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方正则〕〔我的老婆超迷人〕〔秦城苏婉〕〔卫医生有只撒娇精〕〔我要做球王〕〔林夕云之澜〕〔财法仙途林夕〕〔钱家终于出了个灵〕〔林夕钱家〕〔弑神殿〕〔大明星老婆想让我〕〔满级后我又穿越了〕〔我是一支来自江城〕〔快穿之大佬她是个〕〔我成了世界的漏洞〕〔柯南之初恋是侧写〕〔龙帅临门叶无道徐〕〔宁先生的宠妻日常〕〔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我是如何当神豪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微尘传 第六百零六章 教训断根源
    微尘传第六百零六章教训断根源这之后,唐晓天又问了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大汉虽是回答的不算流畅,但总算是都一一打出。最终唐晓天满意的点了点头,大汉算是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一难算是过去了。从对方刚刚隔空见他摄走那一手,他已经是推断出了唐晓天等人的修为至少是凝气期。当时他心中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无奈的想到今日是踢到铁板上了。

    就在大汉以为平安无事喽的时候,唐晓天的笑容发生了变化。大汉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情况,心中立即暗道了一声不妙。

    “几位大爷,不!几位前辈......”

    未等他说出什么求饶的话,唐晓天伸出就给了他一个脑瓜崩。

    大汉感觉头上一痛,接着眼前仿佛见到了无数星星。唐晓天见对方竟然还没有昏过去,不由得轻咦了一声,随即一抬手又是一个脑瓜崩。

    大汉这次倒是没有感觉到疼,因为已经疼过劲儿了。眼前的星星变得更多,大汉这次是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唐晓天两个脑瓜崩敲在同一个地方,大汉的头上大包摞小包,看上去滑稽极了。

    唐晓天一撒手,大汉的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其余恢复过来的几个妖族修士,见这情况都是吓得呼啦一下闪开。他们惊恐的看着唐晓天,仿佛是在看一个恶魔一般。

    一皱眉头,唐晓天对着几个妖族修士便是喝道。

    “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啊?”

    几个妖族修士将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一个劲儿的说没有。

    看着唐晓天,许成林无语的摇了摇头。随即他看向其余人,轻轻问了一声。

    “大家都了解的差不多了吧?”

    几个人轻轻点头,用行动回应了许成林。轻轻一笑,许成林伸手打了个响指。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在半空,几圈无形的波动在他指尖荡漾开来。

    八个醒着的妖族修士不知为何,都是下意识的看向了许成林。毫无意外的,他们都是被许成林指尖的无形波动扫过。只是一瞬间,八个妖族修士双眼都是迷茫,陷入了呆滞之中。

    莫名其妙的,唐晓天突然转头看向许成林说道。

    “三哥你是不是接下来就要告诉他们,你们没见过我们,你们不记得刚刚的事情?”

    许成林摇了摇头,突然笑着说道。

    “这又不是催眠,用得着这样吗。我算是看出来了,老五你是皮出了一定的境界。”

    说完这话,许成林伸手一指。一道流光从他指尖飞出,随后这流光一化为九,瞬间没入了九个修士的眉心。昏睡的光头大汉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其余神情呆滞的八个妖族修士,都是双眼一翻直接倒在了地上。

    “你是将他们直接干掉了?”

    不远处的王小安凑了过来,小心的问了一句。

    许成林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的看向王小安。

    “你以为你三哥是杀人魔王啊,随随便便就是干掉别人。这些人身上没有杀气,一看就是没有杀过人。只劫道不杀人,这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罪不至死,给他们个教训就完了。我刚刚只不过是微微动手,消除了我们出现这段时间的记忆而已。用我们修士的说法这叫做神识抹消,用凡俗界的说法这就是洗脑。”

    “洗脑?嘿嘿嘿嘿~”

    听到许成林说道最后,一旁的唐晓天突然嘿嘿坏笑起来。

    最近唐晓天皮的厉害,或者说不着调的厉害,无论是大家说的什么话,他总是能够联想出很多有意思的事情。虽是没有明说出来,但懂得人都是知道这是一些不好说出口的事情。

    陈鸢不知道唐晓天在坏笑什么,但直觉不是什么好事。只见她玉手如电般弹出,驾轻就熟的捏住了唐晓天的耳朵。于是求饶悔改的戏码,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好在此时都是自己人,不然当着九个妖族修士的面上演这一出,估计唐晓天杀人的心都有了。脸皮厚的人可以在自己人面前随便丢人,但丢人丢到外面去,那他们可就忍不了了。

    制服了唐晓天,陈鸢这才好奇的问向许成林。

    “三哥你说这些人罪不至死,不知道要怎么教训他们?”

    陈鸢的问题大家同样是好奇,一众人瞬间都是看向许成林。当然了,这其中并不包括身边的陈洛雪。因为许成林决定给妖族修士的教训,多少还和她有些关系的。

    许成林没有回话,而是偏头对着陈洛雪一笑。对方笑着点了点头,便是朝着树林之中走去。其余同伴都是丈二的和尚,闹不清这两个人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但多次经历告诉他们,拿着葫芦不一定是卖药,也有可能是卖瓢,故而他们没有胡乱猜测。

    如今的大家都是很有默契,知道基本上每个人都是在进阶跃凡的关口上。这阶段变化的不只是修为,连性格也跟着一起返璞归真,故而作出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是没有预料的。所以当遇到不解释的情况,不是显而易见的情况,就是一些不必说的情况。

    缓缓走入树林,陈洛雪在周围一扫,接着就是轻轻一笑伸手对着地面一点,地上某处泥土突然裂开。一颗翠绿色的种子,轻轻漂向陈洛雪。拇指食指轻轻捏住种子,陈洛雪看了看便是点头一笑。紧接着她手腕一翻,便是将种子收了起来。

    随后陈洛雪在树林中一阵晃荡,先后在树下撤下一段树藤、地里挖出一段枯木、树上折下一根树枝、草里拔出一棵嫩草、枝上揪下一朵小花。将这些东西收了之后,陈洛雪满意的点着头走出了树林。宝来

    “四姐你刚刚收的都是些什么?”

    王小安前不久进入过树林,他只觉得树林之中设有陷阱。但究竟是什么样陷阱,他却是没有见到。直到陈洛雪收了一堆东西,他这才隐约知道是些什么。

    陈洛雪轻轻一笑,便是回答了王小安。

    “呵呵!没什么,都是一些施加了法术的小玩意儿。不过这些东西要是用得好,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不得不说,这玄木城不愧是木属性灵气聚集之地,竟是生长出如此多能够承载灵力的好玩儿的东西。”

    只是见到陈洛雪收了一堆东西,陈鸢还是不知道许成林说的教训是怎么回事。她微微皱眉,看向陈洛雪问道。

    “我说四姐啊,三哥不是说给那些人一个教训吗,你怎么除了收了一点东西之外,什么都没有做啊?”

    旁边的唐晓天翻了翻白眼,下意识的便说了一句傻子。但说完之后他就后悔了,因为陈鸢冰冷的目光已经投了过来。

    “诶诶诶!你别动手,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一见陈鸢的目光,唐晓天急忙是开口解释。

    “那你说怎么回事!”

    狠狠瞪了唐晓天一眼,陈鸢气呼呼的说道。

    重重吐出一口气,唐晓天这才开口。

    “你还没明白,三哥说的教训四姐早已经给做完了。将对方劫道吃饭的家伙给一锅端了,这难道还不是教训?那些小玩意儿我们眼中看不上,但锻体修士却是视若珍宝。想想就凭着这几块料,若是没了那些东西,他们还敢打劫吗?三哥、四姐的这番教训,可谓是一石二鸟!”

    在和陈鸢解释之余,唐晓天还不忘抬了许成林和陈洛雪一手。

    唐晓天若只是这样说,陈洛雪和许成林还是感到欣慰的。但他说完话之后,对着二人挤眉弄眼一番,便是让他们无语了。你说话就说话吧,说完挤眉弄眼干啥?这样看起来,好像是两个人故意交代的一样。

    陈洛雪和许成林对视一眼,皆是无语的摇了摇头。两人面上表情未变,但却是有了一番神识交流。

    “这家伙以后再被打,我们谁也别给他求情!”

    许成林语气阴狠,一点也没有留情的意思。

    “那是当然!哼!下回有机会,一定狠狠教训他一顿!”

    陈洛雪语气也不善,同样说着不留情的话。不过微微沉默之后,陈洛雪倒是有了疑问。

    “不对啊?老五这家伙几次被打,你给他求过情吗?说的好像你为他求过情一般。”

    许成林被陈洛雪说的无言以对,细细一想之后还真是没有。过了一会儿,许成林讪讪的也问了一句。

    “话说这段时间你有机会就教训老五,似乎没有留过情吧。”

    陈洛雪这次也不说话了,因为许成林说的是实情。唐晓天最近为什么不敢和陈洛雪开玩笑了,原因就是他打不过陈洛雪,被她接二连三的教训怕了。不只是唐晓天这样,连带着王小安也是经常被陈洛雪教训。

    抛开二人的互相吐槽不提,一众人见此处再无他事,便是直接走开了。就在他们离去约有盏茶时间,九个妖族修士先后醒来。

    光头大汉率先清醒,他摸着头迷茫的看着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睡在地上,不知道自己的同伴为何也倒地不起。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大汉于是干脆不想了。他起身一一将同伴踢醒,骂骂咧咧的将同伴都唤醒。

    一阵相互询问之下,九个人没有个人知道他们为何睡在树林外的地上。这几个家伙清一色的大心脏,搞不清楚怎么回事于是便放弃了。但当他们回到树林之后,一个个都是哀嚎了起来。

    “是谁!这是谁干的啊!我们的法宝!”

    “没了!全没了!吃饭的家伙事全没了!叫我们怎么办啊!”

    “这是谁干的?怎么练锻体期的法宝都偷啊?”

    “不要脸啊!呜呜呜呜~”

    九个妖族修士哀嚎声久久不断,路过此处的修士都闻之心伤。若是不知道他们九个是劫匪,任是谁都会对他们产生同情。

    而此时,造成一切的罪魁祸首已经远走高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