转方向看着追来的修士。他所剩的一只独眼中,除了冰冷的残酷还有着浓浓的不屑之意。

    亲眼见到自己同伴莫名惨死,一种追击的修士都是浑身冰凉。常年的为非作歹,让这些邪派修士养成了暴戾的性格。同伴的死亡乃至亲人的死亡,他们根本不当做一回事,因为死亡对他们而言简直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而今日他们见到同伴如此惨死,却是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这种感觉的名字便叫做惊恐。死亡发生在身边,你也许不会感到恐怖,因为即便是擦肩而过也不是降临你的身上。这总会让你在恐怖之余感到庆幸,甚至大多数都是庆幸掩盖住恐惧。但当死亡不可遏制的将要降临在你的身上时,相信那种恐惧无人愿意体会。

    邪派修士也是人,他们也会感到恐惧。于是终于有人受不住这种恐惧了,声嘶力竭的叫出了声。

    “啊~我不想死!逃!快逃!”

    一颗石激起千层浪,有人大喊着逃跑便有人惊慌的听从。于是围攻海鲨的数名修士,一时间竟是全部展开速度直接逃走。

    战场不是客栈,不是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况且你住客栈,不是还要付完钱才能走嘛。一见刚刚紧追他的修士想要逃走,海鲨顿时是不答应了。嘶吼一声,他微微晃动身形便是朝着一名逃走的修士追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从没听说过狭路相逢谁能逃。若是围攻海鲨的修士拼死联手,说不定他们还能博得一线生机,甚至是真能击杀海鲨。但他们这一逃,便是注定了死亡的结局。

    不过眨眼的功夫,海鲨便是追上了一名逃跑修士。那修士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海鲨一头撞到后腰。只来得及一声惨叫,被撞的修士便化作了血雨。如法炮制,其余逃跑的修士在短短时间也是被一一追上。毫无例外的,凡是被海鲨追上的修士最终都是化作了血雨洒落大海。

    似乎是这一番动作让海鲨伤势加剧,在消灭了围攻自己的修士之后,海鲨竟是沉入水中久久没有移动分毫。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和白鳍妖豚对峙的修士们来不及救援。眼见自己刚刚讥讽的一些人如同割韭菜一般,被海鲨瞬间斩杀干净,剩下的修士们这次终于没有了讥讽和得意。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那跃凡境界的海妖不是快死了嘛,怎么会一下子斩杀了如此多的凝气修士?”

    “怎么会?不应该会这样的!”

    “太恐怖了小心,一定要小心!”

    这群邪派修士的轻视之心,终于因为数个同伴的惨死开始动摇了。

    不管再怎么瞧不起对方,刚刚死去的那些人是实打实的凝气修士。如此摧枯拉朽的速度,如此凄惨的死状,先前发生的一幕幕无一不敲打着他们逐渐动摇的心房。

    “哼哼!亡羊补牢为时晚矣!”

    见到光镜一众邪派修士有人惊慌、有人悚然、有人提高警惕,西门峰没有发表别的看法,只是说了一个典故而已。

    修行之路就是这样,危险时常隐没,死亡常伴路途。因为一个不小心,有可能便会遭遇危险;因为一个大意,有可能便会撞上死亡。而往往你意识到危险临近的时候,其实你已经在危险之中了;你意识到死亡将要降临的时候,他其实真的就将要降临了。

    微尘传

    w</p></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