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蚀骨宠婚顾南舒〕〔饲养全人类〕〔仙帝归来当大佬〕〔早安,老婆大人顾南〕〔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假婚真爱,傅少的〕〔顾南舒陆景琛〕〔言染苏御〕〔我是神级御兽师〕〔都市:我相亲就变〕〔厉爷,团宠夫人是〕〔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之九零年代〕〔开局僵尸:我被女〕〔团宠龙女萌萌哒〕〔漫威:开局签到地〕〔蚀骨宠婚:早安,〕〔横推从拔刀开始〕〔被大佬们团宠后我〕〔船撞桥头它也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六百零二章 我们路过的
    微尘传第六百零二章我们路过的先前拦住许成林等人的修士们都愣住了,就在刚刚他们还在得意的笑着,为能够见到许成林等人惊慌的模样而开心。但事实情况并非是如此,许成林等人也就是惊慌了一刹那,随即便是安静下来。最令人惊讶的是西门峰,先是抛出一封不知道有什么用的书信,接着就是高声和天羽城求援,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最后竟然毫无抵挡之意的直接逃跑了。

    这一系列的操作让把拦截的一众人都气乐了,先前还是一副大义凛然和他们抗争到底的模样,下一刻感受到跃凡修士的威压便是逃跑了。你说你要早是如此识趣,还用得着跃凡修士现身吗。

    不过就在下一刻,他们便意识到了不好。对方看似一番滑稽的操作,却是等于向天羽城报了信。他们必须马上动手,晚上几个呼吸都有可能一事无成。

    朱樱从刚刚开始就是心神恍惚,跃凡修士的威压更是让她直接懵了。她空有修为却神识太弱,跃凡修士的威压险些让她直接昏倒。模模糊糊中,她见到保护她的许成林等人匆匆离去,似乎一点都没有停留的意思。看着许成林他们飞速离去,一时间朱樱更懵了。我是谁,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这三个问题在她脑海不断回荡,让她感觉头脑昏昏沉沉。

    一群凝气修士能够想到的东西,跃凡修士如何想不到。未见跃凡修士现身,朱樱就觉得一只大手将自己抓住,将她提向半空。朱樱想要反抗,但浑身却是使不出半点力气。

    就在这时,先前一直看戏的天羽城短发青年轻轻说了一句。

    “前辈就这样将人带走了,就不留下交代几句?”

    “垃圾!”

    察觉到下方短发青年的修为,隐于空中的跃凡修士直接骂了一句。他动作不缓,继续将朱樱拉向空中。

    短发青年挑了挑眉,目光之中寒光一闪。

    “敢说我垃圾的人现在坟头草都几丈高了!”

    短发青年这话刚说完,向着空中飞去的朱樱身体顿时停下,一股骇人的威压毫不客气的朝着青年压下。

    “狂妄小辈,去死!”

    随着一声苍老的声音传来,虚空降下一道灵光直接向短发青年击来。

    常言道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这跃凡修士脾气倒是大的很,一言不合直接出手杀人。若是随便换个时间,跃凡修士这一击还真能让短发青年命丧当场。但如今这个时候,他显然并不能办到。

    “道友好大的脾气啊,出手伤人太过了吧?我看道友不如留下,陪我沏杯茶吃月饼消消气可好?”

    随着一个听似中年的调笑声响起在虚空,击向短发青年的灵光立即崩碎。先前跃凡修士散发出的威压,也是迅速的瓦解消失。半空中的朱樱也是缓缓落地,轻轻的落在短发青年的身边。短发青年见此一笑,抓起朱樱身形一闪便是跑向天羽城。呼吸之间,这家伙便是跑的不见踪影。

    “混账!小子敢尔!”

    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其语气之中的愤怒溢于言表。

    “道友哪来的这么大的怒气,这人本就不是你们的。我看道友火气太大了,还是留下来陪我喝茶吃月饼吧!”

    空中声音再次响起,仍是那满满的调笑意味。

    先前被西门峰摆了一道,跃凡修士已经是心有怒气了,再被人接二连三的调笑,声音苍老的跃凡修士顿时是愤怒不已。

    “混蛋,今日某家一定要给你个教训!”

    苍老的声音刚刚消散,无数手臂粗的灵光便是从虚空出现。他们齐齐调转方向,冲着天羽城的方向便是射出。只是这些灵光飞出没有多远,虚空一阵涟漪就将所有灵光拦下。灵光在呼吸间纷纷碎裂,化作漫天的光碎缓缓消散。

    “雕虫小技!还是拿出真本事吧,不然就不失喝茶吃月饼了,而是留在这吧!”

    中年声音再次响起虚空,只不过这次不再是调笑对方,而是语气冰冷警告对方。

    那苍老的声音没有回话,只是虚空出现了一道接一道的金色灵光。看那灵光之中蕴含的精纯金属性灵气,便能够知道这次攻击绝不简单。

    “哼!西方不夜城的攻击手段!”

    一见金光的出现,中年声音立即做出了判断。但还未等这金光打出,又是两道跃凡修士的气息从远处迅速赶来。番薯

    “有人接应?还来的不是一个人?”

    察觉到两道跃凡境界的气息,中年声音之中带上了几分凝重。天羽城之前,一场跃凡修士之间的大战似乎就此拉开帷幕。

    花开两朵单表一枝,却说许成林等人跑开不远,便是察觉到了不少修士朝着他们赶来。没有来得及用神识查看,许成林等人是好奇不已。究竟是什么人不怕死,如今还往天羽城的方向前进。

    待到许成林他们看清来人,几个人不由得都是目光一缩。黑衣罩体黑纱遮面,这身装扮许成林他们简直太熟悉了,老熟人了!

    见到这些人的一刹那间,许成林他们都有一种动手的冲动。但他们很是识趣的将这冲动压下了,因为他们同时感觉只要这时候动手就是自寻死路。

    对方明明是一群凝气修士,为何会给他们这样的感觉。许成林他们想不明白,但却是很信任自己的感觉。前进途中许成林等人对视一眼,身形一晃便是给对方让了路。

    就在两批人交错而过的刹那,许成林等人都是有着毛骨悚然的感觉。一种被凶兽盯住的感觉,瞬间袭遍了他们全身。细密的冷汗,瞬间遍布几人后背。

    就在众人感觉毛骨悚然的时候一个阴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在他们耳边。

    “天羽城是不是在前边?”

    打了个寒颤,唐晓天很是机智的回答了一句。

    “好像在前边,我们只是过路的!”

    回了这一句之后,几个人身上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消失了。许成林等人没有半刻停留,几乎是用各自最快的速度急忙离开。

    一行人持续疾行了盏茶时间,这才缓缓放慢速度。一个个大喘着粗气,各自擦着满头的冷汗。几个人这不是累的,而是被刚刚的事情吓得。

    这下他们终于是知道什么人不怕死,顶着跃凡修士威压往天羽城赶去了。这些暗影宗的修士有跃凡修士带头,当然不会害怕跃凡修士了。

    刚刚他们与暗影宗修士擦肩而过,耳边响起的问话应该就是跃凡修士了。听那阴沉沙哑的声音以及那给人的感觉,那跃凡修士八九不离十是暗影宗的了。

    许成林他们有自信能和跃凡初期修士有一战之力,但这跃凡修士换做是暗影宗的那他们就没多大把握了。暗影宗的跃凡修士不是说比别的跃凡修士要强,而是因为他们的遁术诡异。一个不小心,许成林等人就会有身死的危险。

    刚刚和暗影宗跃凡修士错身而过,幸亏是对方没有认出他们的身份。若是被认出来的话,免不了就是一场拼死之战。单纯对上暗影宗跃凡修士,八个人已经是足够吃力,再加上周围一群暗影宗修士,许成林他们交代在这里的概率极大。况且即便没有周围的暗影宗修士,许成林等人也是觉得毫无胜算,因为他们隐约察觉对方至少是跃凡中期修士。

    “怪不得我总觉得的出手必死了!”

    甩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唐晓天后怕的说道。

    其余人没有回话,但各自心中也有类似的想法。不过一众人在逃跑之余,也是暗暗佩服唐晓天的大胆机智。

    几个人都是和跃凡修士交过手,本不应该恐惧才对。但被对方一开始就盯住了,他们的本事根本施展不开。可以说他们这次与暗影宗跃凡修士擦肩而过,就和与死亡擦肩而过差不多。这是继天河武府之后,几个人头一次感觉死亡擦身而过。

    离开天羽城已经有一段距离了,几个人不仅没感到任何的平静,反而感觉身后又是出现了数道跃凡气息。灵光、火光一时间照耀了半边天空,显然那里正大的热闹。几个人回望一眼,都是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心中暗道一声,幸亏是见机早提前跑路,不然说不准就会卷入跃凡修士的战斗。

    数名跃凡修士交手的情景,其实是颇为罕见的。就许成林等人而言,他们见到的时候还是在净土之乱的时候。这之后,跃凡修士乱斗的场景,他们是再也没有见过。直至今日,在这五方之地的天羽城,跃凡修士群殴的景象被他们再次遇到了。只不过这次他们跑得快,并没有见到真正的情况。

    没有亲眼见到,这不是该说是他们的幸运还是他们的不幸。几个人都是凝气中后期修士,多见跃凡修士交手其实是有益处的,这次直接跑了便是失去了一个很好的长见识的机会。但换个方面看思考,这对他们来说又是幸运了,因为被跃凡修士的战斗波及可不是开玩笑的。

    “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一群凝气修士竟然敢去跃凡修士的战场!”

    想到跃凡修士全力交手的恐惧,王小安悄悄的在心中为赶过去的暗影宗修士点了蜡。

    知道看不见天羽城,一群人才算是停了下来。许成林回望一眼,看着天边闪耀不停的灵光、火光,不由得重重吐出一口气。

    “这天羽城和我们不对相啊,辛亏早早就决定离开了。不然会出什么事,真的无法预料。在天羽城前路过,呵呵,我们这次倒是路过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