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至尊神医之帝君要下嫁 第964章 一个不留(一更)
    话音刚落,众人只见一道如烈火般热烈燃烧的赤色从半空之上俯冲而下!直奔澹台若璃而去!

    澹台若璃心中大惊!

    哪怕她实力不弱,也绝对不可能是神兽的对手啊!

    她想也不想的脚尖一点,迅速后退!同时甩出一道三节鞭!

    “催魂鞭!”

    啪!

    清脆响亮的破空之声传来!

    那三节鞭通体呈现黑色,每一节之间有银色的环扣紧密连接!

    挥动之时,还能隐约听见其上似有某种尖利呼啸之声!

    团子眼神冰冷而漠然,看着她的目光,如同看一个跳梁小丑。

    这三节鞭并未让团子的速度有任何减慢!

    它双翅一振,在半空之上留下数道残影,眨眼间便已经到了澹台若璃的头顶!

    一人一兽,距离在飞快缩短!

    觉察到那令人心惊的威压靠的越来越近,澹台沉也是越发紧张,心底深处涌出一股深深的恐惧!

    她慌忙朝着那三节鞭之中灌入更多的原力!

    嘭!

    三节鞭的顶端之上,瞬间冒出了许多尖锐的刺!

    阳光照耀下,反射出幽蓝的光!

    分明是淬了毒!

    只要稍一触碰——

    团子眸光一厉,旋即爪子猛然一挥,便将那三节鞭直接拍开!

    砰!

    下一刻,那三节鞭受到这力量的冲击,竟是瞬间断裂成了无数碎片!

    同时,赤色火焰席卷而去,直接将其焚烧成了灰烬!

    从头到尾,对团子半点威胁也未曾造成!

    三节鞭被抢走的时候,就已经心生惶恐的澹台若璃,此时看到这般场景,脸色更是惨白!

    她几乎是本能的向后逃去,然而刚刚退了一步,身后就有火团炸响!

    轰轰轰!

    团子翅膀挥动,数道火焰飞出!在澹台若璃的周身迅速炸开!

    一时间,乱石飞溅,火光四射!

    澹台若璃只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灼烧了起来!

    可怕的高温席卷,将她笼罩其中!难以挣脱!

    她迅速的环视一圈,却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

    此时的她,无疑已经成了案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

    “若璃!”

    看到这情形,于泽丰等人也是瞬间慌了神,连忙就要冲过来救人。

    然而刚刚尝试靠近,便被那可怖的火焰热浪掀飞!

    神兽之威,又岂是那么容易攻破的!?

    慌乱之下,于泽丰迅速看向了立在一旁的楚流玥。

    此时的她,正双手抱剑,神色悠闲而漠然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上官玥!你当真敢杀我们!?出去之后,太羽皇朝不会放过你!”

    于泽丰充满愤怒的大声呵斥道。

    楚流玥目光微转,淡淡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

    “只要你们永远的留在这,不就没人知道这一切了吗?说起来,这还是刚刚你们教的呢。”

    于泽丰哑然,脸上的血色“唰”的一下没了。

    他不傻。

    他看的出来,上官玥这就是打算将他们彻底解决了!

    ——她没有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威胁!

    她是来真的!

    正在此时,团子迅速逼近,一爪子直接狠狠拍在了澹台若璃的脸上!

    只听一声急促而短暂的叫声传来,澹台若璃便直接倒在了地上,满脸是血!

    “若璃!”

    “公主!”

    于泽丰等人看到这情形,心脏几乎骤停!

    澹台若璃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几乎是第一时间便摸向了自己的脸。

    满手都是腥甜黏腻的血!

    她甚至还能摸到自己脸上的几道血肉模糊的抓痕!

    尤其是左边嘴角,有一道伤口,直接划到了颧骨的位置!

    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么狼狈可怖!

    “我、我的脸!“

    澹台若璃的手微微颤抖,很快就连带着整个身体也抖如筛糠!

    她跌坐在地上,瞪大双眼,脸上满是惊慌和绝望,口里还在不断的吐血。

    团子那一爪子,毁的何止是她的这张脸,几乎将她体内的一半力量也彻底摧毁了!

    同等级的修炼者和魔兽相比,都往往要略逊一筹,何况她这还不到八阶武者的?拿什么和团子比?

    根本是摧枯拉朽!

    团子飞回到了楚流玥的身前,乖巧的垂下脑袋,巴巴的望着她,一副求表扬的模样。

    楚流玥嘴角勾了勾,轻轻拍了拍团子的头。

    “做的不错。”

    团子舒服又欢喜的眯起眼睛。

    那是!

    对付这么个小人物,也实在是没什么难度。

    楚流玥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

    “啧,我只说让你撕烂她的嘴,你怎么把她整张脸都毁了?这多不合适。”

    团子轻哼一声。

    剩下的都是赠送!

    刚才她不是看不起淙淙吗?顺便也替它出个头!

    楚流玥忍不住笑了一声。

    管的倒是还挺宽。

    她纵身一跃,轻盈落地,到了牧红鱼几人的身前。

    “流玥!”

    牧红鱼难掩激动和欢喜,心中有许多话想说,但她也知道此时不合适。

    他们还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

    “流玥,你快看看吴铭吧!他已经昏迷好几天了!”

    宇文惊鸿一听,也是连忙附和。

    他们二人都还能坚持,可是吴铭却是真的拖延不得了。

    “别担心。”

    楚流玥点了点头,快步走到了吴铭身边。

    她先是帮他把了脉,而后眉头微蹙。

    看到楚流玥的表情,牧红鱼和宇文惊鸿的心都提了起来。

    “流玥,他情况怎么样啊...“

    牧红鱼担忧的问道。

    楚流玥取出一枚丹药,喂给了吴铭,旋即神色淡淡的看向对面。

    澹台若璃此时正奄奄一息的跪倒在地上,于泽丰几人好不容易才绕过那疯狂燃烧的火焰,冲到了她的身边。

    “公主,公主您怎么样...”

    看到澹台若璃此时的惨状,几人都是心中一惊。

    于泽丰连忙抱住了她,又惊又怒。

    “快!拿药!”

    “哦!对对!药!咱们之前是准备的有——“

    旁边的人听了这一声,连忙翻找起来。

    “不用白费力气。”

    楚流玥脸色平静的开了口。

    她示意宇文惊鸿照顾好吴铭,这才起身。

    “赤尾丹凤造成的伤,除了神兽之血,无药可解。“

    于泽丰等人闻言,皆是一脸惊骇。

    “你——上官玥!没想到你竟如此歹毒!”

    楚流玥充耳不闻,想到吴铭三人身上的伤,眼底有一抹森冷杀意,逐渐浮现。

    她目光微抬,看向团子,淡声道:

    “一个不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