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六百零一章 众人撂挑子
    微尘传第六百零一章众人撂挑子近了,许成林他们距离天羽城更近了。两扇朱红色的大门率先出现在他们眼中,连绵的高耸城墙也是进入他们眼帘。天羽城的雄伟与不夜城一般无二,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不同。若是说不夜城给人们的感觉是庄严肃穆的话,那眼前的天羽城给人的感觉则是神圣不可侵犯。

    不同于不夜城单调纯白色的城墙,天羽城的城墙看起来像是由双色拼接而成。城墙下方是不规则的一片火红之色,上部分则是一片泛着金光的蓝色。远处看起来,整座天羽城如同沐浴的无尽火焰之中,又似在触摸着云端。

    天羽城的城墙为何会是这样,别的人兴许不会多想。但许成林他们见到之后,却是不由的看向了陈洛雪。

    红色的火焰大家都是司空见惯,其他接近红色的火焰也是常有见到。但许多人没见过,或者说是不知道,有一种火焰是金蓝色的。火凤的本命火焰南明离火,就是呈现出城墙最上端的那种金蓝色。

    一群人正在朝着天羽城的城门走去,一声笑语传进了他们耳中。

    “几位道友请留步!”

    这句话一出现,许成林一群人莫名的打了个寒颤。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瞬间传遍了几人的身体。

    许成林他们不是过度警惕,而是被这句话吓得。几个人虽然身处不同大陆,但却是听到过同一个传说。相传远古时期某位大能,就是喜欢用这句话来打招呼。但令人恐怖的是,凡是听到这话停下来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所谓传说,不一定是真的,一般都是经过长时间的流传外加人为修饰,形成的那么一种东西。但传说一般都是区域性的,很少有这种全范围的流传,一般都是相同的传说不用的说法,但相同的传说相同的说法,这就令人恐怖了。有很大的可能,这个传说便是真的。

    装作没有听到,许成林等人旁若无人的继续前行。朱樱很是好奇许成林等人为何这样,但识趣的她并没有出言打听,而是低着头紧紧跟着许成林他们。

    刚刚开口的人愣了一下,以为是许成林等人没有听到,故而又是来了一句。

    “道友请留步,我看我与诸位有缘!”

    这句话一出来,许成林等人脸色都是黑了起来。你说说你换句别的不好吗,非要来上这一句。这句话又是那位大能的名言,听起来让人丧气。

    “留步个屁!有缘个鬼!赶紧滚蛋!”

    王小安低着头,心中如此吐槽着。其余人相差无几,都是低头不想让人见到自己的面貌,同时心中疯狂吐槽着。

    所谓再一再二不再三,这样被许成林等人旁若无人忽视了两次,先前开口的修士终于是忍不了了。身形一闪,这人便是拦在了西门峰身前。

    “几位道友,不留下来谈谈?”

    “谈个屁啊!”

    第一时间,西门峰心中就是这个想法。但被人拦下总不能直接绕过,况且见到对方的笑脸,总也不能一拳打过去不是。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若是打了总归是有些不好的。

    西门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只见此人面容清秀,岁数最多也就二十左右,一头微红的短发配上一身鲜亮的衣衫,让这人看起来充满了活力。

    “呵呵!道友初次相见,不知为何将我们拦下?”

    西门峰这话说的客气,但换句话来说便是询问对方,你谁呀向着没事将我们拦下干啥?

    短发青年怎会听不出西门峰话中的含义,他不在意的笑了笑,伸手微微抱拳。趁着这个机会,为微微亮了一下放在衣袖中的一封书信。

    西门峰一开始还没闹明白对方什么意思,但感应到对方衣袖内书信的气息后,他便隐约明白了对方的身份了。目光一缩,西门峰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诸位可是不夜城的贵客?”

    短发青年压低声音,小心的问了一声。

    “正是,不知阁下......”

    西门峰轻轻点头,随即问出对方身份。

    “在下乃是天羽城修士,蔽姓朱......”

    短发青年只说了这一句话,便是没有再继续,因为他知道这些就够了,无须再多说了。

    西门峰笑着和对方点了点头,但此时心中却在吐槽天羽城不靠谱。你说派人接应,至少也该派个修为高一点的人来吧。看这短发青年的修为也就是凝气初期,看样子还是新突破不久的。派这样一个人过来,若是出点什么意外,别说是帮忙了,不给他们添乱就是好的了。零零书屋

    心中对天羽城的行为感到疑惑,但西门峰并没有怀疑对方的身份。别的可以作假,但短发青年衣袖中带有破天气息的书信是做不了假的。

    “还请道友带路!”

    笑着一拱手,西门峰小声说道。

    “诸位,请了!”

    说着话,短发青年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只是还没等一群人动身,迎面便是走来了数名修士。他们好似是特意迎接众人一般,笑着拦在许成林等人身前。为首一名青年呵呵一笑,和众人拱手说道。

    “几位道友看着好生的面生,莫非是外来的修士?”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许成林和众位同伴对视一眼,皆是有默契的迅速后退。天羽城的短发青年见这情况,不由的一呆,搞不清楚许成林等人什么意思。

    许成林等人为何要后退,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就在刚刚,几个人都是从对面修士身上感应到了杀气。对方伪装的很好,看似一副笑脸相迎的模样,但实际上他们眼中的杀气已经暴露无疑。所谓的笑里藏刀,不过是如此。

    手中光芒一闪,银龙枪出现在王小安手中。他看着一群神情错愕的修士,冷笑着和他们说道。

    “真是拙劣的演技!若是你们突然袭击也许会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但偏偏要假装初次遇到。知不知道,在和别人打招呼的时候最好收敛住杀气。”

    王小安的冷笑,无疑是在告诉对方,我认出来了,我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哼!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自以为聪明罢了!”

    为首青年恢复了平静,同样对着王小安冷冷一笑。那意思仿佛在说,我知道你们知道我们的目的,但我们有其他方法实现目的。

    见到青年这个笑容,陈墨恒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下意识的,一声小心从他口中喊出。许成林等人虽不知道小心何处,但都是加了些警惕。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知道自己的警惕是白加了,对方根本不打算偷袭或者突袭,而是直接出手镇压。

    跃凡修士惊人的威压从天而降,许成林等人皆是一惊。众人先前还碎碎念着跃凡修士肯定存在,没想到会来的这样突然。感应了一下对方威压的轻度,许成林和陈洛雪松口气的和同伴点了点头。

    西门峰见到二人的动作,心下顿时松了一小口气。来人若是跃凡初期修士,他们一群人合力还有一战之力。来人若是中期修士,他们能够拖延对方一时片刻然后跑路。来人若是跃凡后期修士,那对不起了他们只能速速跑路了,跑得慢了都不一定跑得了。

    跃凡修士已然出现,西门峰想要拿出破天的信件求救。但想到不夜城的短发青年,西门峰又是有些气结。你说闲着没事派个凝气初期的家伙出来干啥,直接派出一个跃凡修士来迎接,就没有后边这些事了。

    心中如此想着,西门峰不经意的扫了短发青年一眼。这一眼看去,西门峰却是发现了一点奇怪的地方。对方明明也是身处跃凡修士的威压之下,但对方不仅没有任何惊慌,反而脸上流露出看好戏般的笑容。那笑容有些诡异,仿佛在告诉所有人,我知道你们所有的事情,但我安安静静的当一个美男子,看着你们一群人互相表演,最终事情由我来收场。

    “彼其娘之,我们辛辛苦苦的送人过来,你们竟然想要看戏!”

    心中暗骂一声,西门峰终于是确信了原先心中的想法。他先前就觉得自己一行人的行为,全在某人的算计之中。他们走上这一趟,不过是为了引出某些暗中的存在。虽然早就有这种想法,但当真答案揭晓的时候,西门峰心中还是有些郁闷的。

    “不夜城!天羽城!老子不和你们玩儿了!”

    小声的咒骂一声,西门峰掏出衣袖中的书信便是抛到空中。随即他不管不顾,大声高喊着。

    “有人在天羽城前劫人了,没个活人出来管管吗!”

    说话之际,他也没有闲着,而是神识传音众人逃跑。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大家远离这天羽城!”

    一众人愣了一下,随即就听从西门峰的话迅速朝着远离天羽城的方向撤离。

    “这是......老大撂挑子了不干了?”

    逃跑途中,王小安还不忘问了大家一句。众人那个是无语啊,心中都是不由得吐槽着。事情是这个事情,但你说出来干嘛。这样说出来,大家多尴尬啊。

    其实这话哪里用得着问出来,此时的情况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西门峰跑出破天的书信算是求援了,那一声高喊也是给天羽城的人提了醒。若是天羽城的人再抱不下朱樱,那干脆回家喂猪算了。不对!喂猪也是需要技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