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第823章 找来了(四更)
    江羽丞的意思,就是这边所有的东西,都还用之前的。

    所谓之前的,自然是他和帝姬要大婚的时候准备的那些。

    而且,因为帝姬大婚的等级更高,所以他这边反而还得拿掉不少东西,才能算的上是公主礼制。

    三公主的意思,是不想用帝姬殿下的东西,以免触景生情。

    而他明明已经将这意思转达给了江羽丞,可江羽丞还是直接这么做了决定。

    往好了,他这是迫于时间紧迫,为大家减轻压力。

    往不好了...他这根本就是置三公主的心思于不顾。

    若江羽丞真的对三公主有心,肯定不会选择这么做的。

    这一场大婚典礼,同时也会是三公主的登基典礼。

    到时候必定是万众瞩目!

    到时候,典礼上的一切,都有可能成为整个天令皇朝的谈资。

    所以,一切都必须心谨慎至极!

    按理,江羽丞应该对这些格外在意。

    可没想到他的态度居然如此敷衍...

    想当初,两年前筹备帝姬大婚的时候,江府这边的一切东西,可都是江羽丞亲自一一过目的啊...

    宇文崴神色变换,最终归于平静。

    他收回视线,转身带着二人离开。

    “走吧,咱们的时间可紧着呢。“

    ......

    江羽丞的确是没有将大婚的事情放在心上。

    甚至他连多想一想都不愿意。

    因为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会不可避免的记起上官婉那张伤痕累累的脸,以及满是怨怼阴毒的神色。

    江羽丞早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性子,但以前她还没有这么过分,所以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不过于计较。

    但是现在...

    上官婉变得敏感非常,经常神经质一样的发脾气。

    一次又一次,早已经将他心里那点不多的喜欢给消磨干净了。

    若不是为了...

    他又怎么会选择和她大婚?

    江羽丞脸色越发的冷,独自一人朝着江府的一个偏僻角落走去。

    这是一个已经荒废的院子,看起来冷冷清清,门口的杂草都无人清理。

    江羽丞却是脚步不停,径直超前走去,推开了大门。

    门内,有两个侍卫分立左右。

    见来人是江羽丞,二人齐齐行礼:

    “见过大公子!”

    江羽丞点点头:

    “最近他怎么样了?”

    其中一人恭敬道:

    “一开始有些不老实,但现在已经听话了。大公子是要亲自去见他吗?“

    听到江羽丞淡淡的“嗯”了一声,那侍卫连忙在前面带路。

    “大公子这边请。”

    二人一同朝着里面的房间走去。

    若是此时有人闯入这里,便会觉察到,这看似荒凉的院子里面,其实藏着好几道隐晦气息。

    一般人轻易闯不进来。

    因为——这其实是江羽丞关人的地方!

    江府的人也都知道这是江羽丞的地盘,从不会擅自来此。

    江羽丞随着那侍卫一同走向了其中一个房间。

    ......

    吱呀一声,大门被缓缓打开。

    江羽丞抬脚走了进去,侍卫则是贴心的将门重新合上,并且在外面安静等候。

    这个房间不大,各处都落了灰尘,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无人来过。

    江羽丞脚步不停,走过屏风,进入侧间。

    这是个昏暗逼仄的狭空间,甚至连一个人平躺都无法容纳。

    而在这里面,有一个人正靠着墙跪坐着。

    各种难闻的气息扑面而来,混杂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当江羽丞却是面色不改。

    这等场景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常见。

    听到有人来,那男人缓缓的抬起头来。

    原本还算壮实的身体,经过长时间的折磨,已经变得瘦骨嶙峋。

    他的脸颊和眼窝,也深深的凹陷了进去。

    凌乱的头发下,可以看到他少了一只耳朵,那边有一处碗口大的伤疤。

    这人正是当日被江羽丞关押起来的齐大河!

    看到来人,齐大河眼珠动了动,眼底却是泛着猩红。

    江羽丞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被混元砂反噬,感觉如何?”

    齐大河张了张嘴,似乎想要什么,却只发出了嘶哑艰涩的呻吟声。

    这是因为中间他想要自杀,尝试咬舌自尽,但因为被人及时发现,没能死成。

    可从那之后,他的舌头也就直接被人割了,再不能话。

    他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江羽丞,但他刚刚一动,便传来一阵锁链震动的声音。

    原来他的四肢,都已经被铁链锁紧,完全失去了自由。

    他消瘦如皮包骨一般的双手在半空用力的抓了抓,手背之上青筋暴起,还带着触目惊心的斑斑血迹!

    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抓到,只落了个空。

    江羽丞的声音平静而冷酷:

    “放心,今日你便能出来了。冲虚阁的尉迟阁主正在找你呢。“

    齐大河慌张起来,眼底涌现深深的绝望。

    他拼命的朝着后面躲去。

    但这空间如此狭,他的身体连施展开都做不到,何况逃走?

    江羽丞抬手。

    一团棕黄色的粉末散开!

    齐大河渐渐地停止了挣扎,昏了过去。

    江羽丞垂眸,掀起衣袖。

    手臂之上,一道疤痕横亘其上,狰狞可怕。

    那一道隐隐的红线,几乎已经无法看到。

    这种程度的伤疤其实是可以修复的,但他当然不会这么做。

    随后,江羽丞俯身,检查了一下齐大河手臂上的相同位置。

    果然已经出现了一道同样的红色线条!

    江羽丞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神情。

    为了做足全套,他可是费了好一番功夫。

    他退后几步。

    “来人。将他带出去。“

    ......

    冲虚阁近日的气氛一直十分低迷。

    大荒泽一行,楚流玥几人全都没回来,外界的风言风语传的非常厉害。

    哪怕他们大多数都待在清源山上,也依然听到了各种传闻。

    这不得不让他们心生担忧。

    若非是因为之前简风迟曾经来解释过,加上阁主的反应一直比较好,他们早就按捺不住要冲去大荒泽找人了。

    日复一日的等待,让众人都非常煎熬。

    而这样的氛围,终于被江羽丞的到来打破。

    消息传来的时候,尉迟松正在药圃打理那些药材。

    听到江羽丞带了一个人来,尉迟松皱了皱眉,便命人去告诉江羽丞先等着。

    直到将药圃全部打理了之后,他才去见了江羽丞。

    尉迟松一只脚刚刚跨过门槛,房间内等候多时的江羽丞,便起身道:

    “尉迟阁主,您要的人,我帮您找着了。“

    ------题外话------

    手上有几块皮应该是因为烫伤,快褪掉了,整体上没有大碍。

    第五更大约七点,咳咳,不好意思。

    您的伤员二月正扛着担架紧急奔往前线战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